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掏宝王 > 第560章 和司母戊鼎相媲美的大鼎(上)

第560章 和司母戊鼎相媲美的大鼎(上)

    第560章和司母戊鼎相媲美的大鼎(上)

    “青哥,这么晚了,真要再去探那座古墓吗?”林海涛问道。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贺青毫不犹豫地点头道:“嗯,要去看看。海涛,你去不去呢?如果你不去,我一个人也没关系的。”

    艺高人胆大,经过了那么多危险的事情,贺青早就练出了胆量,再说他有那么强的身手,深夜独闯古墓也不是问题了。

    “去,当然去了!”林海涛想也没想便点头答应了下来,说道,“你去哪里我都陪你,再危险都不怕。”

    贺青欣慰道:“有你陪伴,那再好不过了!你放心,那座古墓没有危险,我只是有几个疑问没有解开,所以想去探个究竟。”

    “好的。那事不宜迟,青哥,我们出发吧。”林海涛郑重地说道。

    “走吧。”贺青答应道。

    商量好之后,贺青和林海涛便准备了一下,稍后悄悄离开了酒店,并开车径直赶往下午所探的那座古墓。

    半路上,贺青兜里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他当即掏出来查看,发现屏幕上显示的是田甜的手机号码。

    是田甜打过来的!

    贺青不知道都这个时候了,田甜打自己的电话还会有什么事。

    迟疑了片刻之后,贺青还是按下了接听键。

    “田小姐,有什么事吗?这么晚了,怎么还没休息?”接通电话后,贺青问道。语气很平静,什么事也没发生一样。

    田甜说道:“睡不着,所以来找你聊聊。你们现在在哪里?”

    贺青顺口回答道:“还能在哪里?不就是在房间里么?准备睡觉了,你也早点睡吧,别熬太晚了,那样对身体不好的。”

    田甜说道:“谢谢关心。不过你们不在房间里头吧?”

    听她那语气似乎有些怪怪的,好像知道了什么。

    “你说什么呢?怎么不在了?”贺青苦笑道,“晚安了,早点休息吧。”

    他道了声别,正要挂上电话。却听田甜说道:“我叫你们的门。可半天没有人应,我想不是听不到吧,而是你们根本没在房间里面。”

    “……”听对方那么一说,贺青吃了一惊。看样子这事瞒不住了。他没想到田甜是站在他们房门外打电话的。

    “好吧。不瞒你了,我们现在确实不在房间里,在外面办事。”顿了顿。贺青如实说道。

    “具体是在哪儿呢?”田甜柔声说道,“要是不方便说那也没关系,就当我没问。”

    她没有半点勉强的意思,贺青回答道:“其实也没什么不方便的。我和海涛现在在去一个地方的路上。”

    “哪个地方?如果不妨碍你们,我也想去。”田甜忙问道,语气充满好奇。

    贺青说道:“我们想再去下午探过的那座古墓看看,你要想来的话,那就来吧,但别惊动其他任何人,免得有人怀疑什么。”

    他将实情和盘托出,丝毫不予隐瞒。

    “好的,我这就去!”田甜欢快地答应着,十分激动的样子。

    随后,她道别挂上了电话,想必走去开车,赶来墓地和贺青他们会合了。

    晚上交通状况很好,一路畅通无阻,所以贺青和林海涛节省了很多时间。

    赶到古墓遗址处的时候,贺青将田甜将随后赶来一事跟林海涛说了一下。

    “青哥,你把这事告诉了田小姐?”听后,林海涛有些吃惊,微微皱起眉头道,“让她来恐怕不好吧?这事越少人知道越好啊。田小姐毕竟是外人,让她知道太多我们的事不好。”

    贺青却摇了摇头,若无其事地说道:“没关系。我们只是随便来探探,又没有其他见不得光的事情。”

    他重返此处古墓,确实没抱有明确的目的,因为他都不知道自己还能查探到什么秘密,只是怀疑那座古墓的情况没那么简单而已。

    林海涛点头道:“那倒也是了。不过田小姐毕竟是个女孩子家,她来了我们就多了一份负担了,因为要照顾她。”

    贺青呵呵一笑,摇头道:“别看她弱不禁风似的,实际上强悍得很,之前要不是正好把她带在身边,那我们真的有危险了。”

    他提到了先前三人闯古墓一事,当时他们陷入极度危险的机关陷阱之中,幸好田甜在关键时刻助了一臂之力,从而化险为夷。

    刚才贺青之所以跟田甜说实话,并把对方叫过来,确实也是考虑到了这一点,虽说多个人多个照顾,但同时多一个人也多了一份力量,一份依靠。

    不怕万一就怕一万,谁知道后面会不会发生什么事情。

    “确实,她当时起了很大的作用。”林海涛赞同道,“这么一想,把田小姐叫来反倒是一件好事了,我们多了一个帮手。”

    “嗯,她都问起了,不实话告诉她心里会过意不去。”贺青点头道。

    林海涛说道:“那就在这里等田小姐过来,还是我们先进古墓去探探?”

