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掏宝王 > 第609章 张献忠的宝藏(下)

第609章 张献忠的宝藏(下)

    第609章张献忠的宝藏(下)

    “小贺,我们好像折回来了。”潘师傅似乎察觉出了什么,说道,“这个甬道很不一般啊,恐怕没那么简单!”

    贺青郑重地点头道:“是的,不简单。”

    对于这甬道里面的情况,他自然比潘师傅他们清楚,知道其来龙去脉。

    “这到底通向哪里?怎么这里面到处是士兵的尸骨?究竟发生了什么惨不忍睹的事情?”车娟连声问道。

    贺青摇了摇头,一本正经地回答道:“不清楚,再往前面走走看吧,到时候应该看得出情况来的。”

    “嗯,等到了那古墓就知道了。”车娟点头应道,现在着急也没用,一切都是未知之数,不过已经有所发现了,这一路上,可找到了不少古兵器和一些碎散的银钱。

    继续往前慢慢摸索的时候,他们发现,甬道一直往下倾斜,坡度越来越大,很不好走。

    “你们听!”突然,贺青站住了脚步,惊声叫道,似乎发现了什么异常。

    “什么?”潘师傅和车娟他们一齐站住脚步,吃惊地看着他。

    贺青仰起头来,用手电筒照向甬道的顶部,沉声说道:“你们听到没有?上面‘哗哗’的声音。”

    “有吗?”车娟他们竖耳倾听。

    很快,潘师傅听出来了,脸色微微一变道:“确实有声音,好像是流水声。小贺。也就是说,这上面有水流过,难道这甬道设在河床下面?”

    贺青点下头来道:“是的,其实判断得出来,现在我们所走的方向就是通向那条河的,看距离已经过了河界了。”

    “不会吧?”车娟惊奇道,“我们竟然在河下面?!这是‘河下地宫’?!”

    贺青摇头道:“不是什么地宫,只是砌起来的一个水下设施,就像是一个巨大的管子,将水隔离了开来。不过能承受住那么的压力。而且一点都不漏水,这个工程很不简单啊!”

    “看来是这样的了。”潘师傅点头道,“我们现在在水下面的过道里,古墓中心地点应该在前面的河中心点上。”

    “可古墓怎么可能设在河水下面?从来没见过这样的墓葬方法。”车娟疑惑道。

    潘师傅却道:“也不是没有可能的。巴蜀这边的人。有一个很古老的墓葬方式。那就是船葬。大部分船葬和普通的墓葬一样,是葬在干燥的土壤下的,但也有一小部分直接葬在水泥底下。只不过这是很特殊的船葬。能做出这么大工程的,墓葬主人生前一定是非富即贵的大人物啊!小贺,说不定这是一座大型的古墓,你又有巨大的发现了!”

    “或许吧。”贺青点点头道,“但现在还是个谜团,需要走到尽头才知道。潘师傅,我们继续走吧,不过你们可要小心了,这地方太陡了,地面又潮湿打滑,很容易摔倒。”

    “嗯,慢点走。”潘师傅点头答应道。

    随后他们几人一步一步,慢慢地朝坡下走去。

    走得有些艰难,但走了一会儿之后,道路渐渐变平缓了,好走很多。

    “小贺,这下面的士兵骨骸更多了啊!”走到平坦处时,潘师傅惊呼道。

    此刻他们前边不远处的地方赫然堆积着一大堆一大堆的骸骨,白皑皑的一片,看上去显得阴森可怖。

    贺青点头道:“是的,看样子我们快接近中心点了。”

    说着他当先朝那前面骨骸堆积的地方走了过去,潘师傅和车娟他们忐忑不安地紧随其后。

    潘师傅他们虽然是专业的文物考察者,不知见过多少古尸,但现下这种情况,他们还是第一次见到,怎不令人骇异。

    “这散落着很多碎银,咦,这还有一个大银锭!”贺青惊讶道,惊异间,他下意识地俯下身去,顺手从一骨骸堆中拾起一团白里泛黑的物块。

    他手上戴着卫生手套,自然不担心有细菌上身了,所以能随手挑拣察看文物。

    “这么大一块银锭,怕是有五十两之多吧?!”一见之下,潘师傅大惊道。

    贺青掂量了一下,点头道:“应该有,我估计实重不低于一点五千克,也就是三斤重,古代的一市斤等于十六两,这么一算,这个银锭确实有五十两那么多了。”

    “这么大一个银元宝,还是第一次亲眼看到呢!”车娟惊诧道,“肯定很值钱吧?!”

