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网游小说 > 高手寂寞2 > 第二十五章 刹那、颤动

第二十五章 刹那、颤动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紫霄神情异常严肃,带着不顾一切的决心,毫不回避零儿的目光,她没有等到意料中的斥责。

    零儿的神情还是那般,冷冷冰冰,不恼不怒的模样,雪般的颜上,挂起一抹嘲笑。“关了自己几天,就悟出这样的决心?”

    “我、师父!我是认真的!”紫霄神情严肃,一丝不苟的重复强调,却只换来零儿淡淡然一句。“这傻丫头是不到黄河不死心。”

    “呵呵呵呵……谁弱,帮谁?”喜儿轻轻抚摸着紫霄的头,她仍旧一动不动,一无所惧的大声回答道“没错!江湖就应该是锄强扶弱!都是我心里最重要的人,所以谁弱我就帮谁!”

    “呵呵呵呵……去,不必叛派,武功照学,门规、不守。”

    “喜儿——”乐儿愤愤抱怨。“你怎么由这傻瓜胡来!让我揍她一顿,保证把她打醒!”

    紫霄被吓得不由自主的浑身微微一哆嗦,却又立即咬紧牙关,强自镇定。

    “呵呵呵呵……紫霄,去,寻找、你的江湖。”

    “谢谢宫主!”紫霄磕头拜谢,面对零儿的时候,一声道别的话还没出口,突然想起,零儿带着她学习实战经验的情景……

    泰山上,色彩斑斓的巨兽凶猛的飞袭她,零儿一次次用双刀横档面前,用内劲承受巨兽的正面撞击,迫退凶兽时,嘴角在撞击中已溢出越来越多的内伤鲜血,却只是语气冰冷的指点紫霄“怪物的身体构造决定它擅长利用的攻击方式。每一次交手必须在瞬间拟定应对它所有可能发动的攻击办法……不许用紫霄炎!学不会战斗光靠火乱烧你永远是高手剑下的木桩……”

    那场实战学习结束后,零儿在泰山上盘膝打坐了六个时辰,经脉的伤势才复原如初……

    “师父,你可以杀了它呀,我们再找一只就是了……”紫霄又愧疚又感动又心疼,如果不是她太笨,零儿不必为她抵挡那么久的凶兽攻击。

    “师父哪有那么好当。没压力你永远没有真正的进步。”

    ……

    紫霄时常觉得,自从他拜到零儿座下,就像一个煞星。一直在害零儿操心,受伤……此刻突然要走,本来的决心突然不知跑哪去了。喉头哽咽着,竟然就忍不住想哭……

    “你还走不走。”零儿看着紫霄泪光打转的眼睛,轻叹了口气,拎着她衣领,丢小猫的似的甩手将紫霄扔出崖外……

    “师父——我会想你的!我会想你的……”悬崖下,传出紫霄带着哭腔的喊声……

    零儿暗暗叹气,知道紫霄这个她看重的徒弟,未来的还有许多辛酸需要经历。

    花妖如期而至,不等喜儿说话,便自觉的在练功房门口等着。

    “她会不会把喜儿迷惑了呀?”月儿看着两人进去练功房。磕着瓜子,蹦出一句欠揍的话。乐儿的拳头,也很干脆的抽在月儿肚子上。“你是不是很喜欢被我揍!”

    月儿泪眼汪汪,痛的说不出话来……

    断魂崖下。

    漆黑的地底深洞,不时。有灰尘在大地的变化中被挤压落下,簌簌之声,在寂静中异常清晰分明……

    紫衫扶着依韵的双手,滑过自己的脸庞,肩膀,停落在高耸的胸前。微微扭动的腰肢。突然,下压……她紧紧咬着牙关,皱着眉头,这种陌生的滋味,让她难以自抑止的情绪几欲失控癫狂……

    “自修中断了。”感受与紫衫差不了多少的依韵,死死维持着理智,压制着陌生的真实**接触带来的疯狂情绪冲击,胸膛却犹自起伏不定。

    “嗯……”紫衫轻轻答应着,趴在依韵身上,深深的大口吸气,平复身心涌动的欲念。

    许久,许久……蔓延的**渐渐消退,被理智压回了不知名的角落深处。“依韵……嘻嘻,我一定要创出门不影响自修的功法……”紫衫深吸两口气,缓缓起身时,突然感觉到土壤中,有一阵异常的能量波动在迅速接近过来。她连忙穿上衣袍,又替依韵收拾妥当。

    片刻,一团熟悉的灵魂波动,出现在两人意识足以捕捉的范围。

    “噫?不是白菲哩……”紫衫欣然笑着,望着头顶上的漆黑的土壤里,运用遁地术飞快下来的熟悉灵魂波动。

    断魂崖下。

    白菲骤然自土中飞闪而出,无奈的冲剑如颜摇了摇头。“无能为力了,我不擅长遁地法术,最多只能入地五万长。”

    “吞噬之焰阵法已破,他们会自己想办法出来,这几天,多谢。”剑如颜抱拳作礼,白菲松了口气,笑颜逐开。“平安就好,否则孔宣知道了,一定怪我,既然这样,那我就告辞了。”

    白菲说罢,化作一道白光,疾飞南方白蛇仙山回去……

    剑如颜飞走回去的时候,看见远空一道疾光,疾飞断魂山方向。她也没有多意,江湖中遇到飞走来往的高手,不是什么奇事,尤其是在如今满江湖都是神级高手的情况下。

    “娘娘,您看,有没有好办法呢?”

