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修真小说 > 逍遥游 > 第612章 搬山

    李鱼微笑道:“那个跟大夫人起了异心的女人,有什么好担心的,永丹小整事一回去,她就得乖乖回来,毕竟只是两个婆娘之间闹点家庭纠纷嘛。”

    “可是还有叶桑老爷啊爵爷,他已经和整事大相董脱勾结起来了……”

    “所以我才说,还有我嘛。你看,永丹小整事在我折梅峰上一住半年,朝夕相处,与本爵早已情同兄弟。他的弟弟造他的反,我能坐视不管?我当然会出兵帮他的!”

    “啊……啊……”

    旺堆的脑子一时有点转不过弯儿来,自家老爷是来基县打劫李鱼的,结果成了李鱼的阶下囚,怎么就情同兄弟了?

    不过,旺堆毕竟是大总管,很快反应过来,这人好狠。他是明知道永丹不归,家族必定生乱啊。之前屡次三番送的厚礼,其实人家根本就没看上,他这时要带兵去抢自家老爷的地盘啊!

    这些年来,永丹老爷一次次地跟蚂蚁搬家似的,从基县勤劳地搬回了多少东西,这一次就有可能一股恼儿地全被这个黑心的男爵搬回来。可如今在人屋檐下,哪能不低头?只要能保住永丹家,什么都得答应啊!

    旺堆心中已有了计量,可还犹自挣扎,道:“我家三少爷巴桑去了都城,大少爷……”

    “让他们去吧!”李鱼大手一挥,又不是他儿子,他才不心疼:“只要永丹回去了,你们三少爷还谋个屁的位!至于你们大少爷,如果他连三少爷谋位的事儿都解决不了,有什么资格做为家族的继承人?这对他们俩,未尝不是一个考较。”

    “可……可……,爵爷出兵,需要什么条件啊?”

    李鱼乜了他一眼道:“这条件,和你谈有用么?”

    旺堆心头一跳,忙道:“小人自然做不了主。可小人可以回去与大夫人商……”

    李鱼叹了口气,拍了拍他的肩膀:“你看看,不怪你们家里分崩离析,你们老爷还活着呢,你回去与大夫人商量?嗯?就连你们,都当你们老爷是死人了啊。”

    “不不不,不是这样的,只是我们……”

    “你去吧,见见你们老爷,把家里的事情跟他说说。稍晚些时候,我去跟他谈。”

    “呃……是!”

    旺堆无奈地应了一声,拾起袖子擦擦眼泪,被人引着去见永丹了。

    独孤小月目睹全过程,激动的小脸儿有点发红,待旺堆一走,忍不住就道:“基县多年以来,诸般战乱中,以吐蕃永丹所为最多。这一次,爵爷可是为基县乡亲出了一口心头恶气。”

    李鱼摇摇头,淡淡一笑,道:“快意恩仇,固然爽快。可我又不是一个游侠儿,岂能只凭一腔热血,行那意气之事?李环不是说仅凭从吐蕃走私进来的货物不足以满足在此设建经贸的需要么?我正要借此事一并解决!”

    ……

    “我明白李鱼的用意了!”

    晚上,独孤小月又钻进了李环的房间,把白日里在厅中所见的一幕说给他听。李环马上做出了判断:“妙啊!李鱼这是连削带打,一举两得……不,是一举三得啊!他出兵去打吐蕃,只要胜了,这就是一件大军功,报上朝廷,他这地位就稳了。

    打进永丹的地盘,一报基县多年来百姓的怨仇,这人心也就有了。经此一事,永丹元气大伤,另一边又受着整事大相董脱的压迫,只能联手李鱼以自保,那么从此他就不会再是基县之害,反而要依赖爵爷,我们这货源,自然也是源源不断!”

    独孤小月雀跃道:“所以我才说,这个人了不起。你说,我们把他这些事迹报上去,会不会中了各位阀主的心意?”

    李环微微一笑,道:“辽东那位备选者葛鸿飞情形如何我不知道,不过我也觉得,他做的未必就比李鱼好。而且李鱼比他占了两个优势。”

    独孤小月目不转睛地盯着李环,这可是关乎她终身的大事,如果李鱼真能成为继嗣堂宗主,那就将是她的男人,敢不关心?

