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掏宝王 > 第671章 极品老千

第671章 极品老千

    第671章极品老千

    “青哥,我们已经赢到差不多五百万了啊!”将赢到的钱全部扒到身前后,林海涛无比兴奋地说道。

    他们赌本才区区一万块钱,转眼之后,身前已是堆积如山的一把把钞票,那场面简直可以用震撼来形容。

    五百万瑞士法郎兑换成人民币可是有三千多万了,也就是说,他们在短短的时间之内净赚三千万有余,相当于以极低的价钱赌到了一块极品翡翠玉石,是那种满绿的玻璃种翡翠!

    “是啊,差不多吧。”贺青点点头道。

    到这时他才确定,自己刚不久前从那个骰盅上吸收到的骰宝的技巧是真的,非常有用,当真是现学现用了,无往不利。

    “何经理,看到了吧?”旁边刚监视着贺青他们的那个年轻男子低声对何经理说道,“怎么办?这么下去绝对不行啊,我们万万输不起的,现在大家都跟着他下注了,而且很多人下的赌注很多,再赢几盘,我们就要垮了,恐怕拿不出那么多赌金来!”

    何经理愣愣地点头道:“马……马上给华天哥打电话,让他赶快下来看看,这么输下去,我们整个赌场都要输掉,被他赢去了!”

    说罢他就慌慌张张地从口袋里掏出手机,并打出了电话。

    电话打出后没多久,楼上就匆匆忙忙地走下来了几个人,其中一个身穿花色衬衫,头发很长,乱蓬蓬的,不修边幅的样子。

    其余人都是西装革履。戴着墨镜,明显是保镖和打手之类的人物。

    他们一行人气势汹汹,大踏步朝贺青他们所在的赌桌这边走了过来。

    “华天哥!”见那长发男子走近了身来,何经理和那看场的男子急忙弯腰点头,恭恭敬敬地打招呼。

    “怎么回事?!”那男子一走过来就注视着贺青他们正在玩的赌桌。

    此刻贺青和林海涛身前堆满钞票。他们群情激奋,只等待着下一场的开始。

    跟着贺青下注就是赢,所以其他赌客无不准备再跟,唯他马首是瞻。

    “华天哥,这……”这时,手上正抓着骰盅的荷官也看到了已经走近赌桌的华天。他哭丧着一张脸,迟迟没有将骰盅放下去。

    因为他一放下去,贺青他们就会开始投注。

    按照贺青一贯的手笔,他会将刚得手的近五百万法郎都押下去的。

    这一押下去,赢了的话。那一盘就是输五百万,加起来已有千万了。

    这绝不是一笔小数目!

    贺青神奇的眼力和足以爆棚的人品好运大家有目共睹,所以这一把再继续下去的话,那输的概率极大。

    基本上是必输无疑了!

    就好像贺青拥有透视眼,或者拥有未卜先知的能力,能看透骰盅中的骰子,知道开出来的点数是大还是小,至于通杀的豹子。出现的概率非常小,可以说是微乎其微。

    “呵呵。”注视着贺青身前那一大堆“新鲜出炉”的钞票,华天嘴角一撇。干干地笑了笑,他明显不相信自己的眼睛,自己开赌场这么多年,可从来没碰到过这样的赌客,这很不合常理!

    “快点啊,慢吞吞的做什么?!”有人忍不住催促道。

    “华天哥……”那荷官苦笑着看着华天。听他示下。

    华天用力摆了摆手,咬了咬牙道:“不开了!今天到此为止。我们赌场打烊了!”

    “怎么会这样?!这是欺骗消费者么?!”

    华天此话一出,赌客们一片哗然。很多人发出抱怨声,他们好不容易碰到个“财神”,原以为能跟着好好赢一把了,谁知道赌场方突然宣布赌场打烊,这怎不让人扫兴?

    “吵什么吵?!”跟在华天身边的一打手怒吼道,“谁他妈乱叫把他手剁了!”

    出言不逊,表现得非常凶狠。

    来这里赌博、的人大部分是认识赌场的老大华天的,知道他横行一方的势力以及凶残手段,所以有怒不敢言,只能忍气吞声。

    贺青头也不回,低沉着声音,用一种变了样的怪异腔调说道:“这赌场打烊可真早,这都还没天黑呢,本该是最热闹最激、情的时候,没想到现在就宣布打烊,准备赶人了。罢了,走就走吧,好在手气好,赢了五百万,有了这五百万,去其他赌场试试手气,说不定能赢更多呢,不管怎样,今晚一定要尽兴,不尽兴不归!阿涛,准备收钱了,这五百万钞票也有一大堆啊,就这么拿着走还真有点不方便!哎,钱多也受罪啊!”

