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绝世唐门 > 第三百八十四章 拯救,南水水(下)

第三百八十四章 拯救,南水水(下)

    直到那绿色烟雾冒起,才有两道身影从不远处的房廊下蹿了出来。

    “小江,你太敏感了,这大晚上的,谁知道是耗子还是猫,弄出点小动静别那么疑神疑鬼的。这院子都快让你的腐蚀毒球弄的千疮百孔了。”说话的是一名身材较为矮小的邪魂师,脸色铁灰,鼻孔翻天。

    “哼!”小江捏了个兰花指,一双三角眼翻了翻,不屑的哼出声时,还露出两颗龅牙。

    “这叫有备无患,上次三长老不是还夸我机敏了吗?有杀错没放过嘛。管它是猫还是耗子。毛毛,你总是这么大大咧咧的也不行,要是被三长老知道了,你又要挨鞭子了。”

    南秋秋在暗中,听着这嗲声嗲气的声音,只觉得背后鸡皮疙瘩都要起来了。

    她没有急着动手,是在等霍雨浩信号。屋子里的邪魂师是有可能威胁到她母亲生命的,而外面这两个,都只有四环左右修为,不足为惧。

    霍雨浩此时已经在屋内了,两名四环邪魂师在冲出房廊的时候,他已经悄然而入。凭借模拟魂技,根本不需要担心被发现。

    南水水被关在地窖之中,房间里的两名邪魂师就守在地窖上方的房间里。他不能给对方杀人灭口的机会,所以,不但要小心,而且,一旦动手,必须是雷霆万钧。

    悄无声息的来到两名邪魂师所在的房间外,周围的空气伴随着霍雨浩身上升起的莹白色魂环。开始轻微的扭曲起来。精神干扰领域开启。

    里面那两名邪魂师正在喝酒,虽然只有两个人。却摆了一大桌子菜,喝的不亦乐乎。

    “咦,我说兄弟,你脑袋怎么变成俩了?”

    “俩什么俩,你喝多了吧你,怎么今天量这么差?用魂力排排。”

    “放屁,用魂力排掉了,喝酒还有什么意思?晕了才好。待会儿睡个好觉。最近魂力到瓶颈了,说什么也提升不上去,看来,要再杀几个人,吃点人心来提升我的血气了。”

    “真恶心,人心有什么好吃的,人脑才是极品。那柔柔糯糯的味道。啧啧……”

    “砰——”

    正沉浸在对人脑美味幻想中的邪魂师突然一呆,因为他对面的那位,脑袋突然爆掉了,他口中柔柔糯糯的人脑,四散纷飞,脑汁四溅。果然是那熟悉的味道。

    用手指沾了一点溅射在自己脸上的脑汁,再放入嘴里尝了尝,“看来我也喝多了,幻想着,脑汁的味道都这么真实。哈哈。真是美味啊!幻想吃着脑汁下酒,不错、不错。咦。怎么这么冷?”

    钻石冰晶闪烁着的手掌,直接捏上了他的脖子。下一刻,“咔嚓”声响起,这位魂王级别的邪魂师,也步了他那同伴的后尘。

    在精神干扰领域的作用下,他们从始至终都没有感受到任何魂力波动的迹象,这也是为什么喜食人脑的这位认为对面爆头是自己的幻想。

    可实际上,那爆头是真实的,一名魂王级邪魂师,又不擅长精神能力,在命运之眼加持下的灵魂冲击面前,死亡是唯一的归宿。

    至于另外这位,被霍雨浩永冻之域笼罩全身的时候还陶醉呢。直接殒灭于冰帝之螯下。

    霍雨浩在动手的同时,也提示了外面的南秋秋。泯灭之力肆虐。只用了几次呼吸的时间,南秋秋就已经冲入房中。

    “雨浩,我妈呢?”南秋秋快步来到霍雨浩面前,看都不看那两具邪魂师的尸体一眼就急切问道。

    霍雨浩没有吭声,走到酒桌旁边,右脚在地面上一点,“噗!”一块石板破碎,露出了黑黝黝的洞口。里面隐隐有股阴风传出。

    “你妈妈在下面,去救她吧。动作要快一点,我在外面等你们。”说完这句话,霍雨浩就转身向外走去。

    南秋秋此时顾不得霍雨浩有些怪异的神情,纵身一跃,就下了地窖。

    地窖内虽然阴风阵阵,但当南秋秋落下来之后,却惊讶的发现,这里面不但通风很好,而且干爽异常,有些阴森却不冷。

    “妈——”下一刻,她就看到了自己的母亲,但是,这一看不要紧,南秋秋的眼睛瞬间就瞪大了。吃惊的张大了嘴。

    地窖内的环境远远好过南秋秋先前的猜想,在她看来,母亲一定是受了很大的罪。可实际上呢?在这地窖之中,不但十分干爽,而且桌椅板凳、床一应俱全,而且都很干净。桌子上还摆着各种水果。地上铺着厚厚的地毯。除了阴气略重之外,简直就是一间豪华卧室啊!

