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网游小说 > 胜者为王 > 第两百零九章 会下雨吗?(19/21)

第两百零九章 会下雨吗?(19/21)

    第二天天一亮,拉齐奥的球员们都扭头看窗外。

    结果外面艳阳高照。

    有些拉齐奥球员就笑了起来。

    觉得他们的老大真是神经质……

    昨天给他们说了一晚上的如果比赛的时候下雨怎么办……害得他们晚上睡觉做梦都梦到了在下雨天比赛。

    结果星期来看到窗外艳阳高照,蓝天白云,碧空如洗”“小说章节更新最快。

    难道老大是多年重新杀回欧冠决赛,有些紧张了吗?

    不少人开始起床洗漱,然后去楼下餐厅用早餐。

    当他们走进餐厅里的时候,才发现常胜已经在那里面了,他就坐在最靠门口的那张桌子上,每一个进门的球员都看得到,他也都看得到他们。

    但他并不和球员们打招呼。只有这些球员们主动和他打招呼的时候,他会点点头,表示知道了。

    显然,他是全队起床最早的人。

    吃饭的时候,常胜不停看着窗外。

    与他坐在一桌的几位教练都觉得qiguài。最后鲁迪.冈萨雷斯受不了了,问他:“你究竟在看什么,常?”

    “我看这天什么时候下雨。”常胜说着又扭头往窗外看了一眼。

    鲁迪.冈萨雷斯和其他教练们一起翻了个白眼。

    “说起来我很qiguài,你怎么那么在意天气下不下雨?”鲁迪.冈萨雷斯翻完白眼之后问。

    “我不知道,也许下雨会给我们带来一些征兆……”常胜心不在焉地应付着。

    他心中有一个直觉,这个直觉**的,这是否意味着今天比赛的时候会下雨呢?

    “你这是神秘的东方智慧吗?如果下雨对我们不利?”

    “对于任何坚持地面传球战术的球队,雨天都不利。”常胜收回了目光。

    他想借此机会验证一下自己对这个shijiè究竟改变了多少,然后看看自己的记忆还能不能管用。

    他来到这个shijiè已经十年了。他对这个shijiè的改变越来越多,比如利物浦没有贝尼特斯,所以利物浦没有拿到2005年的欧冠冠军,那一年是穆里尼奥的切尔西夺冠。而战术大师贝尼特斯现在还赫塔费默默耕耘着属于自己的未来。

    又比如因为自己,国际米兰到现在还是一个联赛冠军都没有。

    再比如,今年欧冠决赛。进入决赛的两支球队不是曼联和切尔西,而是曼联和拉齐奥。

    他已经改变了很多了,但他总喜欢改变少一点,慢一点。

    如果今天的比赛没有等到加时赛再下雨,而是一开始就下雨了,那就说明有更多的东西在他不知不觉中被改变。

    而这些东西现在看起来也许对他没什么坏处,甚至还可能帮他……但谁知道以后会怎么样呢?

    如果照常等到加时赛再下雨的话,那就说明一切正常。

    就像是那个桌子上旋转的陀螺究竟是刚刚转过了,还是压根儿就没有转过yi艳g。

    下不下雨成了某种象征意义的征兆。

    ※※※

    结果是一直等到球员们即将登车了。天气都很晴朗。广播里的天气预报也是今天莫斯科上空不会有降水guog。

    看起来和常胜所记忆中的还是yi艳g的。

    按理说,他应该松口气,但实际上,常胜那种**的感觉却越来越明显,他觉得自己每吸一口气,似乎吸进来的都不是空气,而是水。

    专门负责球员装备的俱乐部装备管理员,和球员们的装备要先期出发。

    常胜叫住了他。问他都带了些什么东西。

    “每人两套球衣,都是短袖的。护腿板、球鞋……”

    常胜打断了他:“球鞋是哪种钉的?”

    “sg的。昨天适应场地的时候,打击都反应草皮很松软,甚至有些不牢靠……所以我们决定用sg的。”装备管理员答道。

    足球的鞋钉是足球鞋最重要的部分,这里也分许多类别的。可不只是简单的长钉短钉之分。

    大部分职业比赛用的鞋钉都是sg和fg的。

    sg是soft_groud的缩写,翻译过来就是松软的草地。折中鞋钉适用于表面松软或者非常松软的草地,例如天然草场。尤其是雨后。这种鞋的鞋钉通常是可以自由装卸的金属钉,有点类似于田径运动员穿的钉鞋。有些时候我们看到足球比赛中因为下雨,场地变得非常悚然,球员们通常会换上更长的鞋钉。这种球鞋因为可以装卸各种规格的鞋钉,所以可以适应各种天气状况。但是因为金属钉鞋比较沉重。如果要强调速度和灵活性,不少人都会选择用fg的球鞋。

    所谓fg,和sg差不多,是firm_groud的简称,翻译过来就是偏硬的草地,适用于表面相对坚硬的草地,一般职业比赛中,根据场地松软程度的不同,球员只会在sg和fg中选择适当的楔子。这种鞋是天然草上踢球最普遍选择。

