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网游小说 > 胜者为王 > 第一百九十九章 伟大的愚蠢(2460月票加更)

第一百九十九章 伟大的愚蠢(2460月票加更)

    当常胜在训练基地外面见到恩里克.冈萨雷斯的时候,他们正在和训练基地的保安发生争执。

    “是常让我们进去的!是常!赫塔费的主教练!不信你给他打个电话!”

    “对不起,我没有听说这件事情。我所接到的指示是不许任何人进入正在训练中的拉斯玛格丽塔。训练公开的时间已经过去了。”保安恪职尽守。

    然后常胜就出现了,替他们解了围:“是我让他们在这里等我的,抱歉没来得及通知你们。”

    既然常胜都出面了,保安们也不好继续阻拦了。在球队里,常胜就是老大,他说了算,连总经理莫斯科多都别想插足寸土。

    “我以为你会从里面出来呢。”恩里克.冈萨雷斯看到常胜从他们的身后出现,很奇怪。

    一群人往里走的时候,他好奇地问道。

    “嗯,我迟到了,因为一些事情。”

    “是俱乐部的事情吗?”恩里克.冈萨雷斯还是挺聪明的,他马上就意识到了什么。

    常胜没有回答他的问题。他觉得,这些球迷们已经承担了太多本不属于他们的责任,所以还是少知道一些比较好,最起码这样他们就不会那么烦恼自己的无力。

    他回头看了看恩里克的同伴:“人不少。”

    恩里克.冈萨雷斯马上有些惶恐:“听说能够在训练场里近距离接触球员们,大家都很激动。所以就……”

    他以为常胜会责怪他。

    但是没有,常胜笑了起来:“人多了好,人多了热闹。”

    恩里克见常胜没批评他,马上打蛇随棍上,又提出了一个新要求。

    “常,那个……我们知道今天这个机会太难得了,所以我们商量了一下。决定将这一个月来所募捐到的资金在这捐献出来,也算是缓解一下球队目前的危机……”

    没想到这一次,常胜可没有那么好说话。

    他摇头:“噢不。基克,不能这么做。”

    恩里克.冈萨雷斯以为被球队欠薪搞得焦头烂额的主教练一定会很乐意看到他们将自己募捐而来的钱拿给球队的,毕竟这多少可以缓解一下球队的压力。而且说不定还可以提振士气,给球员们以信心,让他们知道,不是所有的赫塔费球迷们都选择了放弃的。

    但常胜却毫不犹豫地拒绝了。

    “为什么?”他惊讶地问。

    “我叫你们来,可不是为了让你们把自己辛辛苦苦募来的钱拿出来的,我很感谢你们的善举,但我不能让你们这么做。因为我不愿意让我的球员们认为他们是靠别人施舍的乞丐。”

    “不,常,你误会了。这不是施舍,这只是我们表达我们对球队的爱的一种方式……”

    “爱很好。基克。如果你和你的同伴们愿意去球场看台上表达爱,那就更好了。球队的问题,我们会解决的,而你们的工作就是去看台上为我们加油。”

    “那你今天叫我们来做什么?不会真的只是为了让我们追星吧?”恩里克.冈萨雷斯无奈地说。

    “当然不是,我是希望你们来帮我一个忙的。”

    “帮你的忙?”

    “是的。我希望你们去帮我鼓舞起球员的士气,说老实话,现在球队的士气已经跌至谷底了,我想常规一点的办法都没用。所以我需要借助你们的力量……我不需要你们把钱给他们,我需要你们把爱和勇气给他们。”常胜扭头看着恩里克.冈萨雷斯,对他微笑道。

    恩里克.冈萨雷斯不是傻子。他已经明白了常胜的用意。

    随后他右手抚胸,做了一个微微弯腰的姿势:“不胜荣幸。”

    不过他这么正经的姿势只维持了一秒钟,随后他就跳起来对自己身边的同伴们兴奋地大叫起来:“伙计们!你们听到了吗?当我们在街头为球队募捐的时候,我们的目的是什么?不就是要帮助球队吗?现在机会来了!我们要为球队贡献我们的每一份力量!梦想实现了!”

