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掏宝王 > 第544章 神奇的“照妖镜”(上)

第544章 神奇的“照妖镜”(上)

    第544章神奇的“照妖镜”(上)

    “青哥,是什么好东西?”林海涛好奇地问道。

    当贺青拿出东西来时,田甜也很好奇地伸长了脖子,凑近察看。

    贺青看好的东西绝对差不了!

    “这是一批很老的古董吧?”随即,田甜忍不住问道。

    “嗯,年代很老了,都是西汉以前的东西,至少有两千年的历史了!”贺青郑重地点头道。

    田甜应道:“嗯,看得出来,上面的包浆那么浓厚,历史肯定很悠久了。”

    林海涛也点头道:“东西看上去都很不错,比之前你从那个小艺手上买到的那批宝贝似乎还好一些,当然除去那个象牙酒杯。青哥,刚刚你不是说让我们看一件好东西吗?难道你还有其他更好的东西?”

    他对贺青再了解不过了,知道他眼力惊人,看东西从来不会走眼,既然他表现得那么高兴,那就说明带回来了好宝贝,值得一观。

    “没有其他的了。”贺青摇头道,“我要特意给你们看的那件宝贝就在这堆东西里面。”

    “就在这些东西里面?”

    听到这话时,林海涛和田甜不由得互相看了一眼,两人眼中都充满疑惑之色,因为他们没看出来,那些古董里面存在特别的宝贝。

    “对,就在这里面。”贺青笑了笑道。

    田甜忙道:“贺青,你先别指出来。我先看看,看能不能猜出来。”

    “嗯,好的,你们看吧,看谁先看出来。”贺青点头答应道。

    说完之后,田甜便和林海涛低下头去,全神贯注地打量着那批古董,两人既惊讶又好奇,都很想找出贺青所说的那件大宝贝来,对于他们来说。这无疑是一个锻炼眼力的大好机会了。

    “青哥。是不是这件玉器?”

    过了一会儿后,林海涛当先抬起头来说道。

    他所指的是一块白色的玉佩,那玉佩上雕龙绘凤,雕工精湛。玉质也很精美。明显是一块美玉。

    贺青却摇了摇头。微微一笑道:“海涛,那块玉确实也是一块好玉,价值不菲。但并不是我所说的那一件宝贝。”

    “不是啊?”林海涛诧异道,同时脸上浮出一抹失望的神色,因为他判断失误了,并没有找出贺青所指的那件大宝贝。

    “嗯,不是的。”贺青点点头道。

    “田小姐,你呢?你看出来了没有?”贺青随后问田甜道。

    “我也不大确定哪件古董最好。”田甜仰起脸来看着贺青,回答道,“如果非得让我给出一个答案的话,那我会选那件东西。”

    说着她指向那堆古董。

    “不可能吧?”当发现田甜相中的是一件黑不溜秋的古董时,林海涛笑了起来,说道,“不可能是那件东西,依我看那只是一个普通的铜镜,像那种东西见得多了,没什么价值的。”

    田甜俏脸微微一红,说道:“我说过我也不确定的,但其他东西好像都差不多,只有那件不一样。据我所知,西汉以前的古铜镜有非常值钱的,说不定这面铜镜也是件精品。贺青,你说的到底是哪一件呢?”

    看样子在林海涛的质疑下她没有多大的信心,于是只有询问贺青,一探究竟。

    贺青欢喜道:“田小姐,你猜对了,就是你说的那面铜镜。”

    相比林海涛而言,田甜经验还是丰富一些,看得更为深刻。

    “真是那枚铜镜?!”田甜惊喜道。

    林海涛也很吃惊地说道:“青哥,为什么呢?我觉得那枚高古玉器收藏价值更高。”

    贺青端正神色道:“光说收藏价值的话,那很难说的,毕竟一件古董的收藏价值高低只是相对而言的,一件东西在你看来收藏价值很高,在别人眼里却不一定有那么高的收藏价值,甚至可能毫无收藏价值可言。”

    “青哥,你说得对,是我的看法太片面了。”林海涛连忙应答道。

    贺青继续说道:“鉴定一件古董,要从各方面客观地做出判断,判断它的艺术价值,历史研究价值,主要是这方面的吧?”

    “贺青,你句句是箴言啊,说得太精辟了!”田甜在一旁赞叹道,“学习了。”

    贺青摇头谦虚道:“你过奖了,这只是些浅显的道理而已,收藏方面常识性的东西,不算什么见解。”

    “青哥,那东西到底有什么来历?很有艺术价值么?”林海涛急忙问道。

    贺青郑重地点头答道:“艺术方面的价值肯定是不菲的。你们好好看一下,这面古铜镜上面的纹饰纹路非常清晰,雕工极其精湛,现在看上去不大显眼是因为锈迹太重了,如果把锈斑给除去,那就一目了然了。”

    东西产自西汉时期,这是毋庸置疑的事情,因为贺青能通过上面的灵光看到它的来龙去脉,从而确定它出产的年代,以及其他一些主要的情况。

    “是的,镜面端正,造型有规有矩的,很有那股韵味。”田甜点头赞同道。

    林海涛疑问道:“青哥,西汉以前的铜镜不是讲究铭文的镂刻么?我也见过一些那时期的古铜镜,好像都有比较漂亮的铭文,而这个我看不出来,难道被锈迹掩盖住了?”

