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网游小说 > 高手寂寞2 > 第二十一章清扫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江湖录上揭露她跟随了百晓生,常驻天盟山的事情后,过去许多曾经是她情人,后来却对她弃之如履的江湖豪客,突然又对她献殷勤,时常约她外出游玩,还送些礼物之类。

    这种前后巨大的反差变化,让奇仁雾淑明白了一个道理。过去她情人无数,其中还有许多城商联盟的当家,以及江湖富豪,江湖高手。个个对她客气殷勤,大方阔绰。

    不仅因为她美貌,善解风情,床底本事了得。更因为,那时候的她,是金刚的妻子,是江湖上名人,有身份,有地位。在那些情人眼里,她自然就是金贵之躯,值得跟他们平起平坐,值得让许多江湖中人仰望,值得让那些情人以跟她有鱼水之欢而自喜。

    当她一无所有后,她,就连一个普通的女子还不如,就成了破鞋,只值得让江湖众人猎奇的在青楼玩弄一番而已。

    如今她成了百晓生的人,身份又发生了变化,自然比在青楼的时候金贵了许多……

    纵然还有人因为曾经在青楼光顾过她的生意而说什么,也不敢跑到天盟山当她面说;天盟的人,也因为给百晓生情面,不会说些让她难堪的话。

    百晓生身边的人,几乎都在奇仁雾淑寂寞时,曾与她打情骂俏,甚至有过床第之欢。平时有什么事情都她说,时间长了,有些人就口不择言,肆无忌惮。

    奇仁雾淑没有忘记伤心断肠交代的事情。经常好像无意的在大殿到处晃荡,常常翻看百晓生寝室,书房等地方的东西。这天,她见百晓生的心腹带回来消息,故技重施的跟那人在百晓生书房温存,假装困倦,睡在书房不走。

    那人习以为常的拍了把她丰满的臀部,放下密件。自顾走后,奇仁雾淑爬起来,取出密件,一看之下,愣呆当场……

    ‘经确定,天机山消息库〖房〗中确实有金刚的调查结果,从伤心断肠蓝小营闺蜜之口传出。可信度极高……冰华月遭金刚施暴,天机密间最新追踪调查记录显示。冰华月对金刚态度古怪。似是爱恨交织,近三年来,常在无人时对着画像怔怔失神,经鉴定,画像画风、笔法极似出自金刚之手……两年前冰华月每月都有千万钱财赠送同门交好者,近两年,不在如此。与之同时,金刚的饮食恢复正常……金刚将钱庄完全授权与冰华月共享。基本可确认为实情……大师兄压下消息,秘而不发。不愿冰华月难堪……请二师兄多加留心,不要再为冰华月倾注真情,其心已异,不可重托!月非拜上!’

    看着这封密件,奇仁雾淑不知为何,突然觉得胸口压抑难受,说不出的难过……

    碰撞的气劲,绽放出璀璨华光!

    决战双方,飞冲杀向对方——

    众多高手齐力施展的绝技,几度轰然对撞……

    接连有不幸被合力震死的高手毙命倒地,接连有重伤的高手不顾一切的飞退逃出激战场……那些飞退逃出战场的联盟高手,被一群围观的联盟派众送以嘘声,一个个又气又怒,羞愤交加,径自飞走远去。

    相较之下,灵鹫宫方面不支的高手伤重离场,迎接她们的,却是同门一言不发的扶助,数人相助的运功疗伤……

    剑如颜看在眼里,轻声叹息。“难怪妖瞳和茗都愿意出战,若我去了灵鹫宫,也会不舍得走了。”

    依韵默然无语,灵鹫宫的凝聚力,的确不是别派可比。相较之下,他治理门派一向采取的方式,虽然能收拢少数人的心。但遇到门派大难时,也就那少数人会留,其他人来去,多凭利害关系决定。

    只是,灵鹫宫的方式,并不适合依韵。他不是一个能够把门派整体放在高于自身位置的人,强行伪装,也没有意思。但喜儿,是这样的人。

    星云剑阵的威力虽然比不上真武七截阵,却也十分出众。乐儿和残忍温柔,月儿,小杀戮四人在交战开始,立即杀奔星云剑阵……

    容儿、零儿,铭儿三人,则直扑真武七截阵。威力无穷的真武七截阵飞射的剑气,被容儿双掌推出的气劲一击轰碎!连城剑气,纷纷飞射,刹那刺落真武七截阵阵势之间,阻断了阵位之间的联系,迫得萧浪为首的七大高手只能独自应付紧随而至的零儿攻势……

    双方的冲锋之势,骤然转入高手之间的混乱交战,彼此不成阵势的互相厮杀,迅速进入白热化阶段……

    邀月、怜星,却没有冲杀。两个人,静静观战。

    直到与喜儿缠斗的花无缺胸口中了一掌的时候,怜星才终于出手!