    他身边的同伴都跟着他一起吼了起来。

    常胜在旁边看着这群人,笑了起来。

    他突然注意到自己的肩膀有些发烫,他这才发现在自己眼前的世界已经是阳光明媚了,而要知道在此之前,今天的天气还是阴沉沉的呢,而现在阳光刺眼,晒在他黑色的运动服身上,能够让他感觉到烫了。

    这些充满了活力的球迷竟然在不知不觉间已经驱散了压在赫塔费头顶上的阴霾。

    他抬起头来看着蓝天下的云彩,在阳光的驱逐下,这些云层正被分割成数块,然后四散逃离。

    更多的阳光穿透云层洒落在他面前的训练场上,云层的投影也一并出现,光明与阴影看起来泾渭分明,又在不断变幻。

    这就好像是赫塔费现在的前景一样,让人不知道下一秒钟会怎么发展。

    但是常胜却突然觉得,这是一个好兆头。

    是的,阴霾终归是要过去的,而阳光会像一柄柄利剑那样,穿透撕裂这些阴霾。

    然后洒在人们的脸庞上,热的发烫。

    ※※※

    当常胜带着恩里克以及他们的同伴们走进一线队训练场的时候,老实人马努埃尔.加西亚刚刚发完火,距离他最后那句“训练!你们的主教练还没认输,我也不会认输!还有十四轮联赛,就算真的要去死,也让我拼完这十四轮联赛再说!”才过去了不到半分钟的时间。

    在场的人都被马努埃尔.加西亚突然爆发出来的怒火惊呆了,他们一个个呆站着。不知道自己该做什么,尽管他们听到了马努埃尔.加西亚最后的那段话,不过他们却没有一个人去训练,他们的大脑已经一片空白了。

    就是在这样的情况下,常胜带着一大群球迷们走了进来。

    他们的出现顿时就吸引了在场所有的目光。

    那些因为马努埃尔.加西亚而暂时失去了思考能力和行动力的人都迟缓地扭头看向那一大群不速之客。

    ※※※

    尽管恩里克.冈萨雷斯和他的同伴们在来到训练场的路上都显得很兴奋,互相打气,希望自己到时候可以表现的好点。

    但是当他们真的出现在训练场边的时候。他们反而安静了下来,略带拘谨地看着那些训练场上的球员们,以及教练。

    这场面。他们只在铁丝网外面看过,可还从来没有跨进来过。

    他们觉得自己好像来到了另外一个世界。

    在这里,他们连呼吸都要放平缓一些。

    尽管赫塔费最近几个月的表现很糟糕。可是在这些最忠实的球迷心中,他们依然是他们的偶像,他们的糟糕表现情有可原,不是他们的责任。

    ※※※

    常胜径直走向了训练场,然后勾手示意那些球迷们跟上。

    他并不知道在他现在站的地方,之前刚刚发生了什么。

    他也不关心,因为这和他没关系,他要做的事情是从现在开始的。

    他走到了训练场上,然后对鲁迪.冈萨雷斯说:“让球队集合,集中到我面前来。”

    接着他回过身。勾手示意球迷们再上来一点:“别担心,他们不是老虎,不会把你们怎么样的。来,大胆点,再上来一点。再上来一点……要我找个扩音器给你们吗?”

