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掏宝王 > 第600章 十个十亿都不卖!(四)

第600章 十个十亿都不卖!(四)

    第600章十个十亿都不卖!(四)

    “你说什么?”邝先生诧异道,“你说这具黄金棺是你的?”

    “对,是我的,跟他们没有关系。;; ”贺青一本正经地点头道。

    “你……你是谁?!胡说什么?!”

    听贺青那么说,惊愕之余,阿邦震怒,怒气冲冲地吼道。

    与此同时,小丽和阿宗等人也紧张了起来,狠狠地瞪着面前这个口出狂言的年轻男子。

    贺青淡淡一笑道:“我是谁你不知道也罢,但有一件事我要告诉你——那宝贝早已经归属于我了,我现在要带走。”

    面对阿宗一干人的汹汹气势,他镇定自若,毫无慌张之意。

    “你到底是谁?!”阿邦喝问道,“邝先生,你……你这是什么意思?!他是不是你的人?!”

    看清楚那具黄金巨棺的真实情况后,邝先生心神已迷乱,激奋之下摇头道:“不是的,我本来也不认识他!他……他骗了我,说那具真的黄金棺在他们手上,你们要给我看到是假货,可……可这分明是真的啊!”

    见邝先生竟然在关键时刻反骨,倒向阿邦一伙人,贺青一脸失望地摇了摇头,叹气道:“哎,可惜啊,邝先生,看你长着一副聪明人的脸,实际上却那么愚蠢,你居然当起了叛徒。你以为你站在他们那边,就能买到那件宝物,别痴人做梦了!那宝贝到了我手上。你们就别想要到了,还是死了这份心吧。”

    “你……你一开始就在骗我!”邝先生气得脸色煞白,极其难看。

    “原来你是骗子!”阿邦恍然大悟道。

    “阿宗!”随即,他叫了一声,那几名看守黄金棺的年轻男子顿时一拥而上,将贺青团团围住了。

    他们每一个都是牛高马大,比身子单薄的贺青高大强壮很多,孰强孰弱,非常明显。

    此时此刻,贺青孤家寡人。其他人都是敌人。包括已“叛变”的邝先生。

    但贺青自始自终都镇定自若,什么事也没发生一样。

    “你们这是做什么?”贺青神定气闲地说道,“难不成想动手?”

    “哪里冒出来的骗子?!你……你就不怕我杀了你吗?!”阿邦目露凶光,恶狠狠地说道。

    现在有不相干的第三方发现了那件价值连城的国宝。事情一旦传出去后果可能很严重。所以那一刻他起了杀心。欲杀、人灭口。

    “我怕,非常怕。”贺青冷冷一笑道,“谁要谁的命现在就下结论。为时尚早呢。”

    “我看你真的活得不耐烦了!”阿邦叫道,“阿宗,你们把他给我抓起来,好好教训!”

    他一挥手,阿宗等打手便一起伸手朝贺青抓去。

    可他们手还没触碰到对方的身子,对方人就一闪避开了。

    那一下贺青速度极快,身影异常矫捷,等反应过来时,阿宗他们都是大吃一惊,脸色霎时变了。

    贺青一闪之下跳到了阿邦的身后,倏忽伸出手去,用力一把扭住对方的脖子。

    脖颈顿时像一把巨钳紧紧夹住了,阿邦痛得大叫起来。

    “我倒要看看,是你先死,还是我先死!”贺青扣紧阿邦的脖子,生生拖住他往后倒退,退到黄金棺旁边。

    “你们别动,否则我用力掐死他!”

    见老大被俘,阿宗等人待要冲上去相助,贺青厉声喝道。

    呼喝之间,他手上使劲,五根指头便像钳嘴一样往阿邦的肉、里陷进去。

    脖子被死扣,阿邦登时脸色发青,呼吸急促,随时都要窒息似的。

    面对这个情况,阿宗他们哪里还敢轻举妄动,一个个手足无措地站在原地,瞪大眼睛看着贺青。

    他们万万也没想到,眼前那弱不禁风似的男子居然深藏不露,拥有强悍的身手。

    “你……你别乱来!”小丽容颜失色,慌张地叫道。

    贺青冷冷地反问道:“你很关心他?看样子你们有一腿啊。难道你这么快就忘记爱你疼你的庞叔了?庞叔现在可想你了!”

