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网游小说 > 高手寂寞2 > 第二十三章 强者姿态

第二十三章 强者姿态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大地,越来越近。

    紫衫却一点都不害怕,她轻轻闭着眼睛,用脸在依韵的脖子上,轻轻的蹭着……

    坠地的力量,产生的强大震力,顷刻间,全被依韵凭借后背,凭借内功,硬生承受!

    轰然坠地的震动中,依韵口吐鲜血,体内经脉在震动中被创伤,一时之间,也不知道断了多少根,也不知道伤了哪些地方……

    坠地的力量,骤然引动崖底原本设置的阵法。

    依壁环绕的崖底,一圈大地轰然崩塌中,被涌动的红色火焰顷刻吞没……森罗万象的作用下,相拥着的依韵和紫衫坠入火焰之中,顷刻间,被下沉的吸力带着飞快的下沉、下沉……

    深紫色的紫霄炎,燃烧了他们全身,抵御着吞噬之焰的伤害。紫霄炎是特殊功法,可以通过精力支撑催动,也可以通过内力。但是,总有尽头……

    “吞噬之焰,不死不休……依韵,如果你知道百晓生有森罗万象,还会不会来救我?”紫衫的声音,温柔似水……

    “不会。”

    “……依韵!你好讨厌咧!总是破坏气氛——”紫衫撅嘴,片刻,又埋首在依韵怀里……“依韵,我好困哩。”

    “睡吧。”

    “不,我们快死了……”

    依韵默然无语,习惯了紫衫的搞怪。吞噬之焰固然厉害,但凭他们两个人的内力,交替燃烧紫霄炎自救。一时半刻不可能会被烧死。只是,遗失法宝中记载,催动吞噬之焰阵的法宝具备犹如森罗万象般的力量,落入者会被巨大的力量吸附到中心,直到被烧的魂飞魄散为止。而法阵的中心则会一直朝地低深处下沉……

    “依韵,你怎么了?”紫衫发觉紫霄炎突然熄灭,急忙催动紫霄炎。接替。依韵神情古怪……“你记得,孤独的埋葬之地吗?”

    断魂崖底。

    灵鹫宫,天机派看见火焰的长河缓缓下沉后。各自飞走……

    群芳妒,剑如颜,妖瞳。茗四人顺着火焰之河,找寻依韵坠落下来的具体方位……“这里。”妖瞳手指火焰河边一地被火焰烧熔的地面痕迹。

    阳耀颜玉,骤然挥动,蹦狂的剑气,飞射入火焰之河。犹如火浪般的巨浪,骤然飞起千丈之高——被剑气激飞两旁的火焰巨浪中间,显出深深的真空地带……

    没有。

    千丈深度内,不见依韵身影……火焰的长河,高度骤然下降,融化的大地。覆盖住了上面。

    “依韵说他下沉已经超过万丈……”三双眼睛,齐齐落在剑如颜脸上,却只见她缓缓摇头。万丈深度,她也无能为力。妖瞳无法可想,追问群芳妒。吞噬之焰的厉害。

    这才知道,与寒冰地狱刀那些一样,吞噬之焰也是神级一流至宝,一旦阵法启动,吞噬了生灵,在催动着的作用下。法宝会飞快朝地低深处下沉,直到陷入阵法的生灵彻底死亡,阵法才会消失,法宝才会飞回施法者手中。

    “能沉多深?”

    “也许几十万里,也许更多,反正拿来大地之锥也救不了。”

    四人一时沉默,心里都清楚,百晓生如此,分明是要以此要挟紫霄剑派,欲救依韵,就拿总坛去换……

    孤独的埋葬之地……

    三界开启前,依韵在那里呆了很多年……那时候,他受了特殊的伤,是喜儿蓄意让他受的伤。身体致命的经脉全都没有重伤,但是,所有能够提功的经脉,全都断裂。人不会死,也能自修武功,就是一身武功完全无法使用,力气甚至比一个不练功的NPC还不如。

    “吃药,有很多丹药的哩!”紫衫翻找真空袋,搜肠刮肚的想着,有哪些丹药能够治疗经脉的伤……许久,许久她都没有想到……

    是的,她跟依韵一样清楚,这样的伤,药物治疗不了,除非用替身娃娃重生。可是,替身娃娃重生后,依韵的忘我杀境还在,杀意熟练度却会归空。

    “不练杀道了,好吗?”紫衫轻轻蹭着依韵脸庞,似哀求,又似撒娇商量。回答她的,仍旧是依韵沉默的摇头。

    “我依韵,绝不回头。”

    两百多年了,依韵昔日的话,仍旧不改。紫衫无言的抱着他,不再说无谓劝阻的话……如果依韵不是这样的人,今天她紫衫又怎么会还在这里;既然他是这样的人,又怎么会突然回头?

