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掏宝王 > 第697章 世界最贵艺术品(四)

第697章 世界最贵艺术品(四)

    第697章世界最贵艺术品(四)

    吕振宇的收藏室确实藏品丰富,让人眼前为之一亮。

    “吕先生,你这收藏室可真不小啊。”走进来后,贺青忍不住称赞道,“看上去琳琅满目的,各类藏品也非常丰富。”

    听贺青夸赞,吕振宇自是高兴,笑盈盈地说道:“你过奖了。其实这只是我在瑞士这边的收藏室,在国内我还有一个藏馆,那里面的东西要多一些。”

    “是吗?”贺青惊讶道,“那太厉害了,今天可让我见识到了真正的大收藏家!不知道以后有没有机会去你国内的收藏馆好好参观一下。”

    吕振宇忙摇头谦虚道:“在你面前哪敢称大收藏家?在收藏方面,你才是首屈一指!你要是去我收藏馆参观指点,那是我莫大的荣幸才是啊,别人请都请不到的!”

    贺青笑道:“那以后有时间一定要去参观参观,开开眼界了。”

    说着,吕振宇带着贺青朝里面走去,并介绍起他看好的一些藏品来。

    他收藏的古董中,有瓷器,有字画,也有玉器和青铜器等物,以及文房四宝这方面的收藏杂项。

    “贺老弟,我想请你帮忙掌眼的主要是这几件瓷器。”吕振宇随后指着摆放在○2,w≡ww.一货架上的一堆瓷器说道,“这些瓷器是我陆续从四周搜来的,主要通过拍卖渠道获得,有几件存在争议,让我很没有把握,今天既然有幸把你这位高人请来了,那就请顺便帮忙鉴定鉴定吧,看东西是个什么情况,有没有大问题。”

    贺青毫不犹豫地点头答应道:“没问题。我先好好看一下。”

    “嗯,你请看吧。”吕振宇忙点头应道。

    说完之后,贺青便俯下身去,仔细察看起吕振宇所指的那几件瓷器来。

    很快他便做出了鉴定,知道是个什么情况了。

    其中大部分是正品,只有一两件存在问题。不过也是旧仿,所以吕振宇基本上没看走眼,就算有所损失也损失不大。

    看完之后,贺青将鉴定结果一五一十地告诉吕振宇。

    听后,吕振宇喜出望外,长长地松口气道:“没想到会是这么好的结果,我还以为全部有大问题,是新仿品呢。”

    “那不是。”贺青用力摇头道,“当中只有两件瓷器是旧仿。虽然不是官窑精品,但也算是高仿了,拥有一定的收藏价值,而其余的瓷器都没有任何问题,是官窑正品无疑,不过这只是我的看法,并不代表其他人的想法。”

    吕振宇欢笑道:“有你鉴定了还会有问题吗?完全可以放心了!既然这样,那我就可以安心地把属于文物的瓷器带回国内去。并捐献给博物馆了。”

    贺青点头赞同道:“可以的,这可都是官窑精品瓷。对文物部门来说是文物重器,很有研究和收藏价值的。”

    请贺青鉴定完那批瓷器后,吕振宇彻底放下了心来,随后他带着贺青去参观其他大的收藏品。

    “吕先生,原来你还收藏了这么多西洋古董啊。”

    随即,他们走到了一特殊收藏区域。这地方展示的古董明显不是中国古董,而是国外的一些艺术收藏品,比如西洋瓷器和西洋钟表等物,像这些东西,其实之前贺青已经在唐先生的古玩店里见识过。只是没想到吕振宇还会这个雅好,喜欢收集国外的古董。

    吕振宇点头道:“是啊,随便收藏了一些,不过研究并不深。你也知道,这是在国外,除了收集到从中国舶来的古董,还能淘到西洋瓷器等洋古董。”

    贺青仔细打量了一眼道:“不错,很不错!收藏的这些西洋古董也都很漂亮,应该是好东西。”

    那些古董也散发出不同程度的灵光,虽然没有顺着“宝光”追溯起来龙去脉,但也能肯定是真品古董,拥有一定的收藏价值。

    不过贺青对那些东西并没什么兴趣,除非很特殊,是真正的稀世之珍。

    吕振宇说道:“想必贺老弟你对西洋古董也有很深的研究,能鉴别出其真假优劣。”

    贺青摇摇头道:“不瞒你说,西洋古董我研究很少,看不大准。”

    尽管他对这种古董研究不深,但同样能根据“宝光”来给它断代,从而做出精确的鉴定,只不过鉴定这种东西似乎意义不大。

    当然,要是遇到国宝级别的稀世之珍,那另当别论了。

    吕振宇笑吟吟地说道:“你太谦虚了,应该没有你鉴定不好的古董才对。”

    说罢,贺青对着那些西洋古董细致入微地察看了一番,看完之后他抬起头来,视线突然被面前的墙上悬挂着的几幅画吸引住了。

    而首先吸引他目光的是一幅人物油画,油画的主人公是一名十五六岁的男孩,左手持烟斗,头戴花冠,出神地仰望着天空,他背后的墙上挂着两束花,整幅透出诗情画意,意境深远。

    “毕加索的作品《拿烟斗的男孩》是不是?”看清楚后,贺青问道。

    吕振宇呵呵一笑,点头道:“是的,不过这幅画不是真品,只是一件复制品,是我好不容易才一朋友手中要来的,既然收不到真品《拿烟斗的男孩》,用一幅高仿欣赏也未尝不可。”

    贺青点头道:“是的,毕加索的作品凤毛麟角,积极珍贵,可不是一般人能收藏到的。”

    他自然看得出此刻挂在墙上的那幅《拿烟斗的男孩》是赝品,因为上面并没有散发出什么灵光,况且众所周知,毕加索著名作品之一的《拿烟斗的男孩》已经被人拍下了,当时最后的成交价约莫一亿一千万美元,成为了当时世界上拍卖记录中最贵的艺术品,而且是在十年前,如果放到现在价值只会更高。

    不过也是了,艺术本来无价,现在那幅画恐怕是无价之宝了,钱再多也买不来的。

    目光从那幅大名鼎鼎的《拿烟斗的男孩》的复制作品上移开之后,贺青欣赏起了墙上挂着的其他画作。

    其他那些大部分也都是世界名画,但同样没散发出明显的“宝光”。

    不过很快贺青注意到了,右前方墙角里散发出了一股强烈的灵光。

    其实那团“宝光”他早就发现,只是还没来得及细细查看。

    这时他完全不由自主地,目光凝聚了起来,随着他事先凝聚,那一团灵光源源不断地涌了过来。

    很快,贺青通过射入他眼中的“宝光”观看到了其来龙去脉。

    “竟是这样一幅奇画!”

    当看清楚后,贺青心中不由一惊,好似突然有了什么巨大的发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