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掏宝王 > 第530章 旷世国宝出没 (三)

第530章 旷世国宝出没 (三)

    第530章旷世国宝出没(三)

    “贺青,邓叔他们买的那四件瓷器都是赝品?!”田甜惊诧道,她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那么漂亮的粉彩瓷,竟然都是假货,按贺青说的,别说是清代的官窑正品了,就连一件旧仿都没有,这个结果也太惨了。

    贺青点了点头,郑重地说道:“是的,都是新仿品。”

    “怎么会是这样的?”听贺青那么肯定,田甜还有什么好疑惑的,事实已经明明白白地摆在眼前了,除了替邓师傅他们感到遗憾,她什么都帮不到。

    在古玩行混就是这样的,打眼了,只能打断牙齿往肚子里咽,后悔是来不及了。

    “哎~~”邓师傅和潘师傅一起长长地叹了一口气。

    “贺老弟,你是怎么看出来的?那几件瓷器完美无瑕,问题到底出在哪里?”稍后,邓师傅忍不住问道。

    他询问贺青的时候,潘师傅将他们花三百万买下的那四件粉彩瓷一一搬了出来,摆在八仙桌上,再次细致入微地察看起来,看究竟藏着什么毛病。

    贺青说道:“就是做得太完美了才不对。如果我猜得没错的话,你们拿下的这四件,以及我那三件都是高仿的,而且是比较有名的高仿。”

    没在瓷器上发现丝毫“宝光”,而东西又做得完美无瑕,那不是高仿是什么,甚至有可能是令行里人闻风丧胆的“朱仿”,当然,这个情况贺青还不能肯定。毕竟他也没有十足的把握分辨出“朱仿”,只能通过查找“朱仿”的缺漏来确认这一点。

    “嗯,你眼光那么好,肯定不会有错了。”邓师傅再次叹了口气。一脸失望地说道,“哎,三百万的东西都是假货,真的是血本无归啊!贺老弟,真是太佩服你了,你却从胡老板手上赚到了上亿的资金!”

    既然是公认的鉴定天才贺青做出的判断。那他还有什么好怀疑的,只能叹息了。

    贺青安慰道:“邓师傅,打眼在我们这一行是很正常的,谁没打过眼?吃一堑长一智,以后看东西的时候留点神,看清楚就可以了。”

    这下轮到他来抚慰邓师傅他们了,说的话几乎和刚才他们说的无异。

    听到这番话语时,邓师傅和潘师傅,还有呆呆地站在一旁的高帅,都感到颜面无存。

    这反差变得也太快了一点!

    “贺老弟。依你看,这些粉彩瓷是什么样的高仿?”尽管相信贺青的眼力,潘师傅还是忍不住问了一声,想一探究竟。

    贺青说道:“这个好不好确定,不过肯定是仿品,不是真品。我先看看。看能分辨出是什么样的高仿么。”

    说着他从口袋里掏出一枚精致的放大镜,然后对着其中一件最大的瓷器察看了起来。

    “知道了!”过了一阵之后,贺青一声惊叫,抬起头来说道,“邓师傅,潘师傅,这只大瓶是‘程仿’。”

    “‘程仿’?!”闻言,邓师傅和潘师傅面面相觑,所谓的“程仿”,他们自然听说过的。那是高仿中的一支,而且比较有名,就比“朱仿”的大名小了点。

    “这是‘程仿’?!”邓师傅瞪大眼睛看着贺青。

    贺青用力一点头,说道:“是啊,是‘程仿’。”

    “你是从哪里看出来的?”潘师傅追问道。“是符合‘程仿’的特征,还是从其他方面分析得来的?”

    他们对贺青的情况还是有所了解的,知道他曾在京城打假的事迹,他什么高仿都辨认得出来,能看出“程仿”一点都不为过了,所以一开始邓师傅他们就深信不疑,只想探问个所以然,这样就知道怎么区分真品和“程仿”,避免重蹈覆辙,犯下同样的错误。

    贺青回答道:“不同的高仿在特征上其实是没有明显界限的,因为他们的目的很明确,那就是仿真品,尽量往真品靠。所以跟你们直接说明各个高仿的特征,那我也无能为力,无法告知,这个东西是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但我有十足的证据证明这件瓷器是‘程仿’?”

    “什么证据?!”邓师傅两人异口同声地问道。

    贺青将放大镜递给邓师傅,说道:“邓师傅,你先看看吧,看这个地方,看了之后你就知道了”

    好生接过放大镜,顺着贺青所指的方向定睛瞧去。

    一会儿后,邓师傅脸色大变,惊声叫道:“看到了,果然,这是件仿品!”

