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掏宝王 > 第551章 一套极品金器

第551章 一套极品金器

    第551章一套极品金器

    “呵呵,这就是‘寝殿’了。”走进最后一件墓室的时候,贺青笑盈盈地说道。

    此墓室就是他要找的地方,之前他在墓地外捕捉到的那一团团浓烈“宝光”就是从这间墓室里面散发出去的,换而言之,最好的东西都在这里。

    “天啦,这简直是一个收藏室!”走进来时,田甜忍不住赞叹了一声。

    贺青点头道:“是啊,这是‘寝殿’,是存放墓主人生前用过和收藏的物品的,看得出来,此古墓的主人生前可能也是个‘收藏家’,手里收藏了不少好东西。

    “等他去世后,这些东西就都成了殉葬品,埋藏在这座极其隐蔽的古墓里,一千多年过去了,原封不动地保存了下来,一直到被我们看到。”

    “是的。”林海涛点头赞同道,“从这还能肯定,这座古墓的主人生前绝对不是普通的人,应该是王侯贵族,要不然墓地里不会有这么丰富的殉葬品,而且都不是寻常之物。”

    田甜搭话道:“肯定是了,平民百姓的墓地哪会这么复杂?这是厚葬的贵族用的!”

    “嗯。”贺青轻轻地点了点头,林海涛和田甜两人所猜测的事情他早就一清二楚了,这是毋庸置疑的事情。

    “海涛,田小姐,我们先过去看看吧。”随后,贺青招呼了林海涛两人一声。

    “嗯,去看看再说。”林海涛忙应道。

    田甜也很好奇,只想走过去好好参观一下墓主人的“收藏室”。

    当下贺青径直朝摆放殉葬品的地方走了上去,林海涛和田甜紧随其后。

    没过多久,他们就看清楚了,这里面存放着的东西有瓷器,有玉器,也有字画,除此之外。金银铜器等金属器皿是主要的殉葬品,也是贺青最看好的东西。

    “都在这里了,终于看到了啊!”顺着那团强烈的灵光传来的方向,贺青很快走近了一堆整齐摆放着的古金器。

    此刻赫然摆放在他眼前的那堆金器。正是他不久前在墓地外通过灵光察看过的那几件珍宝,现在他之所以冒着极大的危险站在这墓室中,可全为了这批宝贝。

    如果东西不好,没什么收藏价值,他也不会连夜赶来探墓了。

    “青哥,这些可是金器啊!”随即林海涛他们也注意到了,当看清楚贺青注视着的是一批黄金器皿和首饰时,两人更是惊奇和兴奋了。

    “是鎏金的还是纯金打造的?”田甜一边左右察看一边疑问道。

    贺青很肯定地回答道:“是纯金做的,不是鎏金的,鎏金的可做不出这个效果来。”

    “你那么厉害啊?!看一眼就能确定是纯金质地的。可我一点都看不出来。只知道表面上显现出来的那层黄金膜应该是真的。”田甜诧异道。

    林海涛说道:“那当然了,青哥可不是我们普通人,他眼光一向很好的,这个都看不出来那就奇怪了。”

    贺青淡淡一笑,说道:“有些黄金制品还是比较容易区分出来的。尤其是老金器。如果我看得没错的话,这是一套金器。”

    “是成套的金器?”田甜惊疑道。

    “对,是一套的。”贺青郑重地点了点头,说道,“而且这几件是女性生前使用的东西。”

    “女性用的?”林海涛惊诧道,“这么说这可能是一座女人的墓?可刚才看过的那些东西中有些明显是男人用的啊,况且。古代女人地位卑微,哪有如此丰厚的葬礼?”

    贺青说道:“你说得也对,可我并没说这座古墓不是男的用的。”

    “那你的意思是?”听他那么一说,林海涛和田甜面面相觑,两人都不明所以然。

    贺青回答道:“这墓里既有女人使用过的东西,也有男人用的。那可以合理地推测一下,这座古墓是男女合葬的墓地。”

    “是合葬之墓?!”林海涛大吃一惊,田甜脸上也露出惊异的神色,这是他们万万也没有想到过的事情。

    原来这不是一座普通的坟墓,背后暗藏奥秘。大有故事。

    贺青点点头道:“是的。男主人和女主人生前很恩爱,死后便合葬在了一起。而且……”

    说到这里时,他戛然而止,只是轻轻地叹了一口气,脸上有抹哀伤的神色。

    “而且什么?”见贺青突然停住了,没有继续往下说,林海涛忙问道,很是好奇的样子。

    田甜也很想知道贺青说要说什么,全神贯注地看着他,等着他继续讲解其中可能隐藏有的故事。

    顿了顿,贺青清了清喉咙继续说道:“而且是男主人死后没多久,女主人自杀殉情的,因为她觉得自己最心爱的人死了,自己一个人活在世上也没什么意思了,于是喝下自己调制的毒酒,殉情而去。”

    “不是吧?!这么凄惨?!”林海涛倒抽口凉气道。

    听着贺青说起这个凄凉的爱情故事,林海涛和田甜都不由动容了。

    可田甜很快质疑道:“在唐朝的时候,不是男的去世了,他的配偶都要殉葬的吗?”

