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网游小说 > 高手寂寞2 > 第二十一章 双杀

第二十一章 双杀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大师兄……”百晓生一时怔怔无语。

    “他们在沿路叫卖装备兵器。”

    “大师兄至今不愿回来,无可奈何……”百晓生悠然长叹,唏嘘不已。

    “师兄,我回去了。”那女子躬身作礼,不愿为大师兄的事情多说什么。

    月如钩,风阵阵,黄花树下,独影望月……

    天机山。

    紫色的赤兔马负着重达七百公斤的大包袱。

    紫衫跨上马背,见紫霄马无精打采,不由拽了拽缰绳。“才多重点东西哩!你就想偷懒?一百多年的仙桃仙丹都白吃了?要是偷懒不跑快点,当心依韵宰了你吃咧!”

    紫霄马一阵激灵,放开四蹄,踏着虚空,闪电般疾风奔出……

    “看你,不吓不卖力哩!”紫衫欣然微笑,悠然自在的坐在马背上,随意打量周围的风景。

    月色朦胧。

    虚空飞驰的紫霄马的毛发,映着一层朦胧月光……

    飘渺峰。

    乐儿收到派内弟子送来的一封书信,说是一个NPC商人受人所托送来的。

    乐儿疑惑拆开,看后,一把握碎了信纸,眉头紧锁……

    沉默,零儿的沉默让乐儿一把揪住她的衣领,几乎贴上她的脸。“你如果不愿意去,只当我看错了人!但是,如果你通风报信,我一定杀了你!”

    零儿冷冷一笑,一把抓住乐儿手腕。缓缓拿开。“你好像忘了风华冰心是何许人,灵鹫宫既然是我心中的白发魔女宫,又怎么可能为了男人而不顾灵鹫宫?”

    “好!我没看错你,机不可失失不再来!这一次,无论如何我都要自作主张——”

    虚空,月色下。

    奔驰如电的紫霄马突然落足在断魂崖顶上,忙不迭的吃着些在月光下亮放着朦胧光芒的草。

    “咦?”紫衫跳下马,摘了一颗月光草。“这里怎么会有月光草咧?”

    月光草。夜晚开放,本来生长在极热的地带,天黑发光,天亮枯萎,具有诸多神效,其味只有少数野兽能够闻到,紫霄马是对月光草气息最敏感的动物之一。远在三百里外都能够嗅到,只要碰到。不吃饱绝不罢休。

    紫衫的手。缓缓松开,手里的那株月光草随风飘起,飞过紫霄马的面前,它竟也如若未见。

    “是你们?”紫杉打量着周围,飞起满天,包围住整座断魂崖顶的灵鹫宫高手,其中多是一代弟子。仅存的魔女两使全在其中。月光草还有一种作用,能够隐藏阵法的能量波动。迟至此刻紫衫才发现埋伏的人,分明这里布有隐藏灵魂的隐魂阵。“霄云喜呢?”

    一条身影。飞闪出现在紫衫面前。

    月光下,白的妖异,让人心生寒意的乐儿,一双眸子流露出黯然的哀伤之色,握紧的拳头,缓缓举起面前,紫红色的内劲能量,覆盖了她身体周遭。“今天,是我乐儿跟你算账!”

    飞闪的剑光,刹那划过!

    紫衫身形一闪而逝,出现在三步之外,残忍温柔连人带剑,从她身前一闪而过。

    “凭你们两个未必杀得了我咧……”真空袋中,骤然飞出一柄通体深紫色的长剑,紫衫一把握住剑柄,北落紫衫剑,缓缓出鞘,浓烈的杀气,弥漫……

    “不巧,还有我。”月光下,两把细窄长刀,闪动着冰雪的白光,飘扬的黑发,渐渐转白,零儿一脸冰冷的肃杀之态。

    晃动的紫红色朦胧身影刹那扑到紫衫面前,黯然**掌刹那化作千万几乎不分先后的迅快连击,攻上紫衫的同时,残忍温柔的剑光犹如划破夜空的红光,刹那在黑夜的崖顶上一闪而逝!

