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掏宝王 > 第677章 价值上亿欧元的中华古宝(四)

第677章 价值上亿欧元的中华古宝(四)

    第677章价值上亿欧元的中华古宝(四)

    走来给贺青他们开门的是一名年轻貌美的女子,那女子长、腿细腰,前、凸后、翘,身材极好。∽↗

    贺青一眼便认了出来,那女子肤色较黑,面部轮廓较中国美女粗一些,但线条更清晰,显得更为标致。

    瞧身材相貌正是之前他在李文春手上屏幕上看到过的那个混血美女,应该就是李文春的女朋友,不然两人怎么会表现得那么亲密?

    “文春,你来了?”见到李文春时,那女子笑盈盈地打招呼,明显很高兴。

    “是的,我来找大伯。”李文春点头应道。

    “咦,他们是?”这时,那女子注意到了站在李文春身后的贺青和林海涛,一脸诧异地问道。

    她倒没认出贺青这位在古玩界大名鼎鼎的鉴定大师来,不过这也很正常了,不是所有人都像李文春那样,是忠实的古玩发烧友。

    李文春连忙指着贺青介绍道:“海棠,这位可是我们中国赫赫有名的收藏大家,贺先生,上次我跟你说的新发现的楼兰古城就是他发现的,轰动世界!”

    “那位是贺先生的朋友,也是一位大收藏家和鉴定师。”随后他又介绍了一下随同而来的林海涛。

    “你们好。”那名叫海棠的女子急忙走了上来,客客气气地朝贺青和林海涛点头问好,并大大方方地和他们握了手。

    据贺青目测,海棠身高起码一米七五,完全是顶级模特的身材,像他和林海涛这种刚一米七出头的普通身材的男的,站在身材如此高挑火辣的女孩子身前。压力还真不小,不过不是来相亲的,也不用在乎这些外部条件了,没必要产生自卑的心理。

    “海棠,大伯在家吗?”见面认识一番之后,李文春问道。

    海棠点头道:“我爸在。”

    李文春欢喜道:“那就好。找他有非常重要的事情商谈。今天有幸把贺先生请来,或许你爸那桩子事有希望挽救了。”

    “是吗?”闻言,海棠瞧了贺青一眼,眼神中透出惊喜之色,他似乎已经知道李文春带贺青来是为何事了。

    “是的,我们快进去吧,进去里面细说。”李文春着急道。

    “嗯,快请进去坐吧。”海棠忙点头道,随即热情地邀请贺青和林海涛进屋。

    贺青两人便跟着她和李文春走进了院子。并很快来到了屋中。

    海棠家是普通的瑞士家庭,房子并不大,客厅里面东西比较多,塞得比较严实,但收拾得整齐干净。

    随海棠走进去时,贺青一眼便扫到了,只见一头发灰白的中年男子正坐在沙发上发呆,明亮柔和的灯光可见他满脸愁容。明显遇上了令人头痛的烦心事。

    “爸,文春带鉴定师傅来帮我们了。”海棠叫道。

    那男子却不回头。只是叹口气说道:“没用的,没有人帮得上我,下个星期就要开庭了,我们这场官司必输无疑,我们这个家都要被我毁了。”

    李文春欢声道:“唐伯伯,你不要垂头丧气的嘛。谁说没人帮得上你,这不是给你请来了一位高人吗?你转过头来看看,这位大师傅可不是我随便请来的,其实你也认识他,相信他。”

    “哦。”那男子淡淡地应了一声。明显怀疑李文春的话,但他还是转过了头来,看了一眼。

    这不看不打紧,一看之下他脸色大变,陡然拔身而起。

    “这年轻人是……我……我没看花眼睛吧?!”他目不转睛地注视着贺青,上下打量起来,越看他脸色变化越大,惊奇道,“江州‘忆古轩’的贺青贺老弟!”

    他一眼便认出了贺青,果然正如李文春所言,他也对贺青的事情知之甚详,不然他不会连贺青所开的古玩店店名也知道了。

    “是的,就是他!”李文春笑呵呵地用力一点头,激动地说道,“你看我连最厉害的鉴定师傅都给你请来了,你还没信心打赢这场官司吗?为了伯母和海棠,还有这个家,这场官司你绝对不能输啊!”

