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掏宝王 > 第676章 价值上亿欧元的中华古宝(三)

第676章 价值上亿欧元的中华古宝(三)

    第676章价值上亿欧元的中华古宝(三)

    “你这是做什么?!快起来!”见李文春突然向自己下跪,贺青急忙说道。

    “你不答应我我就不起来,一直跪在这里,到你答应为止!”李文春用力摇头道,语气十分坚决。

    贺青生气道:“跪跪拜拜的成何体统?男儿旗下有黄金,跪天跪地跪父母,怎么能跪拜别人?再说了,我还活着呢,拜我做什么?我又不能保佑你。快起来吧。”

    李文春却仍然不起身,激动地说道:“只要你答应帮我那大伯,救他们一家人,我这一跪是值得的。”

    见他如此固执,贺青不由得看了林海涛一眼,两人都忍不住苦笑了一下,脸上颇有股无奈之色。

    像贺青这种心肠柔软的人,面对这种情况还真是无可奈何,拿李文春没办法。

    所以他只有说道:“你先起来说吧。”

    语气明显和缓了起来。

    “这么说,你是答应我了?”听贺青那么一说,李文春顿时喜上眉梢,愁眉舒展了开来。

    贺青说道:“你先起来吧。”

    “好。”李文春连连点头答应着,随即站起了身来,此刻他已是满脸笑容,好像贺青已经答应帮+,w↑ww.他,他愿望得偿了。

    “你答应帮我鉴定那件瓷器,给我那大伯作证是不是?”他连忙问道。

    贺青却摇了摇头,说道:“我没有答应你什么。不是我不帮你,而是我帮不了你。”

    “为什么?!”李文春睁大眼睛吃惊道,“你眼光那么好,没有你鉴定不出的古董瓷器,我想你肯定没问题。一眼就认得出那是件赝品了,然后指出问题来,让所有人信服。我知道你鉴定过很多高仿,每一件你都没走眼,使他们全部现了原形,所以我特别佩服你。崇拜你,心想要是有一天能拜你为师,教我一手那该多好啊,我只要从你这里学到十分之一的鉴定水平就可以了。现在我不指望你收我为徒,只希望你帮我们这个大忙,救救我那可怜的大伯一家子,现在他们家被那可恶的老外欺负,真的是陷入了水深火热之中,非常可怜。很值得同情!”

    贺青微微苦笑道:“你过奖了,没你说的那么厉害。”

    他这话算是默认他就是对方找的那个鉴定大师贺青了,事已至此,他怕也是瞒不住了,对方已经认定就是他,他再伪装也掩饰不住。

    “你不要谦虚,别人或许不知道你的事迹,但我是一清二楚的。因为你就是我的偶像!”李文春郑重其辞地说道,“我知道你也是个好人。不会见死不救的。这件事对于你来说根本不算什么事,是很小的事情,但在我们看来却是一件非常大的事情,对我那大伯本人更可能是灭顶之灾!”

    贺青正色道:“真的,不是我不帮你们,而是我无能为力。我来这边正有一件比你那大伯打官司的事情更大更严重的事情。如果我不及时完成这件事,那我有个朋友会有生命危险,那真正地是生命危险,而你大伯最多打官司输,赔一笔钱。再不济就是进去坐牢,总不至于真的有灭顶之灾,而我那朋友现在是真正地面临生死之灾,刻不容缓。所以,请你体谅我,我现在既腾不出时间来,也不能抛头露面,只能躲在暗处想办法解救我朋友。”

    他一五一十地道出了实话,丝毫没有隐瞒,因为他看得出李文春也不是在骗他,对方跟华海一干绑匪没有丝毫关系,所以让他知道这件事也没什么了,否则他不明真相地纠缠不休,让人很是头疼。

    “原来你有事情,需要隐瞒真实身份,难怪你不承认自己是贺青,不过我一眼就认定是你了,也没有认错!”李文春皱了皱眉头问道,“那你到底遇上了什么大事,你那朋友怎么了?”

