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掏宝王 > 第675章 价值上亿欧元的中华古宝(中)

第675章 价值上亿欧元的中华古宝(中)

    第675章价值上亿欧元的中华古宝(中)

    很快,贺青便和林海涛来到了附近的古玩街上,与其说是古玩街,不如说是工艺品街,此处市场并不大,而且地摊上和店里出现的大部分是手工艺品,称不上古董,不过富有中国传统文化特色,在洋货充斥的国外看到这么一条街,也算是一道靓丽的风景线了。√∟

    “青哥,这里的东西大多是工艺品,是新仿的。”走进几家打着老古董招牌的店里看了之后,林海涛有些失望地说道。

    贺青点头道:“是的,真正的古董很少。”

    其实在刚踏入这条街道的时候,贺青就能基本上确定此古董街没什么好东西了,因为他没发现比较明显的“宝光”。

    “看来国外制假现象也很严重啊。”林海涛叹口气说道。

    贺青微笑道:“不能这么说,人家又没保证店里的东西都是古董,里面不是还有些旧货么,只不过很普通,你看不上眼罢了。”

    林海涛点头道:“那倒也是了,赝品在这行不能说是假货,只有好坏之分,行规就是这样,放到哪里都不会变。”

    贺青说道:“你这么理解就对了,在任何一个古玩市场,新品都会多一些,毕竟老祖宗传下来的宝贝就那么一些,数量是极为有限的,反反复复在我们这些好这行的人手上流传来流传去,而工艺品就不同了,完全可以批量生产,想要多少都可以。工艺品不怕,怕的是真假难辨的高仿,那才真正可怕。因为高仿的存在会打破这个生态圈,真正地搅乱古玩市场。”

    他们一边说一边沿着街道不慌不忙地往前走去,当下他们又逛了几家店铺,但同样没任何收获。

    “咦?!我知道你,你可是大名人啊!”

    再逛后面一家古玩店的时候,有个穿着米色小西装。眉清目秀,长得很帅气的年轻男子突然打量着贺青说道。

    “不好,恐怕被人认出来了!”见有人向自己打招呼,贺青暗暗吃了一惊。

    “你认识我?”贺青淡淡地笑了笑道,“我想你是认错人了吧?我哪是什么名人?我说小哥,搭讪也不是这么搭讪的吧?过度的夸奖就是讽刺了。”

    那男子却重重地点头道:“没错,肯定是你!你是从中国大陆来的大收藏家、鉴定师贺青对不对?!oh,mygod!没想到能在这里见到你,真是太荣幸了!”

    他非常激动。此话一出,引起周围不少人的注意,那些人停下脚步,纷纷朝贺青投来视线。

    贺青苦笑道:“不是,你果然认错人了,我都不知道你说的那个贺青是谁。”

    那男子说道:“你就别隐瞒了,绝对是你!我还刚看到你的照片,是在一本杂志上看到的。是国内的一本艺术品鉴赏杂志,我每周都有订阅。然后越洋过海地寄过来。你真是太厉害了,竟然发现了真正的楼兰古城,这个新闻轰动世界,现在很多人都知道你的事迹了!你看,这照片上的不是还会是谁?”

    说着他从一旁的抽屉里取出一本杂志来,杂志封面的人物虽然不是很帅。但精神焕发,显得年轻有位,赫然是贺青。

    “不会吧?真被他翻出来了!”贺青心中一惊,脸上神色却不变,镇定地摇头道:“那不是我。我也不是从中国大陆来的,我来自香港,只是和那人有点像罢了。”

    “那你怎么也来逛古玩市场?”那男子疑问道。

    贺青一本正经地说道:“我来逛古玩市场怎么了?顺路过来看看罢了。”

    那男子用力一摇头道:“不可能这么巧。贺先生,你知道吗,我可是你忠实的粉丝呢,一直有关注你的新闻,太崇拜你了!你能不能帮我签个名?”

    说罢他快速地从一旁的笔筒中取出一支笔来,连带着那本杂志推向贺青,兴高采烈地说道:“就在这杂志上签个名,拜托了!”

    贺青没有接,苦然笑道:“你这人怎么这么奇怪,我都说了我不是你要找的贺青,还非得让我扮他啊?”

    “阿涛,我们走!”随即他招呼林海涛一声,转身便快步离开了那家店,不顾那男子诧异的目光,以及周围人的议论。

    “呵呵,青哥,真是没想到啊,在国外你都有粉丝,看样子你的事迹传遍全球各个角落了啊,有华人在的地方就有你的粉丝。”

    离开那家古玩店很远后,林海涛忍不住笑道。

    贺青说道:“没想到他能认出我来。现在是特殊时候,最好不要暴露身份。”

    他来瑞士这边是为了解救田甜的,而不是为了淘宝或是其他的事情,至少他们的重心不在此。

    在救出田甜之前,他们的身份最好保密,一旦泄露,传到了绑匪华海他们的耳中,那可能会坏大事。

    所以刚才否认自己是那男子认识的闻名世界的大收藏家贺青,只是路人甲,真正的贺青没在此地出现。

    “嗯,低调点好。”林海涛点头赞同道。

    “青哥,那我们接下来是继续逛还是回去?”