    球迷们总算是走了上来,直接站在了常胜的身后。

    常胜这才满意地对他们笑了笑,接着扭回头去。

    四散在训练场上的球员们很快就集中了起来,然后站在了常胜的面前。只不过他们的脸部表情看起来有些诡异,当然常胜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他也不关心。

    看着安静地站在自己面前的球员们。他并没有马上开口。

    尽管他已经在镜子面前演练过很多次了,如今他却先沉默了一会儿。

    虽然他把演讲稿背了一天,但他还是临时改变了自己演练的稿子。

    然后他说道:“很抱歉,伙计们,今天的训练我迟到了。因为就在我打算赶来训练场的时候我被弗洛雷斯先生叫去了他的办公室。”

    一听到常胜提到俱乐部主席,所有人都抬起了头。

    就连他身后的那些赫塔费球迷们也用疑惑的目光看着他。

    弗洛雷斯在赫塔费掌权九年,普通球迷都知道他是谁。

    “在我进入他办公室的时候,弗洛雷斯张开双臂,微笑着对我说:‘常,问题解决了!我拉到了一大笔钱,我们可以马上就还了狗娘养的银行债务,除此之外我们还拥有了超过三千万欧元的转会资金,留到你的球队升入甲级联赛的时候使用!’”他模仿着弗洛雷斯平时说话的语气和腔调,让人以为他说的是真的,弗洛雷斯真的这么说了。

    但是接下来,常胜就给所有人泼了盆冷水。

    “当然,以上都是我杜撰的。根本不存在什么一大笔钱,也不存在三千万的转会资金。那上面只有一句话是真的,你们猜是哪一句?”常胜看着自己的球员们,“你们先猜着,我等会儿公布正确答案,我现在要说的是——我在主席那里得到了一个坏的不能再坏的消息。赫塔费俱乐部完蛋了,弗洛雷斯先生没办法为球队解决债务问题,也没办法为球队找到新东家,我们将被银行收回,然后董事会的所有行动都将被冻结,银行会委托一个陌生人来管理我们,直到他们为球队找到一个新老板,以偿还他们的债务。”

    很多人的眼神瞬间就黯淡了下来。

    球迷当中更有人发出了惊呼,失望之极痛苦至极的惊呼。

    最糟糕的事情终于还是发生了。

    鲁迪.冈萨雷斯则惊讶地看着常胜,不明白他为什么要说出这话来。难道他不知道这是很打击士气的吗?

    常胜没理会大家复杂的眼神和心情,继续说:“所以,现在放下一切幻想吧,先生们。俱乐部已经完蛋了。但是!”他猛地提高了音量,“但是!球队还没有!”

    “球队还没有!”他重复了一遍。

    “俱乐部没有钱,可以破产,也可能被银行收回。所以完蛋了。但是球队不会因为没钱就破产就被银行收回,我们的战斗力的来源可不是钱!”

    球员们愣住了,不是钱?那还能是什么?我们可是职业球员。我们付出努力,踢球,然后赚取薪水。这个关系很清晰很明确。有什么不对的吗?

    常胜从球员们的疑惑中看出了他们在想什么,他对大家说:“除了钱,你们为什么选择足球?能够赚钱的工作有很多,最不济跑去刷盘子也饿不死你们,但是你们为什么选择足球?当你们还是一个少年的时候,是什么让你们选择足球的,是什么让你们跟自己的同伴在街道上追逐这么一个小家伙的,伙计们?”常胜指着停在旁边的一只足球。“那个时候你们难道就知道自己以后一定可以靠足球作为职业,赚取比普通人多得多的薪水?”

    “让我来告诉你们,是为什么。”他竖起两根手指头。“是对足球的爱。以及对胜利的渴求。你们喜欢在比赛中取得胜利,哪怕只是一场用衣服摆成球门的街头比赛,你们也希望可以和同伴们一起击败对手,赢得胜利。你们热爱足球,哪怕为此负伤也在所不惜。这是你们选择足球这项运动的初衷。但难道随着时间的流逝。你们对足球的爱以及对胜利的渴求都消失了吗?”

