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掏宝王 > 第700章 梵高的画作(下)

第700章 梵高的画作(下)

    第700章梵高的画作(下)

    “什么?!这幅画是梵高的作品?!”听到贺青那话时,林海涛大吃一惊。

    田甜也甚感惊诧,不可思议地看着贺青,疑惑道:“这画落款上的名字明明是另外一名画家的啊,怎么会是梵高的遗作?”

    贺青笑了笑,意味深长地说道:“这幅画上的落款处题的虽然是法国艺术家保罗.塞尚的名字,但并不是他的作品,也跟他没有直接的关系,而是鼎鼎大名的画家梵高的遗世之所。”

    “为什么呢?”林海涛将信将疑地道,“梵高的画作,为什么却题有保罗.塞尚的名字,而不是他本人的?难道是后人加上去的?”

    贺青点头道:“海涛,你猜对了,这上面所题的保罗塞尚的名号,确实是后来的人刻意加上去的。”

    林海涛说道:“不对吧?怎么会有人把画上梵高的名字除去,却换上其他人的名字?你说的那个画家保罗.塞尚,他虽然是法国的大艺术家,是一名油画大师,但在现在,他的名气远远不及梵高的吧?他传下来的真迹肯定也没有梵高的值钱的,所以怎么可能会有人故意把两人的名字更换掉,让这幅画易主,安到保罗.塞尚的名下?这不是做无用功,反倒让自己吃亏么?难道→有什么特殊的原因?”

    贺青笑道:“你又说对了,海涛。在现代绘画艺术界,梵高确实名声赫赫,能够和他平起平坐的画家屈指可数,至于作品拍卖价,以及其受欢迎程度,更是没有几个人比得上了。但你应该知道。在出名之前,梵高只不过是个无名小卒,他生前更是无人问津,穷困潦倒,他那时候虽然以卖画为生,但一生也没卖出几幅画。有记载的好像只有一幅,叫什么《红色的葡萄园》,除此之外没有记载了,虽然不能做出精确的统计,但应该没卖出多少了,从这里看得出,他在世的时候作品并不受欢迎,卖不出几个钱。

    “而这幅画上面所题的保罗.塞尚,他和梵高是同一时期的人。在当时他可比梵高出名得多,手上的作品也非常值钱,他们虽然名气大相径庭,不是一个档次的画家,但属于同派别的画家,也就是后印象主义,所以画的风格上有相似之处,有些不大懂绘画艺术基本上看不出来什么区别。很容易将两人的画混淆,毕竟他们都喜欢画静物和风景。”

    “你的意思是说这幅画是在梵高出名之前更换画者的?”林海涛疑问道。

    贺青郑重地点头道:“是的。还是被你想到了,这幅画确实是在梵高出名之前做的手脚,做手脚的人以为保罗比梵高出名,能以次充好,卖出一个好价钱,岂料几十年后。梵高大火,其作品在拍卖会上屡创天价记录,而这时这幅画却是一幅赝品,是仿保罗作品的赝品,谁也联系不到梵高。想不到竟是他的真迹!呵呵,那人弄巧成拙,如果他没有死,知道梵高大火,自己损失了一幅价值亿万的宝画,肯定会很懊悔。”

    “那是的!”林海涛用力点头道,“如果真是那样,那人肯定会气得吐血,大名鼎鼎的梵高的画却当做赝品低价处理了,想找也找不回来了。青哥,这事你是怎么知道的?你就那么肯定这是梵高更名后的作品?原来你对外国的油画也这么了解啊?”

    田甜搭话道:“即使是这样,估计也很难得到人的认同了,因为这幅画已经损坏,最重要的落款的地方已经被人改了,现在很难有说服力,证明它是梵高的作品。”

    贺青看了两人一眼,微微一笑道:“看样子有个情况你们看不出来。我虽然对外国的油画研究不是很透彻,但也小有了解,关键是我有证据,能证明这就是梵高的作品。一切以事实说话,有证据才有信服力。”

    “什么证据?”林海涛连忙问道,脸上充满好奇之色。

    田甜不解地凝视着那幅画道:“落款都没了,还有什么证据?你是古玩鉴定大师,在国内名声赫赫,谁都相信你的鉴定,你说古董是真品,那没有人敢说是赝品,但这是在国外,只有得到相关领域的鉴定专家的认可才有,否则恐怕很难认定这就是梵高的作品。”

    贺青点头道:“你说得对,需要专家的认定。在这边根本没有几个人认识我,更不用说是绘画艺术界了,但我有证据在手,他们不认可也不行。”

    “青哥,你就别吊胃口,赶快说说吧,告诉我们证据在哪里,怎么肯定这是梵高的真迹?”林海涛迫不及待地问道,很想知道谜底。

    贺青摇摇头道:“待我慢慢给你们揭开这个谜底,不过得先把这幅画从画框中取出来。”

    林海涛说道:“这很容易,打开就是了。”

    贺青点头道:“嗯,这比较简单。”

    说着他动起了手来,将画从镜框中小心翼翼地取了下来。

    “然后呢?”林海涛问道,他和田甜都很好奇地注视着贺青,等待着他的解答,看他究竟怎么证明那是梵高的真迹。

    光从那幅画看来,没有任何异常之处,足以证明这个问题,至少林海涛和田甜无法看出有什么情况。

    贺青没有直接回答林海涛,而是招呼田甜一声道:“田甜,去把门关上,等下不管是谁叫门都不让进来。”

    林海涛所住的病房是高级vip病房,是单独一人所住的房间,所以很隐秘,有什么事情也不怕有人偷听了去。

    “好的。”田甜立马答应着,随即起身走去把门关好了。

    这时贺青才把那幅画摆在桌子上,并从随身携带的小包里取出一个小瓶子,不知道瓶子里装的是什么。

    而后只见他从瓶子里倒出了一些液体,并细细地涂抹在右下角处,也就是那幅画落款之处。

    过了一会儿后,奇迹发生了,只见随着贺青的轻轻摩挲,那部位竟然撕下来了一小片纸片,纸片上是保罗.塞尚的落款。

    但现在已经被贺青给揭了下来。

    与此同时,林海涛和田甜的眼睛都不禁瞪大了,因为他们赫然发现那有新的落款,瞧名字无疑是梵高。(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