    “贺老弟,你们快请坐!不知道是你来,有失远迎还请见谅!”唐先生急忙招呼道,并快速走了过来。

    贺青摇头道:“不用那么客气。”

    两人握了握手后,贺青和林海涛坐了下来。

    “两位喝咖啡还是喝茶?”海棠随后问道。

    贺青回答道:“茶吧。谢谢。”

    “文春,我这不是在做梦吧?”唐先生兀自不敢相信眼前的事情,眼下古玩鉴定行最负盛名的鉴定家竟然突然大驾光临,来到了自己的家里,自己正是需要帮助的时候,真是一场及时雨。

    “怎么会呢?”李文春郑重其辞地说道,“你没有做梦,这一切都是真实的。”

    “可我感觉就是在做梦一样。”唐先生看着贺青笑容满面地说道,“贺老弟,今天能见到你,真是太荣幸了,是我以前做梦都梦不到的好事!”

    贺青彬彬有礼地说道:“认识你我也感到很荣幸。”

    唐先生道:“我一直都有关注你的事,听说过你的事情,很是佩服你。不瞒你说,在这件事情发生之前我还特地跑去了江州那边一趟,目的是拜访你,去了你开的‘忆古轩’,但听看店的姓谷的姑娘说你出去办事了,不知道什么时候才回来,那时正好这边又有了事情,所以就急急忙忙赶过来了,没机会拜访你,但没想到今天你竟然亲自驾临寒舍,让我受宠若惊。”

    贺青说道:“我那时候应该在蜀都那边办事,没在江州,事情刚办完没多久。从那边后不到两天就因为急事飞来这边了。”

    唐先生问道:“那你赶来这边是为何事?听你说是因为急事,具体是什么事情呢?”

    贺青回答道:“一件万分紧急的事情,不然我也不会千里迢迢地飞来这边了。唐先生,你的事情李先生已经跟我们说清楚了。我愿意为你提供力所能及的帮助,但现在我想知道事情的来龙去脉,枝叶细节。”

    他没有详说他的事情,而是岔开话题谈起唐先生正面临的难题,这才是他今晚来此地的目的,他确实是想尽最大努力帮助唐家人。

    虽然他和李文春以及唐家人非亲非故。萍水相逢,但都是炎黄子孙,是同胞之亲,在这国外相遇就是一种缘分。

    “你是怎么打碎那件瓷器的?”贺青随即问道。

    “哎~~”唐先生长长地叹了一口气,说道,“都怪我多管闲事,得罪了那普鲁斯。事情是这样的,我和那普鲁斯在同一条街上开店子,开的都是古董店。当然,他财大气粗,开的是大店铺,而我的只是一个小小的店子。普鲁斯那个人利欲熏心,专门制假售假,买卖假古董。平时我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因为任何一个古玩市场都有作假的现象,是打眼还是捡漏。靠的是眼力,想管别人的事也管不了那么多。能管住自己不看走眼就已经很不错了。”

    “是的,管不来那么多,古玩市场水太深了。”贺青点头赞同道。

    唐先生顿了顿继续说道:“但他做得实在是太过分了。普鲁斯的祖上曾是侵、略中国的八国、联军的后裔,从他祖上继承到了很多中国古董,而那些古董不用说也知道是他祖上当时从中国抢夺去的了,是应该还给中国人民的赃物。利用那些古董进行高价拍卖,他因此发了家,在欧洲收藏家颇有名望。见中国古艺术品在世界收藏界也很吃香,他便广收我们老祖宗传下来的古董,当然。他手上收到的大部分的古董都是假货,有些是以假乱真的高仿。

    “大家知道他祖上传下来了很多来自中国的精品古董,便纷纷向他求购,其中不乏中国收藏家和一些爱国人士。有一个来自中国厦、门的商人,姓萧,我认识,那人很好,专门做慈善,也是位爱国人士,他从拍卖公司拍下了不少我们中国流失在外的文物国宝,然后拿回去捐献给国家文物部门。萧先生有意收购普鲁斯手上的中国文物,但普鲁斯贪心太重,他给萧先生下套,拿一批赝品瓷器来举办拍卖会,吸引萧先生。这事我知道后就忍不住跟萧先生通了气,他后面也察觉出了普鲁斯一伙人的圈套,于是放弃了,没有参加那场拍卖。