    可其实对李环来说,何尝不是这样,前程于男人而言,就是他的终身。而他的前程今后将绑定在继嗣堂上,所以对继嗣堂主的人选一样关切。他们两个,这都算是“政治联姻”了,可“政治联姻”若能彼此投契也才最好。

    李环道:“第一,李鱼的根基之地是在基县,这儿是陇右!”

    小月一听,心领神会,这个年代,能出身同一籍贯,就是联盟的一个重要支撑。李鱼的地盘在陇右,天然就会被关陇诸门阀看成自己人,这可是辽东的葛鸿飞比不了的。

    他们与辽东葛鸿飞之间可是隔着山东士族的几大家族呢。虽说这并不影响他们与葛鸿飞取得联系,但终究心理上会觉得差了一层。

    李环道:“另一方面,曾经也入了诸位阀主法眼的第五凌若,与李鱼关系极为密切,所以,如果李鱼成为宗主,等于把这位曾经的备选者也拉了进来,这分数加成……”

    独孤小月心中一动,脱口道:“与李鱼关系密切?如何密切?”

    李环一笑,道:“还能是什么密切关系?她连孩子都为李鱼生了,你懂得。”

    独孤小月恍然大悟,原来如此!

    小月生于豪门,父亲、叔伯、堂兄弟们都是妻妾满堂,尤其是父亲为了生个儿子,那几乎是一年纳一个甚至几个,家里头群雌粥粥,早已司空见惯,倒并不觉得意外,比起自己父亲,其实李鱼这位爵爷已算是长情专一的很了。

    所以,心头虽略略有些不开心,但这问题马上就被她抛在了脑后。

    李环捋着胡须微笑道:“所以,我以为,这个李鱼,十有八九,就是我们未来的继嗣堂宗主!”

    独孤小月的芳心好像被一只大手抓住,狠狠地拉扯了一下,有些“揪”了一下的感觉。那么……那就是说,他将要是我的男人了?想到李鱼,一时间她也不知道想的是长相还是人品,想的是能力还是性情,神思一阵地恍惚。

    “小月姑娘?”

    眼见小月似乎有些神游物外,李环不禁奇怪地问了一句。

    独孤小月回过神儿来,嫩脸不由一热,忙道:“哦,我在想一件事。告辞了!”

    独孤小月匆匆走了出去,待李环的房门一关,小月只走出几步,便停住,扶栏望向远方瀑布,心心念念,充溢满了的都是李鱼的身影。

    他将是我的男人了么?他会不会对我好?若嫁了他,我便可离开家门,再不必一见了父亲,大气都不敢喘,就算……就算他不喜欢我,应该也比我在家中时过得舒心吧?”

    独孤小月清秀甜美,娇小玲珑,而她所见的李鱼四位妻妾气质与其大为不同,尤其是人家已为人妇,那种有些成熟、有些妩媚的气质,是青涩的她所不具备的。她可不明白她的清秀甜美,小家碧玉模样,其实是颇受男人喜爱的,一时间不免患得患失起来……

    李环待独孤小月走了,便站起来,一瘸一拐地走过去,先闩了门,再回来桌边,掀开袍袂,露出大腿,取出个小药葫芦,拔了塞子,一点点地把白色的药面酒在大腿上。

    他的大腿上豁开好长好深一条口子,甚是吓人。

    那是他追上李伯皓、李仲轩两兄弟,阻止他们攀岩时受的伤。不出所料的,李仲轩摔下来了,幸亏他赶到的及时,结果李仲轩没受伤,他却在救援李仲轩时,自己的大腿被岩石割伤了。

    “哎……”

    李环一边洒着药,一边摇头叹气:“这两个惹祸精,真是受不了了 。我是来考察李鱼的人,若李鱼成为宗主,必然念着我这份举荐之情,对我有所关照。待我调入继嗣堂,也算是脱离了苦海!”