    “你……你说什么?!你到底是谁?!”听贺青提起庞叔,小丽露出满脸惊惶的神色,如见鬼怪一般。

    贺青淡然道:“我说了,你们根本不用知道我是谁,只要知道这国宝属于我就行了。”

    “你……你别乱来!先放开阿邦!”见阿邦脸红脖子肿粗,快不行了的样子,小丽惶急道。

    贺青说道:“你放心,我还不会要了他的小命,其实就算我不要他的命,也会有人来取,你也不例外,你们的报应马上降临。”

    说话间,他缓缓松开了手掌,一得松畅,阿邦便大口大口地喘起气来。

    而此刻小丽被贺青那话吓得浑身发抖,心虚不已。

    阿邦已被贺青牢牢控制,阿宗他们投鼠忌器,一下子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邝先生也左右不是,面对这种情况,不知该如何处理。

    当下贺青掏出手机来,拨通了庞叔的电话。

    “你和阿星过来,大雄看着那两个文物贩子!”

    一打通电话,贺青就直接下达指示,让潜伏已久的庞叔和星哥三人行动起来。

    “是!”庞叔自然毫无异议地答应着。

    挂断电话不到五分钟的时间,洞窟门口就窜进来了两个人。

    “庞叔!”

    看清楚来者的面貌时,正被贺青挟持住的阿邦倏忽瞪大了眼睛,眼神中尽是惊恐之意。

    见冲进来了外来者,阿宗五人反身冲上去阻止。

    庞叔和星哥两人见到叛徒分外眼红,哪里会退缩。一起凶猛地反扑进来。

    两方人马很快厮打了起来,庞叔那边虽然只有两个人,但都发疯般地一阵拳打脚踢,但总归寡不敌众,两人挨打多一些。

    “我来帮你们一把!”贺青陡然叫喊一声,随即他提着阿邦冲了过去,力道之大,令人骇异。

    阿宗等人只不过是一群普通的打手,没什么厉害之处,贺青对付起来自然不费吹灰之力。一拳一脚两下。便有两人轰然倒地,剩下的三个人很快也被他放倒了。

    阿宗五人被打倒在地后,打红了眼的庞叔和星哥没有停手,仍然照着他们拳打脚踢。直到他们痛得在地上翻滚嚎叫。

    实在是打累了。庞叔两人站在原地大口大口地喘了一会儿气。

    “老弟。现在事情都在你掌控之中了吧?”缓过一口气来之后,庞叔问道。

    贺青点点头道:“嗯,一切在掌控中。”

    “庞叔……”

    这时。惊呆了的小丽定了定神,瑟瑟发抖地看着庞叔。

    庞叔没有理睬,只是目不转睛地看着他,眼神无比愤怒。

    “庞叔,对不起,我没想到……”小丽慢慢走近,嘴里不住地道着歉。

    “啪!”

    庞叔猛然爆发了,一巴掌扇在小丽的脸上。

    那一巴掌用力奇大,小丽当场被扇倒在地,只见她半边脸颊高高地红肿了起来,落下一个轮廓分明的清晰手掌印,她嘴角边也流出了殷红的血水,有几分惨烈之状。

    “庞叔,庞叔……”尽管被猛抽耳刮子,小丽还是扑上去抱住庞叔的大腿,苦苦哀求。

    “滚!”庞叔猛力一踢,又将小丽甩在了一边,凶狠狠地骂道:“你个婊、子,竟然背叛我,枉我平日对你那么好,你竟然想私吞宝物,那可是我们兄弟几个用命换来的!还有你,我把你当亲兄弟,你却这么对我,我当初真是瞎了眼!”

