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掏宝王 > 第529章 旷世国宝出没(二)

第529章 旷世国宝出没(二)

    第529章旷世国宝出没(二)

    “对,就是这一件。”当贺青拿出那件瓷器来时,邓师傅和潘师傅不约而同地点了点头,高帅也淡笑着看着,一脸的肯定之色。

    仿佛在他们眼里看来,那件瓷器毫无疑问是件仿品了,没什么收藏价值,贺青出那么高的价钱连它一起买下来,大大地亏了。

    “你们是怎么判断的?为什么那么肯定?”贺青问道,语气很平静,打眼了竟然还能保持这份镇定,让人不禁有些佩服,只道有钱人就是不一样,几百万的打眼,眼睛眨都不眨一下的。

    “很容易看出来啊。”邓师傅指了指瓶口,说道,“你看这口子鎏金的地方,是不是有磨损的痕迹,而且比较明显啊。”

    潘师傅也道:“不止是瓶口,耳朵部位鎏金处也有那个痕迹。”

    贺青郑重地点了点头,说道:“你们说得对,看上去确实似乎有些破损,但磨损程度极为有限,可以忽略不计的。一件古瓷器,从它生产出来到流入收藏家手里,收藏至今,有点小小的磨损,那再正常不过了吧?相当于岁月在它上面沉淀下来的包浆,不碍观瞻。”

    “话虽是这么说,但你这件瓷器明显是民国时期的仿品。”邓师傅依然很肯定地说道。

    潘师傅也点头说“对”。

    “除了这个,没有其他不符合清代粉彩官窑瓷特征的地方了么?”贺青反问道。

    “还有!”站在一旁微笑不语的高帅突然开口说道,“这位兄弟,你真的看走眼了啊!”

    “是吗?”贺青转过头去看着高帅。淡然笑道。

    他心中只觉好笑,明明是一件正品瓷器,潜在的价值不可估量,可偏偏不被邓师傅他们看好。一致认定东西大有问题,而且都能指出来。

    “是的。”高帅用力一点头道,“兄弟,你仔细看下这件瓷器的瓶身与底足连接的地方,如果我没看错的话,那应该是断开再粘连起来的。”

    “不是。它本来就是那个样子的。”贺青郑重其辞地说道,“依我看,这件瓷器‘造型有本,设计有度’,非常符合乾隆官窑的特征,所以,它是一件难得的清代官窑精品瓷器!”

    他开始反驳高帅他们的看法,声音铿锵有力。

    听他这么一说,高帅和邓师傅三人面面相觑,脸上都不由露出一抹错愕的神色。

    可能他们没有想到。贺青会这么有力地反驳他们。

    “呵呵,那怎么可能呢?”邓师傅淡淡一笑道,“如果是乾隆时期的真品粉彩瓷,那可价值连城啊,能拍出上亿的天价!而你这件瓷器,只是民国时期的仿品。不可否认,它属于高仿,仿得不错,但距离官窑简直是天壤之别,不能相提并论的。”

    潘师傅说道:“是的,这件民国仿品最多值几万吧。你花三百万买来,哎,真的亏大了啊!不过在古玩行这一行混,打眼是常有的事,就当是交学费了。吃一堑长一智,以后注意点,看清楚就好了。”

    他再次安慰了贺青一番,贺青却微笑不语,一脸若有所思之状。

    “邓师傅。不知道你们研究过故宫博物馆内的藏品么?包括台、北故宫博物馆。”贺青随后又道,“我记得很清楚,两边博物馆里面都收藏有同样的瓷器,都是‘粉彩花鸟如意双儿尊’,你们要是看仔细了,会发现,那两件摆在博物馆里毫无争议的瓷器和这件如出一辙,特征相符,甚至,那两件瓷器在完整性上还不如这一件。”

    “你见到过?”闻言,邓师傅脸色不由一变。

    “嗯,我小有研究。”贺青重重地点了点头。

    “你这是乾隆官窑?!”高帅走近一步,沉声道,“不是在说笑话吧?”

    “我为什么要说什么笑话?”贺青冷然一笑,很明显,高帅自以为眼光不错,瞧不起他,认为他说出的话没有丝毫可信之处。

    “那你就凭这个就能证明东西是真品?这也太儿戏了!”高帅否定道。

    “高先生,你可别小看了我这位朋友。”正在这时,刚才一直站在旁边,认真听贺青说话的田甜站了出来,语气略显激动地说道,“邓叔,难道你们真认不出他来么?”

    “他?他……他是谁?”邓师傅诧异道,“小甜,你这位朋友不是本地人吧?”

