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掏宝王 > 第702章 八千万美金求购(上)

第702章 八千万美金求购(上)

    第702章八千万美金求购(上)

    “他说是梵高的真迹?”贺青开口问道。

    伍强用力点头道:“是的,他说很有可能是真品,应该没问题!”

    “那就好。”贺青微微一笑道,似乎松了一口气,感到很欣慰。

    实际上,他早就能肯定眼前这幅《栗子树林》的油画出自大名鼎鼎的梵高之手,是大师的真迹,此刻特地赶来请绘画界的专家鉴定,只不过想为其正名,得到别人的认可罢了,说白了就是一个形式,最多求估个价,看梵高这幅作品在市场上有多高的价值。

    像这么开门的画作,那人要是不认可,那还称得上是什么“油画鉴定大师”?

    当下贺青耐心地等待着那名叫“劳伦斯”的老师傅做鉴定,只见劳伦斯越看越兴奋,他拿着放大镜翻来覆去地查看着,看得非常仔细,生怕错过了某个细节似的。

    见对方表现得那么激动,贺青心里自然感到很高兴,他之所以来这里,还不是为了得到像劳伦斯这样的专家的肯定,有了他们的认可,画的价值就会立马凸显出来了,不然放在他手上,还只是一幅毫无价值的赝品之作。

    看了许久,劳伦斯才放下放大镜来,并抬头看向贺青和伍强。

    随即他用德语和伍强交谈了一番,贺青虽然听不懂外语,但通过观察对方的眼神和神色,他隐隐看得出来,劳伦斯似乎有什么请求。

    “贺先生,”说完后。伍强转过头来对贺青道,“那幅画劳伦斯先生已经鉴定完了。”

    “是吗?”贺青淡然一笑,问道,“那结果怎么样?应该没什么问题吧?”

    伍强回答道:“是的,他个人已经做完鉴定了。但他说这还只是他一个人的看法。他问可不可以暂时把这幅画留下来,留下来给他们做研究,他们这里有很多鉴定油画的专家,而且有不少专名研究梵高作品的专家大师,画留下来后,他们可以开鉴定会。做出最后的鉴定。可不可以留下来给他们看?”

    贺青想也没想地摇了摇头,说道:“这当然不可以了,我必须马上拿走!”

    他语气很坚决,毫无商量的余地。

    像这么重要的画,他怎么可能随随便便留下来。任劳伦斯他们处理,他和他们美术院的人又不熟,这里面没有一个是他信任的,谁知道他们会不会做手脚,来个“狸猫换太子”,把这件价值连城的真品给掉包了,不怕一万就怕万一,这种事情还是谨慎点好。不要掉以轻心。

    “你把我的意思告诉劳伦斯先生,画不能留下来,做完鉴定后就得带走。不过他可以叫其他鉴定师傅来,让大家当着我的面做鉴定。”贺青随即又说道。

    “好,我这就跟他说,把你的意思转告给他听。”伍强连忙点头答应道,说罢他便回过头去,将贺青刚才说的原原本本地向劳伦斯陈述了一番。

    听完后。劳伦斯脸色明显变了,现出遗憾之色。

    “他说画只在这里放三天。他们可以给你押金和保证书。”伍强传递劳伦斯的意思道,“贺先生。你怎么说?考不考虑他提出的请求?”

    贺青脸色一沉,严肃地说道:“这个事没得商量,你告诉他,要是做完了鉴定,那就给个鉴定书,鉴定费一定都不会少。”

    “嗯,那我就明确地拒绝他吧。”伍强好生答应着,很快他便和劳伦斯进行了沟通,并得到了回复,说道:“他说这幅画不是一幅普通的画,非常特殊,暂时不能下证书,得留在这里,经过和其他鉴定专家会谈之后才能做出最后的鉴定。”

    贺青冷冷地回应道:“那就算了。”

    听劳伦斯那意思,明显有“威胁之意”,东西不放在这里,他们就不给鉴定书,而实际上他应该能肯定那是梵高的真迹,只是想拿下画来,给他们做什么研究,至于他们会不会在画上做什么手脚就不得而知了。

    贺青自然不会在这个问题上做出妥协,像这么名贵的画,交给外国人,这让他如何放得下心来?

