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掏宝王 > 第703章 八千万美金求购(中)

第703章 八千万美金求购(中)

    第703章八千万美金求购(中)

    “有人找我?是谁找我?”贺青惊讶道。

    伍强回答道:“那人自称苏黎世美术院的人,是一名瑞士籍华人。”

    “苏黎世美术院?就是刚不久前我们去过的那家美术院么?”贺青疑惑道。

    伍强点头道:“是的,就是那家美术院。不过不知道那人特地来找你所为何事,应该是给你鉴定那幅画的劳伦斯先生派来的,我想可能跟那幅画有关吧,呵呵,或许他们想通了,愿意马上给你颁发鉴定证书。”

    贺青说道:“希望如此吧。”

    劳伦斯的人来找他,除了为了梵高那幅画而来,还会有什么事情?

    如果真如伍强所言,他们是来给他下发鉴定证书的,那再好不过了,虽然他改变了主意,暂时不打算将那幅画送到拍卖场去,也就不急着做什么鉴定,但能得到权威鉴定机构的肯定,拿到鉴定书,那自然是一件好事了。

    “贺先生,那人现在正在外面等着,要不要去见见他?”伍强问道。

    贺青毫不犹豫地点头答应道:“来者是客,当然要见了,不过我就不出去迎接了,你叫他直接过来吧,来我这客房坐下来细聊。”

    “好,我这就去跟他说。”伍强连忙答应着,并转身快步走出了房间,去迎接那不速之客了。

    贺青则留在客房里,不慌不忙地等候对方的大驾光临。

    不到五分钟的时间,伍强便领着一男子走了进来。

    那确实是一名黑眼睛黄皮肤的亚洲男子,年纪并不大。四十岁左右的样子,戴着一幅金丝眼镜,显得温文尔雅的。

    “您好,贺先生。”

    走进来见到贺青的时候,那男子笑盈盈地问好。

    “您好。”贺青也很礼貌地打招呼。说道,“请里面坐吧。”

    “谢谢。”那男子迎上来,与他握了握手,自我介绍道,“鄙人姓汪,祖籍广粤。你叫我老汪就可以了。”

    见面客套了一番之后,他随贺青在沙发上坐了下来。

    “汪先生,不知道你找我有何贵干?”

    贺青问道,很是直接,这事也没必要拐弯抹角。

    汪先生笑吟吟地道:“贺先生今下午带名画来我们美术院鉴定的事情现在我们都知道了。那可是梵高大师的作品啊,梵高大名鼎鼎,世界闻名,他的作品可是凤毛麟角,非常了不起的!”

    贺青点头道:“是的,下午确实带着一幅梵高的画作去了你们美术院,以求鉴定,帮我鉴定的是你们美术院的油画鉴定大师劳伦斯先生。但可惜啊,好像得不到他的肯定,他并没有给我开具鉴定证书。既然这样。那就算了,我也不想劳烦你们了。”

    他虽然和声缓气地说来,但言语间明显含有一点不满的情绪。

    汪先生看样子也是个聪明人,应该听得出他话里隐含的那层意思,忙解释道:“不是劳伦斯先生不肯定,而是你也知道。你带去鉴定的这幅画是梵高大师的,可不是普通的画作。劳伦斯先生不能轻易地给出定论,得作进一步的鉴定。不过按劳伦斯先生所说的情况来看,你手上那幅《栗子树林》很有可能是梵高的真迹。”

    “是吗?”贺青微微一笑道,他似乎听明白了对方言外之意。

    “是的。”汪先生用力点头道,“应该没多大问题,毕竟劳伦斯先生是我们美术院最有权威的油画鉴定师之一,他对梵高、毕加索等世界名人画家的作品很有研究,有独到的见解,他看好的东西应该没问题了,只需要再稍微研究一下,做最后的确定。”

    “那你的意思是什么?”贺青直言问道,“你这下来找我,莫不是和劳伦斯先生的要求一样,叫我把手上的这幅画交给你们美术院做研究?”

