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修真小说 > 逍遥游 > 第545章 选秀

    “皇帝未必还不知道太子有心谋反!我们必须做最坏的打算!”

    苏有道对太子沉声说道:“这是生死之局,不可心存侥幸!”

    李承乾紧张地道:“如果父皇已经知道,为何却不动我?”

    苏有道眯了眯眼睛:“刚刚五皇子谋反,紧接着便是大皇子,皇室体面呢?天子连自己的家都管不好,如何面对天下人?”

    李承乾吁了口气,道:“如果是这样的话……,如果父皇已经知道,本宫岂不是完蛋了?”

    “未必!”

    苏有道沉声道:“皇帝并不知道太子手中有什么底牌!”

    苏有道目光灼灼地盯着太子:“尤其是侯大将军这张牌!”

    那几位闲王、驸马,平素里就与太子时常来往,皇帝纵然不知道他们是否参与了太子的谋反,但查索下来,也得对这些与太子关系亲密的人提前防范。

    但是侯君集则不然,这位大将军与太子平素并没有什么来往。他想造皇帝的反,是因为他对皇帝给他的惩罚不满,怀恨在心,而他需要一面旗帜,这面旗帜就是太子。

    以他的身份地位,平素里是不可能与太子有什么交集的,两人平素的接触也因为侯君集和太子的敏感身份,所以十分隐秘。

    而太子的底牌中,最强大的就只有东宫六率和侯君集的大军。皇帝如何对太子产生怀疑,东宫六率必然是防范重点,那么可资利用的就只有侯君集这一条线了。

    想到这里,苏有道对太子道:“不管皇帝有无察觉,我们近期都得动手了。六率这边,可适时做些举动,以吸引皇帝的注意。侯将军那边,太子应完全忘掉,不要接触,也不要提起,就当没有他的存在。”

    太子吃惊道:“这是何故?”

    苏有道道:“只有连太子都完全忘记了侯将军的存在,所在所为,才不会叫陛下有所察觉,从而揪出侯将军这条线。侯君集如今已是太子成功的唯一保障!关键时刻,臣会与侯将军取得联系。”

    太子扼腕道:“此时不维系着,万一侯君集反悔……”

    苏有道摇头:“侯君集已参与其中,此时反悔,也来不及了。以他性情为人,决不会有此反复之举。”

    太子长长地吸了口气,道:“好!孤明白了!朕的生死,全都拜托先生了!”

    苏有道站起身来,向太子长长地一揖。

    自太子成年以来,就与行渐行渐远,有什么事情也不大肯跟他讲了。如今虽然形势危急,但太子肯把一切重新托付于他,苏有道心中激动,士为知己者死的心态油然而生。

    他相信,事仍有可为!

    齐王不知道太子招揽了侯君集,皇帝也就不知道。只要这张底牌在手,关键时刻就能化为奇兵,胜负生死,此时还难说的很呢。

    ************

    偏殿前大广场上,莺莺燕燕,群雌粥粥。

    新入宫的秀女们此时都集中于此。

    大唐的宫殿十分庞大,宽广的很,就只这偏殿前的一个“小广场”,容纳千余秀女也是绰绰有余。

    李鱼站在殿门里,望着广场上的千余秀女,看着一众太监在进行最终的筛选。最终人员筛选完毕,将由其领去各宫,进行分配。

    李世民才刚刚死了儿子,虽说那儿子忤逆不孝,心情终究是不好。而每年选秀,又是固定的流程,所以他也懒得多过问,便吩咐李鱼来传旨,叫太监们依旧例处治。

    李鱼看着太监们进行筛选,颇有一种小商贩在卖水果的感觉。

    首先,他们按这些秀女的出身高低贵贱开始分组,这个过程就好像是对不同的水果进行分类。贵的、贱的、时令的、进口的,分门别类。

    然后在同一类中,再把溜光水滑卖相好的摆在前边,歪瓜裂枣的放在后边。当然,这所谓歪瓜裂枣,只是相对而言,能被选进宫中的,就没有一个貌相不周正、身材过瘦或过胖的。

    接着他们就开始进行最后的分派,那些出身好、背景大、貌相好的,全都单独请到一处偏殿内暂居,这些女孩都是官宦人家女儿,都是要封妃嫔的,这也是皇帝笼络臣子的一种手段。

    然后是出身好、背景大但貌相平庸的,这其中家世背景极好的,也同样会被请入另一处偏殿,哪怕是皇帝不喜,也会授予妃嫔品级。而其中有家世背景,但又不足以强大到令太监们重视的,将会被授为女官。

    再接下来,是对那些出身一般、背景一般,但身材相貌确实极其出众的,她们会被领入第三处偏殿,这些人不会马上拥有妃嫔或女官的品级职位,却有机会成为侍候皇帝、皇后、贵妃的宫女,有机会在御前晃荡,万一被皇帝相中,也就飞上枝头,有了品级。

    至于再次之的,也许她们的身材相貌较之那些贵女中大多数人都更出众,但也只会被分配至其他地方,虽然同是在宫中,但很可能一辈子都没机会看到皇帝一眼。

    华姑是荆州大都督的女儿,仅凭这一身份,就够归入第二批次的。再加上她姿容姣好,身段窈窕,所以理所当然地进入第一批次,成为必然进入皇帝菜篮子的一把小白菜。

    化名郭欣恬的杨千叶就比较悲催了。

    一个商贾之女,而且还是犯了罪的商贾,而且年纪都那么大了,马上就二十一了,也太老了些,就连那些老太监们都有些嫌弃。

    不过叫她走动几步,询问几句,瞧她言谈举止优雅大方,完全都不用培训,较之宫中许多已经住了多年的妃嫔宫娥,还要高雅优美,几个老太监又有些不舍得了。

    几个老太监核计了半晌,还是决定,网开一面,把她划入第三批次。

    “啧啧啧,姿容、相貌、身段儿、谈吐,都是上上之选,就可惜老了些,若只十三四年纪,当为第三殿之首了。”

    已然年迈到了二十一岁,被老太监们嫌弃的不行的杨千叶……哦!郭欣恬姑娘,自己却开心的很,有机会侍候皇后、贵妃级别的妃嫔,甚至直接到皇帝身边听用,那就有大把的机会下手。

    李鱼是外臣,绝不可能进宫的,没有那个扫把星在,这一次一定能大功告成了吧!

    “唐姑娘”美滋滋地想。

    被选入第一殿的姑娘们最大的才十五岁,这些姑娘们同样心怀憧憬。皇帝究竟长什么样子?他会不会喜欢我?皇帝的脾气大不大,好不好侍候?好紧张呀……

    她们知道,自己一定会成为有妃嫔的品级,而有妃嫔品级的姑娘,就一定会被皇帝临幸,这不取决于皇帝本人喜不喜欢。唐朝的皇帝可不像清朝的皇帝那般权柄无双,可以翻牌子选人。

    你纳进宫来做了妃嫔的女人,你就有义务跟她睡觉,让她得到临幸与温存。只不过,九嫔之下,则九九而御。意思就是说,位列九嫔之下的妃嫔,每九个人共同承恩一夜。

    这九个人真能雨露均沾?那自然是不可能的,皇帝没有那么神勇的身体,朝廷制度也不可能允许皇帝如此糟塌自己,这也就是变相地给了皇帝选择权。实在难以“下咽”的小菜, 那就只有旁观的福利了。

    当然,这些少女们就没有“惨烈”到叫皇帝无处下眼的地步的,所以多多少少,总能站些雨露君恩。嗯……,这就是大唐的后宫侍寝制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