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网游小说 > 高手寂寞2 > 第二十六章 划破天地的光

第二十六章 划破天地的光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九百九十九之数的弑神剑,刹那自依韵额头的魔神剑印中飞了出来,这,就是回答。

    风情淡淡然一笑。“心意已至,既然如此,正义传说小心了。”

    早不耐烦的锤王呆,巨锤挥舞,龙象般若功的金光气劲呼啸而出!声势犹如滚滚海浪,顷刻间扑起百丈之高。依韵知道锤王呆的力量惊人,龙象般若功本来又是以力量刚猛,杀伤力过人的特点闻名。

    当即施展瞬影,刹那飞闪移开一百五十丈外。

    与之同时,风情的身影突然凭空消逝!

    无论是风情的灵魂,还是气息,都完全的消失了。

    天外飞仙,骤然出手!

    刹那,依韵迅速催动紫霄魔神剑意,大幅度提升实际属性值。

    当风情的剑气光亮突然闪现面前时,北落紫霄迅速动作,顷刻之间,万数剑气接连不断的对撞在一起……瞬间,不知道多少剑夹杂在剑气的光华之中刺向依韵,北落紫霄在依韵手中急速挥动,一剑、又一剑、全都打落在北落紫霄的剑身上……

    剑气过后,风情出现在刚才消失的地方,目现震惊之色,紧紧盯着依韵。“接下天外飞仙的人,你是第一个。”

    依韵身形一闪而逝,那些跟随风情而来的神级高手,攻击的招式全打在了空处。

    依韵飞闪退远,引动风情等人飞移追击。

    风情的天外飞仙他虽然接了下来,其实内心非常震惊。那等剑法绝技让依韵想都没有想过竟然存在。攻击的刹那,出剑的风情消失的完全无迹可循。他所以能够接下,全凭实际属性值经过紫霄魔神剑意的提升,让本来就追求速度最大化的他,出剑比风情快的多。

    没有这些优势,依韵自问根本不可能接得住天外飞仙。也根本思谋不出反击击杀风情的办法,因为直到攻击的那个瞬间。风情的人、灵魂、气息,仍然找不到踪影。

    风情闻名江湖,果然不是徒有虚名。新派高手的象征性人物,名副其实。

    依韵飞闪退远,风情再次消失原地。一如刚才那样,一片剑光,凭空追着依韵飞退的身影闪现。

    九百九十九之数的弑神剑骤然合拢,形成屏障。凭空飞闪的剑光叮叮叮的全部刺在了弑神剑上。

    与之同时,追击的神级高手中,突然闪现依韵的身影,三个神级高手还来不及反应,咽喉、心口、后背,接连被飞闪的北落紫霄剑光洞穿。

    噬魂发动,那三人的灵魂骤然激烈震动。却没有如依韵预料的那样飞散,反而被一团金光能量吸引了回身体,一阵颤动,恢复了原本稳定的形态。

    不等反击,依韵已然闪身移走。移走的同时。他看见达摩再世额头亮放着金色的佛字印记。

    ‘佛光固魂……’

    弑神剑再度聚拢,替退走中的依韵当下风情追击的剑光。锤王呆挥舞巨锤,奋力一砸,弑神剑在龙象般若功的惊人力量冲击下,四面激飞!

    依韵施展轻功,闪电般疾奔落入山林。在林地中飞驰奔走,顷刻绕过大山一圈,一跃冲出。

    追击他的众人这时正飞过山头,四处张望找寻他的踪影,突然看见他从背后杀出,还来不及汇合攻击,四个人的要害几乎不分先后的中剑!风情的天外飞仙出手时,依韵飞快退走,把追击的剑气远远抛甩在身后。

    ‘好个小剑,凑出这么三个棘手的人……’

    达摩再世的佛光固魂让噬魂失去一击必杀的作用,只能对敌人的灵魂造成一定程度的创伤,加上内法差距和紫雾剑气的作用,至少也要七、八剑刺中要害才能杀死一个人。

    风情的天外飞仙让依韵根本不能在任何一个位置多停留片刻,锤王呆在依韵的幻影探测中得到的力量实际属性值是三个问号,随手一击横扫百丈,一旦被气劲扫中必定被震飞!

    这样的三个组合,让依韵一时根本没有破解的办法。要杀任何一个都不容易,最难办的风情,根本无懈可击,施展天外飞仙的时候,连人都不见了,如何反击?

