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网游小说 > 高手寂寞2 > 第十五章四路齐攻

第十五章四路齐攻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一晃三百多年了,为了天机,更为了百晓生。冰华月一直默默无名的为百晓生做着重要的事情。大事,理想,其实都是百晓生的,在冰华月心里,一切,只是为了百晓生这个人本身。

    可是,百晓生修炼的是纯阳气劲,一旦近了女色,真气纯度就会大打折扣。因此,若干年来,他们两个,似友而亲于友,似情人而又远于情人。时间久了,冰华月都忘了,她跟百晓生到底还是什么关系。

    原本,这已经不重要了……因为她心里最在乎的人一直是百晓生,同样,她也一直是他最信任的人。

    此时此刻,她突然觉得,自己对不起百晓生倾注在她身上的情感……“对不起,我只是……经常以为自己是灵鹫宫的弟子……”

    冰华月带着哀伤的致歉,换来百晓生的自责。“我本知道,你不适合做这样的事情。只是苦于没有其它能够信任的人,华月,回来吧,我不希望因为这件事情让你苦恼。”

    冰华月勉强挤出一丝微笑。“不,我不想半途而废!”

    百晓生沉默片刻,不再劝阻。手下冰华月带来的,灵鹫宫最近修正的几种武学秘籍手抄本后,又道“华月,辛苦一趟,去师兄那替我取一份消息。”

    “是。”冰华月应命之后,如常关心的问了句。“是什么?”

    “金刚最近表现反常奇怪,很少离开寝室。每餐总以清水馒头为食,我猜想,他或许是在修炼什么。以师兄性格,天机派必定不会错过对此事挖根刨底,或许已有消息存放。”

    这件事情,冰华月早就听说过了,此时。心中不由自主的觉得紧张……天机打探各种消息的能力,她非常清楚。这件事情至少还有龙剑,灭神。伤心断肠三个人知道。龙剑和灭神不喜欢议论别人是非,但伤心断肠可不是一个君子……

    “怎么?”百晓生见冰华月怔怔发呆,不由关问。

    “啊。没,没什么。我这就去。”

    冰华月惴惴不安的奔赴天机山,顺利见到了黑子,说明来意后,黑子爱莫能助之态。“这件事情天机还没有查到什么。”

    冰华月一阵心安,忙道谢辞别。

    走出大殿后,冰华月还是不太放心,又折返大殿,轻车熟路的直奔存放各种消息的库房,看守库房的是天机派老人。见是她,丝毫不加为难的放了她进去。

    冰华月根据日期,分类,很快找到了,上面的内容。当场让她脸色惨白,摇摇欲坠的险些不能站稳……

    ‘经伤心断肠夫人蓝小营之口传出,悦来客栈金刚曾施暴冰华月……此后绘制图像,每日在屋中面对画像自修练功,再没有外出滥杀……据蓝小营对闺蜜所言,金刚钱庄被冰华月搬空。有意以素食表达求爱决心,与武功修行无关……’

    冰华月脚步踉跄的退出库房,脑子里一团乱麻,浑然不知她自己是如何回到灵鹫宫的……

    天地。

    第一缕晨曦之光照亮的时候。

    反灵鹫宫联盟四路进攻灵鹫宫总坛的高手,在不断进攻总坛的移花宫弟子帮助下,一起对总坛发起进攻!

    天机派、紫霄剑派进攻麒麟坛;天盟,紫霄剑派与天机派部分弟子进攻朱雀坛;武当神派,飞仙神派,密宗神派与天机派部分弟子一起进攻白虎坛;少林神派,峨嵋神派,古墓神派与天机派部分弟子一起进攻玄武坛。

    依韵跟天机掌门人黑子,一并出现在麒麟坛外。

    麒麟总坛,灵鹫宫弟子挤满了内外,对于大举来犯的敌人既不意外,也不畏惧!