    飞闪的刀光,纵横交错,带着凛冽的刀光,接连飞闪,瞬间横过虚空三十丈——带着一蓬蓬飞溅的鲜血……

    刹那,一个照面。

    紫衫胸口被乐儿一拳炸断了根肋骨,背上被残忍温柔的剑刃带出条半尺伤痕,左腿被零儿的刀光划过,带出一蓬飞溅的鲜血,留下一道深达五寸的伤口,小腹险些被一刀剖腹。

    乐儿甩了甩拳头,戏谑冷笑。“内功果然深厚。”

    残忍温柔低头,看了眼左肩上被洞穿的剑伤,无动于衷的举起剑,只等再一次合击出手。

    零儿双刀微微一震,甩飞了刀身上沾染的鲜血,冷冷转身,面对紫衫。“北落紫霄剑法用的很漂亮。”

    一招之间,三人合击之下,紫衫受伤四处,反击的一剑也没有杀死残忍温柔。这三个人,都有强制穿越、瞬影等武功特效。紫衫如果不用受伤换取反击的机会而是闪避,一招之间必定会被伤的更重。一剑没能杀死残忍温柔,她几乎已经没有了胜算。

    “嘻,你们三个一起上还真是挺厉害的咧!”紫衫的额头亮起武神印记,静静握剑,一动不动的等待着下一个要命的瞬间……

    青龙坛。

    月儿飞身落在依韵居住的花园,一把推开门,迫不及待的惊急道“快去救紫衫!乐儿她们瞒着喜儿在断魂崖伏击紫衫,零儿也去了,我劝不了她们,你赶紧去——”

    依韵身形一闪,穿过大门,闪电般飞奔断魂崖而去,途中,开启传音入密,却发现紫衫竟然没有回应。依韵知道确实不妥,不由加快了飞奔速度。

    生死拼杀之际,传音入密必定让人分神,此时此刻,连紫衫也不敢有丝毫分神。她面对的是三个,瞬间就能要她命的人。

    青龙坛,月儿靠在门框上,神情流露着淡淡的哀伤,静静眺望着月夜远空,喃喃低声的说着什么。声音却微弱的,只有她自己能听到……“我不会忘记你的……”

    北落紫霄,骤然出鞘,紧紧握在依韵掌中。

    断魂崖顶,黑影绰绰。

    依韵暗暗咬牙,旁若无人的径直冲过不多的人群阻拦,一闪,出现在紫衫面前。

    深紫色的北落紫霄。刹那贯穿零儿的胸口——寒霜般的刀光,在依韵身上割开两道深达五寸的伤口,鲜血,溅射在一闪而过的零儿脸上。

    零儿缓缓转身,抬起的手背,擦去脸上的鲜血,放在嘴边。轻轻舔去手背上的血迹。她的目光仍旧冰冷,丝毫不因为依韵的出现而惊讶。

    “依韵!你不该来的……”紫衫的身体。已经被鲜血染红。身上七处骨头被击碎,左手已经无法动弹,十四处刀伤,六处剑伤。她只能勉强站着,一双腿,半步都已经无法迈动。上一次的合击零儿就能杀死她,偏偏没有。

    乐儿的胸口。断了三根肋骨;残忍温柔身上中了六剑,已经丧失了战斗力。正在一旁运功疗伤。

    依韵单手抱着紫衫的腰,触动伤口。紫衫却强忍着疼痛,一声不吭。“走。”

    断魂崖,突然亮起一阵红光!

    依韵和紫衫,突然被脚下的强大力量吸住,骤然的变故,险些让他们连站都不能站稳!

    漫天灵鹫宫高手,纷纷落在崖顶。

    崖顶的山石,一阵晃动,从石头里走出来一行人。

    为首的,是百晓生。他背后,全是依韵认识的熟面孔。

    紫心人、焰情夫妇。“呵呵,依韵兄弟,当年欠你的大礼今天才能还上,迟了些,别见怪。”

    “紫心兄向来出手不凡,今天这么漂亮的‘大礼’想必少不了你出力。”依韵语气淡然的说罢,目光在叶灵,血刀刃,小山,萧浪,天道子,仁等一张张熟悉或陌生的脸上扫过。

    “哎,依韵兄,一别近两百年,再相遇,还是敌人,真让人感慨啊——可惜,你相信喜疯子本来就是大错特错,为了灵鹫宫她可以杀任何人,包括你!”血刀刃缓缓拔出腰间那把,曾经威震江湖的,血红色的血刀门至宝——血刀。他的模样,少了过去的豪气,少了过去在大理时的温柔,取而代之的,是许多老江湖脸上都有的,疲惫和麻木。

    “小云可好?”