    李环决定,等一会包扎了伤口,马上就写信,把在此间所见一切,包括李鱼打算针对吐蕃采取的行动,详详细细地写下来,呈送诸阀主。他相信,这封信递上去,李鱼的能力一定能引起诸阀主的青睐。

    ……

    这厢里两人各有计较,采菊峰上的杨千叶,却是头都要炸了。

    采菊城的建设,根本不是一年半载就能全部完工的,目前也只有杨千叶所居的主体建筑群基本完工了。外围还有大量的基建工程,所以招募的各类匠人也是五花八门。

    这几天,一些奇奇怪怪的传闻,开始在采菊峰上传开来,先是在工匠、力夫们中间口口相传,然后不可避免地就传进了采菊峰那一千多名精锐部下的耳中,这消息实在是太有爆炸性了,于是现在整个采菊峰上已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这些消息,大抵有以下几种:

    起源说:

    一是折梅城的李爵爷和我们采菊峰的桑姑娘,自幼青梅竹马,两小无猜。我们桑姑娘为何要在这里筑城,知道吗?就是因为对李爵爷念念不忘,痴心情长。

    二是桑姑娘当年与尚未发迹的李爵爷邂逅于利州,一见钟情,两两难忘。但是二人因为地位相差悬殊,遭到长辈反对,以至相爱不相依,磋砣至今,后来……

    三是……

    由此一共有五种相识起源,由此不同的五种起源,衍生出相爱怨偶、男追女、女追男、相爱相杀等各种变体传闻,不下十个版本,大家各取所需,挑自己喜欢的版本继续“加工创作”,不遗余力地传播下去,传得沸飞盈天。

    大厅中,墨白焰、冯二止、旷老四、墨筱筱、魏汉强等人都是一脸的苦瓜相。饶是他们本领高强,可是对治理谣言,实在没什么专长。若叫他们去散播谣言,大概更拿手一些。

    “这是谁传的?简直岂有此理!”

    刚刚听了个肉蒲团版本的杨千叶,羞恼得脸都红了。

    魏汉强咬牙切齿地道:“一定是折梅城那边搞得鬼,不然怎么可能一下子传出这许多谣言。”

    “折梅城……”杨千叶其实也早猜到了,被他一说,不由心头一跳,有些慌。

    李鱼是要搞什么?

    其实她也隐隐猜到了,但是正因如此,所以更慌。

    千叶姑娘根本没有这方面的经验,她从小到大被墨白焰等人“保护”的太好了,她没有追求异性的经验,也没有被异性追求的经验,所以她不会追求别人,被别人追求时,也是手足无措,心慌慌的不知该如何是好。

    杨千叶心中怕怕的,都不敢问出一句“那他为什么要这么做?”只是问道:“那……我们该如何制止这谣言传播?”

    魏汉强精神一振,殿下这样子,分明是不为所动,并不喜欢李鱼嘛!魏汉强马上道:“主上,由我带人多加监督吧,我明天就放出消息,再有敢传播谣言者,工钱一律扣光。有造谣生非者,打断双腿,赶下山去。”

    “好!”杨千叶应了一声,忽然一想,如果我把他的人打断双腿,会不会惹他不高兴?呸呸呸!我干嘛怕他不高兴!

    第二天,魏汉强就发动了八百死士,深入到群众中间去了。

    “采花楼中楼”很快就得到了消息,狗头儿眉头一皱,对陈飞扬道:“老陈,如今如何是好?”

    陈飞扬挟了一口猪耳朵,抿了一口酒,笑眯眯地道:“急什么,我们要的就是把消息传到那位姑娘耳中,只要她听到了,不管她高兴还是不高兴,她都得去想,她只要整天心心念念想的都是咱们爵爷,呵呵……”

    狗头儿道:“可是现在不能传播谣言了啊,传回的消息说,采菊峰的人盯得很紧,如果被抓到,真的有可能被打断腿。”

    陈飞扬道:“不急,不急,这天都晚了,早点歇了吧。明儿咱们去找铁大哥,请他帮个忙!不是说男追女,隔座山么?那咱们就把这山给他搬了!我还就不信了,追个妞儿,有那么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