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网游小说 > 高手寂寞2 > 第十八章可败、不可弃

第十八章可败、不可弃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冰华月骂罢,突然出手,可是,早有预料的金刚一指点上她的穴道。

    “画,一次;出手,一次。”金刚面无表情的说着,抱起冰华月,往山洞里头走。放下时,看见冰华月只是冷冷的盯着他,金刚淡淡一笑。“很好,江湖是弱者的地狱,强者的天堂。这才像是冰华月。”

    冰华月忍着内心的恐惧和仇恨,决意沉默不语,决意用冰冷无声作为唯一能够给予的反抗……

    朱雀坛、麒麟坛,接连被攻陷。

    但是,灵鹫宫仍然没有放弃不宜增援的玄武坛和白虎坛。

    这样的结果,却完全在黑子和依韵的意料之中。

    不铁血,非灵鹫。

    灵鹫宫可以在战斗中丢失总坛,却绝不会不战而将总坛拱手相让。此时此刻的局面,灵鹫宫心知肚明,白虎和玄武最终也守不住,唯有在飘渺峰前的青龙坛、孤星坛不会丢,反联盟也没有能力去进攻。

    从朱雀坛、麒麟坛败走的灵鹫宫弟子全力以赴的增援玄武、白虎两坛。双方主要战斗力的进一步集中,让玄武,白虎的战况变的更加激烈,厮杀的更加惨烈!

    剑如颜和乐儿,仇人见面,分外眼红。

    麒麟坛的战斗,两个人胜负未分,彼此都对那场战斗心怀遗憾,此番相见,一言不发的飞冲对方,二度厮杀交手起来……

    依韵突入总坛,吸引着总坛神兽的注意力。故技重施的带着游走,剑魔飞剑气,一道道,不断的攻击着追赶他的守护神兽。反联盟内,对于依韵担任这种最辛苦、艰难的行动,恭维有加。却都不知道,依韵所以如此。并不仅是因为这最适合他,而是因为,他不愿意被人知道他的弑神决功法。

    新创成不久的弑神决。有异于寻常的地方;弑神剑气因为有剑如颜的武功遮掩,江湖中人还不致因此疑心。一单跟诸多高手近身交手,吸收内气的效果。内力凝聚度异乎寻常的高等等异常,难免会引起江湖中人的猜测。

    尤其是在,黑子公开提出要创造更强武学的情况下,更容易被江湖中人联想。如今的形势,依韵认为隐藏胜过公开,一旦公开,必定会让许多人明白,的的确确能够创出,那就不止是黑子带头的众高手创了,不知道会有多少江湖高手都在暗地里努力。

    依韵捕捉着战场上无数灵魂光影交战的情形。发现哪里战斗中的联盟高手捉襟见肘,便是一股剑魔飞剑气飞射过去,轻易贯穿数个灵鹫宫高手,立时化解了交战中联盟高手的危局。

    战斗至今,依韵的飞剑气威力早已让敌我双方广为知晓。江湖上修炼剑魔者本就寥寥无几。被救者,一个个感激不已的想传音入密感谢,却发现依韵的关了,只能将感激放在心里……

    诸多高手的压力下,紫心人等突入总坛范围的天机派高手,再无法如麒麟坛那样保护着紫心人一直施展化功*。众多灵鹫宫高手有准备的集结。零儿、残忍温柔的压力,更让众多天机高手不时身处被突破防守阵势的危局。

    零儿的绝技白发三千丈施展开,千丈范围,进攻的高手纷纷被寒冰封印……大群灵鹫宫高手正要飞冲上前击杀那些被冰封的敌人时,依韵突然飞闪现身!

    九佰九拾九把弑神剑,燃烧着紫霄炎,环绕依韵的身体,四面展开,一支支剑头,在剑魔乱舞的气劲催动下,四面疾射出道道深紫色的剑魔飞剑气光亮……

    闪避不及的那些灵鹫宫高手纷纷被剑气射穿,毙命坠地……那些躲开的,也都被迫退避……

    就这么片刻的延缓,被冰封的联盟高手足以震碎寒冰,破冰而出。

    一击出手,弑神剑尽数飞回依韵额头的剑印,不等总坛守护神追近,深紫色的身影一闪而逝,又再移走别处而去……

    激战一日一夜,双方死伤无数。但相较于防守的灵鹫宫,联盟方面死亡重生的人入派学得一级神决后立即又能投入战场。而灵鹫宫,却因为数量的劣势,被移花宫阻隔在总坛之外,难以冲杀突破,重新投入防守的战斗。

