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网游小说 > 高手寂寞2 > 第三章 风波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妖瞳房里一声嘤咛,茗暗暗松了口气,猜想妖瞳是成功过关了。正要转身离开,突然听见妖瞳虚弱的声音叫响。“茗,给我拿点吃的和水……”

    茗一怔,急忙飞奔去了厨房,片刻,就端来热气腾腾的菜,提了一袋清水。

    房里的妖瞳虚弱无力的趴倒在床上,全凭茗扶抱起来,喂食水和食物。片刻,妖瞳体力恢复,歇息一阵,直勾勾的望着茗,后者神情平静自若的扶着妖瞳,正要放她躺在床上歇息的时候,妖瞳突然来了句。

    “你是不是一直在暗恋我?”

    茗一怔,旋即又若无其事的笑笑。“你怎么也学群芳妒,喜欢开玩笑。”

    妖瞳拿着颗黑红色的刀魔之心,轻轻放在茗唇前,见茗双唇紧闭,沉默不语。妖瞳晒然一笑,“真不干脆!”

    说罢,突然一把将茗推倒在床上,咬着刀魔之心,吻上茗的红唇……看似一直镇定自若的茗,呼吸骤然变的急促,不由自主的,紧紧抱住了衣袍缓缓滑落至腰的妖瞳……

    “喜欢就早说嘛!反正我妖瞳对男人也没什么兴趣,可不怕被人说三道四——”

    房中,春色溢然,嘤咛之声不断……

    房外,加的妻子,清风徐徐匆匆快步飞奔而去,神情窘迫,后悔不该在这时候来。曾经她暗暗为加与茗的来往频繁而疑心,现在她发现,她错了……

    除魔卫道战斗之后。江湖沸沸扬扬的为新武学争论不休。

    任务中,许多人亲身经历的事实颠覆了新武学内法不耗尽则命不绝的理论基础。于是,围绕新武学是否成为历史,新武学是否误入歧途的争论,到处都有。

    不久,天机江湖录武学篇丢出重磅炸弹。

    ‘吸魂的存在,让新武学体系步入新的时代?……’

    ‘解密正义传说。杀戮传说,红云大魔王一剑杀人的奥秘,战法双圣一起讲述。吸魂杀人的秘密……’

    ‘吸魂秘密已破解,战法双圣不日将创出吸魂特效的新神级武功,江湖武学新时代。仍旧由双圣引领潮流……’

    新江湖录武学篇的消息,让江湖中守旧维护新武学的人,沉默不能做声。然而,又因为武学时代的进步,人人翘首期盼……

    而这又让更多江湖中人选择了加入灵鹫宫和紫霄剑派,一时间,紫霄剑派与灵鹫宫门庭若市,络绎不绝入派的江湖人,从山顶大殿排到山脚下,延绵几十里。数月不减……直到两派大殿上增加的招收、指引新弟子的NPC数目增加到三百个的时候,长龙一样的队伍才终于得到缓解……

    北冥逍遥仙山。

    紫衫刚向逍遥子请教完武学的事情出来,碰上在殿外低头,踢着石头,心事重重模样的笑仙子。

    “咦?你不笑就稀奇了咧。怎么还心事重重的哩?”紫衫弯腰,看着笑仙子的脸色,拿手指头轻轻戳她脸庞,不料逗了半晌,还是不见笑仙子露出笑颜,索性去挠她痒痒。这才让笑仙子受不了的笑的身子缩起,连连求饶叫停。

    “师姐饶了我,饶了我……我、我有话问师姐!”

    “嘻嘻,问呗。”紫衫双手别放背后,欣然轻笑。

    “……那天,我跟随师哥扫荡无间地狱的魔族,凑巧看见围攻师姐夫的江湖中人陷身在幻阵里,那阵法……明明是师父创的天地玄冥阵,只有本门弟子才懂得布置。”笑仙子说着,脸色又暗了下去。“后来天盟和天机的长老问我是如何破阵的,是不是认识那阵法,我说了谎……”

    “咦?你竟然说谎了咧!”紫衫犹如发现新大陆般的惊奇轻叫,笑仙子生气扭脸。“师姐真可恶,我为师姐说谎,心情糟糕,师姐还揶揄!”

    “嘻嘻,他们问,你就直说呀,为什么要隐瞒咧?”

    “……师姐说的轻巧,让人知道了,还不对师姐口诛笔伐,天机上下还不知道会怎么想师姐呢!”

    “哎呀,笑笑真笨哩!”紫衫欣然笑着,捏了把笑仙子的脸。“我帮依韵怕什么别人说哩?我怕他万一内法耗尽无处歇息,所以布阵,这是私情呀,怕什么别人指责呀!除魔卫道大战,我尽力了咧,为公事无愧。天机要是以公为由容不得我的私情,我就走呗!”