    “如果你们已经不知道怎么去爱了,那么很巧的是,我这里有人可以告诉你们如何去爱。基克。”常胜向后面勾了勾手。

    恩里克.冈萨雷斯从人群中站了出来,他被常胜拉着胳膊拽到了身边,随后常胜向旁边小退一步,让所有人的视线都可以集中在这位球迷身上。

    “就在我们输给穆尔西亚之后。我去了一趟我最常去的那家酒吧,我本打算去吃点夜宵,因为我觉得有些饿。然后我在酒吧门口遇到了这位球迷以及他的同伴们。”说到这里,常胜侧身向球员们介绍了一下恩里克.冈萨雷斯的同伴。面对赫塔费球员们的目光,这些球迷的表情有些僵硬,不太自然。

    “他们抱着募捐箱,正在为你们募捐!因为他们知道你们已经两个月没有拿到薪水了,并且还将继续拿不到薪水,他们希望可以集合球迷们的力量,哪怕微薄,却仍然不放弃,想要帮助到球队。我看到了年轻的小孩子,还有白发苍苍的老年人,他们都在街头奔走,拉着每一个人,询问他们,希望他们能够帮助球队,哪怕只是一欧元……基克?你们劝捐的时候是怎么说的?”

    恩里克.冈萨雷斯扭头看着常胜,不明白他为什么要这么问。

    常胜做了一个手势:“当着他们的面,说给他们听。”

    恩里克吞了一口口水,他感觉到紧张,因为他要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讲话,更重要的是这些听众都是以前他只能够在看台上遥望,很想要亲近的球星偶像!

    他张开口,却没发出任何声音,他太紧张了,有些不知道该怎么说。

    “就像你们劝捐那样,基克。”常胜在旁边鼓励他,“还记得我对你说的吗?把你们的爱和勇气传递给他们,就是现在。”

    恩里克舔舔嘴唇,颤抖着声音开口了。

    “先……生,先、先生……您……你们是赫塔费的、赫塔费的球迷吗?”

    一开始恩里克.冈萨雷斯的声音颤抖发票,声音还有些失真,紧张的惨不忍睹。

    但是随后他的声音逐渐恢复了正常,因为他响起了自己在看台上为这支球队欢呼的情形,想起了当球队因为债务危机而接二连三的输球时,他们在看台上是多么的痛苦。如今他有机会贡献自己的力量,帮助到球队,这是他的荣幸,可不能因为自己的紧张给搞砸了!

    随后他感觉到勇气从自己的内心深处涌出来,就像当初在奥萨苏纳的主场一样。只有他一个人为赫塔费加油助威,他不在乎别人的目光了。

    “身为一个赫塔费的球迷,您忍心看着球队就这么一步步沉沦堕落吗?虽然我们每个人都不是腰缠万贯的大富翁,但是我们每个人的力量联合起来,哪怕单独的一份都非常细微,微不足道,但只要联合起来。就一定可以创造奇迹!因为我们热爱赫塔费!我们愿意为她奉献一切!但是今天,不需要您奉献一切,您只需要最少一欧元。就可以让我们的球队在往地狱坠落的过程中放慢一秒钟的时间!六十个一秒钟就是一分钟,三千六百个一秒钟,就是一个小时!赫塔费有一万三千五百名会员。只要每个人都可以贡献一份他的力量,我想我们一定能够在球队最终坠入地狱之前,将他们拉住的!是的!只要我们每个人都不放弃,我们一定可以创造奇迹!”

    恩里克.冈萨雷斯最后用激昂的声音结束了他在赫塔费球员面前的公开讲话。

    不过迎接他的不是如潮的掌声,而是一片沉默寂静。

    他从刚才的勇气中回过神来,看到那些沉默的球员们,有些不知所措。

    他扭头看了一眼常胜,带着求助的目光。

    常胜上前拍了拍他的肩膀,对他说:“说的很精彩,基克。我为你感到自豪。等我的球队升了级。我一定会请你以及你的同伴去赫塔费最好的餐厅吃饭!”

