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网游小说 > 高手寂寞2 > 第十二章 初血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带他来吧。”剑如颜语气淡漠,说罢,自顾继续琢磨在紫霄剑派学得的诸多神级武功,试图从中找寻进一步融汇强化武功的路。

    片刻,面如白玉,姿态翩翩的剑如玉在侍从引领下进了屋子。他深深凝视着桌前端坐的剑如颜,许久,没有言语。

    “坐。”剑如颜语气淡漠。屋里的侍女斟了杯茶,径自告退出去。

    剑如玉拂袍落座。“恭喜师姐终于战胜了守护灵,得到阳耀颜玉。”

    “也没什么。”

    剑如玉看着面前,一点都没有变的剑如颜,颜如玉般的面孔,心里头,以为早就遗忘的那些感情,在胸膛越来越激烈的涌动……“师姐出关,竟然没有通知一声。我在天机任长老多年,一直遵守承诺没有透露师姐的事情,想不到,竟然要看了江湖录才知道师姐已经出关……”

    “当初我说过,你我从此分道扬镳。”剑如颜语气漠然,说出这句话时,神情仍旧不见任何变化。

    剑如玉一窒,说不出话……当初的事情,他一直心中有愧。在南海派的时候,如果不是剑如颜,绝没有后来的他,更没有今天的他。正因为感激、倾慕,在孤岛的时候才会失心疯的做出那样的颠狂举动……

    离开孤岛后,他一直心中自责愧疚,直到随着时间流逝,渐渐,遗忘了剑如颜的模样,却一直遵守着昔日的承诺。他一直没有怪过剑如颜,尽管他一直不愿意接受那样的答案。但如今。他却满腔怒火……

    “这次来,是受百晓生所托。他一直非常钦佩师姐的剑法,这么多年来,一直派人在南海找寻师姐的踪迹。师姐对江湖的情况还不太了解,不知道紫霄剑派如今的情况,也不知道正义传说早已变成江湖中人人喊杀的大魔头,更不知道他是何等虚伪乱情。”

    “我对天机没兴趣。也不需要知道这些。你很清楚,我一直追求最高的剑道,不可能会选择一个不懂剑的门派作为栖身之地。”

    剑如玉压抑的怒火。熊熊燃烧,越来越烈。“是吗?可我记得师姐还说过,从来不追求爱情那种无聊虚幻的东西。对我也只是对弟弟的感情,现在呢?人是会变的,师姐不也变了吗?”

    这不是一个说客使者该说的话,事实上,也根本只是剑如玉想说的话。

    “那就等我什么时候变了,对天机感兴趣的时候再找你。”剑如颜自顾喝茶,情绪不见丝毫波动。

    剑如玉怒起。“今天开始,我再也不会为过去的事情心怀愧疚!只后悔当初还把你当圣人,哼……你也不过是个贱货!”剑如玉怒气腾腾的摔门而出,楼梯都懒得下。一跃跳出栏杆外,又气又怒又失望透顶的飞奔离开了青龙坛……

    剑如颜无动于衷的自顾喝完一杯茶,叫来NPC侍女,吩咐收拾她的东西,带回属于她的居处。

    总坛顶上。依韵依旧如常在舞剑,剑如玉飞走的身影,从他眼皮底下,越去越远……他知道,剑如颜想了结的前尘往事和预料到的烦扰,已经划上了句号。

    江湖多纷争的苗头。从接连发生的多起灵鹫宫、紫霄剑派弟子遭遇袭击已经可以看出端倪。

    小剑曾对依韵说过,真正的残酷之血,他还不认识。依韵毫不怀疑小剑的判断,作为经历过浑沌纪元初开时代的小剑,对江湖的认识一定比他更深刻。壬午的背叛,让依韵隐约有所推想,他所没有经历过的残酷,有哪些。

    也许,如今江湖复杂多变的武学形态,就如同浑沌纪元初开时,江湖中人都在探索未知那样,让人迷茫,故而多变……

    各派高手都因为除魔卫道任务的战斗,因为江湖录正式丢出吸魂特效的消息而忙于追寻,探索新的武学体系形态。依韵也同样在不断的融会,找寻更新的路途。

    太明确的未来他无法断言,但他可以肯定一件事情。新武学一个阶段、一个阶段提升的模式,被实际属性使用值所限制修炼更强武学的模式,一定会被打破。因为以属性加成的武学模式本没有这种限制,吸魂、噬魂都如同让人拥有一击必杀的能力,新武学招式的杀伤力再强大,也达不到这样的效果。