    笑仙子听了,思索半晌,笑颜逐开。“师姐是说,我也应该如此?师姐不会怪我?”

    “当然哩!笑笑有自己的原则咧,不需要为我放弃原则,师门情谊怎么会因为这样就生出间隙咧?”紫衫笑着双手轻推笑仙子后背。“好哩好哩!快去跟他们说清楚,不要愁眉苦脸了咧!”

    笑仙子不由绽开笑颜,点点头,一飞而去。

    大殿,逍遥子走出殿门,看着笑仙子离去的身影,轻声叹气。“笑笑资质不俗,奈何未曾经历真正的江湖,遇事难免失了分寸,不知如何自处。你当师姐的往后要常加指点。”

    紫衫嘻嘻一笑,挽着逍遥子胳膊,腻声道“师父放心哩!”旋又左右张望一阵。“咦?蓦然咧?”

    “狂过又去惹事了,蓦然怕他有闪失,追着去了。”

    “这次他又上哪拈花惹草了哩?现在可不比以前咧……”

    狂过好色,见了美女就失了分寸。在仙界的一百多年里,没少与众多女仙来往,招惹些单身的倒也罢了,偏偏时常不知分寸,也不加询问考察的惹上本有丈夫或伴侣的女人。一旦被发觉,少不得闹出事情。

    狂过自己原本也有些本事,但他孤身一人,往往寡不敌众,偏偏又死不肯低头认错求饶。仙界过去严禁仙人私斗。但其实仙界太大,根本照管不到,可是,如果闹出人命,天庭必知。那些人群起围攻,拿下了狂过不敢杀人,就用别的办法。囚禁,抓了殴打折磨。每次都是蓦然去解救,偏偏事过境迁。狂过死性不改,还是再犯。

    正因为如此,逍遥子素来不喜欢狂过。更对蓦然为这种人情意迷乱不能自持而暗暗叹息。

    过去的仙界倒还不怕出什么大事,狂过死性不改受些皮肉之苦实属活该。如今江湖形势大变,仙界也不复往昔。难保不会出人命,那时纵然有逍遥子的武功恢复卷轴,也得耗费三五年时光才能够让武功完全恢复,平白耽搁浪费时间。

    “他听说霸天在天机仙山,之前本就要去,被蓦然劝阻,除魔卫道大战之后魔欲门失势,狂过要去报仇。”逍遥子叹了口气。这些前尘往事,纠缠不休,旁人难以劝解。狂过拈花惹草乃本性,但对蓦然却与别的女人不一样,从不容人欺负蓦然。三界开启前,蓦然曾栽在魔欲经之下,被霸天玷污,狂过从没有忘记此仇。

    “师父放心,我去看看!”

    逍遥子望着紫衫远去的背影,摇头轻叹。他一向骄傲自负。非资质出众的弟子不收。至今为止,却只有小剑和紫衫两个徒弟让他不必操心,蓦然和笑仙子都让他忧虑……

    天机山。

    霸天跟花妖在居处床榻上卖力交媾,修炼着内法武功的等级。

    狂过握着柄足有半人宽,人高的巨剑,突然闯入。“霸天!”怒喝声中,轮动的巨剑带起的剑气,顷刻间摧毁方圆百丈范围的所有建筑,以泰山压顶之势斩落!

    碎石纷飞,床榻粉碎,烟尘弥漫漫天……

    百丈大殿,化为废墟。

    众多其它天机长老居住的房屋全被这一剑殃及池鱼,一个个灰头土脸的天机长老纷纷飞起半空,怒喝质问“哪里来的狂妄之徒!”

    霸天光着身子,衣服都来不及穿,施展了强制穿越闪出百丈距离,堪堪避开了剑气的杀伤范围。床榻上的花妖却没有那么走运,被狂过一剑砍了个正着,拦腰变作两截,口吐鲜血,灵魂在吸魂作用下,急剧晃动着,骤然飞入了巨剑之中……

    烟尘弥漫……渐渐,尘埃落定。

    狂过怒目盯着半空的霸天,巨剑直指。“我狂过今日来是跟霸天了结旧怨,谁敢插手——别怪我的剑不长眼睛!”

    霸天看见花妖惨死,恨不得生吞活剥了狂过!花妖是他好不容易挑选出来的,一个听话的傀儡,他的阴阳交合神功需要这样一个女人协助修炼,如今花妖死了,一时之间他上哪里再去找一个!

