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网游小说 > 胜者为王 > 第一百三十八章 看风景不行吗?(欠债还更8)

第一百三十八章 看风景不行吗?(欠债还更8)

    凯特.格雷西坐在楼顶的边缘,他那件用料考究的风衣就很随意地扔在了天台的地上,现在的他只穿着一套很单薄的西服,在楼顶的夜风中被冻得瑟瑟发抖。

    他看着下面灯火通明的世界,看着那些惊恐担心的脸,看着忙忙碌碌的警察和消防员,然后他又抬起头来,看着不远处的那座体育场,旁边那些一块块训练场已经被淹没在了夜色中,看不真切。

    自杀是他计划了很久的行动。

    当他灰溜溜地从华尔街滚出来之后,他就想到了这个主意。

    他失败了,亏了一大笔钱,他的名声也臭了,没有一家金融机构愿意雇用自己这个亏了巨款的经理人。

    曾经的他住豪宅,开跑车,有金发碧眼性感美丽的女朋友,住在纽约最繁华的地段,出入各种高档餐厅和商场,买东西从来不看账单。

    这样的日子就是他为什么要去学金融的原因。

    但这些都是过去式了。

    当他失败之后,房子因为交不起贷款,被银行收回了,跑车被他卖掉了清偿债务。美丽性感的女友一看自己已经穷困潦倒,就毫不犹豫地跑掉了。

    他已经一无所有。

    连工作都找不到。

    于是他想到了死。

    不过他不想随随便便地死去。

    这个世界是这么的美丽,在死之前他觉得自己还是要充分享受一番生活。

    而且最重要的是,他要死在自己的故乡。西班牙,马德里,赫塔费。

    所以他变卖了自己再美国所有能卖的东西,换成了钱。然后回到了自己的祖国。

    在马德里最好的公寓租了一套房子,交了一个月的租金,开始每日享受作乐。

    仿佛要把这辈子接下来应该享的乐子都过完一样。

    不过每天他都还是衣着光鲜的出门,让那些大楼里的人以为他实在某个西班牙有名的投行里上班一样。

    可谁知道除了大楼,他就回去各种酒流连忘返呢?

    现在他的钱全都花光了。

    房租明天到期,他交不出一分钱的房租。

    到时候自己有奖被赶出豪华公寓,甚至身上最后仅剩的光环都将消失。

    不过他也不在乎了,他觉得此时是应该向这个世界说再见了。

    他以为自己疯玩了一个月。应该对这个花花世界早就没什么好留恋的了。

    可没想到当他走到这天台边缘,打算纵身跃下的时候,他朝下看了一眼。

    然后他突然心生悔意。

    他又不想死了!

    但如果他今天不死的话,明天他也会死。

    因为他无家可归。什么都没了,还能怎么活下去呢?

    凯特.格雷西眯起眼睛,望向北边。那边是繁华的马德里。不过现在什么都看不到,所有的东西都被掩盖在了犹如浓雾般的夜色中。

    他感觉带有人在向他靠近,他以为又是那些消防员。于是他挥手喊道:“别过来!让我在死前享受一份安静时光!”

    看到他这个动作,下面又是一阵惊叫。

    ※※※

    常胜听到对方的话,停下了脚步,然后向身边的加西亚警察说道:“把东西给我。谢谢你了。”

    加西亚警察反应过来他要做什么,他惊呼:“你不能这么多。常!头儿让我照顾你的安全……”

    “我很安全,警察先生。”

    “可你要去的地方很不安全……”

    “我觉得在大楼外面擦玻璃都比这个危险。别担心。我知道分寸,好了,把东西给我,你抱着不累吗?”

    加西亚警察犹豫了一下。

    常胜又说:“现在我是谈判专家,你有见过隔着老远喊话的谈判专家吗?”

    加西亚警察最终还是放弃了,他将一箱子啤酒交给了常胜。

    常胜双手抱着,步履沉重地走向了那个坐在边缘的身影。

    “我他妈不是说了不要过来吗?!”