    “他不是我们这里的。”田甜如实回答道,“他是来自江州那边的。邓叔,你过来一下,跟你说个事。”

    她把邓师傅叫到了一边,似乎有什么秘密要告诉他。

    高帅和潘师傅愕然相顾,都不知道田甜那小妮子搞什么名堂,有必要那么神秘兮兮的吗。

    过了一会儿后,田甜和邓师傅转身走了回来。

    “贺老弟,真是有眼不识泰山啊,没想到是你光临本店!”走过来时,邓师傅笑盈盈地握住了贺青的手,表现得十分客气。

    “没有,你过奖了。”贺青淡然笑道,“我是陪小甜过来看那批瓷器的。”

    邓师傅忙点头道:“嗯,我知道了,瓷器我马上叫人送过来,然后给你们看。贺老弟,我真是做梦也想不到啊,你能驾临鄙店,当面与你交流。”

    贺青说道:“见到你这样的大师傅,我也感到很荣幸。”

    邓师傅连忙摇了摇头,说道:“在你面前哪敢称大师傅?刚才没有认出你来,在你面前班门弄斧,真的是让你见笑了。”

    “怎么会呢?”贺青摇头道,“你们说的不无道理,我学习了,长了见识才对。”

    “贺老弟?老邓,这位老弟是?你认出他来了?”这时,潘师傅忍不住问道,他和高帅都是一脸疑惑之色,怎么想得到,转眼之间,邓师傅态度大变,就好像见到了什么高人一样。

    “老潘,难道你一点印象都没有了么?”邓师傅郑重地说道,“几天前我们还在议论他啊。”

    “他是?”听他一本正经地那么一说,潘师傅开始打量起贺青来,要重新认识一番,看对方到底是何方高人,竟被老邓和小甜那么看重。

    “他就是江州古玩行的那个天才少年啊,最年轻最厉害的鉴定大师,贺青!”邓师傅大声说道。

    “贺青?贺青?”仔细端详了贺青一番之后,潘师傅似乎想起什么来了,突然,他好像认出来了,惊叫一声,说道:“原来是他啊!是了,就是他了!我们确实是有眼不识高人,失敬失敬了!”

    “你们太客气了。”贺青说道,“刚才能得到三位的指点,我学习了。”

    “那是你太谦虚了,我们得向你学习才是。”邓师傅摇头道。

    “贺青?居然是他?!”与此同时,高帅的脸色也起了巨大的变化,心里忍不住惊呼起来。

    “贺老弟,你眼光那么好,做出的鉴定肯定很有说服力了。”稍后,邓师傅他们将视线投向摆在桌上的那件瓷器。

    就在刚才,他们一致认定那个粉彩大瓶是赝品,最多属于民国时期的高仿,价值不过十万,可现下情况大变,他们认出了贺青,知道了他的真实身份。

    如此一来,他们对那件瓷器的看法就要大大改变了,不能停留在之前粗浅的观点上。

    其实他们心里清楚,一开始他们的看法有点站不住脚的,因为没有十足的证据去证明那一点,不过在新人面前,他们的优势还是很大的,拿出的证据足够有力了。

    可谁知道,新人一下子变成了高人,而且是公认的那一种。

    “贺老弟,照你那么说,你捡到件价值千万,乃至过亿的官窑精品?”潘师傅惊奇道,这是不敢想象的事情,才花区区三百万,却换来了一件价值亿万的珍宝瓷器,这个漏不知道有多大了。

    “依我看是这样的。”贺青毫不含糊地点头答道。

    “哎,真是技不如人啊!”邓师傅摇头晃脑地说道,“好东西就摆在我们眼前,我们不但没有看出来,反而一开始就把它看成仿品,最先忽视掉了。”

    “是啊,高人就是高人,我们这些眼拙的人还得多多学习了。”潘师傅也一脸谦逊地说道。

    在富有传奇色彩的贺青面前,他们自然要保持谦卑之态了。

    “贺老弟,刚才你一直站在旁边,那你认为我们收到的那四件瓷器,还有你剩下的那三件瓷器,它们情况怎么样?”邓师傅随即问道,问起这个事时,他和潘师傅都端正了神色,非常严肃,因为那四件瓷器可是他们足足花了三百万收来的,如果是赝品,那他们就亏大了,而万一其中有像那个瓶子一样的真品粉彩瓷,那就同样大大赚了。

    贺青摇了摇头,说道:“邓师傅,我也希望你们捡到好东西,但不得不很遗憾地告诉你们,那些瓷器,包括我那三件都是赝品。”

    “都是赝品?!”闻言,邓师傅和潘师傅脸色陡然大变,“连民国的旧仿都不是?!”

    “对,也不是民国时期的仿品,而是新仿品,不过是高仿的工艺品,但没什么实际的收藏价值。”贺青重重地点头道。

    此话一出,邓师傅他们几欲眩晕,当场气死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