    霸天双拳紧握,愤怒的额头青筋暴露。“狂过你这个蠢货!不知死活——”

    不料还不等霸天出手,被殃及池鱼的天机长老千山一剑已经愤然出手!“敢到天机闹事!你活不耐烦了——”

    千山一剑剑气纷纷不绝的飞射疾落,狂过不屑冷笑,轮动巨剑,正面迎击!“敢跟我狂过比拼剑气?找死!”

    海浪般的剑气一举吞没了千山一剑的剑气,其势犹自不止,眨眼便将千山一剑吞没了进去。吸魂作用下,千山一剑整个人被吸进巨剑之中。

    狂过嚣张叫喊着挥剑飞冲半空的霸天。“纳命来!”

    众天机长老眼看千山一剑坠落地上,以为被杀气,愤怒交加,众人一起出手。

    半空,突然飞闪过来一条身影,横空一脚踹上狂过脑袋,顿时将他踢的流星般飞坠地上……

    一众天机长老一时住手,见是蓦然,愤愤道“蓦然!狂过杀了千山一剑,休说天机不给逍遥山面子,是他杀人在先!”

    蓦然低头抱拳作礼。“吸魂可解,千山长老一时无恙,还请诸位手下留情,蓦然在此赔不是了。”

    “那就快救了千山长老再说!”

    蓦然飞落地上时,狂过已经站了起来,愤愤然道“天机都是一群废物,夫人你怕他们干什么?看我一剑把他们全干掉!”

    蓦然恨的扬手就要打过去的时候,半空,一把声音响起。

    “咦?天机的都是废物咧?我怎么不知道哩!”

    狂过一听这声音,立即变成一只安静的猫……他素来追求剑力刚猛,对变化、招式之类的东西不屑一顾。偏偏曾在逍遥山口出狂言时碰上紫衫,被一记天罚炸飞了出去……从此见到紫衫,就温顺如猫。“嘿……师姐,我是说他们,哪敢说你!”末了,又不满抱怨。“霸天这个王八蛋在天机,师姐就该替蓦然出气干掉他啊!偏偏当看不到……”

    “还说!”蓦然愤愤然一巴掌打在狂过脑袋上。

    紫衫飞落地上,挥手间,施展了释放巨剑灵魂的法术,剑中,接连两条魂灵,分别飞进千山一剑和花妖身上,两个本来死尸般的人,立即恢复了生机,花妖受伤沉重,但内法本没有耗尽,伤处顿时连接,恢复如初。

    魂魄被吸,一段时间若不解放,则被吸进剑里面的灵魂就会渐渐微弱,直到彻底消散了,便再也无法可救。

    紫衫欣然笑着,盯着狂过微微低垂的脸。“你是自己回去哩,还是让我把你轰回去咧?”

    狂过默不作声的任由蓦然带着飞走,愤恨的目光紧紧盯着人群中的霸天……

    众天机长老虽然不忿,但紫衫这个神副掌门说了话,损失承担了起来。蓦然又是逍遥山的弟子,没有闹出人命,天机就不能不给逍遥子面子,自然不能再说什么。

    “逍遥山怎么就出了狂过这么一个败类!神副掌门实在该好好教训那狂过!”

    “是哩是哩!”紫衫欣然笑着,连连点头。

    霸天望着蓦然远去的背影,脸上扬起一抹别有深意的冷笑……刚回过神,就看见地上的紫衫,直直盯着他看。霸天暗暗一惊,知道紫衫是在警告。霸天如今最不敢惹的是霄云喜,但最顾忌的,却是紫衫。曾经他吃过苦头,却还不知道紫衫的厉害,在地狱的时候,他痛心思过,意识到紫衫才是个比霄云喜更可怕的女人……

    他佯装不见,发觉许多凑热闹的天机派众都在看他,霸天不以为耻,反而张扬的就那么赤着身体转了一圈,还冲那些女弟子扬眉挑逗……半晌,才飞落地上,询问花妖状况,就那么光身带着花妖去了别的地方落脚。

    一场风波,就此划上了句号。

    依韵从江湖录中知道这场风波后,晒然失笑。

    狂过是个让他有印象的人,实力成为绝顶高手没有可能,但其武功长处却极为明显。长处的威力足可称雄江湖,可是缺点、弱点太明显,又从不思谋如何能够用长处弥补。

    最让他惊奇的是,时至今日蓦然还跟狂过一起。半个笨蛋,和一个资质绝顶优异的女人……奇特的组合。

    加这时进来,禀报道“飞仙派掌门请庄主切磋比剑。”

    ………………………………………………………………

    今天的第三章,本章加字数。

    补盟主生来有罪的章节,盟主生来有罪的名字总让我觉得很有哲学味道。也是一位长久支持本人的铁杆盟主,可惜素来太低调,对他的了解太少。

    只能寥寥一句,感谢长久以来的支持。(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