    贺青摇头道:“不着急,等她过来了一起吧。估计这会儿她快赶过来了。”

    “嗯,好的。”林海涛应道。

    约莫等了一刻钟的光景,就只听到一阵车子开来的声音,随即只见明亮的车头灯光照射而来。

    贺青一眼便认出来了,开来的正是田甜那辆车子。

    “海涛,田小姐到了。”贺青招呼了林海涛一声。

    林海涛点头道:“嗯,我也看到了。”

    两人说话间,田甜驱车驶了过来,并停靠在一旁。

    “贺青,不好意思,让你们久等了。”一走下车来,田甜就匆匆忙忙地走了过来,很是抱歉地说道。

    贺青微微一笑,摇头道:“没有,我们也才刚来没多久。我们进去吧。”

    “是去那座古墓里面吗?”田甜指了指看守人员早就走空了的古墓入口,惊疑道。

    贺青点头道:“对,就是那座古墓。这里除了这座古墓,应该没有其他的古墓了。”

    田甜说道:“还以为你有其他的发现了。”

    贺青说道:“没有。”

    “那还去那里面做什么?”田甜疑惑道,“里面的文物都搬走了啊,只是一个空墓了,什么也没有。”

    贺青点头道:“是的,确实已经搬空了。我不是来掏文物的,而是纯粹来看看,解开几个谜团。”

    “什么谜团?”听到贺青这话时,田甜心中登时又涌出了一股兴趣,对方既然那么说,那就有情况了,值得期待。

    贺青说道:“进去了再说吧。”

    而后他迈开步子,不由分说地当先朝古墓的入口走了过去。

    林海涛和田甜紧随其后。

    走进来后,贺青在里面的每一处认认真真地察看起来,好像要找出什么东西来。

    “青哥,你在找什么呢?”跟随在一旁的林海涛忍不住好奇地问道,“是在找什么机关吗?”

    贺青点头道:“是啊,就是在找机关,我总觉得这座古墓比我们之前进去察看过的那一座古墓还要复杂,远远没我们看到的那么简单。”

    “不是吧?”闻言,林海涛和田甜两人面面相觑,都不明所以然,这座古墓和其他古墓的构造不是一样的吗,从明殿到配殿,他们一一查看过了,里面的文物也都被国家文物人员搬走了,现在每一个地方都空空如也,有什么复杂的。

    贺青却用力点头道:“是的。”

    “贺青,这座古墓到底有什么复杂的?怎么我们一点都看不出来?”田甜疑问道。

    贺青不答反问道:“难道你们忘记了吗?”

    “忘记什么了呢?”田甜追问道。

    贺青说道:“之前潘师傅他们不是说了吗,说这里出了一件非常奇怪的事情,一群盗墓贼在墓地里消失,不知去向,有风水师预言,这里出现了鬼贼,里面重要的青铜器是被那群鬼贼盗走的,现在不知道被偷到哪里去了。呵呵,这种事情我想你们也不会相信吧?世界上哪有什么鬼怪?那都是人心在作祟罢了。”

    林海涛点头道:“确实,如果真像他们所说的那样,那这座古墓还真挺诡异的,不一般。”

    田甜也道:“警察应该不会乱说,那群盗墓贼当时应该从另外的出口逃走了。”

    贺青却道:“可这里没有别的出口啊。”

    田甜说道:“他们会不会是从坍塌点逃走了?”

    贺青摇头道:“不会,那地方我察看过,没有人通过的痕迹,再说了,那地方距离警察所看守的入口没有多远,警察怎么看不到?”

    田甜点点头道:“那倒也是了。如此说来,这个情况确实非常可疑。我和你一样,不认为有什么鬼贼,那是风水道士胡诌罢了。”

    贺青沉吟道:“除非有机关,那机关开启后能打开一个出口,或者……”

    说到这里时他停顿了一下,脸色变了,似乎想到了什么令人骇异之事。

    “或者什么?”田甜忙加以询问。

    贺青回答道:“或者是这里面还有空间,有其他的墓室,甚至有地下二层的古墓……”

    正说到这里,猛然间只听到一声震动声……

    (谢谢老朋友幻丶虚婼的打赏支持!新的一周,拜求点推荐票。兄弟们,支持一下吧,让我有更大的动力更新。)

    &nbs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