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掏宝王 > 第601章 藏宝计划(上)

第601章 藏宝计划(上)

    第601章藏宝计划(上)

    “这具黄金棺你们到底是从哪里盗来的?”

    看完之后,贺青回过头去看着庞叔和星哥,他这有点明知故问的味道,尽管他不是很清楚,但通过观看棺椁的来龙去脉,他基本上能确定一些情况了。

    庞叔愣了愣,回答道:“我不是已经跟你说了吗?东西是从西北荒漠某个地方挖出来的。这大家都知道的。”

    说着他转头扫了邝先生和狼狈万状的小丽他们一眼,在场的所有人都知道黄金棺的来历,是在北、疆沙漠下的古墓中找到的。

    “嗯,这事等下再细说。”贺青轻轻地点了点头,他眼中若有所思,好似想到了什么。

    “那是不是马上把宝物运走?”庞叔随即问道,在事情未做最后的处理之前,贺青是不会放他们任何一个人走的,所以当务之急是做好扫尾工作,把东西给他搬走放好事情也就差不多了。

    贺青点点头道:“嗯,准备搬运吧。”

    大卡车已在外就位,这里这么多人手,搬上车去应该不难。

    “不过在东西搬走之前,还得做一件事情。”贺青随后又道。

    “什么事?”庞叔疑问道。

    贺青说道:“先把黄金棺盖上,别显露出来。”

    说罢,他叫上庞叔,两人一起将原本罩在黄金巨棺上的黑布掀起来。重新盖上去。

    盖好之后,贺青说道:“庞叔,给大雄打个电话。让他把那两个文物走、私犯押上来。邝先生,也麻烦你把你的人全部叫进洞来吧,现在你在我手上,最好老实点,否则别怪我不客气,我这个人最讲道理了,谁敬我三尺我就敬人一丈。反之,我也会加倍奉还!”

    “知……知道了!”邝先生嗫嗫嚅嚅地答应着。俗话说,“好汉不吃眼前亏”,他现在已成为了对方的监下囚,不听从命令的话。只怕不好过。

    说完之后,他便赶忙从口袋里掏出手机,给等候在外面的手下打过去了一个电话。

    “已经跟他们说了,他们马上过来。”邝先生挂上电话道。

    “很好。”贺青笑吟吟地点了点头。

    不一会儿,大雄便推着老莫两人走进了洞来,邝先生的人也随后走了进来,他们每人手上提着一个密码箱,箱子中可都是白花花的美钞。

    “大哥,我把他们带来了!”

    走进来后。大雄招呼道,他已把贺青认作老大,甘做小弟。对方本事那么大,简直无所不能,令人心悦诚服。

    “做得好。”贺青欣然道,并慢慢朝大雄他们走了过去。

    这时,老莫和老贵目光瑟瑟地打量着洞窟,脸上尽是恐惧之色。

    “老弟。这真不关我们事,你就放过我们吧。求你了!”老莫央求道。

    贺青淡淡笑道:“这本来不关你们的事,但我看到了,就跟你们有关了。”

    “我们……我们无冤无仇,你不能这样!”老贵颤声道。

    他们见阿邦倒在地上,没有发出声响,以为已经出了人命,极其胆怯,生怕贺青他们如法炮制,也这么对付他们,把他们杀、人灭口似的。

    贺青一本正经地说道:“我们是无冤无仇,但你们盗了文物,还卖给外国人,这就不对了,既然见到了,我就必须管!”

    “那……那东西不是文物,是我们的祖传之物,跟文物没有关系,可以自由买卖的。”老莫连忙解释道。

    “是你们家的传世之物?!”贺青脸色倏忽一沉,呵斥道,“你他吗的骗谁呢?!以为我们都是瞎子,看不出来吗?!那几件青铜器土锈那么明显,一眼就看得出是出、土文物,你竟然说是传家之物!如果是传世的藏品,那你们怎么还偷偷摸摸地拿来卖给日本人?!我生平最恨的就是有人骗我!”

    “我……对不起,对不起!”见对方生那么大的气,老莫急急地道歉道,“是我狗眼看人低,没看出你是行家高手!那些……那些青铜器确实是我们得来的文物,但不是我们盗出来的,只是我们从别人手上收来的而已。袋子里的这些宝贝现在都交给你,希望……希望你放过我们!”