    “得知萧先生有跟我来往后,普鲁斯便怀疑是我向萧先生告了密,导致他们生意失败,没有走掉手上的东西。有一天,有人请我们去参加一场鉴定会,我不知道这是普鲁斯设的一场局,他邀请的其他人都是他事先出钱收买的,全部是他的人。在鉴定场上,他们有人故意碰到我,造成瓷器摔破的假象,瓷器摔碎后,普鲁斯就站出来了,要我赔偿!事情就是这样的,摔碎的是一件清代乾隆时期的官窑粉彩瓷,定价一千万英镑,也就将近一个亿人民币。”

    他一五一十地将整个事件跟贺青说了一遍,听后,贺青和林海涛极为愤懑,原本他们只道那老外是个奸商,仅此而已,没想到的他不是奸商这么简单,他还是侵略者的后代,竟然拿着祖上从中国人手中抢去的宝物牟取暴利,牟取暴利不说,还设计诈骗爱国人士,实属可恶至极。

    “那件瓷器到底是真品还是赝品?”贺青皱起眉头沉声问道,这很关键,如果那是件真品,即使早先有问题,那唐先生基本上也没有什么胜算了,而如果真是李文春所说的高仿品,那还有扭转局势的余地。

    唐先生郑重地说道:“我看是件赝品,不过不是普通的仿品,而是高仿中的高仿,一般人根本看不出来,恐怕也只有你这样的顶尖高手才能做出精确的判断了。”

    贺青轻轻地摇了摇头道:“不好说,关键人家是地头蛇,有钱有势,关系硬,如果他连法官那边也打通关系,那就算能鉴定出那是一件赝品,你也恐怕赢不了,他还会想办法抹平的。”

    唐先生摇头道:“那应该不会,他是有钱有势,但不可能整个国家都任他控制,我相信这个国家还有王法,还有公正可言。”

    贺青说道:“这样就有点希望了。”

    唐先生激动地道:“所以得请你帮忙鉴定,给我一个说法,要是说了这场官司,那我辛辛苦苦建立的这个家就要毁掉了!”

    贺青毫不犹豫地点头答应道:“放心,我会帮你的。不过我暂时不能出庭给你作证,因为我有我的苦衷,我来这边是有更重要的事情。”

    站在一旁的李文春点头道:“是的,贺先生现在手头上有更急的事情需要处理,他有位朋友在这边遇到了危险,他必须尽快想办法解救对方,否则他那朋友可能会有生命危险。”

    贺青点头道:“对,所以我现在不宜抛头露面。不过如果在你开庭之前我那朋友救出来了,没事了,那就可以上庭给你作证了,当然前提是经鉴定你摔碎的瓷器是赝品,并不是真品。”

    “原来你有这么急的事情啊?”唐先生神色骇然道,“那确实耽误不能你了。”

    贺青说道:“其实这两件也没多大的冲突,我可以先给你去鉴定一下那件瓷器,鉴定出问题来后我们再想办法对付那可恶的普鲁斯。”

    “可以,那就太麻烦了!”唐先生欣喜道,有贺青帮他鉴定,他就可以去一件事了,不然这件事压在他心头始终放不下去。

    贺青摇头道:“不麻烦,我也希望能帮上你,怕的是爱莫能助。什么时候可以过去看放在检察院的证物,也就是那堆打碎的瓷片?现在可以吗?”

    唐先生摇摇头道:“晚上不行,他们下班了,最早只能明天上去过去。”

    贺青毫不犹豫地说道:“好吧,那明天你带我过去看看,一探究竟。”

    “好,多谢你了!”唐先生万分激动地说道。

    说完之后,贺青和林海涛喝了杯海棠端上来的热茶,然后坐了一会儿就道别离开了。

    第二天他没有失约,很早就来找唐先生了,准备赶去检察院察看那堆瓷片。

    不过在出发之前,贺青刻意装扮了一番,化装成一个有胡子,头发也百般的中年鉴定师。

    如此乔装改扮,别说是陌生人了,就是比较熟悉他的人也不容易认出来。

    装扮之后,贺青他们便出发了,径直赶往检察院鉴定那件证物。

    没过多久,他便在检察院的证物室里见到了那堆瓷片。

    “假的!”一见之下,贺青便即一目了然,心头也就如释重负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