    紫霄剑派和天机派弟子夹杂在移花宫弟子之间,突然杀出的时候,灵鹫宫弟子的守势却没有因此崩溃,混乱。

    足足十年,反联盟跟灵鹫宫未曾有过真正的战斗,此番交手,联盟各派才知道黑子在会议上的统计数据,一点不假……

    灵鹫宫弟子远远超过联盟各派的新神决等级,导致联盟弟子大多都没有能跟灵鹫宫弟子正面交手硬攻的能力。武功等级的优势之下,面对众多同样为新进神级高手的各派弟子,彼此的实际属性值都占不了绝对优势。

    伪意境的修为又都差不了多少,这样的情况下,武功等级变成了决定胜负的根本关键。

    双方单对单的正面交手,不谈实战经验手段,只是毫无花巧的气劲对撞,高两级武功,就能占据优势,一掌就震伤对方。都高五级,十成功力的气劲对轰,直接就能把对方震成重伤!

    第一轮的冲击之后,反联盟方面不仅没有突破灵鹫宫的防守圈,还因为勇猛的飞冲,大半联盟各派弟子在近身搏斗下被灵鹫宫弟子杀的毫无反击之力,不片刻就从飞冲进攻、变成被打的不敢靠近……竟然还不如那些移花宫弟子在近身状态下来的更具威胁!

    进攻战斗开始了半个时辰,麒麟坛的灵鹫宫弟子仍然没有露出败势,进攻的紫霄剑派和天机派弟子,在依韵的指挥下,利用移花宫弟子作为盾牌,配合移花宫弟子的进攻施以中距离的剑气攻击,如此一来,回避了与灵鹫宫近距离交手,极大程度的降低了伤亡,增加了灵鹫宫方面的压力。

    开战半个时辰,依韵发现,进攻总坛的战斗没有预料中轻松,是一场需要等待灵鹫宫守卫总坛的弟子大量重生,因为数量的差距而被隔离在总坛之外后,才能够取得胜利的漫长消耗战。

    依韵叫来剑如颜,将指挥战斗的责任移交黑子,决定亲自闯入总坛,引动神兽。

    “既然战局没有复杂变化。何不同去?”黑子主动请命,让依韵略微沉吟,便同意了。孤身闯入敌阵的危险黑子不可能不清楚,既然请命,自然是有足够的自信。

    三人一起,凭借强制穿越和瞬影身法,突破灵鹫宫弟子形成的。在总坛外长达十里的防守圈,冲入了总坛范围。

    绽放的红光中,麒麟神兽。仰天怒吼——

    一片天空,风云骤变,红云烧满了大片天空……

    “正义传说只管指挥。作战的事情,我绝不如你。”战前,黑子就已经表明过态度,冲入总坛后,眼看体长三千丈、浑身燃烧着天火的麒麟神兽穿过丛丛防守的灵鹫宫弟子飞攻向他们过来的时候,黑子再一次重复。

    “游走战术。”说话间,依韵额头的剑魔亮起浓郁的深紫色光芒,剑魔飞剑气,刹那,穿过丛丛灵鹫宫弟子的阻挡。轰在麒麟神兽张开的血盆大口之中!

    咆哮激怒的麒麟神兽,追赶着瞬影移走的依韵,喷出一道天火焰柱!

    黑子和剑如颜,分别施展瞬影和强制穿越,追着飞移的麒麟神兽。全力施为的攻击它的身体、肚子……

    也许是剑如颜的剑劲打的它更痛,麒麟神兽骤然扭头,朝着剑如颜张口便吐出一道火焰——天火焰柱穿过剑如颜瞬影移走留下的残影,劳而无功。

    依韵的身影,骤然出现在麒麟神兽的脖子上方。

    意境绝招——剑魔乱舞作用下,九百九十九之数的弑神剑。展开依韵身体周围,加上北落紫霄,千束剑魔飞剑气,刹那、一起激射而出、纷纷轰落在麒麟神兽的脖子上!

    吃痛,激怒的麒麟神兽,骤然扭头,眸子里,看见又是那团紫光,咆哮中,漫天红云,纷纷坠落一团团的天火烈焰,笼罩总坛内千丈方圆,连续不觉的飞坠落下。

    可是,密集的天火,根本碰不到依韵的衣角。他一路施展瞬影,强制穿越,引着激怒的麒麟神兽疯狂追击。

    剑魔乱舞,杀伤力非常可怕,同时千道剑魔飞剑气,距离虽然不如单股远,但杀伤力却一点都不弱。只是消耗的精神力和内力也非常多,如果不是为了激怒麒麟神兽,依韵根本不会用。

    剑如颜的力量、根骨的稳定实际属性值都比他高,剑劲的杀伤力在他之上,相较之下,闪移中也能凭借远距离的剑魔飞剑气攻击麒麟神兽的他,比黑子和剑如颜更适合成为麒麟神兽追击的目标。