    京城皇宫,寝宫。

    群芳妒将掌门之位传给剑如颜后,独自来了这里,寻葵花皇后思谋办法。

    侍女们,摇动着扇子,两旁送风,屋子里,飘散着茶香。

    葵花皇后一身黄锦凤袍,雍容华贵,宁静端庄。“此物拿去,可破吞噬之焰。”

    群芳妒接过,见那珠子模样如夜明珠,却蕴含着惊人的法力,她端详半晌,惊异轻叹。“夜照神珠,可破万般五行诸法,该早些来寻娘娘的。”

    见群芳妒起身盈盈作福,就要离去,葵花皇后淡淡然道“东方不败已得真爱,鸳鸯双飞黑木崖上,无事,不要去扰。”

    “左右我也不想理她,娘娘发了话,决计不去扰她就是了,但她若又来惹我,可怪不得群芳妒让她难看。”

    葵花皇后微微点头,群芳妒拿了夜照神珠,闪身离去……

    离开京城飞走一日一夜,突然听说,吞噬之焰已经被破了。“好生无趣,还以为此番能叫紫衫难堪的呢,竟然劳而无功……”

    断魂崖下。

    剑如颜飞走不久,一条身影飞落崖下,寻觅片刻,就找到了地面的痕迹,判断出依韵和紫衫沉没的方位。

    “大师姐!”

    笑仙子施展遁地之术、缩地成寸,飞快沉入地低深处。自从她知道依韵和紫衫中了设计的事情后,立即飞返逍遥山,取了几件法宝,虽然没有太大的把握,也决定要亲自试上一试。

    没想到进入地底洞穴里时,发现吞噬之焰的阵法已经消失了。

    紫衫浑身亮着朦胧的白光,立在躺着的依韵身边,欣然笑着看着她飞身落下。

    “大师姐竟然把吞噬之焰破了?”笑仙子难以置信,实在服了紫衫的本事……

    “嘻嘻,运气咧!笑笑要来救我哩?”

    “是白跑一趟了。”笑仙子晒然失笑,打量了地上的依韵一眼,暗暗奇怪他怎么还那么躺着……

    紫衫已经从刚才的短暂接触中平静下来,但依韵还没有,为了避免将来被魔欲经的催情作用影响,他沉浸意境,在努力的让自己彻底的、遗忘刚才的**冲击感受……

    对抗魔欲经,对他而言有两种办法,一种是以忘我意境的能力,在战斗时忘却生理情绪,本无**,本不知**,何惧催情?另一种是通过意境修为比霸天更高的优势,强行抵抗魔欲经的催情作用。

    相较于第二种,第一种是更好的办法。那就像个身无分文的流浪汉,绝对不怕被人偷钱,身本无钱,何惧贼窃?

    紫衫动情,他经脉内气不能提聚,不能像过去那样控制**的滋生,本来以为能够维持自修不中断,没想到,真实的**接触竟然不是那么好控制。好在紫衫一如过去,知道他自修中断了,不再继续。

    这番浅尝轧止,让依韵更深切的体会到,人之**的厉害,的的确确,一旦稍有松懈,就会沉迷进去……

    “来的正好哩!我内法消耗没了咧。”紫衫说着,扶抱起依韵,笑仙子见状,从另一边帮忙架起他。施展遁地术,带着他们,一闪飞入土中。

    紫霄剑派,结盟天盟。

    总坛交换后,紫霄山迁移门派仙山位置,移到了天煞坛旁。与大理城外,伤心断肠带领的天机紫霄剑派遥遥相望。

    天机紫霄山大殿顶上,伤心断肠沉思半日,果断做出决定,花费门派资金百二十亿,迁移了天机紫霄剑派至京城东百里位置,同时更改了名字——剑宗。

    伤心断肠用一番激情热血的言语,压下了派众弟子的猜疑、微词。

    “江湖中人都只记得正义传说的紫霄剑派!但是本门才是正宗,可是,江湖中人不承认!反而称本门为天机紫霄剑派——如此奇耻大辱,本门能够忍受吗?应该忍受吗?你们就不愤怒吗——我愤怒!本门弟子,不弱于人——今日起,本门以剑宗自居!天下剑派,唯本门为宗!剑宗新址,京城之前,如此才能显现本门之威!剑宗上下,奋起自强——总有一日,让江湖中人知道,本派才是江湖剑法之宗!”

    伤心断肠一口气说完,喝了口茶水润喉。他身边的妻子蓝小营,狐疑的盯着他。“就为这改名移派花费一百二十亿?”

    “依韵去了天煞坛,我不走,不是被天机拿我们剑宗当前线炮灰!我伤心断肠可不想当第二个魔欲门……”(未完待续)R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