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掏宝王 > 第680章 价值上亿欧元的中华古宝(七)

第680章 价值上亿欧元的中华古宝(七)

    第680章价值上亿欧元的中华古宝(七)

    等了差不多一个小时,拍卖会便宣布开始了。

    这时拍卖大厅内可谓座无虚席,来了很多参加拍卖的人,但中间到底有多少托和纯看热闹的人就不得而知了,不过据贺青他们分析,当中普鲁斯请来的托一定不少。

    再过了一会儿之后,拍卖会正式拉开了序幕。

    最先拍卖的是一件瓷器,明嘉靖时期的青花梅瓶。

    嘉靖时期的青花瓷,众所周知,那可是重器,是明代青花瓷器的代表,非常典型。

    嘉庆青花瓷向来是拍卖场上的香饽饽,价值不菲,尤其是梅瓶那样的大件器物,拍卖价往往千万起步。

    此刻正摆在拍卖桌上的那件青花梅瓶经拍卖师介绍,是嘉靖时期难得一见的官窑精品,起拍价一千五百万,每次竞拍至少加价五十万,高不封顶。

    “青哥,那件青花梅瓶看上去真不错啊,不会真是嘉靖时期的官窑青花吧?”看清楚即将开拍的那件瓷器后,林海涛忍不住在贺青耳边低声问道。

    贺青淡淡一笑,说道:“造型那么端正,釉色和纹饰那么鲜明、精美,可不是一般官窑做得出的。嘉靖时期的青花瓷虽说民窑和官窑区别已经不是很大,但终归还是一定的区别的。”

    “那你是说那只梅瓶是明代的官窑正品?”林海涛疑惑道,“普鲁斯那奸商竟然一出手就是一件这么漂亮的精品?我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不是说他手上收藏的大部分中国的古瓷都是赝品么?”

    贺青意味深长地摇了摇头道:“我说那不是嘉靖时期的民窑,可并不代表就是那时候的官窑。”

    “哦?那你的意思是?”林海涛不大懂他的意思。不明白他话中的深意。

    贺青微笑道:“你的怀疑是对的,普鲁斯怎么可能有那么多中国古代的官窑瓷?”

    “那是赝品?”林海涛问道。

    “对,是赝品,新仿的,不过是件高仿。很有欺骗性。”贺青郑重地点头道。

    他们坐在靠前排的位置,距离已经摆在拍卖桌的那件瓷器没有多远,他自然看得清楚那只梅瓶的情况,那瓷器虽然看上去精美绝伦,貌似毫无瑕疵,但它有个致命的破绽。这个破绽使得贺青一眼便断定是赝品。

    那破绽便是那件瓷器非常平静,没有一点“宝光”的反应。

    别说是官窑精品,就是当时的民窑瓷器,甚至是后面的旧仿,都应该会散发出比较明显的灵光。

    可眼下那只梅瓶毫无这方面的响应。所以毋庸置疑,那是一件赝品,而且是年代并不久远的新仿品!

    “原来是一件新作的高仿!”林海涛恍然道,“那就没错了!依我看,普鲁斯手上也拿不出什么好东西来,只会拿出骗人的玩意来。青哥,看样子我们白上来了。妈、的,还需要交什么保证金。真是浪费时间!”

    贺青却摇摇头道:“稍安勿躁,说不定后面会拿出好东西来,就算什么宝贝也没有。那也不会亏,反正我们不用出钱,还看了一场好戏。呵呵,你不觉得他们故弄玄虚地在拍卖赝品,还请来了那么多的托,很有意思么?”

    林海涛点头道:“确实蛮逗的。就当是看一场笑话吧。”

    “现在开始拍卖这件明嘉靖时期的官窑青花梅瓶,起步价一千五百万……”

    正说着。只听场上的拍卖师用汉语高声说道,这次拍卖采用的价码是人民币。当然,成交时可以兑换成瑞士法郎等其他币种来做交易。

    “我出一千五百万!”

    他话音还没落,台下的拍卖席上就有人高高举起了牌子,叫出了最初始的价格。

    “还有人拍啊?!”林海涛吃惊道,“一千五百万哪,那可不是一笔小数目了!这个普鲁斯可真黑,比非洲黑人都要黑!”

    林海涛说道:“你可别拿非洲人民来和那种黑心奸商来作比较,非洲来的黑人外表虽黑,心里面可要白多了。”

    “那是,那是!”林海涛忙点头道,“那么形容可是高抬了他。”

    贺青说道:“如果那是一件真品,一千五百万开拍并不为过的,像嘉靖时期的青花官窑瓷,几年前就能拍出三千万以上的价钱了,现在只会更高,在大拍卖场上如果拍出了五千万的高价,那一点都不奇怪。”

    “那是的。”林海涛应道,“只是那瓷器根本不对,是一件毫无价值的高仿而已。我猜刚叫价的那个人肯定是个托!”