    贺青说道:“元宝收藏,除了考量它本身的材料价值,还有很多方面,比如大小,制式,纹饰,以及历史研究价值等特殊的价值。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这是一块明代典型的官银。据史料和现存古物来看,金锭有一两、二两以至十两、二十两之分,而银锭有半两、一两、十两、二十两、五十两乃至一百两或三百两,所以我们在这里找到一块重达五十两的银锭并不为奇。”

    潘师傅点头道:“是的,银锭五十两虽然是大价值的银钱,但在古代比较常见,可流传下来,和在古墓中发现的并不多啊,这块银锭真的很不错,放到古玩市场上,肯定非常有收藏价值的。”

    车娟忍不住问道:“那大概值多少钱?银子一点都不贵啊,价值比金子差多了。”

    贺青淡淡一笑道:“不是这么说的,如果这只是一块新仿的银元宝,那收藏价值确实不是很高,和它本身的银金属价值几乎相当,但这可是一件古董,多了一层价值,所以价值方面不好说了,不过我敢肯定,这东西最低不低于十万。也就是说,这个银锭最少价值十万!”

    “价值十万?!那么贵重啊?!”车娟瞪大眼睛道。

    “小贺,那银锭里面有铭文,仔细看一下,看写着什么,说不定我们能从那上面获取到有关信息,从而断定这座古墓是什么时候的。”潘师傅指着那银锭说道,大有发现似的。

    “嗯,看一下。”贺青点头应道,他自然也注意到了这个细节,当下他拿起那枚银锭,用手电筒照照仔细察看。

    很快,他看清楚了上面所写下的铭文,说道:“上面写的是,‘长、沙县十年,桂禄银五十两,知县杨观吉差,提张文智’,这上面的文字清晰完整,难得一见。”

    “俸禄银?”潘师傅吃惊道,“这么说,这是一枚税锭?”

    贺青说道:“看造型很像明代的税锭。这种禄银在市场上极为少见,弥足珍贵。”

    所谓的“明代禄银”即“俸米折银”,是以米来支付官员的俸禄。

    成祖即位后,百官俸禄则米钞兼支,计算和支付都很复杂。

    随着钞法变坏,贬值加剧,百官的俸禄开始趋向折银,明成祖迁都北京之初,由于漕运不便,除给军队供米之外,其余文武百官都要到南京去领俸米,从中还要受到商人的克扣,弊端重重。

    周忱根据江南米重的特殊情况,改税收为米四石准折金花银一两,解京以充百官俸禄,如此一来,官俸得到了保证,百姓付出的税粮也相应减少。

    注视着那银锭上的铭文,顿了顿,贺青继续说道:“这上面的‘知县’为地方官名,‘差’指提差,是专门负责催缴征收税粮钱的差役,可这是长沙县的禄银,怎么会到了这里?”

    “这确实是一大疑点。”潘师傅一脸迷惑地说道,“湖、南长、沙、县的知县禄银怎么到了这里,还藏在这水下的密道中?不过至少我们知道了,这是明代的东西,说明这座古墓也很有可能是出自明朝的。”

    “应该不会有错。”贺青郑重地点头道,“潘师傅,你们拿好这枚银锭,这东西可非常有价值,对明代税制的研究具有极大意义。”

    说着他将那枚银元宝递给潘师傅,潘师傅好生接过,不住地点头道:“是啊,特别珍贵!”

    区区一枚银锭,他并不贪求,他要的可不是这些普通之物。

    那样的银锭对文物研究者来说价值很大,但在一般的收藏者手里体现不出多大的价值来,比现在的一锭纯银差不多了多少。

    过后他们继续往前探索。

    路上,他们又捡到了一些银钱,其中也有银元宝,但重量大部分只有几两,是小量的银钱。

    不过也很不错了,让潘师傅他们如拾珍宝,很是高兴。

    再走了几步之后,除了银元宝,地上面还散布着一些铜钱,其中大部分是“崇祯通宝”。

    崇祯是明代最后一位皇帝明思宗朱由检,从这些铜钱看来,这里面埋藏的文物跟他有一定的关系。

    “这有这么多‘崇祯通宝’,由此看来这是明代的一座古墓。”潘师傅分析道,“但明代末年谁会造出这么一座古墓来?”

    车娟说道:“这像是一个埋藏宝藏的地方,而且跟士兵打仗有关,又是在蜀都附近的河下面,潘老师,贺青,这会不会就是……就是传说中张献忠的宝藏?!”

    “建立大西政权的蜀王张献忠的宝藏?!”闻言,潘师傅大惊,激动地点头道,“有,有这个可能!我们发现的很有可能就是张献忠埋下的那批宝藏!”(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