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修真小说 > 逍遥游 > 第516章 赤膊上阵

第516章 赤膊上阵

    旭日东升,灞河之上碧光潾潾。

    大船启动了,缓缓驶离码头,向着远方驶去。

    这是顺风船,行走起来很方便,大船笨拙,初始速度较慢,但很快行进速度就快起来,顺着滚滚河水向远方驶去。

    接着是第二艘、第三艘……

    李鱼站在码头上,眼看着军士指挥,将一艘艘战舰驶离码头,才登上最后一艘战舰。

    “李总管,启行吧?”

    一位参军低声询问,李鱼下意识地夹了夹腿,宝贝好在,于是淡定地吩咐:“启程!”

    军号苍凉的呜呜声响起,最后一艘战舰也向河中央板荡开来,继而顺流而下。

    后边的大小商船见军舰已全部驶离,登时纷纷忙碌起来,升帆的、起锚的、解拴的,辛家船行那艘远航的大战已放下宽敞的登船舷梯。

    杨千叶一袭公子箭袖,在墨白焰和四五名家仆模样的青年男女伴同下率先登上大船,被水手殷勤地引向座舱。随后才是各位货主和行旅。

    罗霸道背着个包袱,贼眉鼠眼地瞟着远去的李鱼座船,那是最后一艘军舰,此时在他眼中业已渐渐化作一颗黑点,罗霸道暗暗地吁了口气,心情终于愉悦起来。

    人挪活,树挪死呀。

    罗霸道相信老祖宗留下的这句话一定大有道理,你看我从陇西挪到长安,就从马匪摇身一变,成了东宫六率的将领了,这还不是人挪活么?只是大概挪得不够远吧,太子作死,又没有作死的能力,眼看就是一个扶不起的阿斗,我再挪一挪,挪到洛阳去。

    罗霸道把包袱在自己的舱房中藏好,锁了舱门,兴冲冲地走出船舱,扶着船舷远眺,意气风发。

    “老子这一囊金珠玉宝,要开一个车行绰绰有余!听说太行有匪,甚是嚣张,可老子一身武艺,怕他何来?到时候,太行山路,唯有我罗家车行走得,还怕不能赚得盆满钵满?”

    “嗯!纥干承基也是个人物,何况兄弟一场……,待我安顿下来,便使人去寻他,有他来,我也少些辛苦。就是不知道他是否还想跟着太子厮混,图个远大前程……”

    船首击水,破开碧浪,泛起白色的浪花朵朵。

    两岸不是青山丘陵,就是村庄田野,由河上看来,与陆地上看时景致大不相同。罗霸道是久居陇西的,对此情景并不常见,便信步游赏起来。

    旷雀儿正蹲在一侧甲板上用木盆洗着衣服。

    她从蒲州到灞上一路奔波,衣物都未来得及洗濯。原本就是灞上的人当然还是留在灞上更好,不易被人察觉,所以此番杨千叶带往洛阳的几名随从俱都是从旷寒四义子女中选拔,其中就有旷雀儿。

    旷雀儿见天气极好,便将穿过衣物尽数取出,蹲在船舱侧洗濯,罗霸道信马游缰就走到了她身边。

    姑娘蹲着,那侧舷道路本就不宽,给他留出的空隙就不宽了,本来身子只微微一侧也能走过去。但是罗霸道畅想未来,正觉是一条星光大道,心中甚是快意,一时童心发作,便来了个原地起跳,想从旷雀儿身后跳过去。

    只是他却忘了自己现如今是扮作一个员外,穿着的是一袭肥大的员外袍,脚下一双员外履,并不适合展示身手。而且他自陇西长大,没怎么坐过船,船上的平衡性并不好,而那大商船在碧波中起伏,却是稍有起伏的。

    于是,罗“员外”双手一张,轻快地起跳,靴沿儿便从人家姑娘蹲着的盈盈圆圆的臀部上蹭了一下。

    罗霸道跟一只小鸟儿似的落地了,泰然自若继续往前走。

    “站住!”