    说着他反过来猛地一巴掌扫在阿邦脸上。

    见庞叔动罪魁祸首阿邦的手了,贺青用力一推,把他推倒在地。

    这是他们一伙人内部的恩怨,就让他们自己去了解,他一个旁观者,不想插手这件事,也没那个必要,反正他唯一的目的就是拿到那具黄金棺,现在东西到手了,他目的也就达到了。

    阿邦倒地后,庞叔和星哥扑上去一顿拳打脚踢,都下手极重,毫不留情,除了这种事,他们自然无比愤恨了,差点他们的性命就搭进去了。

    在两人暴打之下,阿邦根本来不及求饶,他就昏死了过去。

    “够了!”见阿邦没了声响,贺青喝道,“可别出了人命,大家求财不求命,出了人命那可不好!要打等我处理完了这事离开再说吧。”

    听贺青喝止,庞叔和星哥这才停下手来。

    “老弟,你现在看到那具黄金棺了吧?”随即,庞叔注意到了里面摆放着的黄金巨棺,兴奋地说道。

    东西拿到了,他们的命就能保住了。

    宝物虽然贵重,但性命更为重要,拿黄金棺换命,值得!

    贺青点头道:“看到了。”

    “我们没有骗你吧?”庞叔笑道,“那是纯金打造的巨大棺椁,价值不可估量,现在你找到了,就拿走吧,只要你放过我们,既往不咎就可以了!”

    贺青说道:“我说话向来算数,答应过你们的事绝对不会反悔,等事情处理完后,自然会恢复你们的自由。”

    “原来……原来那东西是他们从你们手上偷走的啊。”

    正在这时,邝先生笑容满面地走了过来,一脸谄笑地对贺青道:“既然东西是你们的,那我就和你们做交易,五百万的定金和足够的瑞士银行本票我都准备好了,一共差不多一亿,只要你们点一下头,立马做成这笔交易,如何?”

    贺青呵呵一笑,说道:“邝先生,我不是说得很清楚了吗?你们就别做白日梦了!别说是十个亿,就是十个十亿我也不会把东西卖给你们日本人!那是我们国家的宝物,就算收藏也得由我们自己来收藏!”

    “这……”邝先生一脸窘迫之色地说道,“老k……”

    随即他转头看向庞叔,他之前联系的是庞叔,寄希望于对方能把东西卖给他们。

    “你看着我干嘛?”庞叔冷声说道,“难道你耳朵聋了听不清楚吗?这位东西不卖给你们日本人,让你们死了这颗心!”

    “可东西本来是你的啊,你说好了要让给我们的。”邝先生苦笑着说道。

    庞叔说道:“可现在已经不是我的了,是他的,一切有他做主!他说得对,东西不能卖给你们日本人,以后我们断绝联系,再也别来找我了!”

    “那小兄弟……”见求庞叔没用,邝先生只有转头看向贺青。

    “闭嘴!”贺青呵斥道,“在我没发火之前,你最好闭上你的臭嘴,我可不稀罕你那个臭钱!”

    “好吧,那……那我走了。”见贺青态度那么坚决,邝先生便只有叹口气放弃了,随后他起身准备走开。

    贺青却喝道:“你还不能走,事情还没完呢!”

    “这不关我的事情了啊。”邝先生忐忑不安地说道,对方身手实在太过强悍,深不可测,让他极为畏惧。

    “谁说不关你的事了。”贺青厉声说道,“你既然参与进来了,那这事就跟你有关,在没有处理好之前,所有的人都不能走开!明白吗?!”

    “我……”

    “没听他说吗?!废什么话?!”

    邝先生待要再说些什么,星哥毫不耐烦地怒吼了一声。

    见星哥他们那么凶恶,邝先生吓得赶紧噤声,畏畏缩缩地站在那里,再也不敢开口说什么了,生怕他们一言不合,对自己大打出手。

    “兄弟,现在东西拿到了,你准备怎么处理?”星哥问贺青道。

    贺青摇了摇头,说道:“还没考虑好,在东西运走放置好之前,谁也不准离开半步,你让大雄看好车里面的人,我们得想办法把宝物运走,放到一个安全的地方去。”

    “知道!”星哥连忙点头答应道。

    说完之后,贺青朝那具黄金棺椁走过去,近距离地细细察看,刚才太过匆促,他没什么时间仔细观赏,这下总算是清静了,可以好好看一下了。

    “庞叔他们说东西是从西北大漠的楼兰王国的王侯古墓里挖出来的,难道真有此事?”贺青暗暗思忖道。

    他虽然不能百分百地确定庞叔他们所说的虚实性,但也有几分把握,因为他能通过异能观看到东西的来龙去脉。

    于是当下他暗暗驱动眼力,走马观花地察看了一番,看完那具黄金棺的来历之后,他心中不由惊异了起来。(未完待续……)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