    “全部人保持适当距离,不能单独追远。”风情指挥下令,一众被依韵神出鬼没的轻功身法吓的胆寒的神级高手没有一个敢充英雄,就是最飞扬跋扈的锤王呆,也默不作声的保持着跟风情之间的距离。

    “后面!”一个神级高手高呼的同时,飞剑出手!

    化光〖激〗射而出的飞剑穿过紫影,却只是虚影,不等那神级高手的飞剑回飞,胸口、咽喉、接连被刺中四剑。风情天外飞仙的剑气攻到的时候,依韵又已经飞身退走,锤王呆大喝挥锤,滚滚气劲飞快蔓延,追了退走的依韵一百多丈,终究还是追不上……

    “……我说天盟天机怎么把这么大的功劳让给我们!原来是把最不讨好的差事丢了给我们。这哪是追杀他啊?分明是被他追杀!”锤王呆挥锤半晌,连依韵衣角都没有碰着一次,早就窝了一肚子火气,眼看依韵顷刻间飞走落入地上的山林,不知道又会什么时候杀出,终于忍不住怒气发作。

    风情冷静的搜寻周围的气息波动,淡淡然道“有空抱怨还不如设法找到他的气息,不要追了,就在这里等着。”

    一众高手保持适当间隔,交错布满成一团,各视一个方向,不留任何死角,静静的悬浮在半空,一个个,都觉得他们自己像是一群在等待被凶猛魔物袭击的,误入险恶之地的迷路人……

    青龙坛、孤星坛,亮起红、青亮色的光幕,顷刻间,笼罩了两座总坛。

    光幕中。一头浑身青色鳞甲,体长三千丈的巨龙,飞扑冲向踏入总坛范围的江湖中人,霹雳炸响的雷电,伴随青龙的怒吼,只把大群大群的江湖中人全部电成了焦炭……

    一条体长三千丈的巨人,神情忧郁。手持血红色的巨剑,突然出现在总坛上空,纷纷飞射的剑气。犹如一阵密集的流星雨从天而降,范围竟笼罩万丈方圆!落下的剑气射穿了一群又一群的江湖中人,修为在亚传说一流以下的。被剑气一击就耗尽了内法,毙命重生……

    曾经不堪一击的总坛神兽,经过强化,竟然恐怖如斯,骇得进攻的众派纷纷飞出了总坛范围。

    总坛范围内,再没有了无间地狱派众以外的人后,孤星神和青龙神兽双双回到总坛〖中〗央,重新变成了两具静静的雕像……

    天盟众高手,纷纷色变,长老们的目光全落在小剑身上。

    “继续搜寻躲藏的无间地狱派众。总坛不可攻。”

    小剑的决断,让许多人都不由自主的松了口气。如此可怕的总坛守护神物,强攻即使拿下,也不知道要付出什么样的惨重代价。

    攻打总坛的各派弟子,齐齐退走的时候。百晓生也飞移退开。

    魔龙帝暗暗松了口气,实在被百晓生折磨的怕了……

    天空,一片白紫色的云,急速涌动,片刻,就形成了旋转的。白紫色的,云雾形成的漩涡,漩涡〖中〗央,噼里啪啦的炸响白色的闪电,闪电上,还燃烧跳动着紫色的紫霄炎……

    无数魔族以及各派的高手,惊异的抬头眺望高空……

    魔龙帝也如旁人一样,抬起了头……

    魔神山,八百里外,疲惫的灵鹫宫众高手在喜儿带领下躲藏在山林中歇息修养。

    远空,天象异变,引得她们纷纷注目。

    “那、那是天罚!总坛方向!喜儿——”

    喜儿目光迷离的眺望着远空,骤然飞射坠落地上的、白紫色的粗大光柱。

    “呵呵呵呵……来不及的。”

    白色的粗大光柱,从高空,白紫色的云雾漩涡中,疾飞坠向大地!

    魔龙帝抬头看时,光柱已经飞坠落到头顶上……

    直径三千丈的天罚光柱,瞬间吞没了魔龙帝、紫龙,以及他们背后,站满总坛城墙上,飞满总坛上空的那些无间地狱派众……

    紫白的天罚能量光中,魔龙帝试图挣扎、试图飞逃,可是,那种强大的力量,压的她根本动弹不得,只能绝望的感觉到,法力在飞快的流逝……从来没有,甚至昔日在无间地狱险些被依韵杀死的时候,魔龙帝都没有如此恐惧!