    旷雀儿停下手中捶衣的木棒槌,杏眼圆睁。

    “姑娘何事?”

    罗霸道站住,转身,下意识地想要抱拳,忽地省起自己如今扮的是个圆外,不好摆出那威风凛凛的江湖味儿,抬起的双手便继续抬高了些,抚了抚他的络腮胡子,笑眯眯的。

    旷雀儿站起来了,一步步走到罗霸道身边,罗霸道努力保持一副“憨厚”的笑容,但是看在旷雀儿眼中,那笑却有些不怀好意……嗯……色眯眯的样子。

    “登徒子!占本姑娘便宜!”

    “谁?我?哈……啊!”

    捶衣棒敲在了头上,罗霸道双眼猛地一瞪,凶相顿露,倒把旷雀儿吓了一跳,急忙退了一步,马步还未扎起,就见罗霸道推金山、倒玉柱,向前一倾,“卟嗵”一声,直挺挺地砸到了船板上。

    “糟了!忘了我现在是扮小丫环,手劲儿大了。这要打死人可咋办?”

    旷雀儿害怕地左右看看,好在船刚行不久,大部分人都在舱中整理行装,只有少数人出舱,也是聚集在前后舱的甲板上指指点点,没人注意这边,急忙就拖起罗霸道,拖向自己船舱。

    若这无良员外就此一命呜呼,只好先藏着,待天色黑下来便抛下水去罢了。

    此时,从蒲州通往长安的道路上,正有一辆骡车。

    因为这道路刚刚修缮过不久,道路倒是宽阔平坦,车子颠簸的并不厉害。

    车中,苏有道额上搭着一条湿汗巾,蜷缩在厚厚的被子里,脸色灰败,嘴唇都皲裂开来,随着车子轻轻的摇晃,苏有道双眼无神,半睁半闭,看着就像一个垂死之人。

    苏有道不是铁打的汉子,先前先被挂在烟囱里熏腊肉,接着被绑在柱子上数日血脉不畅,紧接着就在水中浸泡了一个多时辰,这可是深秋时季啊,苏有道病了。

    不过,他并没有停下来延医治疗,哪怕是听说了赵太守因风寒而逝的确实消息,他也没有停下来接受治疗的打算,他必须得尽快赶回长安去,没有他的帮助,他不知道太子能否按照他的安排把计划进行下去。

    他原以为蒲州之行很快就可以结束,同时也没想到齐王造反,居然是如此的干净俐落,所以许多细节都没有说与太子知道,原打算自己一手操办的。

    他是个忠臣,毫无疑问的忠臣,但忠臣未必意味着所作所为都是最有效最正确的办法。比如他与李承乾的相处,这其间固然有李承乾的狂妄自大、刚愎自用,却也有苏有道辅佐之道的错误。

    苏有道辅佐李承乾是殚精竭虑,事必躬亲,有点像被托孤的诸葛孔明,他生怕别人做不好,什么事都要亲自谋划、亲自执行,如此一来,就使得他手下很难培养出能独当一面的人才来。

    而李承乾既有些自视甚高,在这样一个喜欢为他一手包办的“大家长”的面前,也就更喜欢瞒着他做事了。

    雏鹰长大了,也许他的本事远不及他的师傅,但他还是想尝试着自己展翼腾飞,而不是伏在恩师的背上。

    苏有道如此辅佐的弊端在这种情形下就暴露了出来,他出了意外,就群龙无首了,没有一个可信的有能力的人来接替他,而且因为他一贯的作风,即便有人有这样的本事,没有得到他的授命,也不敢自作主张地来代替他发号施令。

    但是太子李承乾,却没有这种彷徨。

    皇帝刚刚派出李绩,久等苏有道却全无消息的李承乾便按捺不住了,在皇帝回京后主持的第一场大朝会时,太子隆重登场,主动请缨,愿意代父出征,讨伐叛逆!

