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网游小说 > 高手寂寞2 > 第二十九章 天意

第二十九章 天意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大煞风景。”男叹了口气,看见那几个仍然不知道知难而退的武当神派弟又站了起来,还要进洞,不禁微微皱眉。“你们不是对手,何必徒然送死?”

    这句话不仅没有劝退那几个人,相反,还惹的他们一阵哄笑。为首那个,呸了一口。“我呸,装个屁!装什么文绉绉的穷酸书生?几级神决老几个月就练起来了,谁在乎!我看你整个傻货——宰了你,几个妞随便玩,肯定还有钱,傻不干!”

    男无奈叹气。

    如今江湖,许许多多一步登天的江湖中人根本不懂得珍惜难得的起点,根本不把直接修炼神决武功当成是改变未来的良机,而是肆意挥霍,糟蹋这种时代变迁带来的机遇。

    他们不怕死,不怕重生,用神决武功无恶不作,不怕对手。因为用的都是神决,自信一定能够杀得死人。因为这些,是神决诞生前,他们做梦也想做、却根本没有能力做的事情。

    “啰嗦。”剑如颜抓起地上的剑,一闪,出现在洞口那群武当神派弟面前。

    “哟呵,还会武功啊!这婊带劲——”那几个江湖中人根本没有惧怕之态。

    澎湃的剑气,一闪射出!剑劲力量,一击将洞口一群人全部震成粉碎……

    剑如颜一闪回到桌前原本端坐的位置,神情淡漠的自顾喝酒。群芳妒悠然轻叹。“这雨是躲不了了,收拾收拾。走吧。”

    “为什么哩?”紫衫看架上还没烤熟的肉,想吃完了再说。

    “一群杂碎而已。”剑如颜不屑一顾。

    群芳妒不再说什么,自顾笑吟吟的拿出镜,照了照头发,又收起,端酒劝依韵喝。

    约莫一个时辰,那群重生的武当神派弟。入了天机,在附近城市的天机武馆拜了师,施展轻功赶了回来。发现洞口的装备兵器已经没了。几个人也不太在乎,本来他们的装备就是不值钱东西。

    “婊,大爷我又回来了!”

    剑气飞闪。将洞口的几个人轰成粉碎……剑如颜无言以对,这明白群芳妒说走的原因。这样的江湖时代,扰人的混蛋遍地都是。武功高也无法威吓他们,打不过,他们就变成苍蝇不停骚扰你!

    紫衫将真空袋变化成一张大口袋,欣然笑着招手赤风马和紫霄马。“乖,进来,免得你们淋雨哩。”

    紫霄马无精打采的走进真空袋,赤风马望了眼紫衫后,定定注视着依韵。显然只听他的命令,见依韵点了头,赤风马飞奔跑进真空袋里头。

    依韵默然无语的看着真空袋变成耳环,戴在紫衫耳朵上。三界开启前,紫衫有五个真空袋。这么多年后,变成了十八个……依韵相信,还会继续增加,甚至怀疑真空袋里面有没有装着一栋房……

    “有缘再见!”男拱手作礼。那女忙不迭的道“对了,我叫……”还没说完,就被男捏了把脸。立即疼的不说话了……两个人,走出洞外,女抱怨的声音犹自远远出来。“干嘛呢哥哥!好不容易遇到,为什么不让我说名字呀!”

    “他们不愿通名,你通名不是逼他们说个假名?大煞风景!”

    “倒是个趣人哩!”紫衫说着,扶起依韵,收拾了东西,一行四人在雨中疾飞赶路几十里后,落在山中湖泊边。

    在依韵三人无语的注视下,一个变大的真空袋口,显出一座紫晶打造的房……

    “好哩!江湖处处都有家咧!”紫衫嘻嘻笑着打开房门……

    大雨倾盆。

    天煞坛,反联盟的派众都在厮杀,霸天却躲在房里。

    房里的床榻上,睡躺着一个抚媚迷人的女人,她意犹未尽的抚摸着霸天坚实的胸膛。这个女人,在天机中颇有地位,是天机老一代的长老,三界开启前就已经加入天机,成为百晓生的心腹。

    曾经,她痴情于百晓生二十年。却终也没有得到期望的回应,终于心如死灰后,辗转与七八个爱慕她的男人相恋,或长或短,终因为各种理由结束了那些感情。

    已经有很多年,她不再想感情的事情。她的江湖路,似乎只剩下天机派尊崇的地位和权利。

    就在这种时候,健壮的霸天,目光深邃的霸天,出现在她面前……也许是注定的缘分,也许是别的,总之,第一眼相见,她就为霸天蠢蠢欲动……一切那么顺理成章。

    她抚摸着霸天坚实的胸膛。“天,外面乱的很,你可不要逞强斗狠。就呆在这里,没有人会说。外面的战斗不需要你去拼命,那是门派低级弟的事情。”

