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掏宝王 > 第610章 金银万万两(上)

第610章 金银万万两(上)

    第610章金银万万两(上)

    车娟和潘师傅猜测他们所找到的藏宝之地,是鼎鼎有名的明末农民起义军将领张献忠的宝藏。<

    对于他们的推测,贺青并没表达异议,只是说道:“现在这些古钱的来历还不是很确定,什么可能性都有。”

    他会古通今,眼睛能看到古董的过去,那些银钱和铜币的来龙去脉他自然清楚,所以这整个“古墓”的情况他比谁都了解。

    实际上,他还没进入此地的时候就知道得差不多了。

    没错,根据他的判断,这确确实实有可能是张献忠的藏宝之地。

    这次和潘师傅他们赶来蜀都这边考古,探寻张献忠的宝藏是贺青的目的之一,尽管当林海涛眉飞色舞地说起张献忠宝藏之事的时候,他并不在意,只道那些消息故事成分居多,想要找到传说中的巨大宝藏,并不现实,但他并不是完全没这个想法,而是打算有时间的话四处走走看看,看能不能发现什么蛛丝马迹。

    谁知道阴错阳差地,在这地方发现了大情况。

    现在已经进来了,从找到的那些古钱,以及相关情况,可以合理地推测,这就是张献忠当年埋下的宝藏,至少是其中一个。

    “应该就是了!”潘师傅激动地说道,“这全是地下甬道,不像是一座古墓,像是专门用来躲藏和藏放东西的地方。”

    车娟也道:“是啊,难怪这古墓怪怪的。怎么有那么多没受处理的士兵的尸骸,还有那么多散落的银子和铜钱,那些钱应该是军饷,只是奇怪,张献忠士兵拿到的饷银里怎么会有湖、南长、沙、县县令的俸禄银?”

    贺青回答道:“如果这真是张献忠的宝藏,那那俸禄银的来历就很好解释了。你们肯定知道,张献忠是个什么样的首领,他残忍凶暴,率军进入四、川的一路上,烧杀抢掠。不知道抢了多少财物。要不然也不会有他存留大批宝藏的说法了,所以有可能那来历可疑的军饷是他们抢夺来的。”

    “嗯,小贺分析得很有道理。”潘师傅郑重地点头道,“那标有湖、南长、沙、县的禄银应该是张献忠和他部下抢掠来的。从这看来。更能证明这地方是张献忠埋藏宝藏的地方了。‘石牛和石鼓。银子万万五。谁人识得破,买到成都府’,张献忠宝藏的种种传说。没想到今天被我们发现了!小贺,你破解了这个几百年以来困扰世人的大谜团啊!”

    贺青摇了摇头,淡然笑道:“现在我们还只是推测,还不能肯定呢,等下才能确定。”

    “‘石牛和石鼓,银子万万五,谁人识得破,买到成都府’,潘老师,这是什么意思?”车娟好奇地问道。

    潘师傅一五一十地回答道:“这是流传于成都的一句童谣,现在蜀都锦江边上的石碑上,也刻有这样的童谣,意思是说,如果找到了石头和石鼓,就能找到张献忠埋藏下的无数银子了,那些银子多得简直可以买下整个蜀都城!

    “张献忠遗留下来的宝藏的故事,不知道让多少人动心啊,寻宝之人络绎不绝,但谁也没有找到真正的宝藏,可没想到今天被我们找到了,但这全是小贺的功劳啊,要不是火眼金睛看出情况来,那我们就是抓破脑袋瓜子,也绝想不到这下面来!”

    “原来如此!”车娟恍然大悟道,“看样子那童谣唱的不是空穴来风啊,是有一定根据的。”

    潘师傅点头道:“野史上是有关于这事的记载的,据传,兵败撤退之前,张献忠花费了巨大的人力物力,在流经蜀都市内的锦江筑起高堤,但并不是为了治理水灾,而是在堤坝下游的泥沙中挖了个数丈深的大坑,将他抢来的数以万计的金银财宝埋在坑中,然后重新决堤放水,淹没了埋藏财宝的大坑,并以石牛和石鼓作为暗记。但这些事情并没有得到考证,也无从考究。”

    贺青说道:“不是有传言,有人偶然之下得到了张献忠宝藏的‘藏宝图’,找到了那首童谣中唱的‘石牛’和‘石鼓’么?”

    潘师傅回答道:“确实有人从那堤坝下挖到了石牛和石鼓,当时引起了巨大的轰动,都想石牛和石鼓都找到了,万万金银还跑得了么?结果你们猜怎么着?宝贝是挖出了一些,但只打捞到几箩筐普通的铜钱,不值什么钱,花费巨大力气打捞的人反而赔进去了一大笔工程款,大大得不偿失。

    由此看来,传说中的张献忠的千船沉银并不是藏在锦江里面,这仍然是世人眼中的不解之谜,呵呵,和曹操七十二疑冢的谜是一样的,现在两个大谜团都被你解开了,你真是大功臣啊!”

