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掏宝王 > 第668章 赌场高手(上)

第668章 赌场高手(上)

    第668章赌场高手(上)

    说好之后,邦德将他们要查的那个人的照片以及具体的信息一五一十提供给贺青,有助于他们彻底查清此人。

    拿到那人的资料后,贺青和林海涛三人便行动了起来,随即道别离开了茶馆。

    “青哥,我们要怎么做?”走到大街上后,林海涛问道。

    贺青回答道:“先去他们的地盘走走吧,探探虚实再说。”

    “嗯,好的。”林海涛点头应道,他们还不能肯定现在要去查的那个人就是绑架田甜的匪徒之一,只有查探清楚了才能确定到底是不是,如果是的话那就采取下一步行动。

    跟在一旁的伍强说道:“就这么过去吗?我还是别去了吧?我是律师,很多嫌疑犯见过我,尤其是瑞士这边生活的华人。华天这伙人可不是善茬,他们贩、毒盗抢,做了很多违法乱纪的事情,我怕他们有人认出我来,所以还是不要出现的好,这样保险一点。”

    贺青点头答应道:“嗯,那你就别出现了,我和海涛现身就可以了,反正他们谁也不认识我们两个,正好下手。”

    伍强郑重地说道:“对,有你们两个出面就可以了。我等下告诉你们他们所在的地方,你们两个过去就可以了。反正那些人都会说汉语,很好交流的。”

    “可以。”贺青道,“你留在酒店等我们吧,有事联系。”

    说着,伍强带着贺青两人朝那个叫华天的人所在的地方走去。

    华天自然是在这华人街上,不一会儿。伍强便带领贺青他们来到了一个地方。

    这是一家很大的娱乐城,门牌上写着一个大大的“赌”字,很明显是一个赌场。

    这可不是在国内,而是在瑞士,作为西方等发达资本主义国家。开赌场是合法的,就和一般的商场一样,赌、博自然也就合法了,好比进商场购物,不会有任何人阻挠。

    对于华天这个华人团伙,贺青刚刚从邦德那里已经了解得很清楚。自然知道他们在这条华人街上开有一家赌场。

    “青哥,我们是要以赌客的身份进去么?”到了赌坊门前的时候,林海涛低声问道。

    贺青点头回答道:“嗯,我们以赌客的身份出现,不要引起他们的丝毫怀疑。不过现在不宜进去。我们先回酒店准备一下吧。”

    “还要准备什么?”林海涛疑惑道。

    贺青说道:“进去可是要赌的,不多带点钱,做足样子,那华天他们怎么会信任我们?现在我们要做的就是接近华天这个人,然后借机识破他这个人。”

    他感觉之前在电话里以邝先生的名义给自己打电话,威胁自己的那名男子,就是邦德查到的华天,不然事情不会有这么地巧。

    “那倒也是。”林海涛点头应答道。“那我们回去收拾一下再来吧,反正距离也不远,耽误不了多长时间。”

    说完后。他们便转身朝停靠车子的街口走回去。

    返回到街口后,他们开车回到了下榻的酒店。

    到了酒店,贺青让林海涛准备了一箱子的欧元现钞,还租来了一辆加长版的宾利豪车。

    再次来到华人街已是下午五点多钟的时候,车子直接开到华天他们赌场的门口。

    虽然瑞士是个十分富有的国家,有钱人随处可见。但贺青租来的豪华宾利车开过来停下的时候,还是引起了不少人的注意。

    车子一停下来。便有迎宾员恭恭敬敬地跑来接车。

    贺青带着林海涛大摇大摆地走进赌场。

    这次出来当赌客,他们两人都刻意打扮了一番。贺青身穿名牌西装,戴着名表,全身上下都是名牌,俨然一“土豪”。

    林海涛戴着墨镜,则作保镖打扮,他走在后面,手提一个沉甸甸的密码箱,十分威风。

    既然要演戏,那当然要把戏份演足了。

    “欢迎光临大鸿运赌场!”

    贺青两人走进大堂的时候,有个身穿喜庆唐装的中年男子笑容满面地迎了上来:“请上贵宾室入座。”

    随即他带着贺青和林海涛上了二楼,来到一豪华的会客室里。

    眼前热情招呼他们的这个中年男子自然不是贺青他们要找的华天,华天的照片邦德提供有,那是一个满脸横肉,右边眉头还有道粗长的疤痕的年轻男子,样子十分凶悍,一看就知道是那种心肠歹毒的恶人,令人印象深刻。

    “两位是来自中国的朋友么?”请贺青两人坐下来,并奉上茶水之后,那中年男子笑盈盈地说道,“鄙人姓何,是大鸿运赌场的经理。这是我的名片,有什么问题和需要,可以随时拨打我电话,有求必应,呵呵,有求必应。”

    说着他从口袋里掏出两张精美的名片,毕恭毕敬地分发给贺青和林海涛。

    “是的,我们来自香、港。”贺青接过名片,点头回答道,他说话故意加长停顿,显得抑扬顿挫,装出和香、港那边的人说话一样的方式。

    “那都一样,都是炎黄子孙。”何经理连连点头道,“不知两位想玩点什么?我们这里有各种玩法。”

    “具体有些什么玩法?”贺青一本正经地问道。

    何经理便将他们赌场的一些基本玩法一五一十地跟贺青他们解说了一遍,末了问道:“两位要玩哪一种?”

    贺青毫不犹豫地回答道:“那就先玩玩骰子吧。”

    骰子是中国最古老又最简单的赌、博之法。

    “那请随我来。”何经理招呼道。

    “有劳带路。”贺青彬彬有礼地说道。

    随后他们在何经理的热情带领之下,来到了三楼的贵宾赌、博室。

    里面人还蛮多的,看样子嗜好赌、博之人不少,都想得这不义之财。

    当然,贺青他们是醉翁之意不在酒,而是在于山水之间。

    这一路上,贺青都仔细留意着周围的情况,毕竟他要彻底查清楚华天这个人,自然要把他经常活动的地方摸排清楚了。

    跟着何经理走近一赌桌的时候,贺青不由得微微吃了一惊,因为他奇怪地发现,桌上隐隐散发着一团红光。(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