    “哎!”林海涛高声答应着,然后准备往带来的一个大蛇皮袋里面装钞票。

    “住手,这里面的钱一分都不能拿走!”华天吼道。

    “住手!把钱放下来!”

    随即,那几名保镖冲向贺青和林海涛,并有人抓住了林海涛,阻止他收钱。

    “干什么?!”见有人抓住自己,林海涛大怒,待要挣扎反击,贺青却向他使了个眼色,示意他别急,有办法对付他们。

    “这是干什么?怎么能这样?只能输钱不能赢钱么?”有人忍不住替贺青他们鸣不平道。

    华天走上一步,冷冷地说道:“刚才赢的那些人,一个都不能走,必须把赢的钱留下来,我们有理由怀疑,这两小子使诈,在出老千!”

    贺青霍然回过头来,哈哈一笑道:“你说我们两个出老千?你有什么证据?这是骰宝,不是赌牌,你说怎么出老千?摇骰的人是你们的,可跟我们没有任何关系吧?哦,我知道了,你这是想赖债,输了想不认账,愿赌服输这么简单的道理,原来你一个开赌场的也不懂啊?哎,你们这家赌场太让人失望了,一点职业道德都没有!”

    他刻意装出港台腔,说话语气和声音大变,就是熟悉他的人恐怕都听不出来,更不用说是陌生人或只有“一面之缘”的人了。

    “是啊!”人群中有人愤愤不平地说道,“骰宝靠的是运气,他赢了那么多,只能说他运气好,也有魄力!”

    华天以一种异样的目光上下打量了贺青一番,干干地笑道:“那就奇了怪了,他怎么一直赢?赌一场赢一场,这样的胜率,试问一下各位,你们相信全靠的是运气吗?有诈,绝对有诈,必须查清楚!在事情弄明白之前,谁也不能离开赌桌半步,否则你们也是知道我华天的名头的,可别怪我心狠手辣!反正你们每个人的底细我都能查得一清二楚!”

    听华天发出那样的狠话,当中不少人噤声了,不敢表达什么意见,因为他们知道华天的为人,在这条华人街上谁不知道他华天的大名,那可是出了名的狠,谁也不敢和他作对。

    贺青赢了那么多钱,现在带不走了,只能怪他来错了地方,碰到的是华天的这样的硬茬子。

    “你说我们出老千,那你得有证据。”贺青理直气壮地说道,“不然从今往后,恐怕不会有人来你们赌场来赌了吧?呵呵,谁敢到一个只赢得起却输不起的赌场来赌钱,那是自己找罪受。”

    华天目露凶光,狠狠地瞪着贺青道:“你先别得意,我自然查得出你们那点道行!”

    “把刚才的录像截下来,给我好好看看,如果有了证据,可随时报警处理,像他们这样的老千骗子,在我们赌界是绝容不下的,不然会坏了整个行业的规矩!”华天随即招呼身边的人道。

    他振振有词地指着贺青说他们是老千,是骗子,但周围的赌客们实在是想不出,他们能怎么出老千,除非和你们赌场内部的人串通了起来,做的一场好戏。

    但这个可能性几乎为零吧?

    “是,华天哥!”有人连忙点头答应着,说完就转身跑去拿监控视频拍下的录像记录了。

    贺青却丝毫不惊慌,他也不用着急,因为他们根本查不出什么来,除了拍到自己认真地盯着骰盅,还能拍到什么可疑之处?

    而盯着骰盅说到哪里都不会是犯规,和出老千没有丝毫关系。

    华天他们完全是没道理的!

    不一会儿,那男子就依言将华天要的监控录像截取了下来,用笔记本电脑载了出来,拿给华天他们看。

    打开视频后,华天认真地看着每一个画面,但从一开始,到他出现,贺青和林海涛都没有任何异常动作,只有贺青盯着骰盅看。

    “看出什么来了没有?”贺青淡淡一笑道,“自始至终,我们都没有任何异常举动,其实这在座的朋友都能作证的,再说了,我们就是有天大的本事,也绝不可能猜中开出的骰子的点数,那完全是靠蒙的,只能说我们运气好了。”

    “不可能?!怎么会这样?!”看完视频后,华天愣愣地摇了摇头,他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视频中贺青他们没有丝毫破绽,无法给他们下出老千的定论。

    “我不相信你有那么好的运气!”华天突然抬起头来说道,“我要和你赌一把!输了你把钱全还给我……”

    “赢了呢?那又如何?”贺青意味深长地笑了笑道。

    “赢了,你们拿着钱走!”华天激动地说道。

    “好!随你怎么赌!”贺青爽快地点头答应道。(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