    贺青微微一笑道:“曹操之墓的谜确实鬼使神差地解开了,但张献忠宝藏之谜还不好说,得继续查探。”

    车娟点头道:“是的,童谣上不是唱的万万金银么,现在可才发现没多少啊,差得远了!”

    潘师傅说道:“应该不会有错了,张献忠埋下的宝藏肯定就在前面,我们都还没走到正中心点呢,大批宝藏应该藏放在前面。”

    “希望能找到那万万银!”车娟激动地说道,“这感觉就像是在做梦,张献忠的宝藏竟然都能找到!”

    “小贺,我们去前面看看吧!”潘师傅迫不及待地说道,他已认定这是张献忠的宝藏,大批金银正等着他们去探寻。

    “嗯,走吧。”贺青点点头道。

    说完之后,他们一行人便继续往前搜寻过去。

    路上,堆积的士兵的骨骸越来越多,地上碎散的银钱和铜钱也多了很多。

    而贺青眼睛捕捉到的“宝光”也愈发浓烈,说明正如潘师傅所言,大批宝藏就藏放在前面不远处。

    “咦,那是什么?!”正走着,车娟突然惊呼道。

    顺着他所指的方向望去,映入眼帘的是堆放在一起的木柱。

    “那是木简!”贺青回答道,他声音微微发颤,十分激动的样子。

    因为车娟所指的那些圆形木桩上散发出浓烈的灵光,由此可以判断,柱体里面藏匿着珍贵的宝物。

    说话之间,贺青加快脚步,走了过去。

    潘师傅和车娟他们紧步跟上。

    走近之后,他们便看得更清楚了,那是一堆木柱。

    由于年代久远,柱体已发黑,明显有了腐朽的迹象。

    “这里面怎么堆放着木桩?”潘师傅讶异道。

    贺青说道:“这应该是木简。”

    说着他蹲下了身来,指着那木柱说道:“潘师傅,你看,那木桩两端有铁丝,用铁丝紧箍着的,如果我猜得没错的话,这种木简是用两根掏空了的半圆形木桩拼合在一起的,然后用铁丝箍牢固。”

    “你的意思是说,木简里面藏着东西?”潘师傅问道。

    贺青伸出手去在一木简上用力敲击了一下,点头道:“是的,里面装满了东西。”

    “会是什么?!”潘师傅问道,“会不会是张献忠藏起来的金银?我听人说过,曾在彭山老虎滩意外发现一批张献忠埋下的宝藏,挖出来的银锭就是用这种木简装起来的,只是没有发掘多少,远远达不到万万金银的说法。”

    贺青点头道:“嗯,应该和那个情况一样。潘师傅,我们先打开这些木简看看吧。”

    “嗯,打开看看。”潘师傅毫不犹豫地点头答应道,他迫不及待地想看到木简中所藏之物。

    贺青便当即拿起一个木简,入手沉甸甸的,若只是木桩,那怎么可能这么沉重,唯一的解释便是,这里面塞满了东西。

    拿起木柱后,贺青手上使力,很轻松地将紧箍在两端的铁丝拗断了,并很快拆了下来。

    铁丝拆开后,那两块半圆形的木桩便分离了开来。

    “哗啦啦~~”

    随即,藏在木简之中的东西掉了下来,散落一地。

    “哇,都是银锭!”

    看到银灿灿的一堆银锭之时,潘师傅和车娟他们无不瞪大了眼睛,一脸惊喜。

    这却在贺青意料之中,因为在打开藏银木简之前他就捕捉到了上面散发出来的一团浓烈灵气,里面不是金银珠宝又会是什么。

    贺青将木简放下来道:“张献忠掠夺来的金银就藏在这种木简中的,其他的木简里面塞放着的应该也是这种银锭。”

    说罢,他依样葫芦地将其他几个木简也打开来看了,果不其然,都塞满银锭,但并没有金子和珠宝等物。

    此刻地上摆了一地的银锭,那些银锭呈船形,大部分背面有“崇祯十六年八月,纹银五十两”字样的铭文,很明显是明代的官银。

    其中也有带“沅陵县征完解司载充兵饷银五十两崇祯十年八月银匠姜国太”、“京山县十五年饷银肆十两”、“巴陵县榆口饷银五十两”等铭文的银锭,这些是来自湖-南、湖-北地区,为崇祯时期的税银,应该是张献忠从那些地方掠夺来的宝物。

    这一下他们就发现了近万两纹银,看来“银子万万五”的说法真不虚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