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掏宝王 > 第688章 价值无穷的《圆明园四十景图》

第688章 价值无穷的《圆明园四十景图》

    ps:看《掏宝王》背后的独家故事,听你们对小说的更多建议,关注起点中文网公众号(微信添加朋友-添加公众号-输入qdread即可),悄悄告诉我吧!第688章《圆明园景图》

    “普鲁斯先生,就是那小子!”

    在一旁偷偷打量贺青的人中,一身穿唐装汉人模样的中年男子低声说道,紧盯着贺青的眼神中含有警惕和敌视之色。

    他身旁站着个身材极其高大的外国男子,那男子银发阔鼻,看上去也不过五十岁左右的样子。

    “嗯,他有什么来头?”那名叫普鲁斯的外国男子点了点头问道。

    那身着唐装的中国男子用英语回答道:“还没有查清楚,不过他确实有点古怪,好像来头不小。”

    “你亲眼看他帮那姓唐的去检察院察看了那件瓷器?”普鲁斯疑问道。

    那男子说道:“嗯,是我们派在那里监视的人亲眼看到的,那小子确实帮姓唐的鉴定了那件瓷器,他好像看出了什么名堂,并告诉了姓唐的,回来的路上那姓唐的一脸兴奋,俨然一副胜券在握的样子,所以我担心那小子可能真看出了什么问题,姓唐的胸有成竹,有信心打赢这场官司了。普鲁斯先生,我们还是不要掉以轻心,做好两手准备的好。”

    普鲁斯却毫不在意地摇了摇头,笑吟吟地说道:“老吴,你太紧张了,就那小子,.乳.臭未干。能成什么气候?你不是说,他后面还来过我们古玩店吗?”

    “对,给姓唐的鉴定完那件瓷器之后他就来我们店里了,竟然还参加了我们的拍卖会,拍走了一件瓷器。”那姓吴的男子应答道。

    普鲁斯呵呵一笑道:“那不就成了?他能从我们这里拍走东西。就完全不用担心了,说明他眼力也很一般,根本不怎么样,是你抬举他了。他实际年龄看上去才二十出头,那么年轻,怎么可能有那等能耐。能鉴定出那件高仿?放心吧,老吴,不用为那种小虾米操心。”

    “他确实花五六百万拍走了一件赝品瓷器,那次就只有他一个人买走了我们的东西,赚了他一个人的钱。”老吴沉吟道。“可是……我总觉得那小子哪里不对劲,似乎有点邪门,不然怎么刻意乔装改扮,故弄玄虚?现在他又在帮吕振宇鉴定我们的那件瓷器,会不会……会不会他又看出什么来了?吕振宇可是我们潜在的最大的客户,如果他放弃了拍买那件瓷器,那恐怕又要流拍了,至少拍不出我们理想的价钱来。普鲁斯先生。难道你没看出吕振宇神色有问题吗?他似乎真要放弃。”

    普鲁斯目光一凝,沉声道:“好像他是要改变注意,我发现他第一次看到那件瓷器的时候脸上满是惊讶和喜悦之色。如获至宝,可现在完全不一样了。”

    “对,就是那样的,所以要提防那小子。”老吴重重地点头赞同道。

    普鲁斯说道:“那就注意点他,可以的话,查清楚他的身份来历。”

    “是。普鲁斯先生!”老吴急忙点头答应道,“我马上派人准备继续跟踪他们。并想办法查清楚那小子的来龙去脉!我们中国有句古话,叫做‘知己知彼。百战不殆’,这场官司关系重大,可万万不能有什么闪失!”

    …………

    “哎。”这一边,刚请贺青鉴定完那件珐琅彩双环瓶的吕振宇兀自叹着气,虽然贺青为他排除了隐患,让他免受一笔巨大的损失,但他心里却空落落的,原以为那是一件重要的文物国宝,拍买下来后可以带回祖国去,捐献给国家博物馆,为弘扬中国古文化增砖添瓦,做出贡献,谁知道那却只是一件以假乱真的高仿,让人大大失望。

    贺青安慰道:“其实你不用感到遗憾,那只不过是件赝品,并不能说明它对应的真品流失在国外。我之前在故宫博物馆见过这样的一件珐琅彩瓷,说不定全世界仅此一件,只摆在我们国家的文物收藏馆里,而不是在外国人手上。”

    “那倒也有可能。”吕振宇点点头道,听贺青那么一说,他心里舒服多了,当下便没再为那件赝品瓷器揪心,而是岔开话题说道:“贺老弟,这件瓷器就不管了,我们去看看另外那件我准备参加拍卖的宝物吧,有你帮忙掌眼,我心里踏实多了。”

    贺青毫不犹豫地点头答应道:“可以。”