    ‘这……这是什么力量……苍天的力量吗?我、我要死了?’恐惧的情绪,让魔龙帝窒息般的痛苦,喊不出声音,动弹不能。她的法力,早已在紫白的能量光中消耗殆尽,一次又一次的飞快补充完全,却又迅速的流逝耗尽……

    桀骜从远处的战场,疾飞过来。

    魔龙帝看见,焦急的试图呼喊阻止,可是,她喊不出声音。

    ‘桀骜快走!快走啊!你是荆族历史中最伟大的杰作,我魔龙帝引以为傲的成就,你还没有长大、还没有展现真正的力量,快走,不要过来——不要——’

    桀骜惊怒的叫喊着,扑腾着翅膀,疾飞向紫白色的天罚光柱,一心只想救助陷身其中的魔龙帝……

    紫白的能量光中,许许多多被吞没的魔族,全都被摧成了炭灰……

    不死尸王,口中吐着鲜血,仍旧在极力勉强自己,只为支撑魔龙帝的生命。他的精力早就已经耗尽,刚刚修养不足一天,根本没有恢复多少,惊觉魔龙帝遭遇不测,不顾一切的施展不死能力,可是,天罚的杀伤力强的惊人,魔龙帝和紫龙的每一次复生消耗的精力、法力本里就比同时复活一千个人还更多。

    不过半刻钟,不死尸王的精力已经见底,他却仍旧不肯停止施法……

    ‘不能死,你不能死!谁都可以死,只有你不能、只有你不能!我无论如何都要救你,无论如何……’

    地上,一团灰尘激荡飘散……不死尸王的身体,摔倒,他的眼睛圆睁着,写满不甘,七窍流血,脸色发黑,精力,透支而亡……

    紫白的天罚能量光,骤然消逝。

    魔龙帝仍旧与黑龙融汇一体,坠落地上,砸得大地现出一道千丈长的深沟。紫龙早已在天罚的紫白光亮中,化成了飞尘……

    桀骜飞落地上,黑龙头顶上的魔龙帝,七窍流血,口不能言,手里却犹自拿着魔龙之心,极力挥臂一甩,魔龙之心飞进桀骜嘴里时,魔龙帝的手臂,无力垂落……

    ‘桀骜,走,走,你是荆族的骄傲,是我的自豪……’

    “嗷嗷——嗷——!”桀骜仰天嘶吼,仇恨的双眼,紧紧盯着高空那一点,只有它能看清的身影……

    总坛的无间地狱魔族,默然看着魔龙帝的尸体,听着桀骜的悲鸣……为无间地狱战斗至今的魔龙帝,蚩尤族的四大杀戮魔王之一的魔龙帝,为了战斗,付出了生命……

    悲鸣的桀骜突然用鹰爪抓起魔龙,拍动翅膀,竟然用它那只有两百丈长的身躯,拽起了千丈长的魔龙遗体,直飞远空而去……

    无数人的眼睛,一齐注视着天空中的那个遥远的黑点。

    无间地狱派众既恐惧,又愤恨;众派的江湖中人,却只有深深的敬畏……

    新天庭。

    遭遇血衣袭击,地狱火烧遍了几百里的山群。

    野猪妖精躲藏在桃园角落,抱着脑袋,埋脸地上,瑟瑟发抖不止。“嗷嗷——我是麒麟我是麒麟,不怕不怕——妈妈保佑,我不会这么容易死的啊,我还没长大,我快长了啊,妈妈保佑——麒麟祖保佑——我是麒麟我是麒麟,不怕不怕……”

    当血衣离开后,新天庭因为王母的死,一团混乱。

    野猪妖劫后重生般的擦拭着一头冷汗,听说王母被杀了,他吓的慌了神。“嗷——天庭真可怕,我不能再呆在这里,紫衫不在,没有人能保护幼小的我啊——我要走,等紫衫回来了我再回来!我还没有长大,不能在这么危险的地方冒险……”

    野猪妖慌慌张张的要逃时,又想起曾经吃过,在紫衫教导下,他学会了经常偷吃的那些仙桃,于是跑回到石壁包围的桃园里,拿紫衫送的真空袋,把树上的仙桃全摘下来,装进去。“嗷嗷——仙桃不是我偷的啊,不是不是,是魔族偷的啊,魔族魔族……吃了仙桃快快长大啊,长大长大……”

    野猪妖摘完仙桃,飞逃出了天庭。混乱中,根本没有人在意它这个平时无人问津的‘仁妖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