    “嘻嘻……正义传说痴情不悔,亲赴绝地救夫人,不屈死于小人手,自坠崖,紫霄义马同主心,拼命相护全主情,鸳鸯双双坠崖下,千古佳话……”紫衫笑着,说的正高兴,却被依韵淡淡然打断。“江湖录不会这么写。”

    “咦?是哩……真讨厌咧,这么美的故事上不了江湖录啦……”

    “内力不够时,吸我的。”

    熊熊的烈火,包围着紫霄炎保护着的两条身影,死亡的绝境中,他们却没有惊慌失措,紫衫依旧如过去那样,总能想些稀奇古怪的话说……

    断魂崖最近的城市,是吴城。

    城中的复活点。

    站满了一群天机长老。

    死亡重生出现的刹那,足够守株待兔的人发起致命袭击。

    一群黑装,腰悬窄剑、窄刀的人,在血刃带领下,突然出现。

    天机众长老神情凝重。

    “天盟天刃队……你们来做什么?难道天盟刚加入联盟,又要背叛吗?”

    血刃神情冷冰,单手按剑。“天刃从来不属于天盟,而是白色黄昏的刀剑。我们不管天盟的立场,只奉白色黄昏的命令行事。你们是让,还是要战?”

    一把把,雪亮的寒刃,整齐而迅快的出鞘。

    天机众长老不敢轻启战端,尽管眼前天刃队只有区区几十人,可是,天刃队的战斗力却足以让他们顾忌。

    就在这时,加和厉带领的一品堂高手,四面八方飞落在重生点周围的房屋顶上,每一个人,都用冰冷的目光,紧紧盯着重生点的天机众长老。

    “哼!撤——”带队的天机长老得到指令,率众而去。

    天刃队迅速占据重生点,还有几个人,保护着一个女子,飘然而至。

    这女子,不是别人,正是在天庭侍候旖旎左右的心腹侍女……

    天机山。

    黄花树下,叶飘零。

    一个女子,信步树下。看着崖边立着的身影,幽幽轻叹。

    “来了吗?”

    “没有。”

    “看来,还没有到绝境。”百晓生悠然摇动扇子,他在黄花树下已经站了两天两夜。

    “掌门,白菲离开了白蛇仙山。”

    “紫霄剑派求救于她,意料之中,凭她之能破不了吞噬之焰,纵然是孔宣,也进不到地低深处。”百晓生自信满满,这些,全在他意料之中。

    “如果……如果紫霄剑派始终不答应拿总坛换正义传说的修为呢?”

    “呵呵……正义传说此人素来不将身外之物当回事,为人自私,岂能把紫霄剑派赖以生存的总坛看的比他自己一身修为还重要?”百晓生悠然自得,丝毫不为紫霄剑派迟迟不至而焦躁。

    天盟山。

    茗被领到小剑修炼的花园。

    不存伴在小剑身旁,请了茗坐下后,不善虚言客套的不存,直言道“吞噬之焰无法可解,如果你是想求小剑出手相救,那就白来了。”

    “不。”茗语气沉静,虽然她如许多人一样,都为依韵的情况担心焦急,但是,跟随依韵多年,经历诸多风浪的她还不致因此乱了方寸。“我奉掌门之命,来谈两派结盟的事情。紫霄剑派跟天盟一样,无意搀和天机和灵鹫宫的斗争,原本碍于江湖形势不能表明中立立场,如今天机卑鄙在先,一心想逼迫紫霄剑派屈服淫威,紫霄剑派以为,此时此刻,不得不公开表明立场。”

    天机江湖录,连日不停的轰炸,抹黑紫衫,抹黑依韵,挑拨紫霄剑派和灵鹫宫的关系。

    灵鹫宫派内,很快因为江湖录,对紫霄剑派产生不满,逐渐在演化成强烈的敌意……

    至高无上的灵鹫宫宫主怎么能是第三者?怎么能为一个男人跟别的女人争风吃醋?怎么能对男人忍声吞气?

    “姐妹们!紫霄剑派真不是好东西,被宫主看上是他正义传说的福气,他紫霄剑派的那点武功等级算什么啊!竟然还敢三心两意,为了紫衫那种浪荡女人对宫主不忠……”

    “真该灭了紫霄剑派!顺便把总坛夺过来,看紫霄剑派那德性,本事没有,全靠我们灵鹫宫的声威护着才能坐拥总坛呢!偏偏他们掌门人还不知好歹,不好好对我们宫主一心一意,真是该死!”

    灵鹫宫的不满,与日俱增……

    紫霄山,青龙坛,来往的灵鹫宫弟子,渐渐,飞扬跋扈的公然辱骂紫霄剑派弟子,挑衅之态,张狂之态,浑然与对待别派无异!

    紫霄剑派弟子都知道紫衫和依韵被伏击的真相大概,自然个个激愤辩解,但很快,他们发现错了。灵鹫宫的弟子不跟他们讲道理,灵鹫宫弟子的不满非常明白。

    紫霄剑派是靠灵鹫宫声威才能坐拥总坛,紫霄剑派的掌门依韵就必须对喜儿忠贞不二,绝不允许三心两意。紫霄剑派更应该学会放低姿态,认错道歉,竟然还有脸争辩?

    开始时,即使明明知道灵鹫宫弟子的态度、言论是受到有心人的挑拨,浇油。但渐渐的,连一品堂的高手也忍无可忍的加入争吵,论战……若非碍于两派过去的禁令,早就打了起来……(未完待续)R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