    剑如颜的剑洞穿乐儿的身体同时,脸上,胸口、肩膀,骨头尽皆被击碎……外放的范围气劲爆发时,乐儿施展分身化影,骤然退避。剑如颜带着伤,撤飞战场。

    乐儿擦了把脸上剑伤中流出的血,带着一身伤痕,退出激战圈。

    激战一天一夜,剑如颜维持距离的战法虽然成功避免了让乐儿近身,但是,也让她对乐儿构不成有效的威胁。剑如颜咬牙再度与乐儿拼杀,短短三招,两人各自负伤,但相较之下,剑如颜一旦被乐儿近身后,剑劲的威力必然因为乐儿冲击性的攻击打击而无法发挥本来的威力,仍旧处于劣势。

    拼杀三招,伤势让两人都不宜再战。

    乐儿看着剑如颜退走,也没有无谓追击。“切——这女人现在倒比当年厉害多了。”

    战场激战圈,另一边。

    风情凭空消失,连绵不绝的剑光飞洒射落,却被密不透风的连城剑气完全阻挡去势,根本无法突破剑气,威胁到连城剑气后面的铭儿。

    半日前,眼看风情一己之力无法突破铭儿的剑气,小风情五仙剑顾不得其它,一起参与围攻,但结果,没有任何改变。直到他们五个人内力几乎耗尽,连城剑气仍旧环绕保护着铭儿。

    此时此刻,风情的内力也已经无法支撑继续战斗,不甘的飞退撤走。

    紫心人与焰情接替风情,齐攻铭儿的同时,紫心人哈哈大笑。“化功*恐怕真是你的克星!昔日你相助依韵的‘恩情’。今天还你!”

    化功*的黑光能量场亮起的同时,铭儿骤然收起连城剑气,平静的目光,一如静谧的湖面,不见一丝波澜。

    北冥神功形成的大范围的、扭曲的范围场,骤然笼罩了铭儿身体周围百丈空间!

    两种同样以吸取内气见长的武功,骤然碰撞。强劲的吸力,带着铭儿和紫心人之间的距离,在不断的、缓缓接近。

    焰情按剑一旁。凝神观战,不愿插手。

    激荡的气流,带着铭儿和紫心人的衣衫猎猎作响。长发凌乱飞摆……

    两个人,都无法吸到对方的内气,只是在功法作用下被吸的越来越近……紫心人单手握棍,铭儿单手握剑,两个人都清楚,如此局面,彼此都难以收手,谁收手,谁就会被对方的功法吸尽内气……

    当双方的距离进一步靠近的时候,维持着功法的同时。两人一起挥动兵器、剑和棍,碰撞在一起!

    紫心人大喜过望,兵器相触,彼此兵器上的气劲必定会被对方吸取,但他的化功*能够转化吸收过来的力量增强化功*的威力和范围。北冥神功却不能!此消彼长之下,败的当然是铭儿!

    就在兵器相撞的瞬间,铭儿唯情意境骤然转变为万法全通,眸子里,骤然亮起神圣的白光!

    紫心人暗叫不妙时,焰情长剑遥遥挥动剑神剑气。纷纷飞射向铭儿!

    万法全通意境迅速调整属性值的同时,移花接木发动,紫心人的内气骤然被阻断,化功*,用不下去的同时,他自身,反而被逆流的气劲震伤……

    剑神剑气,自铭儿手中的纯均剑上爆射而出!

    与焰情飞攻而至的剑气连续不绝的轰然对撞……

    剑气的光亮中,几十道剑气射入飞退的紫心人身体里,震动的气劲伤的紫心人体内的鲜血,一口接一口的狂吐而出,堪堪就要丧命的时候,焰情飞扑面前,催动十成功力的剑神剑气疯狂抵挡铭儿的剑气同时,抱着紫心人飞快退走——

    眼看剑气不敌,救援的众多天机高手及时杀到,众人合击之下,挡住铭儿的剑神剑气,这才让紫心人夫妇险之又险的脱离了危险,一路撤出激战地带……“这女人,果真厉害……”紫心人一句话没说完,口中又吐出鲜血。

    面对众多高手合力的气劲,铭儿的意境再度转变为忘我,目光顿时变成不映外物的空洞,用的武功也同时变成了飘渺无痕神诀,红色的内劲催动中,她的身影一闪而逝,穿过当头飞落的那些气劲,出现在一众天机高手之间,连续不绝的拳劲,以她身体为中心,重重叠叠的、四面八方的飞射散开……

    拳劲蔓延过处,百丈范围内,一个个天机高手犹如破布袋般被拳劲轰击,身上的骨头,一处处被击碎……片刻功夫,几十个天机派高手全被打成重伤,无力维持飞行术,飞坠落下,数百个天机派高手身负轻重不一的伤势,疾飞撤逃……

    片刻交战,让一众天机派高手个个心惊胆战,这才切身体会到灵鹫宫中与乐儿、零儿、容儿并列第二高手的魔女铭儿的厉害!

