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网游小说 > 高手寂寞2 > 第二十三章心杀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怜星无动于衷的看着面前的金刚,其实心中,从开始就已经打算饶他一命,一个如此有情有义、敢作敢当的男人,足以让本就心善的怜星手下留情。

    金刚口吐鲜血,被怜星一掌击飞……

    龙剑,灭神,伤心断肠三人一起飞起,将金刚接住,飞落在众多华山派、剑宗弟子的保护之中。

    “掌门人怎么样?”

    “掌门人没事吧?”

    乱哄哄的关切声中,金刚又吐了几口鲜血,微微摇头。

    那些不忿的联盟各派观战高手见金刚没死,纷纷迁怒指责。“怜星宫主不杀他,我们不服!”

    “对!不服!上诉天庭!”

    “没错,一起到天庭告状!”

    这些声音,怜星毫不理会。

    眼看怜星又要继续杀人的时候,一条白影,一闪,挡在面前。闪电般飞快闪动的剑光,眨眼间不知道刺出了多少招。

    剑光,追着闪移的怜星,从她脸庞,身体旁边,闪动错过。

    “嫁衣神功?”怜星颇觉惊异,没想到世上还有人修炼嫁衣神功,唯一能够抵抗明玉功特效的神功,无视移花接木绝技的神功!

    指间沙的左手,骤然挥动。她那只手上,看起来,明明什么都没有。但是,怜星急退飞闪、出现在百丈之外时,脸上,却多了一道入肉半寸深的剑痕……

    那是什么?

    看不见的武器?

    灵鹫宫众高手纷纷高呼大喊——“指间沙!指间沙!指间沙!”

    联盟方面的高手都指间沙本是天盟的长老。突然看见她脱出明玉功的力场,突袭怜星,几招之间,竟然割伤了怜星的脸,又惊又怒,愤愤然乱哄哄的大骂不止。

    “贱人指间沙!天盟叛徒——”

    “贱货!早晚杀了你……乱哄哄的骂声中,在明玉功力场中堪堪维持着不致被带动乱飞的紫霄突然借着吸力,闪电般飞闪冲向场中的邀月!

    引得无数人注目观望。

    只见紫霄手中的火焰山刚飞出去。就被邀月挥袖间,打落在地上,骤然黯淡失色,竟然被这一掌之力,打的火焰山储蓄的法力尽散!

    紫霄咬着牙关,愤然娇喊。“烧死你!”

    爆发的深紫色紫霄炎,骤然冲天而起的同时。邀月的掌,一击按上紫霄心口!

    所向披靡。让江湖中人闻风丧胆。昔日烧死白泽的紫霄炎,刹那吞没了邀月和紫霄的身影……

    狂暴的掌劲,在金刚甲上,骤然亮起炙热的金光。邀月眉头微微一皱,被紫霄身穿的法宝威力所惊。

    熊熊燃烧的紫霄炎,飞快吞噬着邀月金色的护体气劲……

    明玉功的力场作用,骤然消逝。全集中在了紫霄一个人身上,紫霄惊觉内气。飞快的被邀月吞噬吸收,转化成抵御紫霄炎焚烧的护体真气能量……

    与之同时。怜星正待救应,指间沙已然闪身杀到。一套在玉女素心剑基础上自创的双剑绝技——流沙幻光,刹那出手!

    霎时,大片空间,突然被阳光下闪烁的沙砾光亮充斥,无数沙砾闪烁的光亮,飞闪晃动,剑光,犹如一道道形态各异的、沙砾汇聚的柔光。怜星反击的拳掌气劲,竟然有种无法着力的感觉。

    那些飞闪的剑光,犹如指尖的细沙,怜星的掌劲力越大,那些流光顺气劲边缘滑落的就越快!她所有反击的气劲,全都如同打在了厚沙之上,看似打的流光飞散,但那些流光,却又立即自然而然的在化尽她的掌力后汇聚一起,再度变成形态各异的光,落在她身上……

    每一点光的杀伤力都不强,然而,那些流光却如无穷尽在风中飞舞的沙尘,不停的落在她身上,又弹开,又飘落、流过来……

    周围,指间沙飞快舞剑旋动、飞舞的身影,绰绰,时而融入砂光,时而又从另一边的砂光中出现,充斥的无数剑气形成的流光让怜星处处不能着力,反击的掌劲经过重重砂光的阻碍,力量飞快被消耗,速度越来越缓慢,根本没有一拳一掌的劲道,能够接近到飞旋舞剑的指间沙面前……

    移花接木,以借力之绝技,今时今日,在指间沙面前,怜星竟然反过来遭受这种有力不能施的噩梦般的被动挨打局面!

    “上!”零儿一声冷喝,双刀挥动,黑发转白,根根飞射入紫霄炎中的邀月,却根本不能及体,就在移花接木作用下骤然凝住,凭着零儿持续供应的气劲,维持着不退之势。根根白发,骤然剧烈的颤动了起来……昔日让无数追杀灵鹫宫的高手尽皆陷入幻觉的天魔幻音,又再出手!

