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掏宝王 > 第678章 价值上亿欧元的中华古宝(五)

第678章 价值上亿欧元的中华古宝(五)

    第678章价值上亿欧元的中华古宝(五)

    “贺老弟,有没有问题?”唐先生忍不住在贺青耳边低声问道,贺青在察看那堆瓷片的时候,他万分紧张,目不转睛地注视着对方,留意着对方脸上神色的变化,试图从此判断出对方的心理活动。

    但贺青自始至终神色不变,很难看出他心里真正的想法,便只有出言相询。

    贺青轻轻地点了点头,回答道:“你们说得没错,这件瓷器大有问题。”

    自他走进来到此刻,没有从上面感应到丝毫灵气,由此不用想也知道那是件新仿的赝品瓷器了。

    这是毋庸置疑的事情,能下定论!

    “是吗?!那太好了!”

    此话一出,不但唐先生本人,跟随而来的李文春和海棠他们也都无比欢喜,原本紧锁的愁眉立时舒展了开来,脸上随即堆满了笑容。

    “太好了!”李文春也忍不住低声欢呼道,“既然贺先生认定是假的,那就肯定没问题了,我就说嘛,那件瓷器不对,有猫腻,果不其然,那是件赝品!现在东西鉴定为赝品,那唐大伯就不会担负多大的责任了!”

    激动之下,海棠也俏脸涨得通红,振奋道:“是啊,如果只是一件赝品,那就算赔偿,也不用赔多少钱!太谢谢贺先生了,是他救了我爸,救了我一家人!”

    她目含泪光,高兴得都快哭出来了,同时凝视着贺青,眼神中尽是感激之情。

    “贺老弟。你太厉害了,这么快就鉴定出来了。”唐先生随即笑盈盈地说道,“不知道你是怎么看出来的。不瞒你说,这件瓷器不单是我,我请来的鉴定师傅没有一个看得出问题来。由于清朝距今不过几百年,做碳十四检测也不准确,所以一直没有定论。”

    贺青说道:“依我判断,这确实是一件赝品,但却是一件高仿,真假难辨。”

    他虽然能肯定那是件新房的高仿瓷。但一时看不出其缺漏之所在,如果瓷器是完整无缺的,那好甄别,但现在已摔成一堆碎片,想要找到破绽恐怕没那么容易。不过既然是一件能以假乱真的顶级高仿,那上面应该留下了缺漏,比如朱仿的暗记,细细查找一番,应该找得出来。

    “你是怎么知道这是一件高仿的?从哪里看得出来?”唐先生连声问道。

    贺青摇摇头道:“别急,我再仔细看看,确定一下。”

    “嗯,你看吧。”唐先生忙点头道。

    说完贺青便转过了头去。开始伸手在那堆瓷片上翻找高仿的痕迹,如果找不出缺漏,那恐怕没说服力。毕竟法庭上是讲究证据的,没有确切的证据谁会相信你?

    当然了,在古玩鉴定这一行,他贺青的名头就是最有利的证明,只是下个星期开庭的时候,他恐怕不方便出庭。所以最好找出高仿的缺漏来,明确地指出来。告诉唐先生他们,让他们自己来辩解。有了实实在在的证据,那就不怕那大奸商普鲁斯狡辩了。

    “原来是这样的,明白了!”

    没过多久,贺青眼前豁然一亮,心中顿时恍然,知道那件瓷器的破绽所在了。

    “好了,唐先生,我们回去吧。”找出瓷器的漏洞后,贺青转过身来,招呼唐先生他们道。

    “啊?现在就走吗?”唐先生诧异道,“确定是什么问题了吗?”

    贺青微微一笑,胸有成竹地点头道:“嗯,确定了,到时候你能拿出证据证明那件瓷器是赝品,当然得保证这堆瓷片不会被调包。”

    “那肯定不会了!”唐先生用力点头道。

    贺青说道:“那就好,我们先出去吧,有事外面细谈。”

    在这里商谈多少有点不方便,以免引起别人的主意,横生枝节。

    “贺老弟,那堆瓷片到底有什么问题?证据在哪里?”

    一走出检察院,唐先生就忍不住急急地问道,那可关系到他官司输赢的大问题,他自然万分关心了。

    贺青沉声道:“如果我没看错的话,那是一件人物图米分彩大瓶。”

    “对,乾隆时期的米分彩人物大瓶!”唐先生用力点头回答道。

    贺青说道:“经我刚才仔细察看,发现那件瓷器是一件高仿,那高仿制作者还比较有名,是一个叫‘王恒’的人制造出来的,他主要制作秦朝时期的米分彩瓷器。这个王恒也比较自负,虽然他手艺大大不如‘朱仿’的制造者,但也喜欢在自己的作品上留下差不多的暗记,和‘朱仿’的记号一样。”

    “你是说那件瓷器上留有高仿的暗号?”唐先生疑问道。

    “对,留下了记号,不过那记号非常隐蔽,用高倍放大镜才能看出来。”贺青一五一十地回答道,“刚那件瓷器虽然摔碎了,成了碎片,但暗记仍在,我想那普鲁斯自己都没想到,那地方会留下暗记,不然他肯定想办法毁灭证据的,不会让你找出来,拿来作证据。呵呵,这叫做百密一疏了,他这一疏忽就注定这场官司他会打输了!”