    随即他和林海涛跟着吕振宇朝另外一个展柜走去。

    很快他们便来到了那展柜前,只见掌柜里面摆放着的是一幅彩绘画卷,画卷上面绘画的是近似皇家园林的景致,上面的景物非常优美,栩栩如生。

    “贺老弟,这是一幅彩绘古卷,上面所画的是圆明园的风景,当然,是圆明园被八国联军那群强盗焚烧之前的景色,现在圆明园只剩下断壁残垣和破砖断瓦,曾经珍藏无数的‘万园之园’不复存在,只出现在一些残留的画卷之中,让人一窥其貌。”吕振宇神色有些感伤地介绍道。

    “《圆明园景图》是不是?”贺青轻轻地点了点头道,“看内容,上面所绘的确实是圆明园某处的风景,风景真是太漂亮了,可惜现如今已不复存在。”

    “青哥,据我所知,《圆明园景图》原名叫做《圆明园四十景图》。”林海涛插话道,“这套精美的彩绘画卷是乾隆皇帝命宫廷画师绘制的,画的是独成格局的40处园林风景群,一个景就是一座‘圆中园’或园林建筑群。”

    贺青点头道:“是的,是《圆明园景图》,真正的《圆明园景图》叫做《圆明园四十景图》,一套为四十幅画卷,每一幅都可独立成画。这套价值无穷的画卷本来是藏在圆明园皇室收藏阁中的,但1860年的时候,英法联军闯入圆明园,洗劫园中的珍宝,并焚烧庄园。这套风景图就是当时被英法联军抢走的,抢走以后,献给法国国王拿破仑第三,现存于法国巴黎国家图书馆。

    “《圆明园四十景图》无论是艺术价值,还是文物都无法估量,光为了购得景图的拍摄底片,中国就花费了好几百万,现在我们国家出版这一套珍藏画卷都要从法国国家图书馆取得版权,这可本来是我们中国自己的东西后,被侵略者抢走占为己有后,我们不但要不回来,还得看他们的脸色。”

    说到这里时,他隐隐有些痛心,但历史不可重改,这是无可奈何的事情。

    之前贺青对所谓的《圆明园四十景图》本了解不深,但听吕振宇说些这事后,他就特意查询了相关资料,深入地了解了一些信息。

    毕竟他加入这行没有多久,学识和经验都还很有限,需要慢慢学习吸收,一步一步成长。

    “青哥,你说《圆明园景图》的原版是在法国国家图书馆,那怎么这里也有出现?”林海涛疑惑道,“法国国家图书馆收藏的文物,按道理不可能出现在拍卖会上吧?法国不至于穷到卖艺术品。”

    贺青郑重地点头道:“那是当然不会了,这幅画卷不是《圆明园四十景图》中的任何一幅。”

    “那这……这是赝品?!”林海涛吃惊道。

    贺青摇摇头道:“也不能这么说。虽然当时乾隆是派人画了那么一套,但并不代表只有乾隆时期的那一套,后面也肯定画了,只是可能没有成套的四十幅。”

    吕振宇点头道:“是的,这个我也知道的,这幅《圆明园景图》并不是乾隆时期的那一套《圆明园四十景图》中的一幅,而是乾隆皇帝后面的嘉靖皇帝命宫廷画师绘制的,上面落有嘉靖皇帝的御印。我怀疑这幅画也是当时英法联军从圆明园抢走的一件文物,只是可惜只有这么一幅,没有发现其他的。贺老弟,你眼力高深,还请你帮忙好好鉴定一下,看这幅图卷有没有可能是真品,如果是真品,那我就准备拍下来,我们中国虽然没有乾隆时期的《圆明园四十景图》,买回这么一幅,那也是很不错的了,可以聊以自/慰。”

    贺青想也没想地就点了点头,说道:“应该没问题,是嘉靖时期的。”

    他语气比较肯定,因为他一上来就捉摸到了一股强烈的“宝光”,既然散发出那么强烈的灵光,那十之八九是真的了,不会有错。

    “是真品?!”听到贺青那回答时,吕振宇又惊又喜,兴奋不已。

    贺青说道:“我再仔细看看,确定一下。”

    “嗯,你请好好鉴定鉴定吧。”吕振宇连忙点头答应道。

    贺青虽然能看到一团强烈的“宝光”,但还不能确定画卷到代,确确实实出自嘉靖时期的宫廷画师之手,不过想确定这一点并不难。

    当下贺青全神贯注地凝视着展柜中的那副画卷,没过多久,他就通过灵光看到了那幅画的“前生今世”。

    通过那一幕幕倒放的影像,贺青清晰地看到了圆明园的覆灭,有“万园之园”之称的皇家园林藏身于漫天的火海之中。

    那是中华民族不堪回首的耻辱,令人极为痛心。(天上掉馅饼的好活动,炫酷手机等你拿!关注起~點/中文网公众号(微信添加朋友-添加公众号-输入qdread即可),马上参加!人人有奖,现在立刻关注qdread微信公众号!)(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