    而南秋秋之所以吃惊,当然不会是因为这里的环境,而是因为她的母亲。

    南水水看上去脸色虽然有些苍白,但却还算健康,看到南秋秋的到来,她的目光也是一下就呆滞了。她坐在桌子前,正在吃着水果,唯一不正常的只有一点,这位地龙门门主,身无寸缕。右脚上有一条细细的银色锁链。

    “妈……”南秋秋的声音明显有些颤抖。

    南水水手中的水果“啪”的一下,就掉在了桌子上。脸色顿时变得一片惨白,颤声道:“秋秋。”

    南秋秋的眼神下一瞬就变得清明了,一个箭步,来到南水水身边,弯腰拉起那锁链,粉红色的泯灭之力瞬间释放。

    但是,令她惊异的是,这银色锁链看上去很纤细,但却极其坚韧,哪怕是她的泯灭之力也无法损其分毫。

    “秋秋,秋秋你怎么来了?快走,那个人要是回来了,就麻烦了……”南水水似乎也清醒了几分,赶忙急声叫道。

    南秋秋没有去看母亲,只是低着头看着手中锁链,“妈,我是来救你的。我一定能把这锁链弄开的。”一边说着,她已经将自己的魂力提升到了极致,将手中锁链都映衬成了粉红色。

    锁链纹丝不动,没有半分要断开的意思,南秋秋的双手,已经被勒出血痕。她的泪水,也不争气的大滴、大滴滑落。

    “哇……”泪水狂涌而出,南秋秋猛的扑入母亲怀中放声大哭,“妈妈、妈妈你受苦了,妈妈,我来晚了。妈……”

    南水水抱着女儿,心中同样是百感交集。叹息一声,道:“傻丫头,不是你想的那样。妈妈没事。那个家伙虽然毁了我的衣服,但却并没有玷污我。你别想多了。”

    “啊?”南秋秋抬起头,泪眼朦胧的道:“什么情况?”

    南水水一脸无奈的道:“那家伙多年之前就认识我。在我年轻的时候,他曾经是你爸爸的情敌,后来,我嫁给了你爸爸,他一怒之下,成为了邪魂师。但也因此丧失了男性的能力。这些天我也没受什么罪,只是被他毁了衣服,他每天都来看看我。照顾我的起居倒是也算尽心。坦白说,我不恨他。甚至对他还有些愧疚,如果不是我,他也不会走上邪魂师这条路。”

    南秋秋目瞪口呆的看着母亲,她也是怎么都想不到,在母亲身上,居然还有这样的插曲。

    “这锁链怎么办?”南秋秋一脸郁闷的道。

    南水水苦笑道:“在他没有给我吃那什么灭魂散之前,我试过。以我的修为都弄不断,更别说你了。你赶快走吧。反正他肯定不会杀我的。你先安全离开这里再说。哦,对了,给我件衣服先。他要是下次再敢毁了我衣服,老娘就一头撞死在这里。”

    南秋秋这才反应过来,赶忙从自己的储物魂导器之中取出衣服帮母亲穿上。只是,那银色锁链着实有些碍事。

    “快走吧。”南水水穿好衣服,脸色顿时变得好看了许多,赶忙催促女儿道。

    南秋秋用力的摇了摇头,紧紧的抱住母亲,“不、我不走。我好不容易找到您了,怎么能就这么走了。我一定要把您救出去。哦,对了,我不行,那个家伙或许可以。雨浩、雨浩,你快下来,我妈妈脚上的锁链我打不开。”

    霍雨浩听到呼唤,这才从外面重新进入房间,跳下地窖。

    看到他,南水水轻轻的点了点头,南秋秋俏脸上却立刻飞起了一抹红晕,瞪了他一眼。

    她此时已经明白,霍雨浩先前为什么不肯跟她一起下来,一定是通过精神探测已经事先知道妈妈没穿衣服了。这家伙……

    霍雨浩恭敬的道:“南前辈,您好。”

    南水水轻叹一声,道:“你们怎么能以身犯险呢?这日升城内,全都是日月帝国的人。还有圣灵教的人。太危险了,赶快走吧,我脚上这锁链,你们是打不开的。”

    霍雨浩从南秋秋手中接过锁链,看了看,然后右手在自己额头上一抹,一道碧光就出现在了他掌握之中。

    碧光一闪,只听“铿”的一声,锁链应声折断。南水水这边的话才刚说完,眼睛就瞪大了。

    霍雨浩拉着锁链,快步来到墙壁尽头,手中碧光再闪,就把这整条锁链给切了下来。直接收到了自己的储物魂导器之中。

    “这……”南水水完全呆滞了,这锁链她可是亲自试过的,以她八环魂斗罗级别的修为,加上泯灭之力都不能破坏。在霍雨浩面前,却是如此轻而易举的就完成了。这简直是太不可思议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