    丛丛守护总坛的灵鹫宫弟子,无数次尝试拦截依韵,拦截剑如颜和黑子,但最后,都以失败告终。身法出众,速度飞快的他们,如入无人之境,出现在一群人之间,还不等周围的灵鹫宫弟子看清,他们又已经闪移去远……

    总坛守护神兽都有问魂归处的能力,大约是系统根据它们作为总坛守护神的孤独特性所赋予。这让短时间内轻松击杀变成了幻想,依韵暗暗估摸,他的精力能够应付这种连续战斗六天六夜,更多,就难以预料了……

    当初灵鹫宫进攻总坛的时候,打了几天几夜,还是许多人一起。他们三个人,能够成功吗?剑如颜和他的剑气杀伤力,能够完成这不可思议的事情么?又或许,不到六天,就能有更多的高手杀入助战?

    朱雀总坛。

    小剑在前,紫衫在后,金刚为首的凶煞四剑神跟随左右,他们的带领下,进攻的精锐高手组成的突击力量,突破冲冲防守,一口气杀入总坛内部角落。容儿率领冰华月,飞出迎击!

    容儿出手的凶猛澎湃的十八掌气龙,威力无匹,飞冲中一口气突破小剑无穷尽的剑神剑气,气势犹自不止,硬生生将锥形的突破阵势破毁殆尽!

    “天下第一内功高手,威势不减当年。”施展凌波微步的小剑,飞闪绕攻容儿,打断了她拳劲的后续力量,迫得容儿丝毫不敢大意的催动降龙十八掌,环绕在身体周围,对抗小剑无穷尽的连环攻击。

    紫衫带领其它高手,重组阵势,迎击飞冲而至的朱雀神兽……

    冰华月远远看见金刚,暗暗咬牙切齿,跟随众多同门厮杀一阵,盯着个机会,飞冲杀向独守一面的金刚!

    拳头,重重击在横摆的长剑剑身上,拳劲,骤然消弭散尽。

    诸般绝技,从冰华月拳上纷纷飞射、连环不绝的朝着金刚闪电般攻袭——不绝于耳的气劲与剑气的碰撞声响,在冰华月耳旁炸响……一别几个月,这几个月里,冰华月疯狂的在战斗中锻炼自己,提升实战水平。她很清楚,她差的就是这些,实际属性值她不比金刚低太多,意境修为或许低些,但武功级别却能够弥补。

    可是,交手数招,冰华月苦修几个月的杀招绝技,却仍然如上一次那样,在金刚随意挥摆的长剑格挡下,没有一击能够构成有效威胁……

    “混蛋!还手,有本事还手!”

    “没必要。”金刚语气沉静,既没有轻浮的话,也没有委婉的回答,直言不讳的点出,冰华月对他根本无法构成实质性威胁的事实。

    “混蛋——”冰华月气的咬牙切齿,偏偏残酷的事实摆放眼前,她的所有攻击,都没有办法面前那把长剑的随意摆动……“好啊,你不还手,我能拖住你很好!打木桩嘛,我喜欢!”

    话音刚落,她的手腕突然被金刚一把抓住……

    不等冰华月惊呼出身,身体就在金刚的轮动中,被丢出了出去……

    噩梦,噩梦又要重演了?

    冰华月的头脑,一片空白……只觉得身体,一次接一次的,根本没有挣扎反击机会的,被金刚轮动、甩出,又轮动,甩出……

    麒麟坛。

    进行到第三天的时候,本在别处防守的乐儿和残忍温柔,匆匆赶至。

    然而,乐儿却难以置信的发现,依韵的瞬影和强制穿越距离,比她和残忍温柔远的多……远的多……她们连依韵的衣角都没有机会抓着,更别说,拦截了!

    这种不可能出现的事情,沉重的打击了乐儿和残忍温柔的自信……“拦剑如颜和黑子!”追赶许久,根本连依韵背影都看不见,现实让乐儿不得不放弃原本的打算,改而掉头,扑向一直在攻击麒麟神兽的黑子和剑如颜!

    移走中的依韵一直捕捉着残忍温柔和乐儿的灵魂波动,见她们飞闪出现在剑如颜和黑子面前的时候,嘴角扬起一抹轻笑。(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