    说罢,他们两人忙将手上提着的大袋子递给贺青。

    贺青没有直接接过,说道:“不但是这些,还有其他所有的宝物,统统都要交给我,一件都不能剩!”

    那些东西都是盗墓得来的,是不利之财,取之有道,如果留在这些走私犯手上,保不准就卖给了日本人,这可是贺青他不能容忍的!

    “可除了这些,我们没有了,其他的早就卖出去了,不过不是卖给外国人,收的是我们自己人!”老莫回答道。

    贺青气狠狠地说道:“你就能保证买你文物的那些人不会和你一样把东西卖给日本人?!你们最好不好骗我,还有的话,立马交出来,否则后果很严重!”

    “真的没有了!”老莫哭丧着脸道,“我们不敢骗你啊!”

    贺青冷冷地盯了他们片刻道:“好吧,看在同是中国人的份上,我就相信你们一次,不过你们两个听好了,以后如果还想做生意就规矩点,再怎么样也不能把东西卖给外国人,别以为我不认识你们,不知道你们的事情,我知道的可多了,想要打听你们的事,那是分分秒秒不费吹灰之力的事情!”

    “知道,我们绝不敢,一定听你的,你教育得好!”老莫和老贵两人一起用力点头,并异口同声地答应道。

    随后,贺青使了个眼色。示意大雄将老莫两人手上的宝贝取走。

    大雄会意,当即走过来毫不客气地拿走了那两个沉甸甸装满宝物的大袋子。

    如此一来,那批或价值上千万的宝贝也一并落到了贺青手上。

    “那我们现在可以走了吧?”东西被拿走后。老莫问道。

    贺青点了点头道:“你们可以走了,但你们记住了,今天的事情谁也别说出去,不能说给任何人听,要是传出去了,那就是追到天涯海角,我也要把你们揪出来。让你们没好下场,明白了吗?!”

    “明白了!”老莫两人连连点头答应道。

    “那走吧。越快消失在这个地方越好!”贺青喝道。

    他话音刚落,老莫和老贵就转过身去,狼狈万状地跑出了洞窟。

    “小伙子,我们也可以走了吧?”

    见老贵两人离开了。邝先生开口说道。

    贺青回过头去,似笑非笑地看着他,说道:“邝先生,那么着急做什么?我让你把你手下全部叫上来,然后就马上放你们走?那岂不是白叫了?”

    “那你……你想怎么样?!”邝先生激动地说道,“既然你不愿意和我们做生意,那这笔交易我们放弃,不和你做就是了!”

    贺青说道:“你想得可太好了。”

    顿了顿继续说道:“现在有两条路摆在你面前,一是乖乖地把带来的钱全部留下来。包括瑞士银行的本票,二是你打电话把你的老板叫过来,我要和他好好谈谈。竟然出这么大手笔,千里迢迢跑来中国收购古董,我真的很好奇,这会是什么样的一号人物。”

    “你……你太过分了!”邝先生气急败坏地嚷道,“我们都听了你的,帮你要回了宝贝。你现在竟然……竟然要这么做!”

    贺青理直气壮地说道:“我这么做自然有我的道理,看得出来。你老板很有钱,钱有的是,我想他也并不在乎这么点钱吧?可我们中国还有很多穷困需要大家伸出援助之手,就当是你们做做好事,帮他们一把了。”

    “放屁!关我们什么事?!钱绝对不会给你们!”邝先生又急又气地吼道。

    “你嘴放干净点!”大雄怒道,“再骂我们大哥,我先把你的嘴撕烂!”

    说着他大踏步走上前几步,露出一脸凶狠之相,邝先生被他的气势吓到了,一时怔怔的不敢吱声。

    “现在你们在我手上,而钱就在这里,你以为说不给我就不给我吗?”贺青阴沉着脸色道,“说句不好听的,如果我把你们这些人做了,让你们在人间消失,那也是神不知鬼不觉。”

    “你……你别乱来!”听贺青以他们的性命相要挟,邝先生顿时吓得脸色一片惨白,惶恐不已。

    “我要不要那么做其实决定权在你们手上,你们乖乖听话的话,什么事都不会有,否则,我不会跟你们客气。”贺青愣愣地道,“快点做决定吧,要么你们可以走,但必须手上所有的钱留下,要么你打电话,马上把你们的老板叫来!”