    贺青说道:“你说的皇帝的妃嫔和宫女之类吧?一般的贵族应该没有这个制度。”

    田甜摇头道:“那我不清楚了,但有可能。”

    贺青点头道:“确实有这个可能,不过我还是倾向于那样认为,这古墓的女主人是自主殉情的,没有人逼迫。

    “其实要证明这一点很简单,打开棺椁就清楚了,如果棺椁里面躺着的是两句骨骸,一男一女,那肯定能证实我的猜测,要是没有发现,那就是殉葬了。

    “因为和男主人一起躺在棺椁中,那是对女主人的极大尊重,要不然就只会随便放在墓中处理了,就好像刚才我们进来的时候不小心踩到的骨骸一样,那些才是陪葬的人!”

    “青哥,你说得很对。”林海涛用力点头道,“等下我们回去的时候打开棺椁看一下就清楚了。”

    “嗯。”贺青点头应道。

    当下他们三人没再纠结于此事了,而是很快岔开了话题,谈起了摆在那里的一套古老金器。

    “这是一对‘贵妃金手镯’,”贺青指着其中一对构造精密的镯形金器说道,“典型的唐代金器,非常珍贵!”

    “‘贵妃金手镯’?!”林海涛讶异道,“那这是从宫里流传出来的了?”

    贺青点了点头,回答道:“是的,是宫里流传出来的。贵妃手镯是唐代御用金器,而且是盛唐时期宫廷御用的金器。

    你们看,这对金手镯明显有西域风格,宝相花叶纹饰,造型秀美俊俏,工艺精湛巧妙,手法鬼斧神工,涉及百道工序,制作繁琐复杂,经过反复交替工序,使之产生了伸展和收缩,从而达到浮雕和构造的最高艺术效果!难得一见呐!”

    “青哥,你分析得真是精辟啊!”林海涛称赞道,“这对贵妃手镯这么大,做得又这么精巧,关键是唐代的御用之物,价值肯定不菲了。”

    贺青说道:“这个是肯定的,这对手镯直径约八厘米,每一只重量起码在五十克以上,单论重量,现在黄金的市场价值每克在两百五十左右,五十克就有一万多了,当然,这只是按照黄金的重量来计算的,而且是放在现在的行情下。

    “而这对贵妃手镯工艺如此精美,又是唐代的御用品,价值不知道翻多少番了,而且是有价无市的,因为像这么漂亮的黄金饰品,想收藏的玩家不知道有多少,一放出去肯定会引来无数人争夺的,到那时候,价钱就不是这么算了,而是按照古董潜在的巨大价值来计算!”

    “嗯,你说得对。”田甜也点头表示赞同,见到如此精美的一对“贵妃手镯”,作为女孩子,田甜自然心驰神往了,比贺青和林海涛要热心得多。

    “这是唐代折枝纹双凤金栉。”介绍完那对贵妃手镯之后,贺青又向林海涛两人介绍起了其他的金器。

    “看造型有点像梳子。”田甜细细地观察了一番道。

    贺青点头道:“你说对了,这是梳子,也可以叫‘梳篦’,成语‘鳞次栉比’的‘栉’就是这么来的。不知道你们见过篦没有,我小时候见过,老人常用,现在估计很难见到了。

    “金栉是冠饰品,这枚金栉长约十五厘米,宽约八厘米,金栉的边口饰一条连珠纹,其下分别是:卷草纹,两排连珠纹,乳钉纹。庄重归整富丽堂皇,莲瓣纹围绕整个主画面,兼有茎、叶、花、根,器型及位置有简有繁,极富变化。”

    他分析得甚是详细,林海涛和田甜竖起耳朵十分认真地听着,两人不时地点头,明显大大地学习到了。

    接下来,贺青又介绍了余下的几件金器,分别是两对对盘、两对对盘,以及一件镶宝石的酒器。

    这批金器十分丰富,每一件都造型惊奇,弥足珍贵。

    三人正说着,猛然间,只听到身后传来了一声十分怪异的声音,声音极其刺耳。

    (谢谢老朋友毒你万遍和幻丶虚婼的打赏支持!另外祝大家七夕快乐。)

    &nbs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