    然后他重新站在了恩里克.冈萨雷斯的身前,对沉默不语的球员们说:“与球迷们相比,你们何其幸福。当赫塔费完蛋了,你们还可以选择其他球队,以你们本赛季的表现。我相信你们不会缺少去处的。曾经霸占了联赛第一长达十七轮的球队的球员,去到哪儿都是最受欢迎的,相信我,伙计们,经过这个赛季,你们已经可以去更棒的地方闯一闯了。但是这里的球迷。他们却不行。”常胜指了指自己身后的那些球迷们。

    他们有人抱着募捐箱,穿着不太合身的赫塔费球衣的球迷版,还有人在大夏天的系着赫塔费的围巾,甚至还绑了很多条,或许他们是想找机会让这些球星们为他们签名,在球衣上,围巾上,以及其他什么地方上。

    “他们是赫塔费人,他们出生在这里,他们成长在这里,他们甚至老于这里。他们从出生的那一刻起,就注定了是赫塔费的球迷。他们支持赫塔费,哪怕赫塔费其实并没有带给他们多少欢乐的回忆。赫塔费的荣誉室里空荡荡的,没什么拿得出手的荣誉。但是他们依然会是赫塔费的球迷,甚至他们会让自己的后代也成为赫塔费的球迷。为什么?谁不喜欢强者?皇家马德里和马德里竞技比赫塔费耀眼多了。但他们依然只会为赫塔费欢呼,哪怕在过去的几十年时间里,这支球队一直默默无闻,无足轻重。因为他们爱这支球队。你们可以更换你们所效力的球队,他们却不能够更换他们的主队。”

    “我带他们来,不是想让他们给你们难堪,而是想让你们抬起头来,看看他们的眼睛。他们是在看台上为你们加油助威的人,他们会为你们的一场比赛而嘶哑嗓子。在你们连输六场的情况下,他们依然在在街头为你们募捐。当我决定带他们来的时候,他们还想获得你们的签名——在他们的眼中,他们从未因为这一个多月的失败而抱怨过,他们认为那不是你们的错。是的,那不是你们的错,你们不用为失败背负责任。可你们就能够因为这个原因而选择袖手旁观,让你们的球迷们在看台上一次次痛苦的失望而归吗?”

    常胜盯着每一个人,他的目光仿佛一把锋利的手术刀,能够轻易划开每个人的胸膛,直达他们的内心。

    有人被他盯得的不好意思,想要低下头去。

    常胜的声音就猛地提高了八度:“不许低头!不许低头!给我把头昂起来,看着他们!看着他们的眼睛!与他们对视!他们是你们的支持者!最忠诚的!你们为什么会在自己的球迷们面前低下头去?!”

    球员们听话的重新抬起头来,不过这次轮到球迷们有些不好意思了。他们中有人低下了头。

    站在最前面的恩里克.冈萨雷斯没有这么做,他甚至还挺胸抬头,勇敢地对球员们对视。

    他已经知道在球队内部发生了什么,以及常胜为什么需要他们的帮助。现在他要用对视,将自己的勇气和爱都传达给那些球员,让他们重新恢复勇气。

    “这个赛季,我们差一点就很完美了。但是我现在突然很感谢这场灾难了。因为如果没有这件事情,我们会成为一支升入甲级的球队,和其他两支球队没什么两样。和每个赛季的三支升级球队没什么两样。但是正因为有了这么一件事情,我们和他们迥然不同了。因为当我们出现在下赛季的甲级球队行列中时,我们是从地狱中爬出来的!而他们不过是例行公事罢了!”

    “现在我可以公布答案了。在我最开始的那番话里有那句话是真的?是的,就是那一句‘升入甲级联赛’是真的。直到现在,我依然认为我们的目标是升级。我知道自己没办法令你们去拼,因为你们已经有两个月都没有拿到薪水了,而且不出意外的话,你们还将继续拿不到薪水……所以我不要求你们为了金钱去拼。我只希望你们看看这些可爱可敬的球迷们,想想他们。你们可以在这个赛结束之后去其他球队——如果赫塔费俱乐部注定要完蛋的话。我不会阻止你们。但我希望你们在离开之前,能够为这些赫塔费的球迷们制造一段值得永久回忆,一生铭记的记忆,一段传奇经历。那就是获得这个赛季的联赛冠军。让我们以联赛冠军的身份升入甲级!”