    “父皇,李祐悖逆,罪不容诛!可他毕竟是父皇之子,安能由臣子讨伐。儿为皇长子,愿代父出征,将这忤逆不孝之辈提拿京师,交由父皇处治!”

    爹啊,咱们家老五忤逆不孝了,得收拾他。可不管怎么说,他可是你儿子,不好叫家臣去收拾他吧?我是长子,长兄如父,我愿意替父亲出面,去收拾他。

    李承乾这理由很说得过去,但李世民却皱了皱眉头,淡淡地应道:“齐州情形,尚不明确。你五弟素来是个没主意的,或者是受了小人盅惑或左右胁迫,也未可知。李绩稳重,可先往齐州一探究竟,太子忠诚,朕甚嘉许。可待齐州情形明了,再做决定。”

    “父皇啊,你可别被李祐欺骗了!父皇巡幸蒲州,儿臣重政京师,已然接到详细奏报,是李祐下令募兵募粮,事败后又令燕弘智追出城去,射杀了长史权万纪,左右岂能盅惑?又有何人胁迫?”

    李世民听到这里,脸色无比地难看。长孙无忌等大臣看向李承乾的眼神儿也有些不对了。

    “太子不要显得如此愚蠢好不好?皇帝这分明是想留有余地,争取给齐王留一条活路啊,你说的这么直白,国法当前,皇帝还如何运作?”

    李承乾慷慨激昂,一脸义愤地道:“父皇,李祐素来乖张,重惑雅言。今竟斩杀大臣,悍然造反此等,背礼违义、弃父无君、不忠不孝之徒,天地不容,人神共怒,万死不足惜!父皇若不信,可宣韦文振上殿,他从齐州逃回,一切俱知端详!”

    李承乾单膝一弯,跪在地上,抱拳施以军礼:“儿臣只需东宫六率,便擒叛逆于阙下,交由父皇处治!”

    李承乾果然一点眼儿件儿都没有,看不出李世民有维护李祐之意么?当然不是。可他心气儿难平啊,我平时但凡犯点小错,就受你严厉斥责,他都造反了,还想留他一条活路?你不让我去,我这军功如何立得?

    李承乾一念及此,所以才佯做莽撞,必欲置李祐于死地。

    李祐乃阴妃之子,与李祐并没有什么兄弟之情,且不提李祐,李泰与他一母同胞,两人之间又有什么手足之情了?

    李世民被李承乾一番话说的面皮发青,坐在上边,半晌说不出话来。

    苏有道本来计划先由言官上本弹劾,坐实了李祐的谋反之罪,再由言官和礼部官上奏,讲一讲以臣下讨伐皇子在上下尊卑上的不妥,这时顺势推出太子,便是名正言顺,最佳选择。

    奈何李承乾却是个急性子,迫不及待地赤膊上阵,想搏一份军功在手,时机未到,便想用大火燎锅,却也不担心那锅底燎糊了。

    李世民高坐御案之后,右手五指伸缩几下,强行抑制住了抓起玉镇纸砸下去的冲动,沉声道:“此事,朕自有思量,太子退下!”

    李承乾心头一股戾气勃然而生,此时此刻,还要维护他么?他都造你的反了,你还想留他一命,在你心中,便只有我叫你百般看不上么?

    李承乾也是气得脸色铁青,用力地一顿首,大声道:“儿臣遵旨!”站起来大步蹬蹬地向外走,那条不便利的腿蹬地也是极为用力。左右大臣看着他铁青的脸色和这样的动作,不禁暗暗摇头。

    太子,太没有城府了。如此易怒,陛下……

    众大臣偷眼瞟向李世民,李世民看着李承乾愤愤然离去的背影,先是身子一阵微颤,忽然却又平静下来,脸上甚至露出一丝自嘲的冷冷笑意。哀,莫大于心死。这个太子,也是令陛下彻底失望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