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掏宝王 > 第699章 梵高的画作(中)

第699章 梵高的画作(中)

    第699章梵高的画作(中)

    拿到那幅后,贺青在吕振宇的带领之下离开了收藏室,并很快来到了楼下的客厅。

    一走下楼去,吕振宇便吩咐佣人准备酒菜,要好好款待贺青这位好不容易请来的贵宾。

    没过多久,酒菜便都准备好了,并陆续端到了餐桌上。

    酒席摆好后,吕振宇便热情洋溢地请贺青入戏,准备和他好好喝几杯。

    接下来的酒桌上,趁着这股高兴劲,贺青和吕振宇干了几杯,酒过三巡后,他脸部微微发热,似有醉意。

    吃完饭后,贺青再在吕家呆了一会儿,陪着吕振宇聊了几句。

    稍后他便道了别,准备回去。

    不过是吕振宇叫秘书开车送他过去的,但他没有直接回下榻的酒店,而是来到林海涛养伤的医院。

    “海涛,田甜,给你们看一样好东西。”一走进病房,贺青就迫不及待似的说道。

    “是什么好东西呢?”靠坐在病床上的林海涛饶有兴致地问道。

    田甜笑吟吟地说道:“看他这么高兴的样子一定是碰上什么大好事了。”

    林海涛疑惑道:“不会是出去逛古玩街又淘到什么大宝贝了吧?”

    贺青摇头道:“没有去逛古玩街,只是应吕先生的邀请,去拜访了他一下,我从他那里淘换到了一件东西,确实是一件大宝贝,但不是我们常见的中国的古董,而是一件西洋古董,是一幅画。你们看。”

    说着他从手上提着的一个大袋子里拿出从吕家带回来的那幅外国老油画。也就是带有法国大艺术家保罗.塞尚提款的那幅《栗子树林》。

    “是一幅油画啊。”看清楚那幅画时,林海涛和田甜都忍不住有些吃惊,原以为是一幅多么精美的古画,却只是一幅看上去似乎很普通,没任何出奇之处的油画。

    “对。一幅油画。”贺青重重地点头道。

    田甜仔细打量了一眼那幅画道:“可能是我不懂外国的书画艺术,看不出这幅画有什么好的,不就是一幅普通的油画么?我有位老同学,她在绘画方面很有天赋,她也经常画油画,并且画了不少。这幅画看上去和她的作品似乎差不多,甚至我认为还没有她画得好。”

    贺青摇了摇头,微微一笑道:“那确实是你不懂油画艺术,不懂这方面艺术的人是看不出其精妙之处的,我其实也没什么研究。是个外行,但不可否定,这幅老油画的价值很高。”

    “这幅画价值很高吗?”田甜将信将疑地看着他。

    “是的,非常高,高得远远出乎你的想象!”贺青用力点头道。

    “这幅画仔细看好像是真有点与众不同的地方,富有特色。”林海涛细致入微地打量了一番之后,郑重其辞地说道,“我以前也欣赏过外国油画这门艺术。看过不少大师的作品,比如梵高,还有毕加索。青哥。如果我没看错的话,这幅画从着色和到布局都很像一位大师的作品。”

    “你看出它像谁的作品了?”贺青意味深长地笑了笑问道。

    林海涛回答道:“有点像梵高的。我记得梵高喜欢画植物和风景,这绘出的树林有它画中之物的风格。”

    听他这么一分析,贺青脸色微微一变,好像心里有所触动,不过那倏变的神色立马又恢复了过来。摇了摇头道:“可这分明不是梵高的作品,因为落款是保罗.塞尚。保罗.塞尚是法国的一位油画大师,这是出自他名下的作品。”

    林海涛苦笑着摇头道:“那我就不知道了。对这些我只懂点皮毛知识,没有深入地进行研究。青哥,这幅画是保罗.塞尚的真迹吗?你说这位保罗.塞尚既然是法国著名的画家,那留下来的作品应该很值钱了。国外的古油画相当于我们中国的古瓷,是收藏上的热门,如果是名人的真迹,尤其像梵高和毕加索那样的顶级大师遗留下来的作品,那往往能拍出高价。”

    贺青点头道:“是啊,梵高他们的油画作品那可了不得,动辄上亿,而且是美元,兑换成人民币的话至少五六亿了,而我们中国的古董,在拍卖成交记录上最贵的也就是在英国一家国际拍卖公司拍出的,那只乾隆时期的镂空米分彩瓷,当时卖了差不多五亿,虽然也是一个天价了,但相对于梵高等人的油画作品来,还是有点距离的,毕竟相差一亿也不是一个小数目了。所以说最贵的艺术品创下的记录往往是在国外的油画上。毕加索那幅《拿烟斗的男孩》,你们知道拍了多少钱吗?一亿一千万,而且是美元,真的是一个难以企及的天价了!”

    “原来这么值钱!”田甜一脸惊诧之色地道。

    “青哥,那你收来的这幅画应该也很值钱吧?”林海涛说道,“虽然你说的这个保罗.塞尚似乎没什么名气,比不上梵高他们,但也是一位大师了,应该有很多人喜欢收藏他的作品的。”

    贺青说道:“如果这是出自保罗之手的真迹,那肯定很值钱了,拍不出上亿美元的天价,也能卖一个好价钱了。但这不是他的真迹,而是一件仿品,有人模仿出来的。”

    “原来是件仿品。”听贺青这么一说,林海涛脸色顿时黯淡了下去,原本升起的希望之火霎时被浇灭了,取而代之的是一阵莫名的失望之情。

    贺青笑道:“当然,这只是吕先生他们的看法,我可不这么认为。海涛,你刚才说这幅画有点像梵高的真迹,其实你一点没说错。这幅画不是有点像梵高的真迹,而是非常像,其实根本没区别,因为它们都出自同一个人之手,是同一个人用笔画出来的,那个人就是大名鼎鼎的梵高!”

    “你说这幅画……我没听懂你的意思。”林海涛一脸疑惑地说道,贺青的话转折太快了,他思路有点跟不上这个节奏。

    贺青端正神色道:“我的意思是说,这幅画也是出自梵高之手,是梵高的作品!”(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