    林海涛随后问道。

    贺青毫不犹豫地回答道:“回去吧,感觉这里没什么好逛的,又淘不到好东西。”

    他觉得想在这国外淘到什么大宝贝,这并不实际。

    这街上又没有明显的“宝光”出现,很显然再淘也没用,所以贺青早就意兴阑珊了,只想早点离开这里,免得浪费时间。

    说完之后他便和林海涛走出了古董街,然后在街口的大马路上叫到一辆的士,径直返回他们所下榻的酒店。

    回到酒店后时间已不早了,已经是傍晚时分,贺青便直接带着林海涛走去中式餐厅吃晚餐。

    “贺先生,我们又见面了。”

    吃完饭走出餐厅的时候,贺青他们突然被一名男子拦住了去路。

    “怎么又是你?!”贺青一眼便认出了那男子。对方不是别人,正是不久前在华人街古玩市场认出他的那名狂热粉丝。

    虽然那男子此刻换了一身装束,还戴了顶毡帽,但身材气质是很难改变的。

    贺青火眼金睛,怎会辨认不出来?

    心想你小子还真是阴魂不散啊,竟然跟踪过来了!

    “是我。你眼力可真好,一下子就认出我来了!”那男子笑盈盈地点头道,“之前我忘记向你自我介绍了,我叫李文春,很小的时候就跟着爸妈来瑞士这边了,一直住在华人街上,我家世代是古董商人,我爷爷以前在京城的潘家园开了一家小有规模的古玩店,只是后来他老人家仙逝了。留下的店铺没人管理,所以只好转让给别人。”

    “你刚才跟踪我们?”贺青脸色一沉,问道,尽管他能肯定眼下这小子应该跟华天他们那伙绑匪不会有什么关系,但他还是有些警惕,用一种对待敌人的眼神审视着那自称李文春的男子。

    李文春连忙摇头道:“那不是跟踪,只是我想找你说几句话,让你认识我一下。”

    “你文春是吗?我现在认识你了。你可以走了。”贺青淡淡地回答道,说罢他迈步就要走开。

    “贺先生。请你别急着走。”李文春伸出手来拦住他,急急地说道,“我真的很崇拜你,希望……希望你能帮我一个忙!”

    “有事包厢里说吧。”见李文春缠着自己,不依不饶,没完没了。贺青无可奈何,当下只好拉着对方走进了旁边的一雅致包厢,在这外面说话耳目众多,免得被人盯上。

    走进包厢后,贺青关紧了门。

    “有什么话现在一次性说完吧。”坐下来后。贺青毫不耐烦地说道。

    他是脾气太好了才忍住没发作的,不过人家看上去也没什么恶意,而且是崇拜他的粉丝,如果态度太恶劣,似乎有点说不过去。

    “我想请你帮个忙。”李文春郑重其事地说道。

    “什么忙?”贺青随口问道,他下意识地便想到了,李文春求自己帮忙,除了请自己鉴定古董宝贝还会有什么事,不过这也是小事,方便的话帮一下也无所谓了。

    李文春回答道:“一个很大的忙,这个忙我想只有你帮得上了。我父亲有个朋友,也是搞古董生意的,他得罪了一名爱好收藏中国古董的老外,那老外碰瓷讹诈他,现在他惹上了很大官司,那老外要他赔一千万,一千万英镑。”

    “一千万英镑?!”林海涛忍不住吃惊道,“那可差不多是一亿人民币了啊!”

    李文春重重点头道:“是的,差不多有那么多!一亿对于普通的古董商人来说那可是一个天文数字!现在那老外奸商要告他,如果他拿不出这么多钱,那可能会遭来牢狱之灾的!他一家人就那么一个顶梁柱,要是他坐牢了,那叫他孩子老婆怎么办?!”

    贺青问道:“碰瓷的那件瓷器是件什么样的瓷器?”

    李文春说道:“这就是事情的关键了。那是一件乾隆时期的粉彩重器,我们怀疑是赝品,是高仿的,但那老外一口咬定是真品,是他刚不久前买的,各种证据都有,而且又没有人能指出那件瓷器的问题看来,表面上看那位大伯这场官司输定了!他们鉴定不出来,但以你的眼光肯定鉴定得出来的,所以希望你帮帮忙,救我那大伯一命,也算是救他一家人了。”

    贺青却道:“你就那么肯定那件瓷器是高仿的?这事恕我做不到,不好意思,帮不上任何忙,你还是回去吧,另请高明,我想如果那真是一件赝品,那一定会有人能还你那位大伯一个清白的。”

    他虽然也很同情那位中国同行的遭遇,但他来这里是救人的,可不是来多管闲事,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还是不要为人家出这个头的好,万一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那就更加麻烦了。

    为了救田甜,他正头大,哪里还有心思去解决其他的事情,毕竟人家惹上了官司,如果站出来替人申冤,那得表明真正的身份,不然没有任何说服力,而现在他最不想的就是暴露身份了,而要想尽一切办法掩饰身份,直到把田甜救出来。

    “我们不知道请了多少师傅,但没有一个人能吃准那件瓷器的,肯定只有你才有那个本事!”李文清激动地说道,“这几天我老是做梦,梦见你挺身而出帮那大伯,让他沉冤得雪,没想到今天真的见到你了,真是天无绝人之路,让我们突然看到了希望。我那大伯绝对是冤枉,这是那老外蓄意害他,那件瓷器也肯定有问题,只是我们没那个能力指出破绽来!”

    贺青还是摇了摇头,坚决地说道:“你还是去找别人,恕我无能为力。”

    说罢他就站起了身来,准备走开。

    “贺先生,我求你了,你不能见死不救啊!”

    李文春突然起身扑了上来,扑通跪在贺青身前。(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