    江湖已经在为此抛弃过去的新武学,必定会在战斗的洗礼中,认识何为战斗……

    灵鹫宫,飘渺峰。

    三个月中,灵鹫宫弟子遭到六十七次突然袭击,各处城市都有。袭击者有门派的江湖人,也有无门无派的江湖自由人。从规模、频率,地点,人数来看,不是有组织有计划的行动,而是江湖中人自己组成的队伍。

    为的都是替在除魔卫道任务中死去的朋友,伴侣,同门报仇。灵鹫宫正处于重新凝聚力量的发展时期,如果依照灵鹫宫一向的作风,就应该以牙还牙。但莫极力反对,认为无目的的反击,等于掀起门派仇杀,以灵鹫宫眼前的情况,根本不现实。

    为此,灵鹫宫内部分成两派,一派支持乐儿,都有共同的心声。

    “遇战不杀,不是灵鹫宫!以牙还牙,以血还血,永远是灵鹫宫的精神。”

    支持莫的那些人的共同主张则相反。“现实条件不允许,一味逞强斗狠只会让灵鹫宫步入灭亡!”

    偏偏,喜儿闭关至今未出,两派的争执始终没有结果,乐儿眼看派中弟子被杀的越来越多,离派的也越来越多,不顾莫的反对,亲自带领灵鹫宫高手以牙还牙,对曾经杀过灵鹫宫弟子的各派发起反击,专门扫荡人多的练功洞。

    而莫则安排高手,在本门弟子长出没的地方被动守候。一旦接到有弟子被攻击的消息,立即让驻扎最近的派中高手前去救援。

    一时间,江湖中,各处练功洞接连不断的遭到乐儿为首的灵鹫宫高手屠杀,各派弟子怨气冲天,每日都在门派叫嚷反击,集结成队。找寻灵鹫宫弟子攻击的各派弟子越来越多。

    另一方面,莫带领的灵鹫宫高手驻扎各城,投入救援的战斗次数越来越多……

    灵鹫宫面临的现实处境。也是紫霄剑派面临的抉择。

    跟灵鹫宫一样,紫霄剑派因为除魔卫道任务被江湖中人视为仇敌,无处宣泄的仇恨。无法明确的仇恨,只能演变为对紫霄剑派一门上下的仇恨。费心费力找寻明确仇人的人很少,肆意屠杀能够打的过的紫霄剑派弟子的人很多。

    被包围的紫霄剑派新手,武功不高的弟子,苦苦哀求那一双双仇恨,戏谑的脸。“我们没有参加除魔卫道任务,那时候我还没入派,你们找错人了,我不是你们的仇人……”

    “我武功才六十级,还不会飞。除魔卫道任务没有参加,我谁都打不过,你们的朋友真不是我杀的……”

    诸如此类的求饶,极少能够换来同情,仇恨的冷酷之剑。洞穿他们的身体,让他们在痛苦中丧失继续求饶的力气,在绝望中,与一身修为武功道别。以残杀宣泄愤怒的虐待,点燃了更多熊熊燃烧的仇恨之火!

    一些浑水摸鱼之徒,在参与袭击屠杀之后。回到门派,跟同门吹嘘描绘其中的乐趣和精彩。

    飞仙剑派有弟子再说……“紫霄剑派不是牛逼吗?呸!今天我们杀的那几个家伙,个个吓的脸色发白,跪在地上磕头求饶,让叫爷就叫爷,让他骂自己是狗就是狗……放过?开什么玩笑,李师兄耍够就全杀了!痛快啊,算是替玲师妹报仇了!你们不知道,李师兄跟铃师妹说的时候,她多高兴,一人给了我们一个拥抱!……羡慕吧?嘿嘿,你们错过机会了……”

    天机派有弟子在说……“我看见他们那样子,就是去杀人的,赶紧跟在后面,假装恨灵鹫宫……杀完后,他们都是高手啊,看不上那些仙级装备,让我捡了整整一套!你们看,就是这身,怎么样?好几十万两银子呢……”

    密宗门派有弟子在说……“哈哈,真痛快,灵鹫宫那个妖女长的真标致,王师兄一开口,我们七个八人轮流上,过去哪享过这样的艳福?嘿嘿,跟青楼的可不一样啊……”

