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网游小说 > 高手寂寞2 > 第七章剑霸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天机山。

    后花园。

    遮颜的薄纱,在风中轻轻摇动,久久的沉默,终于还是被打破。“她,不在了?”

    “……在西湖。”范蠡默然,昔年他不知道阿青对他的情意,懵懵懂懂,直到那一剑,刺到西施心口又骤然凝住,挥泪而去。他才从西施口中明白,阿青为什么要杀西施,又为什么,要放过她……

    “原来,是我被骗了。”阿青呵呵笑着,笑声里,透着说不出的哀愁……“我走了,保重。”

    “……”范蠡默默看着阿青,疾飞远空而去。

    他无话可说……人生总是这样,对得起一个人的情,总难免辜负另一个人的情。鱼与熊掌总有人希望兼得,但事实上,许多时候,兼得是同时伤着许多人的心……

    天机大殿,废墟中。

    李莫愁定定注视着三丈外的陆展元。

    多少年、多少年……她从没有停止对这个男人的思念,所以,也从没有忘记对他的仇恨!曾经她想杀了他,可是她去晚了,只能杀尽他全家。她的仇恨没有因此而消,对他的恨和思念也没有因此停止。

    “来送死吗?”李莫愁语气冷淡,陆展元不是她的对手,他的天资有限,武功的成就也有限,何况,他不是一个专注于追求武道的人。

    “是。”陆展元丢掉手里的剑,握着,丢下,本来也没有区别。“是我对不起你。希望杀了我之后,你能够变回过去的莫愁。”

    “哼……杀了你,我还要杀了她。”李莫愁手中拂尘微动。

    陆展元惨然一笑。“她已经不在了。”

    “哼……”李莫愁又气又恨,一次次,她都想亲手杀了他们夫妻,可是,一次次,她都失望了……“跪地求饶。或许我会饶了你。”

    “我说过,我是来让你杀的。是我对不起你。”陆展元不惊不惧,从容泰然。

    李莫愁突然出掌,一掌,按在陆展元胸口上。后者应掌软倒地上,没了声息……“带他回去!我一定要让他跪地求饶!”

    几个早已跟随千世无情杀入天机山的李莫愁弟子,应命架起陆展元。随李莫愁一路杀出天机山,远远飞走……

    京城。

    白袍的男子收起拍卖行的地摊。领着同行的女子一并。悠悠然直往重生点去。

    “白子师兄出什么事情了啊,不声不响把掌门位置传给哥哥。”

    “悠闲快乐的江湖生活结束了……”男子一声轻叹,一把拽着女子,身形一闪,消失在街道上……

    重生点。

    百晓生复活的时候,意识还没有完全清醒,无数支漆黑飞针。已经射进他周身上下,两百多处穴道……

    “呵……依郎呀。又是一千万。”群芳妒轻轻笑着,长袖挥动。独傲红尘化作一片漆黑飞针,刹那,第三次刺进重生还没有恢复意识的百晓生身体。“呵……替身娃娃真不少呢。”

    依韵静静立在重生点旁的矮房顶上,默然不语的看着群芳妒一次次杀死根本没有办法反击应对的、一次又一次重生的百晓生。百晓生的替身娃娃之多,颇让人意外。

    剑如颜提剑飞至,语气淡漠。“天机试图来接应的一群长老都解决了。”

    “呵……依郎,你说,他到底还有多少替身娃娃呢?啧啧,挥手一千万的感觉,真痛快。”群芳妒单袖掩唇,一声娇笑,右手却片刻都没有松懈,挥动间,便是一片黑针。

    十七次,百晓生就这么不存在反抗可能的,被群芳妒杀死了十七次。

    “哎哟……故人,可好?”

    群芳妒右手片刻不停,微微侧脸,看见一旁的矮房顶上,站着当初在山洞曾有一面之缘的男女。女子神色忧虑的直勾勾盯着重生点,复生了又死、又复生的百晓生。男子拱手作礼,目光逐个在依韵,群芳妒、剑如颜三人脸上扫过。

    “呵……是你们呢?挥手之间,一千万的痛快趣事,你们想试试吗?”群芳妒微笑望着房顶上的女子。话刚说完,那女子就迫不及待的道“好呀!让我来……”

    她话没说完,就被男子扬手敲了记脑袋。“笨!真面前不说假话,她在逗你玩,你还以为那点鬼心思瞒得过谁?”女子撇了撇嘴,闷声不语。

    男子教训罢她,呵呵微笑着抱拳。“在下黑子,百晓生同门师兄。此番冒昧请求诸位手下留情。”男子说罢,见依韵只是面无表情的看着自己,从容笑道“纵然耗尽了替身娃娃,也不过耽搁我师弟三五年时光罢了。”

    “呵……三五年,也比一天不耽搁来的好呢。”群芳妒呵呵轻笑,右手挥动间,毫不迟疑留情。

    黑子皱眉思索片刻,晒然一笑。“有理,有理!师弟啊,你还是别浪费替身娃娃,早点重生算了吧。”

    黑子身边的女子却情急掐黑子胳膊。“你、你怎么撒手不管了呀!”