    贺青说道:“是很严重的事情,告诉你也没用。现在救我朋友是头等大事,是摆在眼前的燃眉之急,其他的事情都必须等到他平安无事之后才能去做。你那大伯官司还在打,估计一时半会不会判下来,所以你不用担心。如果我朋友救出来了,没事了,我可以考虑帮你一把。”

    “是吗?那太感谢你了!”李文春兴奋地说道,“我想你朋友吉人自有天相,很快就会没事的。如果你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地方尽管吩咐,我虽然没什么本事,但对瑞士这边还是很熟悉,有不懂的地方尽管问我。”

    贺青笑了笑道:“谢谢,但不需要。你帮我保密就可以了,别把这件事情传出去。”

    李文春用力点头道:“肯定不会的,你放心吧,打死我也不会说!我知道你们是秘密行事的,我会保密的。”

    “嗯,那就好了。”贺青欣慰道。

    “哦,对了,那你现在能不能帮我看一下这几张照片?”李文春突然想起了什么似的,急急说道。

    “什么照片?”贺青问道。

    李文春回答道:“是关于那老外讹诈我大伯的那件瓷器的照片。你现在虽然不能去看实物,出庭为我大伯作证,但照片应该可以帮我看一下的吧?”

    “那可以。”贺青毫不犹豫地点头答应道,看一下照片而已,并不碍事。

    “那太好了!”李文春欢喜道,当即从口袋里掏出了一个精美的手机,手机屏幕上是他和一女孩子的合影,两人都笑得很灿烂,洋溢着青春的气息。

    “俊男美女,真是天生一对啊!”

    看到手机屏幕上和李文春合作的那名女子时,贺青心中忍不住发出此感叹,那女孩皮肤微黑,但五官极其标志,身材也极好,十分性感,看上去像是一个混血美女。

    在欧洲见到混血美女并不奇怪。像李文春长得这么帅气的男孩子找到漂亮的女朋友,同样也不足为奇了。

    “那天打碎的就是这件瓷器。现在瓷器碎成几片了,你火眼金睛,帮我看一下,看这些瓷片有没有问题。”李文春快速地从手机里翻出来了几张照片,照片上拍摄的是几片瓷器的碎片。而且赫然是粉彩瓷的瓷片。

    贺青定睛瞧了一眼,摇头道:“瓷片没有问题,很正,这么看上去确实是秦朝时期的官窑粉彩瓷。但这并不能说明什么,毕竟以实物为准。”

    做出来的高仿肉眼都未必辨别得出,更不用说是光看图片了,这一点都作不了准。

    况且,贺青鉴定古董靠右眼的感应能力,瓷器都不知道在什么地方。光看图片丝毫无用。

    “嗯,我知道,那现在没办法了。哎。”听此结果,李文春轻轻地叹了一口气,有些失望,脸上的愁绪更浓了,好像贺青对于图片的鉴定结果加重了他的担忧之情。

    随即他悻悻然地把手机收了起来,说道:“贺先生。不管怎样,还是谢谢你了。既然你有要事在身。那我就不打扰你们了。告辞了。”

    说罢他转身就要走开。

    “你等一下。”贺青却忽然拉住了他的手臂,问道,“那些瓷片现在在哪里?在那洋人手上么?”

    李文春摇头道:“不在那洋鬼子手上,是在法院,现在那瓷器可是唯一的证物,在案子定下来之前自然不能带走了。除非那洋人撤诉,不告我大伯,瓷片才会退出来。不过可以去看,我大伯可以请专家前往法院做鉴定,为他辩白。下个月又要开庭了。如果还不能证明那是一件赝品瓷器,那我大伯就要赔偿巨额赔款,没钱就可能有牢狱之灾。那老外背后有靠山,势力很大,到处有他的关系。”

    贺青沉声道:“你那大伯得罪的是一条地头蛇,强龙不压地头蛇,这事恐怕不好处理啊。”

    “如果你站出来,证明那件瓷器是赝品也不能吗?”李文春反问道。

    贺青说道:“我现在都没看到那件瓷器,什么都不好说。”

    “所以只有等你救出你朋友之后请你去现场鉴定作证了。”李文春幽幽地说道,“现在只希望你能很顺利地救出你那朋友,不然我大伯那件事可能就来不及了。”