    武当神派有弟子在说……“我今天又赚了几千功德,当时看见是杀灵鹫宫的,赶紧过去,趁乱跟着别人砍了几十剑,碰巧有个高手最后一剑是被我砍死,靠,一下就加了两千功德!你们啊,明天跟我一块去……”

    天盟神派有弟子再说……“多好玩啊,我的武功平时能杀谁啊?跟着那些高手一起,砍人砍的可痛快了!……”

    各门各派,都有弟子在说着相似的话,都有一群群的人,在这样的人周围,听的兴致勃勃……

    依韵没有让派众如乐儿那样去杀戮报复,而是交代妖瞳,把被杀弟子的事情提交给各派,要求对方交出凶手。

    三个月中,各派都有弟子被押送到紫霄剑派,任由紫霄剑派处置,那些被送上门的各派弟子,都由一品堂高手集中,当众杀死。因此,尽管被杀的事情仍旧有发生,但紫霄剑派上下的怨气,并没有积累的太重。

    各派其实都不希望掀起这种仇杀,对谁都没有好处而只有坏处,偏偏又都屡禁不止。尤其无法管制江湖上无门无派的江湖中人,以及本来武功就不高的新手。

    当情况发展到近期,更让各派头疼难办,有越来越多融汇出神级武功的高手,他们刚有所成,渴望展现自己,渴望表现自己,渴望有威名,于是在派内诸多怨言,明显渴望参与对灵鹫宫和紫霄剑派的清杀。甚至激烈的,直接就不顾门派禁令参与到仇杀中了,这类人不怕叛派惩罚。各派也根本不愿意失去这类重要战斗力,在这种压力下,各派不再严厉管制仇杀事件。

    紫霄剑派要求交人的交涉,也渐渐得不到结果。

    直到这时,依韵才做出决定。

    妖瞳修饰依韵的决定,以门派公告正式传达。

    门派公告:本门原本心系江湖和平,一直主张通过和平的方式解决最近几个月的仇杀事件,可惜,现在各派对于本门的交涉,毫不理会。本门不是任人欺负的软柿子,既然各派对本门和平的交涉视若不见,本门即日起,以牙还牙,以杀止杀!

    无论战派,还是非战派,这时候都统一了意志。因为不要和平的是各派,而不是紫霄剑派。以牙还牙是唯一的应对手段,哪怕是那些本来极力反对的派众,这时候也沉默的拔出剑,跟着战斗单位一起清杀敌派弟子……

    与之同时,妖瞳派人到各派递交战书,严词指责各派放弃和平共处,逼迫紫霄剑派反击。

    派内意志统一,个个奋勇,好战的憋了几个月的闷气;不好战的自觉占了道理,纯属被别派所逼。

    妖瞳向依韵汇报了派众战斗的情形。“……真是漂亮的结果!不过,看来门派仇杀又开始了。三界开启前杀了那么多年,现在又要经历一次,真觉得这些不知天高地厚的江湖新派简直是吃饱了撑的!将来有他们哭天喊地的时候——”

    依韵没有接话,他清楚,这一次跟三界开启前的门派仇杀情况不会一样。因为大环境,大形势不一样……

    “壬午的事情,可以着手了。”

    妖瞳得令,脸上扬起一抹残忍的冷笑。“他这些日子可逍遥够了,也该还账了……一品堂上下齐心,自发集资,要送他去黑山。”

    依韵自修不言,妖瞳明白这就是同意。

    “魔欲经的事情,最好有你参与。”

    “茗去。”

    “我跟茗商量过了,你参与的可信度更高。”

    依韵沉吟片刻,点头答应。

    京城。

    青楼。

    壬午在风扬的房里,如往常一样,玩弄罢了,一脚将风扬踹倒在地上。“贱货,爬着过来!”

    昔日他被风扬欺骗感情,那种彻骨的仇恨,至今未消。自从背叛了紫霄剑派,他开始的三个月一直在天机山的住处折磨风扬,后来,又把风扬丢回京城青楼,隔三差五就过来一趟,羞辱折磨一番,但仍然不敢出京城以外的地方。

    今日,他刚用魔欲经解决了天机一个女长老,心情很好,所以来找风扬‘分享’他的愉快。

    最开始他很奇怪风扬为什么如此逆来顺受,后来才知道,风扬中了阴阳佛求欢印,如果不听话,霸天就会让她变成彻头彻尾丧失理智,只知道沉溺原始**的疯子……今天的第三章能,加更加字数章节,补盟主莫白发的章节。

    也是一位低调的盟主……只能再次感谢支持……(未完待续)R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