    贺青点头道:“应该是吧。”

    “一千六百万!”随即有人追了上来,一竞价就是加一百万,加价一百万,这个幅度可一点都不小了。

    “一千七百万……”

    ……

    “我出三千万!”

    后面的人不住加价,一转眼之间,价钱就加到了三千万之多。

    但在这个过程之中,贺青无动于衷,手上的牌子始终没有举起来,既然他能肯定那是一件毫无价值可言的新仿品,那还有什么竞价的必要?

    自然毫不犹豫地忽略掉了,让藏在人群中的那些托儿你追我赶地唱戏去。

    最后,那只瓶子以五千五百万拍定。

    拍下瓶子的是最先开价的那个人,而那个人看神情举动无疑是普鲁斯事先安排好的托儿。

    以贺青估计,刚才那场拍卖看似十分激烈,互相竞逐,但中间有没有真正的拍卖者出价都很可疑,也就是说,那些叫价的人很有可能都是普鲁斯请来“助阵”的托。

    不过这些对于他贺青来说无关紧要了,东西好不好,值不值得竞拍,他一眼便能看个究竟。

    那只青花梅瓶一锤定音之后,紧接着,拍卖方拿出来的瓷器同样是明代的,不过是一只洪武时期的五彩大罐。

    那只大罐起拍价一千万,最后成交价三千五百万。

    但贺青同样丝毫没在意,因为他知道,那件瓷器好不了多少,是一件仿品无疑。

    接下来,陆续拿出来拍卖的瓷器中,有明代的瓷器,也有清代的瓷器,甚至有汝窑瓷和青花瓷。

    但那些瓷器看着再漂亮也没散发出“宝光”,贺青也就不用关注,不管竞争有多么激烈。

    “都是赝品啊,没有一件是真的!”末了,林海涛忍不住叹口气道,“这个普鲁斯骗人也太厉害了吧?国内的拍卖公司再有内幕也没有这么猖狂的,他这么骗人,就没有人管么?”

    贺青苦笑道:“古董买卖这个事是你情我愿的,不像普通商品的交易,一旦买走,打眼了,只能认栽,如果你说出来还会让人笑话。不过还有一个方面,那就是普鲁斯拍卖的多是高仿品,足以以假乱真,一般人可鉴定不出问题来,所以就算他们事后意识到这个问题,怀疑东西不对,想告也告不下来了。”

    林海涛点头道:“那是的,不然唐先生碰瓷的那件瓷器也不会看不出问题了,哎,关键还是看个人的眼力啊,眼力就是一把刀,是捡漏还是打眼,都靠它了。”

    贺青应道:“嗯,就是这样的,想要不打眼就只有练出一副好眼力了。”

    “接下来拍卖的是清康熙粉彩镂空瓷瓶,起拍价五百八十万人民币。”

    一会儿后,拍卖师又宣布开始拍卖下一件瓷器。

    这件瓷器一端上来,贺青就眼前大亮,因为他发现那件瓷器周围笼罩着一团极其强烈的“宝光”。

    那团红色的灵光红若火焰,异常耀眼。

    “宝贝终于拿上来了!”见状,贺青暗中不禁大振,他等的东西总算还是呈上来了。

    此刻他能肯定,他走进古玩店来时发现的那团极其强烈的“宝光”,就是从眼前那件瓷器上散发出来的。

    刚才他猜隐藏在店内的那件大宝贝是普鲁斯这次要拍卖的古董中的一件,这下果不其然,东西拿了上来,等待着他拍下。

    而且出乎他意料的是,那件瓷器的起拍价非常地低,是整场拍卖会中前面出售的那许多“官窑精品瓷器”中价格最低的一件。

    尽管如此,贺青还是火速地凝聚目光,然后通过汇聚到他眼前的灵光观看了瓷器的来历。

    “没错,是件正品!”看清楚那件瓷器的来龙去脉之后,贺青又惊又喜。

    既然已经确定了瓷器的真实性,那就可以放心地参加拍卖了。

    “我出五百八十万!”

    那拍卖师宣布竞买开始的时候,贺青毫不犹豫地举起了牌子,叫出了第一个价。

    他突然出价,林海涛和坐在一旁的李文春非常诧异,他们没想到贺青突然变得这么积极,竟然比谁出价都要快。

    他叫出五百八十万的起步价后,整个会场安静了一下,居然没有一个人跟价,就连那些托也没了任何反应。

    “五百八十万一次,五百八十万二次……五百八十万三次,恭喜那位先生,这只清康熙粉彩镂空瓷器是您的了!”那拍卖会重重地落下了锤子,宣布成交。

    就这样,贺青非常顺利地拍下了一件散发出极强“宝光”的粉彩重器!(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