    霸天沉默不语,了解女人的他很清楚身边的这个女人,喜欢的是什么样的男人,从容,自信,沉默。霸天目光沉静的注视着她,一只手,缓缓在她身上游走……

    这样的情景,这样的女人,他其实早已经看惯,看倦,看厌……他总告诉魔欲门的人,用魔欲经俘虏美丽的女人是何等意的事情。但其实,他很清楚,只有得不到的东西,会无限美好。

    频繁的与女人赤身相对,缠绵交欢……犹如再好吃的东西每天不停吃,也会厌倦。女人的**对他而言,也是如此,他早已经不觉得激动,只有在践踏对方的自尊时,能找到一些满足的感。

    而现在,还没有到他能够狠狠践踏这个女人自尊的时候。

    “天,我听说,你跟丽长老来往的很多……”

    来了。霸天预料中,也面对过无数次的类似问题,又来了。他忍耐着厌烦的情绪,从容镇定。“如果你想问,她是否也像你一样躺在我身边,那么,我可以走了。”霸天看也不看她一眼,自顾从容的穿上衣裳,那女人犹豫片刻,上前,从后面一把抱住他。

    “天,我只是跟丽长老有些间隙,不太高兴你跟她走的近。”

    “我喜欢你,但是,我不喜欢被女人支配。”霸天自顾系着衣带,那女人一把抓住他的手腕。“我怎么会这么做呢?看你,脾气真大——不过男人嘛,就应该霸气。是我不对,你不要生气了,行吗?”女人说着,轻轻的吻着霸天的脖,他的脸……

    霸天见好就收,顺着女人的意思,躺回了温暖的软塌上。

    窗外的雨一直在下,他突然又想起,他第一个深爱过的女人,至今他也不知道,是否仍旧爱着她。但他很清楚,很多时候,他对女人产生厌倦的感觉时,总会想起,曾经跟指间沙婚缠绵时的那些情景……

    一个他一直不愿意承认,越来越不得不承认的念头,这些年来,一直在他脑海中浮现——没有爱的性,果然没有高度;如同没有性的爱,没有深度。

    这是多么荒谬的念头……魔欲经,后竟然让他开始不得不承认,这样的结论?

    窗外的雨,一直在下。

    天盟山。

    大雨为群山蒙上模糊的帘。

    天盟的长老,被请进指间沙的居处。

    此时此刻的天盟,日落西山,每一个没有离开,还在坚持的人,都唏嘘感叹。每一个没有离开的人,也都彼此欣赏,钦佩着对方。这样的江湖大势下,无论为了什么,仍旧坚守在天盟中,不容易。

    尤其是没有离开的女性高手,被天盟的众多人暗暗钦佩。昔日天盟中的风云人物,引领派高手无数的丹仙,第一个、而且彻底的背叛了天盟。反倒是一贯沉静的指间沙,至今没有离开。

    指间沙的居处十分简单,没有任何值得人在意的奢华摆设,她本人也从不佩戴饰物,总是那么沉静,简单,偏偏出身古墓的关系,这种简单不仅不让人觉得苍白朴素,反而让人觉得,有一种不食人间烟火的超凡脱俗。

    “是这样,我们昨日喝酒时,谈起眼前的局势,觉得应该由一个可靠的人带领,加入灵鹫宫,设法从内部分化,培植一批将来可能成为天盟的力量。大家思来想去,都认为沙长老合适!”

    指间沙语气冷淡,对面前那人诚恳的表情视若无睹。“我的一身武功拜天盟所赐,不离开天盟理所当然。但我已经没有争斗江湖的雄心,无能为力,长老请回吧。”

    那长老丝毫不气馁,郑重磕头,跪求。“我们知道沙长老一直在修炼清心寡欲,对江湖争斗没有兴趣。可是现在天盟振兴必须做些什么。丹仙带领无数派女高手投奔灵鹫宫,灵鹫宫以武功为诱饵,迫使门众不得不战斗,杀来杀去,多少人的武功能提升?时间久了,一定有很多人清醒,如果没有一个声望、武功都能服众的人成为中心,就不能把这些人聚集在一起!”

    指间沙拿这人没有办法,他们都是长老,却对她跪拜恳求,为的不是私事而是公事,这样的低姿态,让她难以开口拒绝。

    系统公告:灵鹫宫一门邪魔,搅乱江湖。天机神派背弃天庭,小人嘴脸。九天玄女为之震怒,持天庭讨伐令,命移花神宫宫主邀月大仙,讨伐两派,以安江湖,重振天庭声威。即刻起,凡杀死灵鹫宫,天机神派,都计功德。移花宫弟大出江湖,专杀灵鹫宫、天机两派派众,邀月大仙,神功盖世,没过一日,移花宫弟实力增强一分。

    正恳求着指间沙的那长老,神情激动的望着她,手指门外虚空。“沙长老!你看,你看!这是天意,天意啊!天助天盟,命运要你为天盟重振声威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