    “你……你欺人太甚了!”邝先生气呼呼地说道,“你什么都要,怎么这么贪心?!”

    听他说自己贪心,贺青忍不住“哈哈”的大声笑了起来,笑得很得意:“说我贪心?!比贪心,我可远远不如你老板,他们日本人才贪心!别以为我算不出来,这具黄金巨棺有几吨重,别说它的文物性,就是光卖那些黄金,就能赚几倍的价钱,只会多不会少,如果不是贪心,你们会千里迢迢跑来我们中国,说出那样的话来,可别笑死人了!”

    “你做得太绝了!”邝先生咬牙切齿地说道。

    “没那么绝,我给你们留足了后路。”贺青回答道。

    “¥#%@$……”

    突然,邝先生叽里咕噜地对一干手下说了几句,用的应该是日语,可贺青从来没正经学过日语,从日本、动作片里学到的一些皮毛知识根本派不上用场,所以他没听懂邝先生所说的话。

    邝先生话音一落,那几个保镖便行动了起来,猛然朝贺青和庞叔他们冲去。

    与此同时,邝先生撒腿便跑,径直冲向洞口,他想趁乱逃走。

    贺青“砰”的一拳击退了扑上来的一名男子,随即转身追向邝先生。

    “哪里跑?!”

    他一个箭步便冲了上去,从后面一把抓住邝先生的衣领。

    邝先生顿觉身子一轻,凌空“飞”了起来。

    “想跑可没这么简单!”邝先生将邝先生高高举起来,大踏步走到洞口外的悬崖峭壁前。

    “信不信我把你从这里扔下去?!”贺青沉声吼道,“反正钱就在你们身上,把你们了解了,我同样能拿到钱,不用你们给我。”

    说着他作势欲松开手。

    邝先生吓得哇哇大叫,急忙恳求道:“别,别……别放手!求你别把我扔下去,我还不想死啊!”

    贺青说道:“可以留你一条命,但你必须按我说的做,答应我的要求。”

    他当然不会把一个大活人从这么高的地方扔下去,一松手,对方必定摔得米分身碎骨,杀人的事,贺青他可没想过,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他不会这么做,毕竟人命关天,不能随性而为。

    这只是吓唬吓唬邝先生,逼迫他答应自己的要求。

    “好,我答应你,我什么都答应你!”邝先生点头如捣蒜地答应道,“你……你把我放下来,求你了!”

    “识时务者为俊杰,很好!”贺青欣然道,而后他提着邝先生反身走回到了洞里,这时刚动手的那几个男子也已经被庞叔他们制住了,一个个毫无反抗之力。

    “打电话吧。”

    走进洞来后,贺青将邝先生放了下来,说道:“你打电话给你们老板,只要他愿意出面,那钱我不要他的,自然你们也不会有事。这个电话你最好打。”

    “好,我打,我跟他说!”邝先生忙不迭地点头答应道,刚才他几乎吓得魂飞魄散,此刻哪里还敢违拗对方的意思,只有乖乖地答应下来了。

    于是他掏出了手机,急急地打出了一个电话。

    在电话里,他如实说了。

    “我老板他……他现在已经离开,他不过来!”打完电话后,邝先生说道。

    “那也就是说,他宁愿放弃这笔钱也不出来见我了?”贺青反问道。

    邝先生点头道:“是的。”

    贺青笑道:“还真是财大气粗啊,近十个亿,竟然说撒手不要就不要,佩服,实在是佩服!”

    邝先生说道:“钱现在都交给你,你放了我们吧。”

    贺青郑重地说道:“我说过,只要钱留下来,自然不会为难你们。不过现在还不是时候,你们就在旁边等着吧,我们什么时候离开了,你们就什么时候走。”

    “嗯!”邝先生用力点了点头,事已至此,他别无他法,只有唯命是从,依照贺青说的来做。(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