    “哈哈哈……多谢关心,她一直跟我在天机,虽然没有过去闹腾了,但是,活泼依旧。”血刀刃哈哈一笑,长刀已然紧握手中。

    小山藏身在人群之后,不愿跟依韵面对说话。当初他曾利用还是新手的依韵,后来知道他变成江湖上的超一流高手后,经常担心会被报复,结果,没有。此时此刻,他虽然来了,既羞于跟这位昔日的师弟见面,也不想恶言相向。左右眼前有他没他,没有区别,不过是来凑个人数。

    小山出道江湖至今,一次都没有重生过,凭的不仅仅是运气。

    天道子和仁,冷冷看着被包围在中央,不可能还有活路的依韵。他们跟依韵之间的恩怨,已经无需再说什么,除了你死我活,没有别的。

    萧浪一脸道貌岸然的正色姿态。“依韵你一生作恶无数,杀人无数,害人无数,昔日武当派屠龙刀阴谋害了多少武当派弟子!除魔卫道魔神门害江湖多少无辜丧生,今天的结果,实属咎由自取,恶有恶报!”

    对萧浪,依韵不屑一顾,甚至一个字也懒得跟这个伪君子说。

    紫衫心中,升起一股挫败的情绪……她从乐儿她们现身,就猜到,这不仅是针对她的伏击。可是,她没有想到,天机竟然会得到至宝森罗万象,那本是传闻已经被毁灭了的法宝。也是天地至宝中,唯一能克死依韵和霄云喜的法宝……

    百晓生静静注视着紫衫,轻轻叹气。“智者有了爱,从一开始,就输了一子。”他说罢,静静注视着依韵,没有说话,目光也没有移开分毫……

    瞬影,瞬剑,强制穿越,轻功,没有一样能够使用。失去这些,别说本来就还有零儿、乐儿和残忍温柔三个人。即使没有她们,他也不可能战胜这么多的高手。

    “生于忧患死于安乐,我依韵今日无话可说。”依韵的手,骤然发力,将重伤的紫衫,推了出去,手里的剑柄上,精致的紫色衣裳,依旧挂着……

    “依韵——”紫衫试图迈步,却只能重重摔在地上,只凭右手,奋力的带着身体朝前爬,却在森罗万象的强大吸力作用下,爬的缓慢而艰难。她眸子里含满泪水,一声声的呼喊。“依韵,我陪你,我陪你!你答应过不会丢下我!依韵——”

    依韵握着剑,一步步,艰难的迈步,后退。乐儿挥手,堵在他身后的那些灵鹫宫高手,纷纷艰难挪步,让开条道路。

    一双双眼睛,都静静的看着一步步后退着的,神情淡然的身影。

    天机中,有人试图追赶,却还没追出几步,零儿已经挡在了中间。

    她的手,按在依韵胸口,眸子里的冰霜,片刻融化,一如大理城外时那样,含着浅浅的微笑,语气轻柔的,犹如是对情人低低的呓语。“依韵,你永远是我记在心里,唯一欣赏的男人……”

    依韵淡然一笑。“谢谢。”

    掌上,劲力骤然发动,推动依韵的身体,横飞出了断魂崖外……

    百晓生轻轻闭上眼睛,叹了口气。

    每一个江湖中人,不断的修炼,印证成就的那一刻,都一定是,战胜江湖上本已成名的高手。那一刻,既充满了成就感,也充满了凄凉残酷的美。江湖中,永远不陨落的高手屈指可数,终于在有一天倒下的风云人物,却多的难以计数……

    “紫衫,如果你愿意回来天机,仍然是副掌门,我百晓生会不惜一切代价,救你离开险地。”

    乐儿刚欲发作,就被零儿一把按住了肩头。

    “我犯了一个错误哩……小看了你咧!”紫衫仍旧欣然笑着,尽管眼里的泪水,还在源源不绝的涌出……“嘘——”

    紫霄马,骤然飞奔过来,在重压之下,不顾一切的摆尾,后脚,竭尽全力的踹在紫衫腰上……

    冲击的力量,带着紫衫,横空飞过灵鹫宫众刚才让开的路,带着她,飞出崖外……

    紫霄马的前脚,在重力作用下,骤然折断,断裂的森森白骨,刺穿了血肉,露了出来。可是它却没有发出一声痛苦的悲鸣,倔强而坚强的,静静趴卧在地上,两条后腿,极尽努力的试图踢动身体移动,却一次次在重力的吸引下,徒劳无功的带着泥土,滑到半空……

    “难得……”零儿不顾紫霄马的愤怒拒绝,替它接骨,固定,上药。

    百晓生百感交集,闭目,轻叹,摇头……

    “活要见人死要见尸!”乐儿语气冰冷的催促。

    “稍安勿躁,断魂崖下,三千丈高,此刻还不能停止森罗万象之效。纵然他们坠下不死,也会落入吞噬之焰法阵,必死无疑。我百某既然跟诸位约定合作,岂能百密一疏?”

    百晓生悠然摇动折扇,信心十足……第三更,加更加字数章节,补盟主刀_痕的章节。(未完待续)R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