    贺青笑吟吟地说道:“海涛,这个你问得好。”

    “怎么说?”林海涛更加疑惑了,不知道贺青那话有何深意,难道其中有什么玄机。

    田甜也不明其意,呆呆地凝视着贺青,等待他的解答。

    贺青郑重其事地说道:“既然是西汉时期的古铜镜,那上面肯定留下铭文。要不然后人怎么做出判断?除了一些特殊的古铜镜,其实大多数上面都留下文字的,用来记载铸造该器的原由、所纪念或祭祀的人物等。”

    “可这面铜镜上没有铭文啊。”林海涛丈二金刚摸不着头脑,说道,“我刚才就是因为没看到铭文才觉得没什么收藏价值,有可能是民国等时期的仿品。像这种不带铭文的古铜镜,收藏者很少。”

    贺青意味深长地呵呵一笑,说道:“你没仔细看,不过确实也比较难看出来。”

    “铭文到底刻在哪里?”

    林海涛追问道。

    贺青简直是在吊人胃口,留下个这么大悬念。

    对此林海涛和田甜如何不急。都想早点儿揭晓答案。看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贺青不慌不忙地说道:“我们还是先将上面的铜锈除去再说吧,那样看得更全面一点。”

    “好吧。”林海涛应道,他们很想贺青马上揭秘,但对方说要先除锈。那也没有办法了。只好等等再说。

    “海涛。你现在方不方便出去买点除锈剂来?”贺青问道。

    “方便!”林海涛毫不犹豫地点头答应着,说道,“有什么不方便的?青哥。那我出去了,很快就回来了。”

    “嗯,去吧。”贺青欣然道。

    而后林海涛道别跑出了房间,走去买贺青需要的除锈剂了。

    “贺青,我还有个疑问。”

    等林海涛走出去后,田甜说道。

    “什么疑问?你说说看。”贺青道。

    田甜说道:“那两个人怎么把你带到那种地方去做交易?他们到底玩的是哪出戏?”

    贺青随口回答道:“他们的东西放在那里而已。”

    “他们在露营啊?”田甜惊疑道。

    “嗯,是的,差不多吧。”贺青淡淡地说道。

    他避而不谈小艺他们的庐山真面目,毕竟这个事需要保密,还是不要随意将东西的来历告诉别人的好。

    虽说他比较看好田甜,两人之间的距离经过这几天的短暂接触拉近了许多,但对方和他毕竟还没有到非常熟的地步,要是林海涛问起,他也许想也不想地将整件事情和盘托出了。

    听到这个回答时,田甜便没再询问什么了。

    过了一会儿,林海涛急急忙忙地跑了回来。

    “青哥,东西买好了。”走过来时,林海涛将买好的除锈剂好生交给贺青。

    贺青接过后说道:“我们去洗手间把铜镜的锈迹清除干净吧。”

    “嗯,去看看。”林海涛和田甜异口同声地答应道。

    尔后,三人走进了洗手间。

    没过多久,铜镜上的锈迹就除得差不多了。

    “青哥,铜锈除干净后,东西真的不错啊!”林海涛称赞道。

    田甜也道:“现在就能看得很清楚了。贺青,你说得没错,这面古铜镜保存得很完整,上面的雕饰也很精美。”

    “可青哥,现在还是看不到有什么铭文啊。”林海涛却微微皱起眉头道。

    原本以为经过一番清洗之后,镜面上隐藏的铭文就凸显出来了,能让人看得比较清楚,谁知道仍然看不到丝毫铭文的迹象,如此一来,岂不是更能证明上面不带铭文了吗。

    难不成是贺青判断失误,他看走眼了?

    贺青笑盈盈地说道:“海涛,你别着急,现在洗干净了,上面雕铸的铭文自然能看得更清楚了。”

    “在哪里?”林海涛不解地道。

    田甜也很惊愕,那上面明明没有铭文,难不成它能隐藏了起来。

    “你们过来,把铜镜放到电灯下仔细看看。”贺青当下把林海涛两人叫到了客厅里。

    来到客厅后,贺青摁亮一台灯,然后将铜镜放到光下面。

    在明亮的灯光照耀下,隐隐约约间,林海涛他们似乎看到了什么,脸色顿时大变。(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