    山洞中。

    叫响了一声,短促的呻吟。

    金刚充耳不闻一般,自顾将冰华月压在石壁上。

    冰华月紧紧咬着牙关,决意不愿发出任何声音的她,却不知道为什么,意志力终于没有能够克制,一时失守,不由自主的发出了一声短促的呻吟。她极力控制呼吸,但是,呼吸的节奏却不自觉的,突然又会加快、加急……

    这让她更觉得羞辱,所幸的是,金刚没有因此耻笑,或者说什么。

    时间的流逝,让她觉得如此漫长……

    ‘不就是被个混蛋占了便宜了,反正占了过一次便宜了,多占两次又算什么!我冰华月不能哭,不能怯弱,不能让这个混蛋得意洋洋——绝对不能!’冰华月一直暗暗在心里给自己打气,让自己坚强,绝不愿意再变的懦弱,可是,每每不由自主的短促呻吟,却又让她恼怒、又恨不得抽自己耳光……

    金刚长舒口气,歇息片刻,退离冰华月的身体,自顾从真空袋取出馒头清水,面无表情的吃着。

    冰华月狠狠、寒声讥讽。“你真是头禽兽。有意思吗?”

    “没意思。”金刚语气沉静,自顾又吞下一个馒头。

    “完事了就放开我。”冰华月坚持用冷漠,平静的语气表现对金刚的不屑一顾。

    “还有一次,我金刚一向守信。”金刚看也不看冰华月一眼,自顾吃喝,补充饥肠辘辘的胃,说着,递上一个馒头。

    “呸!”冰华月不屑一顾,唾了一口。

    “不吃点东西,你会很累。”金刚面无表情的注视着她,馒头,仍旧摆放在她面前。

    “我不会吃禽兽给的东西。”

    金刚不再劝,也不在乎馒头上被吐的唾液,自顾吃了。让冰华月看着,又觉得恶心,又觉得可恨!

    冰华月忍着内心的仇恨,痛苦,只是摆出一副冷冷冰冰,满不在乎的表情。

    金刚风卷残云般的扫荡罢了三十多个馒头,灌了一气清水,站了起来,面无表情的再次抱着冰华月,将她压在石壁上……

    时间,一点一滴的流逝……

    冰华月的脸颊,一片潮红之色,她却仍旧紧紧咬着牙关,忍着羞愤的痛哭,坚持不让自己再度流露懦弱的可怜。她不知道过去了多久,也不知道刚才她多少次不由自主的呻吟……

    金刚捧着她的脸,表情十分严肃。

    “生理反应并不可耻,也不意味你堕落、或者是不恨我,不需要为此痛恨自己。但是,你记住,我对你很认真,你也总有一天会爱上我。你越抗拒接受,这一天来的越快。”

    金刚从真空袋取出一袋袋清水,细心的替冰华月洗了个澡,穿上衣袍。又在山洞中画了一幅画,留下,这才解开冰华月的穴道。

    “礼物,下次见面拿不出来,后果你知道。还有约定,出手失败的后果,一样。”金刚语气平静的说完这句话,头也不回的飞离山洞……

    冰华月怔怔抱臂胸前,低着头脸,靠在石壁上,想着这番耻辱的经历,却又不由自主的想起金刚那番让她心里好受了许多的、也不知道算不算是劝慰的话……

    她的心里,不知道怎么形容和评价金刚。他对她做的是禽兽不如的事情,可是,他明明不是这样的人……

    看着地上那幅画里的自己,冰华月一时怔着。

    画里的她,靠在石壁上,脸色冰冷,但眸子里,却流露着复杂的情绪,全然跟那张冷若寒霜的脸,不搭调……“骗子!”冰华月不愿意相信画里的人,是她!

    正要一脚震碎那幅画的时候,抬起的脚,又硬生生顿住……

    ………………………………………………………………………………

    今日第三章,加更加字数章节,补集资盟主钱帮盟主号的章节。

    感谢诸位书友的集资……(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