    “什么东西?”潘师傅几乎是从邓师傅手上夹手夺过放大镜的,一拿过放大镜,他就迫不及待地看了起来。

    很快,他也看出来了,重重地拍了一下额头道:“哎呦喂!果真!这上面有‘程仿’的标记,是典型的高仿!老、邓,我们这次真的是大大看走眼了啊!三百万,就那样打了水漂了!”

    同一批瓷器,他们花三百万一无所获,贺青却得到一件价值可上亿的真品,这差别也太大了,就好像他们花的钱成为了贺青买中正品的炮灰。

    “贺老弟,我们真心服了你!”确定之后,潘师傅将放大镜递回给贺青,事已至此,一切毫无疑惑了,不用再看下去了,越看越丢脸,就让人越难受。

    “哎,不说了。”邓师傅摇头晃脑地说道,“还是先把那批瓷器给你们看吧。”

    “嗯,有劳了。”贺青客气道。

    他本来是和田甜来看邓师傅手上那批瓷器的,谁知道从胡老板那里收到一件价值亿万的乾隆粉彩瓷,有了巨大的意外收获。

    当下邓师傅叫人将田甜要看的那批瓷器拿了过来,一一展示给贺青看。

    看完之后,贺青忍不住在心中轻轻地叹了一口气,眼下这批瓷器虽然看上去都显得包浆浓厚,很有股陈旧气息,但让他丝毫打不起精神来,因为那些瓷器明眼人一看就知道只是古代的民窑瓷器,没什么收藏价值的。

    在贺青这样的大家面前,邓师傅丝毫没有隐瞒,而是如实陈说,得知情况后,田甜就从中挑了几件漂亮的,其余的一件都没收,贺青更是不感兴趣了,什么都没有要。

    看完之后,贺青带着阴错阳差之下淘来的那件珍品粉彩瓷和田甜离开了邓师傅的古玩店,而其余那三件他免费送给了邓师傅,算是留下做个纪念。

    “贺青,既然你认出那其他三件瓷器是赝品,那为什么还要全部买下来,买其中一件就可以了啊,这样价钱就会少很多,最多不会超过一百万吧,因为你看中的这件瓷器是所有八件瓷器中最不好看的一件,不怎么让人看好。”

    路上,田甜忍不住疑惑道。

    贺青笑了笑道:“只买其中一件的话,胡老板怎么会答应?他要打包卖的。”

    其实一开始他就想到了这一点,只买那一件真品,那件真品粉彩瓷质量是胡老板他们最不看好的,一百万的话估计能拿下来,但万一让人有所怀疑了,那可能就会坏事,以防万一,他还是选择花三百万全部买下来,反正相对于一件价值过亿的粉彩瓷来说,区区三百万真的算不了什么了。

    “那倒也是了。”田甜点头道,“贺青,你是名副其实的鉴定高手啊!”

    以前只是听说贺青厉害,今日此时他却是亲眼所见,眼睁睁地看到对方从自己面前捡到一个大漏,比那对唐三彩马价值还要高。

    “你过奖了,我只是看得比较仔细罢了。”贺青摇了摇头,一脸谦虚地说道。

    “那是你太谦虚了。”田甜嫣然一笑道。

    离开“状元桥”古玩市场之后,贺青和田甜开车返回。

    田甜一直送贺青到他们所下榻的酒店的门口。

    “贺青,说好了啊。”道别的时候,田甜特地说道,“明天我们一起去蜀地考古,就当是和你们一起去旅游了。”

    “嗯,好的。”贺青很爽快地点头答应道,“既然潘师傅他们没意见,那我当然同意了。”

    他和田甜的性格很合,对方又是个大美女,有她作伴何乐而不为。

    “谢谢了。”田甜欢喜道,“那明天见了。”

    说完之后,她向贺青道了别,离开了酒店。

    而贺青朝自己所住的房间走去。

    “青哥,回来了?”

    走进房门来的时候,正在里面看电视的林海涛连忙走过来迎接。

    “嗯,是的。”贺青微笑着点了点头。

    “青哥,又淘到什么好东西了吗?”见贺青手上拿着个袋子,鼓鼓囊囊的,林海涛饶有兴致地问道。

    贺青说道:“是啊,一件好东西。”

    说罢,他将刚不久前淘来的那件乾隆粉彩拿了出来,并小心翼翼地摆放在桌子上,供林海涛欣赏。

    当说明情况之后,林海涛赞叹不已,没想到半天不到的功夫,贺青就带回来了一件极品瓷器。

    不愧是捡漏大王了!

    好像遗落在民间的珍宝都跑到他手上来了似的。

    由于明天要去蜀地考古,贺青和林海涛睡得很早,第二天大清早的就起来了。

    吃早餐的时候,车娟突然说了,说有个不好的消息要告诉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