    凯特.格雷西愤怒的转过身来,冲来着大吼。

    但是吼完他就愣住了。

    他见到一个双手抱住一个箱子的人,站在离他大约十米的地方。

    “这天台又不是你家,我是上来看风景的。”来人说道。

    说完,他抱着箱子大摇大摆地走到了凯特.格雷西的身边两三米处。

    随后他将箱子放下来,凯特.格雷西这才看到那是一件啤酒。

    对方就这么不管不顾的拆开箱子,从中拿出一罐啤酒,然后走向了天台的边缘……

    凯特.格雷西的瞳孔缩小了。

    而当楼下的人们看到又多了一个出现在边缘的人时,也忍不住惊呼起来。[

    ※※※

    常胜并没有直接上顶层,而是先回了趟家,跟着他的警察觉得奇怪,不过也没多问。

    常胜从家中拖了一件啤酒出来,让加西亚警察帮他扛着,然后他们这才一起上了天台。

    现在他就这么站在天台的边缘,手里拿着一罐啤酒。

    双脚却在轻微地打着摆子。

    因为就在刚才他不小心看到了下面,那密密麻麻的人头和七楼的距离,让他有些失重的眩晕感。

    还好他迅速闭上了眼睛,否则他真的会一头栽下去也说不一定呢……

    到时候,自己的重生穿越就得到此结束了,这本书也可以改名叫做“失败的穿越重生之旅”了。

    妈的,老子有轻微恐高啊……

    常胜在心里叫苦。可这又是他自愿来做谈判专家的。

    他当然可以在一个安全的地方做说客。

    但是在常胜的计划中,他必须身犯险境才行。

    常胜比起眼睛。微微仰着头,然后不断深呼吸,慢慢慢慢地蹲了下来,接着放下一条腿。伸出去。

    楼下再次响起一阵惊呼。

    然后他慢慢挪动屁股,调整自己的姿势,又放下了第二条腿。

    惊呼声更大了。

    终于坐稳了,常胜尽量不去看下面,而只看远方,目光深邃,其实是为了掩饰他的恐高的虚弱……

    为了不往下看,他甚至将易拉罐举了起来。举到和视线平齐的地方,抠开了酒罐子。

    接着一口气就喝掉了半罐。

    酒精融入血液,终于让他的那种恐惧稍稍减轻了点。

    就在他考虑怎么开口的时候,旁边的那个人却说话了:“我第一次见到有恐高症的人还选择到这种地方来看风景的。”

    常胜本来就很僵硬的身体又僵了一下。随后他慢慢扭头看着对方,裂开嘴笑着:“当然,这对我来说很危险,可越是危险的地方,风景越好。不是吗?”

    他的声音里还有些因为紧张而产生的颤音。

    “你这样的谈判专家倒是挺有意思的。”凯特.格雷西盯着常胜说。

    “我不是谈判专家。我只是一个来看风景的。”常胜矢口否认。

    “那么你看到了什么了吗?”凯特.格雷西问。

    常胜极目远眺:“我看到了一个花花世界。车水马龙,灯红酒绿的花花世界。有人因为失恋而借酒浇愁,有人则在和自己的另一半拥在一起亲吻。我还看到了一家人其乐融融围坐一起吃完饭,丈夫正在责备妻子做的饭菜不好吃。儿子则在偷偷将自己不喜欢的东西刨到了妹妹的盘子里,妹妹在向妈妈告状。妈妈则正在和抱怨她做饭不好吃的丈夫抱怨:‘有本事你自己做啊!’……”

    “这可不是什么其乐融融的温馨故事。”凯特.格雷西皱眉说道。

    “不,这就是其乐融融的温馨景象。”常胜摇头斩钉截铁地说。“这是最平凡的生活。但真实,充满了人气,每个人都过着这样的日子,日复一日。这样的生活被很多批评家认为是平淡乏味,缺乏刺激的。但是我却觉得这就是最美好的生活。因为平凡,所以持久,因为持久所以永恒,因为永恒所以伟大。”

    凯特.格雷西似乎被常胜的这番话给触动了,他说:“但平淡的生活过久了未免无趣。要不然为什么那么多人都说要过不平凡的生活呢?”

