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网游小说 > 高手寂寞2 > 第二十八章 你心我心

第二十八章 你心我心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不存望着小剑微微一笑,无可奈何的看了眼仍旧在沉睡的紫衫。“玉帝孤注一掷我看不可靠,天机的百晓生刚才领了一批高手往南去了。”

    小剑漠然点头,坐下不多久,一行三千多人的天盟高手,飞赶回来。不存晒然失笑,知道她自己说了多余的话,百晓生所想,也正是小剑所想。

    飞赶回来的一众天盟高手,随着小剑,疾飞北方而去……

    紫霄累的气喘吁吁,盘膝端坐地上,匆匆忙吃了东西,喝了些水,郁闷的望着看起来很近,实际上很远的、满天移动的人群。“讨厌呀!不会飞真累……”

    剑光,凭空突现,接连不断的飞闪,直追着飞退的紫影、顷刻间移走百丈距离。

    依韵握剑飞退,看着剑光在眼前飞快闪动,一道道剑气,从他面前落下、从他身体旁边飞过,始终差之毫厘。

    风情率先出手,抢在所有人之前。

    即使亲身体验了风情的天外飞仙绝技多次,依韵至今也思谋不出破解的对策,无迹可寻,真正是无迹可寻。只见剑气、剑光,根本不见风情踪影,任依韵如何搜肠刮肚寻找新武学的诸多法术类作用,也找不到一个,能解释天外飞仙奥秘的道理……

    风情重新出现的时候,人在三百丈外。这一次,他倾尽全力追击,却仍然追不上依韵移走的速度。他出道至今,从没有遇到过能够接下天外飞仙的人。更没有遇到过能在天外飞仙面前,从容移走,闪避的人。

    包围紫云的无数人群,四面围攻,蜂涌扑上……

    依韵飞闪下落,身形一闪,扑入人群之中。一路顺手出剑,接连闪动,直投地面而去。

    紫霄看见人群朝地面移动。激动的飞跑过去,暗暗不停祈祷。“你可不要死呀,我来帮你啦!撑住、撑住……”

    包围下方的人群本就薄弱。强制穿越带着依韵穿过丛丛人群,一闪突出重围,飞坠落向山地。

    山林中,一条奔走的身影,突然一跃跳出林木繁茂的树林。紫霄手捧火焰山,神情坚定果决,对着落下的依韵背后追赶的众多人群,一声娇喝“我跟你们拼了!”紫霄炎,在紫霄的催动下,刚欲爆发而出时。一只手,拦腰抱住紫霄,带着她闪电般疾走……

    漫天,各色内法的光亮,流星火雨般的砸落山上。爆发的各色光华中,百丈的高山,轰然倒塌……

    人群,蝗虫般的从天空追赶着低空的紫影,乱哄哄的各种招式的能量,持续不断的追着飞闪移走的紫影身后。一路毁山灭地的隆隆炸响……

    紫霄抬臂护着头脸,不时吓的惊叫。“啊——呀!快追上了快追上了,剑气呀!”

    “你穿着金刚甲。”半晌,奔走中的依韵语气淡然。

    “我是怕你被打到了呀!”

    “你是在害我。”

    依韵淡然的一句话,险些气炸了紫霄的肺!“你——你个不识好人心的骗子!我紫霄翻山越岭跋山涉水,不怕苦不怕累不怕死的赶来救你,你竟然说我是来害你?”

    远处,山顶上,一颗巨大的岩石,闪动着异样的反光。

    依韵带着紫霄飞奔落在岩上时,脚下稍稍运劲,那岩石立即炸成了粉碎!

    “干嘛呀?”紫霄正觉得莫名其妙的时候,突然发现,周围的景象,天旋地转的晃动了起来……

    从天地景象的晕眩中恢复过来的时候,紫霄神奇的发现,他跟依韵正坐在一小片绿洲中的湖边,周围,极目望去,全是起伏不平的沙丘,烈日炎炎,阳光如火,热的让人吸入的空气,都觉得有种烧伤的疼痛。

    “这是不是阵法呀?是什么阵法呀?”紫霄惊奇不已,想到曾经听说过的神奇幻阵。

    “不知道。”

    “……你自己准备的后路,连阵法叫什么都不知道呀?”紫霄觉得太不可思议……新奇之后,炎热,让她不堪忍受,连忙脱下外袍,却一点都没有觉得好过一些,她一跃跳进湖里,稍稍觉得舒服了点。虽然湖水,也是热的。“谁那么笨呀,干嘛设置这样的阵法呀,这么难受!”

    “我不怕热。”依韵的内功素来是阴极属性,运功之时,浑身凉意,根本不在乎沙漠这种炎热的环境。“你运功。”

    紫霄依言而为,果然感觉身体凉快了很多,再没那么难受了。

    她在水里泡着,依韵在岸边坐着,一望无尽的沙漠里面,再看不到别人的身影……

    “喂,我们要在这里呆到什么时候呀!”紫霄安静了没一会,就忍不住想离开这个幻阵了。

    “也许一个时辰。”

    “也许?”紫霄睁大了眼睛,意识到情况有些古怪,试探着反问“阵法到底谁设的?你事先什么都不知道呀?”