    贺青沉吟片刻道:“要不这样吧,我想办法去一趟法院,看看那件瓷器,如果真有问题,那后面再想办法处理,如果是真迹,那就恕我爱莫能助了。”

    “你真能帮我们去鉴定那件瓷器吗?!”闻言,李文春明眸闪烁,脸上的笑容又荡漾了开来,似乎看到了希望。

    贺青点头道:“去看一下应该没什么。”

    他终究是被李文春的热心肠和诚意打动了,愿意冒一点险出去看一眼那件瓷器。

    反正只是去看,而不是去出庭作证,应该不会引起华海等绑匪的注意。

    及时他挺身而出为李文春的大伯出庭作证了,华海他们也未必注意得到,这两件没有必然的联系。

    “那你什么时候方便去?明天吗?”李文春激动地问道。

    贺青说道:“看情况。不过我想去见一下你那大伯,我想和他谈一下,说不定能问出情况来,能问出实际的情况来不用去法院那就更好了。”

    “好的,什么时候去我大伯家?他们也都认识你,知道你在这行首屈一指,没人能比得过你,如果知道你愿意向他们伸出援手,他们肯定会喜出望外的!”李文春连忙点头答应道。

    贺青道:“现在就去吧,晚上过去方便一点。”

    “好,我马上带你们去。”李文春迫不及待地说道,贺青答应去见他大伯,为他们想办法解决这事,这自然是他求之不得的事情。

    说完他就带着贺青和林海涛离开了酒店餐厅,并很快走出了酒店,然后在路边叫上一辆的士,径直赶往他那大伯家。

    路上,贺青突然接到了一个电话。

    电话竟是华天打过来的,他刚下午赢过一大笔钱的那个赌场的老板,绑匪头子华海的同胞兄弟。

    “华天,你打电话给我是不是查到什么好消息了?”贺青直截了当地问道。

    华天在电话那端急急地说道:“是……是的,问到一个人了,那个人可能知道华海的去向。”

    “是吗?”闻言,贺青精神一阵,忙又问道,“那你向那个人打听了没有?”

    华天回答道:“还没有,那人还在英国伦敦,现在联系不上,但据知情人透露,他明天中午就会飞回来,到时候我去给你打探。”

    “很好。”贺青欣喜道,“不过你可要小心点,别惊动了华海那厮,否则后果很严重。听明白了吗?”

    “明白了!”华天忙应道。

    “好了,那就等你的好消息了,希望别让我失望。”贺青随即说道。

    “你放心,我一定会竭尽全力!”华天郑重地答应道。

    “那就这样了。”贺青说罢挂上了电话。

    孺子可教也!

    见华天这么听话,丝毫没有异心,贺青放了点。

    “青哥,是华天那家伙打来的电话?”收起手机来时,只听林海涛在耳边低声问道。

    贺青点点头道:“是的,就是他。”

    “他打电话给你做什么?”林海涛疑惑道,“难不成那边有什么消息了?”

    贺青说道:“是的。”

    他将华天刚才所说的事情详述了一遍,听后林海涛大感振奋,高兴道:“这么说,很快就能打听到华海那伙绑匪的下落了,也就能找到田小姐的落脚点了!”

    贺青说道:“不好说,希望这是一条线索吧,不管怎样总算是有点头绪了。”

    当下两人没再论及此事,现在田甜下落不明,想要把他找出来简直是大海捞针。

    毕竟瑞士这么大,甚至,田甜有可能转移了地方,绑到欧洲其他地方去了。

    不过贺青隐隐感觉,对方就在身边不远处,触手可及,只是彼此看不到。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坐在前面的李文春突然招呼道:“我们到地方了!”

    “哦,好,那下车吧。”贺青点头答应道。

    随即他们让司机把车往路边停靠了下来,并走下了车。

    他们来到的是一个老街、区,周围有很多上个世纪初的那种老房子,富有欧洲风格。

    李文春带贺青他们走到一房子的大门前,并摁响了门铃,很快便有人跑出了院子,走来打开了门。

    明亮的路灯下,当看清楚来人的身影时,贺青和林海涛暗中都不由一惊:

    “好正点的美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