    “当然,你可以去追求不平凡,但平凡是你追求不平凡的基础。没有这平凡的生活,你根本无从追求起。”

    “好……”凯特.格雷西指着北方的夜色说:“在那里,我看到有一个落魄潦倒的失败者,他失去了自己的一切,被人嘲笑排挤……难道这样的生活也伟大吗?”

    常胜看了对方一眼,然后点点头:“当然。只要他努力地活下去,那就是伟大。”

    他想起了自己的前一世。

    “一个失败者,失去了所有,被人嘲笑,没关系。只要他不认输,就总是有机会卷土重来的。这花花世界里有形形色色的人,不是每个人都能够做成功者的。但每个人都在按照自己的方式认真努力地活着。这就是这个世界如此吸引人,让人眷恋喜欢的地方了。”

    说着,常胜喝光了自己的酒。

    接着他伸手去后面箱子中抠出两罐啤酒,一罐留给自己,一罐给了凯特.格雷西。

    “看风景不喝酒太无趣了。”

    凯特.格雷西犹豫了一下,还是接了过去。

    然后常胜将易拉罐举到自己的眼前,用手指扣开了拉环。

    凯特.格雷西则低头拉开了易拉罐。

    两声“嘭”一前一后响起,然后被夜风吹散到了空中。

    “如果已经穷途末路了呢?”凯特.格雷西喝了一口酒,然后继续说,“就像现在这样,没有路了。不管怎么说都死定了,只是早点死和晚点死的区别而已。”

    常胜摇头:“我从不信什么穷途末路的说法,对我来说,只要活着就不算穷途末路。只要活着就有机会,如果死了,那才是真的没机会了。我是一个足球教练,你想听听我的‘穷途末路’故事吗?”

    “请讲。”凯特.格雷西举起了手中的啤酒罐子。

    ※※※

    那个领头的警察在下面,仰头看着这一幕,忍不住张大了嘴巴。

    “他真的做到了!我就知道……哈哈哈!”

    旁边的警察凑上来说:“头儿,谈判专家那边说他快赶到了……让我们再拖住跳楼者五分钟……”

    老警察瞪了他一眼:“让他去死!我这里不需要什么狗屁谈判专家了!告诉他,我这里已经有了一个比他更专业更厉害的家伙!”

    ※※※

    “你打了他?”凯特.格雷西惊讶地看这常胜。

    “是的,我打了他,还是两次!”常胜炫耀地伸出了两根手指头。

    酒至酣处,常胜的肢体语言也丰富多了,逐渐抛弃了最初对高空中无依无靠的恐惧。

    “你为什么要打他?他可是董事!他能够决定你的生死,你知道吗?”

    “废话,我当然知道,但他是个贱人,就应该揍!所以我一点都不后悔!”

    “可你因此得罪了皇家马德里……就算我不怎么看足球,我也知道这支球队的名字,在西班牙,你等于得罪了一股最庞大的势力!”

    “怕个鸟毛啊!”常胜嘿嘿嘿地笑了起来。“我现在不还在这里呆的好好的?想那么多做什么?想揍人的时候直接揍就是了!”

    “你真疯了……”凯特.格雷西摇头无奈道。

    “多谢夸奖!”常胜挺了挺胸膛。

    ※※※

    玛利亚大婶和门房莱蒙也抬起头来呆呆地看着楼顶上的那一幕,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了……

    和他们一样的还有很多人。

    以至于现场都安静了不少。

    消防员蹲在不远处,同样目光呆滞地看着眼前这一切。

    所有人都想不明白,刚才那个还情绪激动,不许任何人靠近的轻生者,怎么突然就和常胜坐在一起很热烈的攀谈上了……

    ※※※

    ps,终于还完了,公众版欠下的八章更新~

    无债一身轻啊。

    想要看更多的,大家投月票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