    “我自己没法令你们去拼,但我希望这些球迷能够令你们去拼。钱是赚不完的,可是这样的经历在你们的职业生涯里也许只有一次——一群连饭都要吃不起的人了,却击败了无数强敌,最终成功获得了乙级联赛的冠军。升入甲级联赛!若干年后,当你们回想起2001年的初夏,你们难道不会为之心潮澎湃吗?在所有人都认定你们做不到的时候,你们却做到了,这么了不起的经历,是由你们。赫塔费的球员创造的!”

    “我不知道我们从现在开始努力,还有没有机会实现这个目标,但是在联赛结束之前,我是不会放弃的。就算最后要死,也要死的无怨无悔才行!无论是迎着敌人战死还是因为胆怯而被杀死,虽然结局都一样,但是至少你们……不,是我们,我们曾经很努力地想要去改变这一切!也许就真的改变了呢?”

    “向风车发起冲锋的堂吉诃德很愚蠢,因为他不可能战胜风车。但是现在,我们却要向风车发起冲锋,愚蠢吗?”

    常胜看着自己的球员们,笑了起来。

    “简直蠢到家了。没钱拿,干嘛还要这么拼命呢?所以又回到了最开始的那个问题。不是为了钱,你们为什么选择足球?你们为什么而战?平时我们可以为了钱而战,为了名而战。但是这一次,我们要为了对足球的热爱,为了我们对胜利的渴求,为了那群可爱的球迷而战!”

    说完,他摊开手:“你们瞧,其实事情就是这么简单。没有你们想象的那么复杂和不堪。没有那么多借口、理由和人力所不能为的因素……有一句话已经被说的很烂很烂了,但我还是要说。不管什么时候,都别放弃追求胜利,哪怕你们已经身处地狱,头也要高昂着,望向天堂!”

    “最后十四轮联赛,就像我们上赛季所遇到的情况一样,我们有一个必须完成但是所有人都不相信我们可以完成的任务。每一轮联赛,都尽你们最大的力量去战斗,至于你们有多大力量那一点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你们在战斗,一直到最后一刻!所以,最后十四轮,和我一起战斗吧!向那座看起来不可战胜的风车,发起愚蠢的冲锋!”

    最后他的声音很慷慨激昂。

    慷慨激昂之后,是一段沉默。

    不只是他,是所有人都沉默了。

    在沉默中,常胜重新抬起头,他摊开手自嘲地一笑:“是啊,我们如此愚蠢……愚蠢到都这个时候了还会选择战斗。我们愚蠢到不会选择放弃,只会选择一条路走到黑的战斗……但那又怎么样呢?伙计们,我很庆幸,不,是荣幸,我很荣幸自己能够在2001年的夏天,和你们并肩战斗——我希望在十四轮联赛之后,你们能够给我这么一个机会,将这句话说出来。”

    ※※※

    恩里克.冈萨雷斯一直都在常胜的身后,他看不到常胜的表情,但是他可以听到常胜的声音。

    当他听到常胜最后的话时,突然有一股情绪从他的胸中炸膛而出,让他的鼻子酸了,眼睛涩了。

    然后他高举双手,张开嘴巴高喊起来:“加油!赫塔费!前进,深蓝军团!!”

    一如他当初在奥萨苏纳的主场埃尔.萨达尔球场那样,一个人为赫塔费加油助威。

    不过这一次,他的同伴们没有让他孤军奋战太久,很快那些被常胜请到训练场来做道具的球迷们全都和恩里克.冈萨雷斯一样,高举双臂,大声喊了起来:“加油!赫塔费!前进,深蓝军团!加油!赫塔费!前进,深蓝军团!!”

    在这些球迷们的呼喊声中,常胜没有回头,他只是静静地看着球员们。

    而球员们,就像是被充好了电的机器人一样,眼睛一个接一个的亮了起来。

    二十多号人的眸子,在灿烂的阳光下熠熠生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