    唐先生欣喜道:“如此甚好,只是不知道那记号到底在瓷器的哪个地方,还请贺老弟你指点清楚。”

    贺青说道:“那暗记其实在很常规的地方,那部位是其他高仿喜欢留暗号的,比如大名鼎鼎的‘朱仿’,很容易找出来。那是一个人物图纹的米分彩大瓶,注有‘王恒仿造’字样’的记号就标记在那人物的两只眼睛上,右眼是‘王恒’,左眼是‘仿造’,用高倍放大镜仔细看看得清楚。”

    “就这么简单?”唐先生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对,就这么地简单!”贺青重重地点头道,“到时候你们按照我说的去做就可以了。”

    “好!太好了!”唐先生激动地说道,“贺老弟。太谢谢你了!你这次真是救了我的命啊!”

    他握住贺青的手,感激不已。

    贺青摇头道:“不客气,其实只是举手之劳,来之前我还担心帮不到什么忙,现在我放心了。能帮你打赢这场官司我也感到很高兴,毕竟大家都是中国人。”

    “但你确实是帮了我一个大忙!”唐先生紧紧握住贺青的手道,“我现在不知道怎么感谢你才好!我先请你们去吃饭,就在隔壁那家大酒店。”

    贺青摇了摇头道:“你太客气了,吃饭就不用了,我们不饿。”

    “那怎么行?”唐先生用力摇头道。“你们这么帮我,至少也得请你们吃顿便饭吧?你们初来乍到的,就当我是东家,尽这地主之谊。”

    站在一旁的李文春点头道:“是啊,你们于我们是大恩人。请吃顿饭是应该的,希望你们不要推辞。”

    贺青说道:“你们太热情了。要不这样吧,饭就不吃了,反正现在也吃不下。唐先生,你不是说你在这边开有一家古玩店吗?能不能带我去参观参观?”

    “就我那巴掌大的小店,哪有荣幸请到你这么一个高人?”唐先生喜出望外地道,“既然你想去,我当然愿意带你们去了。”

    贺青道:“那就有劳带路了。”

    说好之后。他们一行人便坐上唐先生开来的一辆破旧的老古董车,径直赶往唐先生家所开的古玩店所在的地方。

    两地距离有点远,用了好一会才驱车赶到。

    他们来到的地方是瑞士老、城区一条街上。尽管是老城,但看上去很繁华,前来逛街购物的人不少,熙熙攘攘的,十分热闹。

    车子停在一家小店铺门前,那店子已经关门歇业。但从用中文写着的“爱华古玩店”招牌看来,这是一家古董店无疑。

    停下车子走下来后。唐先生尴尬地说道:“最近摊上了这件事,我都无心做生意了。店子一直是关闭的,处于停业状态。”

    贺青说道:“等这件事情过去后就好了。以前这店子生意还好吧?”

    唐先生回答道:“一直那样,做古董生意就是这样,三年不开张,开张吃三年,虽然赚不了大钱,那至少够一家人温饱生活。”

    “是的,做古董买卖就是这样的。”贺青点头道,“不过有些心术不正的倒是发了财,但那是不义之财。”

    “是啊,就好比那普鲁斯。”唐先生幽幽地道。

    “你之前告诉我,说那普鲁斯的店子也开在这条街上,是在哪里呢?”贺青问道,似乎有些好奇。

    “是的,就在这街上。”唐先生说道,“看到了吧?就在街对面,这条街上最大的一家古董店。好像他们今天又在举行拍卖会,而且中国古瓷专场拍卖,哎,拍卖的肯定都是高仿赝品,不知道又有多少爱好收藏中国古瓷的收藏家要当冤大头了。”

    顺着他所指的方向,贺青和林海涛定睛瞧了一下,只见那斜对面果然有一家很大的店铺,但招牌上和海报上写的都是外文,他们一个字都认不认识,不知道是什么店名,也不知道有什么活动。

    说话之间,唐先生打开了店门,请贺青他们参观。

    唐先生这家古玩店确实不大,不过麻雀虽小五脏俱全,里面摆满了各种各样的古董,既有中国的古董,也有西洋古董。

    虽然店里没有“宝光”非常强烈的古董,但也能看到一团团明显的灵光了,说明唐先生的古玩店里收藏了一些货真价实的古董,而不像别的一些古玩店那样,店里摆着的清一色的新仿品,毫无收藏价值可言的那种,完全用来忽悠初涉收藏领域的新手。

    “海涛,我们去对面普鲁斯的古玩店里瞧瞧吧,看他店里到底有些什么好东西。”参观完后,贺青对林海涛道。

    “嗯,好的。”林海涛毫不犹豫地点头答应道。

    唐先生却道:“你要去普鲁斯的古玩店逛?那你可要小心点啊,他们那里基本上没有几件真品的,都是高仿品,包括西洋瓷器和其他国外的古董。”

    林海涛笑道:“这个你就放心好了,以我青哥的眼力,还怕普鲁斯那奸商搞什么名堂吗?他们再厉害也不可能欺骗到青哥的眼睛。”

    唐先生苦笑着点头道:“那倒也是了,贺老弟火眼金睛,任何人都没那个办事骗到他。”

    贺青说道:“去看看也没什么了,有好东西,值得收就收,不值得不要就是了。李兄弟,你能不能陪我们过去?我们初来乍到,不懂这边的语言,而你肯定会说,所以还希望你帮忙带一下路了,帮忙翻译一下。”

    “啊,你说我吗?”李文春惊讶道,“好啊,没问题。”

    说完之后他们便向唐先生道了别,然后走出古玩店,径自朝普鲁斯那家古董店走去。

    走到门口时,贺青心中不由一惊:“好强的‘宝光’!”(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