    依韵没有回答,自顾从真空袋取出酒和饭菜,全是当初在天机山时紫衫非要他带上的那些,至今都没有吃完。

    “大魔头!你别老在本美女面前装酷!要知道,本美女今天可是来救你的,你不感激就算了,至少不能还给冷脸吧!”紫霄愤愤不平,本来就讨厌依韵总是沉默话少,以及常不理睬她的作风,此时此刻更觉得难以接受。

    “幻阵效力结束时你留这里,我引开敌人。”

    “笑话!”紫霄骤然立起,拳头紧握,语气决然。“我紫霄既然来了,就不怕死!绝对不会让你一个人送死。”

    “你不走,我真的会死。”紫霄的豪言壮语,只换来依韵淡淡然的一句沉重打击。

    “……你说我是累赘?”紫霄身体僵硬的愣着,半晌,才反应过来。

    “带你,很多轻功特效不能发挥。”

    紫霄闷声不语,愣了半晌,上岸,在依韵对面坐下,默默拿起筷子,大口大口的吃菜,吃了没一会,嘴就撇了起来,眼眶里,热泪不争气的滚滚落下……

    “……你真可恨,我、我来救你,你就不能说两句好听的吗!还说我是累赘……还说我害你……呜呜……你以为我的紫霄炎练的容易呀?以为我不怕重生呀?就算我帮不上忙,你也不该这样呀——”

    依韵淡淡然吃着菜,目光落在紫霄腰上,一个精致的锦囊上面。紫霄哭了一阵,骤然发觉,连忙一把捂住锦囊。“我、我忘了带着替身娃娃嘛……”说话间,脸颊已然泛起红晕……

    依韵自顾吃菜,没有看她。

    “我不明白,喜儿为什么不跟你一起战斗呢?为什么,要让你一个人面对那么多人的围攻?”紫霄说着,胸膛起伏不定,情绪渐渐变的激动……

    “任务期间掌门位置不能传给别人。”

    “不是!我说的不是这个意思呀——”紫霄急忙打断,也不知怎么整理措辞,只管想到什么说什么。“相爱不是应该共同面对危险吗?宫主为什么能看着你一个人战斗?你不是还有一个妻子在天机吗?她为什么不来帮你还总追着要杀宫主!为什么你总是一个人,为什么……”

    依韵拿着筷子,在沙地上划了三个圆,中间的那个圆圈的边缘同时在另外两个圆圈的中心点,筷子落在中间的圆上。“如果这个圆是你,一面是我,一面是零儿。我要杀她,你是靠过来,还是靠过去?”

    紫霄愣愣想了想,不解反问。“你为什么要杀师父啊?”依韵没有理她,表情淡然。紫霄苦恼的想啊想,想了很久……“我,我就劝你们呀!劝你们别打!”

    “你既不能靠过去,也不能靠过去。”依韵收回筷子,掏出手巾,擦干净了上面的沙,随手便把手巾扔了出去。“你以前问什么是江湖,这就是江湖。”

    紫霄愣愣盯着三个圆圈发呆,久久,没有话说……

    吃饱喝足,依韵打量了阵周围的景色,估摸阵法的效果还能持续些时候。这样的阵法,他料定不会只有一处。

    “我、我只是不想看你一个人危险……”紫霄低声说罢,就要脱下金刚甲。

    “今天开始,金刚甲、火焰山属于你。”

    “你需要呀!穿着它就不怕了敌人多了!”

    “我的武功,追求的是不让人打中,只有我觉得需要用受伤换取杀人的机会时例外。用这种法宝,不怕攻击,就不能在战斗中抱着错就死的决心寻求前进的空间。看起来是变强了,长期以往,是在变弱。任何路数的武功都一样,依赖法宝的威力是大忌。不适合自身优势的外物再强,也不能迷失。”

    依韵也不知道这番话能不能让紫霄记得,任何一个人涉足江湖,都有一个迷茫的时期,有的人长,有的人短。有些人永远在迷茫中度过,不知道适合自己的方向在哪里,甚至不知道自己适合什么。

    无论武功,还是技能,甚至是生意人。其实都一样,其中有高手有新手。投身技能,中途突然改学其它的不计其数,突然因为各种理由而放弃当技能师的更多。

    能够在江湖中长久生存的高手很少,这样的技能师何尝又不是如此?

    此刻的紫霄在依韵心里,就是个初出茅庐,涉世未深,一腔热血的新手。

    周遭的景象,突然一阵阵的晃动了起来。依韵推想必是有精通阵法的高手在破阵。

    弑神剑纷纷飞出魔神剑印……

    “安全了,就回去。”

    沙漠的景象,突然如开始时那样,天旋地转……(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