    “伍先生,把画收起来吧,既然不给鉴定书,那算了,我们另找地方鉴定。”贺青当即招呼道。

    “嗯,好。”伍强应答道。

    不顾劳伦斯的脸色,贺青快速地把画收了起来。

    画收起来后,他便带着伍强离开了美术院。

    “贺先生,那还不要去找鉴定机构?”坐上停在门边的车后,伍强问道。

    贺青摇了摇头,说道:“先不鉴定了,如果后面有需要再说。”

    有这么好的一幅画在手,他其实完全不用急着求鉴定。

    虽然林海涛说得不错,如果想出手最好在国外的大拍卖公司拍卖,因为像梵高等国外大师的油画,只有在国际大拍卖公司才能实现其真正的价值,拍出理想的价钱来,但这毕竟是梵高的作品,凤毛麟角,何其珍贵,放在手上绝对是一大珍藏。

    所以贺青突然有点不想出手了,想留下来收藏,毕竟这是他淘到的第一件外国古董,而且是一件重宝,对于扩充他即将开办的收藏馆意义极大。

    在国外他没有什么影响力,没有什么人相信他的眼力,但在国内,他无疑是首屈一指的鉴定师,他说手上的画作是梵高的,绝不会有人站出来质疑和反驳。

    “嗯,那也好。”伍强点头道,“那等你有需要的时候再找我吧。”

    “好的,不过可能不需要鉴定了,我准备带回中国去。”贺青应道。

    当下贺青没有直接返回所下榻的酒店,而是让伍强开车把他送往林海涛住的那家医院。

    没过多久,贺青便见到了林海涛和守在病房里照顾他的田甜。

    “青哥,怎么样了?”一见到贺青,林海涛就急急地问道,“那幅画应该没问题吧?已经经专家鉴定是梵高的真迹对不对?”

    尽管他很相信贺青的眼光,但这毕竟不是中国的古董,而是国外的一幅老油画,只有得到国外专家的肯定,才能百分之百地确定,不然也不会得到拍卖公司的认可,也就拍不出亿万天价了。

    贺青点头道:“没问题。只是还没拿到鉴定证书。”

    “没拿到鉴定证书?为什么?难道存在争议?”林海涛连声问道,他眉头微微皱了起来,似乎有些担心。

    贺青摇头道:“不是存在争议,而是那美术院的鉴定师傅故意刁难,他非得让我把这幅画留给他们做研究,否则不给开鉴定证书。呵呵,你说我会不会把画交给他们?我和他们又不熟,当中没有值得我信任的人。”

    “那肯定不行了!”林海涛重重地点头道,“像这么宝贵的画,怎么能随随便便交给他们,让他们做研究?我看他们是认可了的,只是见到梵高的真迹心动,想拿下来做一番研究,得到什么好处。”

    贺青说道:“应该是那么个意思,既然不开鉴定证书,那就算了吧,其实那个东西只是一个形式,我并不在乎。”

    林海涛道:“他们不给,自有别处给,青哥,那你接下来怎么想的,是换一家再做鉴定吗?”

    而行情摇摇头道:“不换了,暂时不做鉴定了。其实真想交给拍卖公司拍卖的话,完全不用事先做鉴定,拿到什么鉴定书,直接送去拍卖公司就可以了,他们里面有相关的专家,还怕他们不给你做鉴定么?有这么好的画在手,他们求之不得才是。”

    “那倒也是了。”林海涛点头应道,“那你是准备直接送去拍卖公司吗?这可是梵高的真迹啊,价值连城,肯定能拍出一个很高的价钱来!”

    他眉飞色舞的,跃跃欲试,等着看贺青手上那幅画实现一个天价。

    贺青却郑重地摇了摇头,说道:“我暂时没那个打算了,有点不想拍卖了。你也知道,我正筹备开一家大收藏馆,而现在我手上的收藏品中,就这么一件国外的古董宝贝了,如果卖出去了,那就没有了,梵高的真迹啊,这可是有价无市的大宝贝,特别地稀少珍贵!”

    林海涛说道:“是的,可能现在市场上就这么一幅了,其他的都被别人收藏了起来,有进无出。既然你没这个想法了,那就不用折腾了,等着带回中国去吧。青哥,我们什么时候回去?”

    贺青回答道:“还等两天吧,你这情况怎么回去?等你把伤养好后再回去也不迟。”

    林海涛笑道:“其实我早就没事了,都能下床自由活动了,就算伤口还没痊愈,那也可以回中国去继续住院治疗的啊,在这国外一点都不习惯。”

    贺青郑重其辞地道:“那可不行,必须养好再动身。你就安心地在这里住院吧,反正回去也没什么大事情,不用着急。”

    再在病房里陪了林海涛一阵后,他便道别离开了医院。

    而他一回到医院,伍强就匆匆忙忙地跑了过来,说道:“贺先生,有人找你!”(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