    同一款球鞋也会出现很多不同的鞋钉版本。

    以耐克的刺客8做例子。sg版的刺客8鞋底都是可以拆卸的原型金属钉,而fg版的则是不可拆小的扁长形塑胶钉。

    这场比赛因为球员在适应场地之后反应草皮很松软,所装备管理员选择了可装卸鞋钉的sg球鞋。

    卢日尼基球场之所以会有这样的情况是因为它本来是一座人工草皮球场。但是欧足联规定所有的欧冠决赛都必须在天然草皮上jinháng。所以卢日尼基球场为了举办这届赛事,从九个月前就开始培养天然草皮了。

    但是在草皮铺放上期之后,却发现草皮凹凸不平,这样的草皮显然不能够用。

    所以培养了九个月的草皮就这么被铲掉了。

    然后他们又紧急从斯洛伐克进口了一批草皮。但是这种草皮依旧无法让人满意,只可惜,他们已经没有时间再去寻找其他草皮了。

    现在感觉松软的草皮就是斯洛伐克进口的。

    常胜又想到了那个预感,于是他问装备管理员:“长钉还是短钉?”

    “短钉。”装备管理员答道。

    “再带一套长钉吧。”常胜说道。

    “长钉?”装备管理员有些意外。

    长钉只在非常非常松软泥泞的场地上才有用。太长的鞋钉会影响发力和抓地力,而且有可能会让脚踝受伤,对脚踝的保护不是特别好。

    以他这个装备管理员专业的目光来看,这场比赛卢日尼基球场的草皮状况也就是用一般长度的sg鞋钉就行了,用不着换长钉。

    “嗯,我预感今天可能会下雨。”常胜不得不对这位装备管理员解释道。

    管理员扭头看了看巨大的落地窗外面那轮正对着窗户的红色夕阳。

    然后他扭头对常胜的点了点头:“好的。”

    虽然他完全不mingbái常胜为什么要这么做。要下雨的理由也根本说不通。

    但是反正多带一套鞋钉也不占地方和分量,所以带就带吧。

    ※※※

    装备管理员和他的装备先期出发,过了大约四十分钟分钟,球员们也要登车了。

    那些媒体们围在酒店大堂外面,还有不少热情的拉齐奥球迷们堵在门口。

    看到拉齐奥的球员们从酒店大堂里鱼贯而出,拉齐奥的球迷们激动起来,他们高呼着每一个出现的拉齐奥球员的名字。

    而记者们则凑上来按动手中相机的快门。

    摄像记者扛着摄像机,站在地势比较高的地方,全景式展现这一幕。

    有现场记者在做连线。

    “这是拉齐奥历史上第一次杀入欧冠决赛。从这些拉齐奥球迷们的数量中可以看得出来……拉齐奥的球迷们非常热情!”

    镜头中,密密麻麻全都是身穿天蓝色拉齐奥球衣的球迷们。

    让现场记者和球迷们感到qiguài的是,为什么每一个拉齐奥球员出来之后,第一反应不是扭头看向欢呼的人群和记者,而是抬头望天呢?

    ※※※

    每一个拉齐奥球员在出来登车之前,都会先抬头看一看天。

    没有烈日,但是也没下雨,夜空中有一轮皎洁的月亮。和繁星点点,虽然星星不明显。可是月亮还是看得很qingchu的。

    就算是到了晚上,也依然是晴天……

    莫斯科的夏天夜晚总是来得很晚,但尽管如此,现在也应该算是晚上了。

    现在是莫斯科当地时间晚上八点三十分。

    这场欧冠决赛将在当地时间的晚上十点四十五开球,这是为了照顾巨大部分欧洲国家的电视转播时间。

    莫斯科时间晚上十点四十五,正好就是西欧国家的黄金时间。

    看到明月的球员们低下头来在心里嘀咕:“这哪像是要下雨的样子呢?老大果然是太紧张了吧?”

    常胜在后面看着这些球员的动作。在心里嘿了一声:“这群臭小子!”

    很显然,大家不相信他有关今天比赛可能会是水战的说法。

    其实常胜现在也说不qingchu他究竟应该是希望不下雨好呢,还是下雨好。

    如果下雨,那就说明自己这一天整个都和自己记忆中的不同了。那么以后还会有多少东西与他所预知的不同?

    如果不下雨,那自己提前准备好的比赛技能不就全白费了?

    四个比赛技能。他可是全都按照下雨天打雨战的前提准备的。

    要是不下雨,自己的比赛技能虽然不说全都没用了,但最起码作用要打一个折扣了。

    首先,不下雨,自己不会走空中,争顶的比赛技能就没用了。

    其次远射不会太多,因为更多的还是依靠短传渗透,打到曼联的禁区里。

    第三,第二落点出现的频率不会有雨战中那么高。

    或许也就只有身体对抗的比赛技能不会受到影响了。因为不管下不下雨,都需要身体对抗。

    当常胜最后走出来,准备登车的时候,他所享受到的欢呼声是最大的。拉齐奥的球迷们很qingchu,拉齐奥能有今天,谁才是头号功臣。

    他们将欢呼声都送给了这位头号功臣。

    但是让大家和记者依然很qiguài的是,就连常胜出来之后,第一反应也是抬头望天……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天上有ufo出现吗?

    于是有球迷和记者们也开始抬头望天了……

    不过无一例外,他们能够看到的只有月亮和星星,干净的天空中连片乌云都找不到……(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