    汪先生笑了笑,摇头道:“不是给我们美术院做研究,而是为了给你鉴定好那幅画,以免出什么差错,毕竟那不是一幅普通的画,而是梵高的油画,需要仔细比对确认,不出任何错漏。”

    贺青笑道:“那没必要了吧?”

    他以为汪先生是替劳伦斯先生来给他开具鉴定证书的,岂料对方的来意和先前劳伦斯先生的请求如出一辙,只是希望他把梵高那幅《栗子树林》交给他们美术院做研究。

    对此,他第一反应就是拒绝,如果愿意,那他早就答应劳伦斯先生了,没必要等到对方请人来做说客。

    汪先生却道:“很有那个必要。拿去研究一番,做好鉴定,确保没问题之后,我们就可以给你鉴定证书了,当然,画到时候也会原封不动地还给你。我们知道你特地千里迢迢地从中国拿画来做鉴定很不容易,我们只是急你之急,想尽快给你做完鉴定,搞定这个事情。”

    贺青淡淡一笑,摇头道:“汪先生,你猜错了,我来瑞士可不是为了鉴定这幅画,而是有别的重要得多的事情,鉴定画的事情只是顺便做的而已。汪先生,如果你来找我只是为了这个事,那很抱歉了,恕我没办法答应你。”

    他态度很坚决,没有丝毫考虑的意思。

    见他拒绝得这么干脆,汪先生神色微有些窘迫,说道:“希望你好好考虑一下,画交给我们,我们会给你立借据的,还有支付你一定的押金,让你没有后顾之忧。”

    贺青正色道:“这些话你们美术院的劳伦斯先生已经跟我说过了,至于答复是一样的,原谅我不能答应你们。请你不要再说了,这个事情对于我来说是没必要考虑的,其实我已经想好了,你们给不给我鉴定证书都没关系,我准备带回中国去。自己好好收藏起来,自己觉得没问题,是真品就可以了。”

    他自己早就认定东西是梵高的真迹了,这是毋庸置疑的事情。

    汪先生轻轻地叹了口气,说道:“那有点遗憾。不过既然我亲自来找你了。那你能不能把那幅画拿出来给我过过眼,我就看一下,没有别的意思。”

    贺青毫不犹豫地点头答应道:“可以,这没问题,我不是那种小气的人。”

    只是给汪先生看一眼而已,这确实没什么。对方又拿不走他的东西。

    “那就多谢了。”汪先生欢喜道。

    说完之后,贺青便起身走去将那幅梵高的风景油画《栗子树林》拿了出来,并摆在茶几上,给汪先生鉴赏。

    “汪先生,就是这幅画。你给鉴定鉴定吧。”贺青指着那幅画道。

    “不错!”看了一眼后,汪先生忙不迭地点头表示称赞,此刻他明显忍不住有点激动,可能是看到梵高的真迹后,他内心感到兴奋。

    “贺先生,能不能把画从画框里取出来,给我仔细看看?这样看不大清楚,不过大体上很有梵高作品的遗迹。应该没有错,只是不好确定。”汪先生随后请求道。

    贺青说道:“可以啊。”

    他爽快地答应了下来,于是小心翼翼地将油画从画框中再次取出来。毫无隔阻地亮给汪先生看。

    原画取出来,摆在那里时,汪先生赶紧从随身携带的包里取出放大镜和手电筒等鉴定工具,细致入微地进行了一番鉴证。

    “不错,非常不错!”看得差不多之后,汪先生收起了工具。抬起头来道,“这幅画无论是整体还是细微之处。可都有梵高笔下的痕迹,从风格到施笔、布彩。都具有梵高作品典型的特征!”