    “既然救不了,当然只能在一旁干瞪眼。”黑子说的理直气壮。

    就在这时,剑如颜突然一闪消失在依韵身旁,刹那,出现在众人头顶上空百丈!

    骤然爆发的剑气,催生暴烈气流,呼啸直飞而起!

    半空,一条青色的身影,迎着剑如颜的剑劲,不闪不避,绽放青色华光的东升华山,刹那爆放万数剑气,连续不绝的飞射剑如颜的同时,还有许多从四面八方绕袭!

    白玉般的剑气,呼啸直飞,吞噬一路上一束束阻碍的青色剑气,刹那,飞射九十多丈,九千多数剑神剑气尽皆被摧毁……

    剑如颜改攻为首,神兵横挥,爆发的剑劲一举将漫天绕袭而至的青色剑气尽数击溃!

    一时间,两条身影,各自执剑,谁都没有出手……

    飞闪的剑光,接连九剑,全刺中李秋水身体要害。紫心人挥舞长棍,一击砸落在李秋水天灵盖上!紧接着,他双掌疾出,一把自背后爪住李秋水的肩头。化功*骤然发动,疯狂吸化着李秋水的内法……

    焰情的剑,配合默契的一闪,刺入李秋水额头眉心之间。

    七八天机派长老高手的剑,洞穿李秋水的身体,七八只手掌,夹带气劲,打在她胸口、小腹、头上……

    卓一航缓缓伸直右臂,张开的手掌,平放面前。他的目光,仍旧一如当初,忧郁,却偏偏挂着微笑。“走吧,一起。”

    风,阵阵吹动练霓裳一头的白发……曾经的曾经,无数的过去,那些误会,那些遗憾,她早已心知肚明……恨极了世间男人的负情,本就是因为她爱极了男人的痴心。负情让痴心变成了丑陋的欺骗,而误会,让丑陋的欺骗,又变成了美丽的痴情……

    “跟这样的我?”

    “在我眼里,你从来没有改变。”卓一航,凝视着面前,白发下,那张熟悉的容颜……“离开江湖,隐居雪山。你喜欢雪,我陪你看。”

    白发魔女背后,一群弟子,冷冷注视着卓一航,她们不屑一顾。相信面前的师父,一定会杀了他。所以,当白发魔女伸出手,让卓一航牵着,两人一并,飞走的时候。

    她们,错愕之极,难以置信……一种被欺骗的愤怒和可怜,油然而生……她们相信白发魔女,也一样痛恨男人,一直跟随练霓裳修行,绝情绝性。可是,她们被抛弃了……

    她们怎么办?

    “走!去灵鹫宫,找大师姐风华冰心!”

    风华冰心……她们中跟随白发魔女修行已久的,都记得这个名字,记得这个人。戏尽天下男人心,杀尽天下负情人。昔日白发魔女指定的魔宫继承人,素来让白发魔女宫的弟子们仰望、尊敬的存在……

    白发魔女宫,也撤离了天机山……

    京城,街道上,追上马车的吕四娘一闪,连人带剑,穿过马车车厢……雍正的头颅,滚动着,从车厢被撞开的门,滚落街道一角……

    天机大殿存放秘籍的地方,洗心革面岳不群将无数秘籍书册翻的乱七八糟,始终没有找到,他想要的葵花宝典!激怒不甘之下,岳不群抓了个天机派长老,残忍的一剑剑削去那人身上的肉……

    “说!葵花宝典在哪里?”

    “没、没有啊!天机派没有葵花宝典啊,从来都没有啊……”

    接连削了三十多剑,那人回答的话,一模一样。岳不群尽管不愿意,却也明白,他很可能被人骗了。“说,乾坤大挪移的秘籍在哪里?”

    “在掌门手上!乾坤大挪移非绝世之才不能修炼,从来不放在这里,一直在掌门人手上……”

    激恼的岳不群,一剑洞穿那天机派长老的咽喉,一路退出了天机仙山……

    重生点。

    一袭红衫的不存,突然出现在黑子身边。

    半空,小剑语气冷漠的望着剑如颜。“今非昔比,好,江湖有多了一个真女子。”

    剑神剑气,瞬间衍生万数,攻防一体。剑如颜的剑劲在万数剑气面前,竟然没有便宜可占。理性属性极高的小剑,轻易能够看破对手气劲运转的动向,招式的破绽,后续剑招衔接等等。凭借剑神剑气,操纵些许预先攻击对手拟定的诸多后招,剑如颜那凶猛不停的攻势,在小剑面前竟然丧失了所向披靡的威风霸气。

    “别于剑神、剑魔,修出剑霸者,江湖唯你剑如颜一人而已。”(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