    花无缺横空抛飞,口吐鲜血,蹬蹬蹬倒退至邀月面前,惭愧低头。邀月神情冷漠的挥手,花无缺无言退后,在移花宫弟子的帮助下,运功疗伤。

    怜星身形一闪,出现在喜儿上方,催动移花接木的同时,拳掌齐出——刹那,化作红影的喜儿留下残影,出现怜星背后,两个人,骤然化作光影,在半空中飞快闪逝,迅快交手……

    观战的联盟高手早就等着邀月和怜星出手,开始见她们不动,就有联盟派众私下议论抱怨。“NPC都是傻子,百人战还在那装老大,不帮忙就会在后面看!”

    终于等到怜星出手,联盟派众,根本看不清飞闪,又消逝的两团光影交战情况。个个难以置信喜儿半晌还没有被打死、打伤的结果“……怎么回事啊?怜星没用移花接木啊?喜疯子还不死!”

    旁人的议论声,丝毫没有干扰聚精会神观战着的真正高手……依韵在内的许多高手都看出来,喜儿和怜星都是实战流高手,交手至今,彼此的拳脚身体根本没有真正碰撞在一起。

    怜星功力深厚,占据优势,偏偏专心致志的全力以赴,只求取胜杀敌,而根本没有把希望寄托于对掌上面。

    依韵清楚的知道,怜星的移花接木跟花无缺不一样,要求的条件仅仅是有一种属性能够超过对方即可施展;从幻影探测的情形来看,两个人都能够施展出移花接木,也正因为如此,反而让两个人的移花接木都变得无效。

    但是,喜儿明显处于不利局面。

    怜星的明玉功一直在吸收喜儿的内气……

    迅快的飞闪交手,突然发生新的变化。

    喜儿一闪落入联盟高手之间,分身化影的同时,腥风血雨骤然发动!层层叠叠的拳劲,四面八方的飞射扩散——诸多联盟高手全力以赴的施招抵挡。怜星追着一条分身,双掌齐出,一举压制了喜儿那条分身施展的腥风血雨之时。

    北冥神功的黑色扭曲能量场,被喜儿所有的分身一起施展……无数内气,转眼之间被吸纳转化成喜儿消耗的内气。

    魔族精神绝技爆气发动,红光,自千条喜儿的分身身上一起爆发!

    红光,刹那吞没大片空间。

    昔日对抗紫衫天罚的绝招,魔灭!在决战场地里,自无数分身出,一起〖激〗射而出——

    闪避不及的联盟高手,纷纷被魔灭的光柱吞没……武功修为稍低者,眨眼就在魔灭的光柱中丧命;修为稍高者,拼着施展冲击性气劲,身负重伤的弹飞出了激战场地……

    一束束,魔灭的光柱,全被怜星出掌击溃,结连飞射的几百道,无一能够伤她!

    依韵早料到会转入眼前的局面,喜儿的魔灭远不是完全杀伤力状态,每一道魔灭的杀伤力不足完整的千分之一。并非分身的影响,而是魔灭的绝对杀伤力太消耗精力,而且聚集能量的时间较长。

    这一奇招,为的就是出其不意的袭击、清扫战场。

    魔灭的光柱尽数消散的时候,喜儿的分身尽数归一。

    飘动的红袍周围,倒了二十多具联盟高手的尸体,还有四十多人被魔灭杀伤,退出了激战场范围……仅剩的十几个躲过魔灭的高手,也在凶煞四剑神和紫心人的带头下,果断的撤退弃战!

    百人对战,突然变成了邀月、怜星二对灵鹫宫七十八人的决战……

    不知就里的联盟观战者,愤然谩骂者不在少数,全都指责联盟高手不堪一击,丢人现眼“……什么联盟高手,丢人现眼!还不如让我上,这么快就全败了,一群饭桶……”

    “丢人现眼!”

    “亏你们平时一个个还得意洋洋,就这点本事?”

    谩骂的人却都不知道,凭上场的那些高手战斗力,虽然比不过灵鹫宫,但本来不可能这么快被击溃,全因为激战中无暇过多分心,以为怜星让喜儿不可能腾开手脚而疏忽了防备。

    但这,本就是喜儿有心的设计。

    灵鹫宫弟子却都振奋不已,欢呼雀跃。

    “宫主万岁!灵鹫宫必胜,灵鹫宫必胜——”

    怜星飞闪落在邀月身旁,颇觉愧疚。“姐姐,都怪我。”

    邀月神情冷淡的抬臂,打断。“除你我之外,余人本只是凑个热闹,何妨?”

    一句话,蔑视天下!让联盟那些败退下来的高手,个个气炸了肺,却又不能发作……

    观战谩骂的联盟高手却不觉得邀月狂妄,一个个恢复自信,欢呼不已。

    “邀月宫主说的没错,他们都是饭桶!移花宫必胜,灵鹫宫必灭!”

    ……

    邀月的身影,一闪,出现在战场〖中〗央,神情倨傲,不屑的抬手,作势。

    “一起上吧。”(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