    贺青笑道:“是吗?听你这意思,这幅画应该没问题了,能证明是梵高的一幅真迹了。”

    汪先生郑重地点头道:“基本上没问题,但我也不能百分之百地保证,只有会请我们美术院的各大专家,好好做一番研究之后才能定夺,毕竟现在高仿作品多,很多高仿之作能以假乱真,很难看出其中细微的差别。”

    贺青淡然笑道:“那就算了。”

    说着他把画装入画框中,并好生收起来,放回到了原位藏好。

    “贺先生,你真的不能考虑一下吗?这对你没有任何损失的,我们也不会收你的鉴定费,算是完全免费给你做鉴定。”贺青转身走回到座位上时,汪先生再次问道,颇有股锲而不舍的精神。

    贺青很果断地摇了摇头,回答道:“不好意思,这事没得考虑的。”

    “那你这画准备作何处理?”汪先生复又问道。

    贺青说道:“刚才我已经说得很清楚了,关于这幅画,我准备带回中国去,自己收藏用。”

    “你这幅画难道是在瑞士这边淘到的?”汪先生疑问道,眼神中明显有股难以置信之色。

    贺青也不隐瞒,点头道:“是的,在苏黎世这边收到的。”

    “是吗?”汪先生微微瞪大眼睛道,“那你当时收来的时候花了多少钱?”

    贺青笑笑道:“汪先生,这个就没必要告诉你了吧?这些事情你们也不用知道了。”

    汪先生笑吟吟地说道:“我没有别的意思,只是顺便问问,你淘到了这么好的一幅画,很有可能是捡漏了,而且是捡到了一个大漏。值得恭喜。”

    贺青道:“谢谢,但是不是个漏现在还不好说。”

    “贺先生,麻烦你了,既然你没那个打算,那我也就不勉强你了,告辞了吧,不过可能后面我们还会见面的。”

    再就那幅画聊了一会儿后,汪先生便道了别,贺青不答应把那幅画交给他,拿去他们美术院做鉴定,他也没有办法,画是对方的,他们强求不了什么。

    “请慢走。”贺青点点头道,然后让坐在一旁的伍强送对方出去。

    不一会儿伍强便送走了汪先生,并很快走了回来。

    “贺先生,刚才那汪先生给你鉴定那幅画的时候,看得出来,他也很认可那画的。”走到贺青身前后,伍强开口说道。

    贺青点头道:“应该是这样的,他比较看好。”

    “那他们为什么不给鉴定证书,非得让你把画交给他们做研究?”伍强疑惑道。

    贺青苦笑道:“他们这是故意为难人,把画交给他们做研究,他们肯定有利可图,不然不会这么积极,别以为他们真的这么用心,为的就是给你做好鉴定,不出差错?要知道他们只是一个鉴定机构,鉴定是收钱的,我相信很多高仿赝品经过他们手,他们也会下鉴定证书,反正赚到鉴定费就可以了。他们越是这么做,越说明他们看好这幅画,这样我也就放心了,达到了鉴定的目的。”

    伍强问道:“那后面还要不要做鉴定?”

    贺青不假思索地摇头道:“不用了,本来我是打算在这边出手的,毕竟这是外国的一幅油画,出手的话,在国内可能卖不出一个理想的价钱,只有放到国际拍卖公司拍卖才能实现其真正的价值,但现在我不这么想了,我想带回去自己好好收藏起来,毕竟这是梵高的真迹,可不多见啊,很值得好好收藏。”

    伍强用力点头道:“是的,这么名贵的话应该好好收藏起来,放在手上只会越来越值钱的,升值空间很高。”

    “对,我就是这么想的。”贺青点头应答道。

    “贺先生,如果没有其他什么事,那我先走了,有事随时吩咐我就是了。”伍强随后道别道。

    贺青点头道:“嗯,好,你去休息吧,有事再找你。”

    “拜拜。”伍强道别离去。

    等伍强离开房间后,贺青在里面独自坐了一会儿。

    稍后他走去餐厅吃晚餐。

    接下来没有什么事情。

    这一夜贺青也睡得很踏实。

    第二天起来后刚吃完早餐,准备赶去医院看望林海涛,谁知道汪先生又找上了门来,这次来的还不是他一个人,还有两名男子,都是年纪较大的外国人。

    常言道,“无事不登三宝殿”,汪先生再次造访,肯定有什么重要的事情。

    不过要是为了求他把那幅画拿去他们美术院做研究,那别说是多带来两名外国人,就是把该国的总统请过来做说客,那也是半点用也没有的,不答应的同样不会答应。(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