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掏宝王 > 第535章 旷世国宝出没(八)

第535章 旷世国宝出没(八)

    第535章旷世国宝出没(八)

    “青哥,这是什么东西?”

    当看清楚贺青所指的那件古董时,林海涛和田甜不由面面相觑,那东西除了块头比较大,好像更加地普通,看上去污迹斑斑,灰不溜秋的,根本不像是什么宝贝。

    “这可是个好东西啊!”贺青却很得意似的拿起那件东西,左右端详起来,显然非常喜欢。

    “是什么呢?”田甜也很好奇地问道,看来看去,他半天看不出什么名堂来。

    贺青笑吟吟地说道:“你们仔细看下,光看造型的话,这东西像什么?”

    “像酒杯吧。”林海涛随口回答道。

    贺青抬头看了他一眼,点头道:“说对了,像酒杯。其实不是像,而是它确实是一个酒杯,古代做酒杯用的。”

    田甜疑问道:“你的意思是说,这个酒杯和玉器等其他东西一样,都很古老,拥有几千年的历史?”

    “是的,这件东西和那些高古玉一样的,也是从春秋战国时期传下来的。”贺青回答道,“判断一件传世酒杯的收藏价值,主要看它的造型和质地,你们应该看得出,这个酒杯的造型很奇特,越看越觉得它显得精巧绝伦。”

    林海涛点头赞同道:“是的,这个我们也看出来了。但是,青哥,这个酒杯的质地应该不怎么样吧?是普通的石头雕刻出来的么?”

    贺青没有直接回答,而是反问道:“海涛。我问你一个问题,在春秋战国时期,什么酒杯最有收藏价值?”

    林海涛说道:“这个不好说,我只知道青铜器的酒杯收藏价值不菲。”

    田甜搭话道:“青铜器一般是出土文物,哪里准许收藏?”

    贺青笑了笑道:“就算青铜器铸造的酒杯和一般古董一样可以收藏吧,但比起这件酒杯来就逊色多了。”

    “这东西比春秋战国时期的青铜器还要值钱?”林海涛惊诧道。

    贺青郑重地点头道:“嗯,是的,至少它所采用的材质珍贵得多,毕竟那时候青铜器多,青铜炼造也没那么难。而这个酒杯使用的材料非常稀少的啊。就是放到现在也很少见,现在都禁止这种材料的买卖了。”

    “不是吧?”林海涛诧异道,心想那东西外表平平,能是什么好材料做的。

    “现在简直公开买卖的材料?那是什么?”田甜也疑惑道。

    贺青说道:“你们看不出吧?现在你们看到的只是最表面的现象。由于年代久远。酒器上面早就蒙上了一层灰尘。旧迹斑斑的,它的本来面目被掩盖住了,经过清洗处理之后。想必你们就能看清了,呵呵,到那时你们也就肯定不会这么认为了。”

    “青哥,能不能给我好好看一下?”林海涛请求道。

    “当然可以了,你们看吧。”贺青毫不犹豫地点头答应道,随后将那件神秘的老酒器摆放到一旁的桌子上,让林海涛和田甜瞧个明白。

    东西放下来后,林海涛两人便睁大眼睛,对着酒杯细致入微地察看起来。

    “贺青,这东西好像是用象牙做出来的。”

    看好了好半晌,田甜终于看出了一点门道,连忙说道。

    “是的,是用象牙做出来的。”贺青点点头道,“田小姐,你眼力可真不错啊,终究还是被你认出来了。”

    听贺青称赞自己,田甜顿感自豪,赶忙摇了摇头,谦虚道:“你过奖了,其实我不怎么肯定的,只是猜测而已。”

    “青哥,原来这是象牙料的啊,难怪你那么说。”这下林海涛才清楚那件酒杯的庐山真面目,敢情那是一件很老的象牙酒杯,如果按贺青估计的,那已有几千年的历史了,年代非常悠久的一件宝贝。

    传世的象牙器具本来就不多,像春秋战国时期的象牙雕,又是酒杯那么大一件的宝器,更加是凤毛麟角,所以可想而知它有着多大的收藏价值了。

    田甜赞叹道:“太稀奇了!我从来没见过年代那么久远的象牙雕,象牙雕做的酒器也很少见到,今天可算是大开眼界了,看到了这么一件重器!”

    林海涛也道:“是啊,那么老的象牙雕确实不多见,不过老象牙雕现在行情怎么样?好像象牙制品价值也就那样吧?我买过几件,都是几千块钱收来的,其中一件年代比较老,块头也不小。”

    贺青却不以为然地说道:“古董这个东西很难说的,不可一概而论。同样材料的东西,即使做得一样好,在不同的历史文化环境下,价值也不一样的,收藏有时候收藏的仅仅是一种文化,一种象征,或者一种传承。你说你买的那几件老象牙雕价值并不怎么样,但在拍卖行的拍卖纪录上,如果你去比对,肯定有不少价值不低的老象牙雕。”

    “是的。”田甜郑重地点了点头,说道,“我就知道有一件古代的象牙雕制品在京城拍出了天价,那东西最后的成交价是一千八百万,将近两千万了!”

    “那是什么样的一件老象牙雕?”贺青随口问道。

    田甜说道:“是一个观音像,据说是明代的。那件象牙雕和你这件比起来,虽然重量上可能不输于,但在所产年代上它是没办法相比的,相差了几千年呢!况且这个象牙雕酒杯雕工一流,刚才我看到了,上面好像雕有铭文,所以应该还具有很大的历史研究意义,价值不可估量。”

    贺青笑道:“象牙素来有‘白色的金子’的美称,能得到这么大一块白金,我一点都不亏了啊。”

    “那是当然了。”林海涛用力点头道,“你才花了五十万买来的,无疑大大地捡到一个漏了啊。”

    贺青说道:“也许吧,先不管值不值钱了,先收起来再说。”

    他眼下正在搞大型收藏馆,像春秋战国时期的象牙雕这种稀有品,他正缺少,没想阴差阳错之下收到了这么好的一件宝贝,也算是意外之喜了。

    再和林海涛两人谈了一阵后,贺青便将那批古董好生收了起来。

    接下来没什么事情。

    下午的时候,他突然接到一个电话,没想正是卖给他那批老古董的小艺打过来的。

    一打通电话,小艺就在电话那端急急地说道:“贺先生,我手里头还有一批好东西,不知道你感不感兴趣。”(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