    颤动的白发,震动响起让人迷幻,乱人内气的音律……

    喜儿身后,两条身影,一飞,落入场中,虚空盘膝坐在零儿左右,两张琴,平摆腿上。

    一个是此刻才参战的笑仙子,一个是头戴斗笠,遮挡着容颜的神秘女人。

    两个人,两张琴,同时奏出波斯魔幻音。与天魔幻音的音律彼此递增,扰人心神之能,骤然倍增!

    容儿双拳,急推至邀月面前,被她手掌抵住,一声娇喝中,澎湃的内劲疯狂吐喷!尽管在移花接木作用下根本丝毫伤不到邀月,她却偏偏维持拳劲之力,片刻也不间断。

    乐儿如法炮制,不运内劲的扑到邀月面前,拳脚流星般飞快打上邀月身体外的护体真气上时,才骤然吐劲。残忍温柔的剑,不停的朝邀月身上挥砍。可是,在邀月的移花接木下,她们打上护体真气的拳头,和剑,全都没有任何内劲力量……

    “看她能支撑多久!打!”乐儿丝毫不气馁,与容儿的心思一样,就想看看邀月到底能同时分身应付多少人的攻击!

    刹时间,剩下的六十多个灵鹫宫高手,各施手段的围在邀月周围,各施绝技的疯狂攻击,快,不停的让攻击的速度更快——同心协力的指望着让邀月最终应付不过来!

    另一头,怜星被指间沙缠住,始终无法破解流沙幻光的绝技。一旦她松懈,那些本来杀伤力温柔的砂光立即会变成狂暴的砂光风暴,风暴中,必然夹杂着指间沙看不见的剑光!

    看似疏密的砂光,却偏偏粉碎了强制穿越突破的可能,短短片刻的交手,怜星身上受了三处剑伤。全凭功力高过指间沙太多的优势,所以才没有危险,但是,如果破不了流沙幻光,她怜星的功力还能高的让指间沙先无力维持绝招么?

    刹那间,无数的攻击气劲在邀月的护体真气外纷纷爆散华光……天魔音,波斯魔幻音双重递增的扰神音波功,让她的神情终于不复原本的冰冷,眸光中流露的怒火,燃烧的越来越烈……

    零儿片刻不敢让邀月有喘息之机。“白发三千丈,问尽负情心……落花有意流水无情,一腔痴心尽付东流水……曾经痴心为情守,今昔冰封为怨恨……三心两意男人心,忘恩负义男人情……凄凄惨惨兮兮的寒冰深宫是否封住了你的心,漫天孤零的飞雪是否带起你往昔的恨?”

    一红、一黑的两支短箭,一前、一后,穿过灵鹫宫高手之间,飞向邀月……

    红箭在前,撞上金色的护体真气,骤然粉碎,刹那,邀月眼里,那犹如一颗不悔却惨遭伤害,最终绝望破碎的痴心……黑箭在后,飞撞上金色的护体真气时,邀月眼里,那漆黑的颜色,尤其的、尤其的熟悉……

    那、那是谁的眼神?

    那、那是谁的目光?

    是谁的目光……如此的熟悉,如此的,让她的心,不由自主的,微微颤动,继而,越来越快的跳动……

    ‘江枫……’这个名字,骤然清晰的闪现在邀月的心里……那些,从没有遗忘,却又不愿记起的,属于这个名字的脸,纷纷飞闪在邀月的脑海……

    情人箭,最可怕的不是它的速度,也不是它的杀伤力,甚至不是箭上的毒!而是那支,犹如人眼波般的黑箭……它的魅力,让人无可抵御。除非你无情,不是伪装的无情,而是彻底的无情,否则,它就是你心中,情人的眼波……

    你忘记情人的眼波吗?或者,你能在情人眼波中、由內自外的真正冷静如常吗?如果不能,你就不可能逃过黑箭的魅力,因为,那是你心中,挚爱的、情人的眼波……

    魔音幻术,犹自在响。

    斗笠遮颜的神秘人,轻轻叹气。“花语师父说过,她一生使用情人箭无数次,只有小剑能够逃过黑箭的魅力,只有依韵曾经在黑箭的魅力之下,没有败过。邀月,没有躲过情人箭……”

    魔幻音中,邀月仿佛看见了梦絮魂绕的那个人,他笑着,对她,张开双臂……

    紫霄炎在邀月身上熊熊燃烧,紫霄胸口上,邀月的掌缓缓垂落……围攻的灵鹫宫高手们,绝招气劲,疯狂打在她身上,邀月却好像什么都不知道,什么都感觉不到,只是面挂温柔的微笑,张开双臂,仿佛,在迎接,情人的拥抱……

    残忍温柔的剑,刺进邀月的护体神功,一点点的、极其艰难的朝里推进。邀月的功力太深厚,护体气劲竟然让围攻的人,打击半晌都没能突破!纷纷的围攻打击中,仅仅是在消耗邀月的内气。

    只有容儿的双掌,能够一击突破邀月的护体真气,真正打在她身上。

    邀月的嘴角,在容儿一拳拳的全力攻击之下,徐徐流出鲜血,她却依旧,浑然不知的、温柔的微笑……

    “邀月!不要被幻觉迷了心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