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掏宝王 > 第528章旷世国宝出没(一)

第528章旷世国宝出没(一)

    第528章旷世国宝出没(一)

    “请问,你有什么事吗?”胡老板掉过头来问道。

    此刻他目光定在贺青身上,眼中满是疑惑之色。

    刚刚叫住他的不是别人,正是贺青。

    暗暗等待的那一刻总算到了,机会难寻,贺青当然会及时跟胡老板洽谈,拿下那件“深藏不露”的瓷器。

    由于不认识胡老板,再加上事情紧急,所以贺青不顾一切地叫住了他。

    被一个陌生的年轻男子叫住,胡老板充满惊疑,其实不单单是他,站在一旁的田甜和高帅也神色有些疑惑地注视着贺青,不知道他要说什么。

    贺青微微一笑道:“胡老板,你手上那批瓷器还卖不卖?”

    他直截了当地询问有关事情。

    “你是说我手里余下的这四件瓷器?”胡老板反问道。

    听贺青问起那批瓷器的事情,他既是惊讶,脸上又浮现出一抹欣喜之色,有人主动开口求购那四件剩余的瓷器,这个事何乐而不为,反正东西正急着卖出去,为他朋友筹钱还高、利、贷。

    贺青郑重地点点头,回答道:“是的,就是那四件瓷器。”

    “你要全买下来?”胡老板说道,“四件一共是三百万,没得价钱讲的。”

    贺青说道:“可以单卖么?如果可以,一两件我也买。”

    胡老板坚决地摇头道:“那可不行啊,要卖就一起卖,四件打包卖出去。一共三百万不能少,你要是喜欢,那就一起拿下来,不然我要拿去找其他买家了。”

    说出这番话的时候。他上上下下地打量了贺青一番,见对方相貌平平,穿着打扮也显得比较简朴,显然不像是什么有钱人家,像这样的年轻人,三百万未必一次性拿得出手。更何况一点时间都不能拖。

    说完之后,胡老板回过了头去,不由分说地迈步欲走。

    “你那么着急干什么?”贺青叫道,“一起买就一起买,三百万是不是?我可以马上给你。”

    “你真要?而且立马成交?!”闻言,胡老板又掉转了头来,一脸诧异地看着贺青。

    与此同时,田甜和高帅他们也都很吃惊,一下子,所有人的视线聚集在贺青身上。

    “对。马上交易。”贺青用力一点头道,语气一点儿都不含糊。

    “那好,你愿意出这个价就可以。”听到这话时,胡老板这才相信,当即小心翼翼地放下装着瓷器的箱子。

    贺青随即说道:“三百万不是一笔小数目,所以给你现金那不现实。只能开支票,不知道这样可不可以。”

    胡老板毫不犹豫地摇摇头,说道:“我又不认识你,直接就这么开支票不大好吧?”

    “呵呵。”贺青淡淡一笑,点头道,“那倒也是了,你又不认识我,凭什么相信我?”

    “胡老板,我你总是认识的吧?”正在这时,一直静静站在旁边的田甜开口说道。“他是我朋友,我给他做担保。”

    “田小姐,我当然认识你了,也相信你,只不过数目巨大。万一有什么闪失,我可担当不起啊。”胡老板尴尬地笑了笑道,意思却很清楚,他还是有点不放心,不好答应贺青。

    “怎么会有闪失呢?”田甜忙道,“和我这位朋友做生意,你放一百个心好了,别说是几百万的生意,就是几千万,上亿的大买卖他都经常做,每天有多少资金经手,就你这三百万,他用得着打什么歪主意么?你要是连他都不敢相信,那谁都不能相信了!”

    贺青的情况他已经了解很清楚了,大名鼎鼎的“鉴定天才”,最年轻最有成就的收藏家,手中珍宝无数,多那么一件根本不算什么。

    像这种大藏家,竟然有人不相信他,不敢和他做交易。

    不过也是了,这里面除了田甜她自己,谁也不认识贺青,可能有些人只听过他的大名,却没见过他的真容,今日贵人驾临,近在眼前,却丝毫不知。

    “是吗?!”听田甜郑重其辞地那么一说,胡老板无比惊愕似的,不由得重新打量起贺青来了。

    除了他,高帅和邓师傅他们也无不大感震惊,这是他们万万也没想到的事情,眼前这个乳臭未干一般的年轻人,居然大有来头,竟是个富贵之人,而且是行内的大家。

    如果这番话是不相干的人说出来的,那一笑置之也就罢了,因为达到那个高度的年轻人基本上不可能存在。

    可明明是出自田甜之口,田甜虽不是什么说话很有分量的大人物,但邓师傅和高帅他们都认识他,甚至可以说是知根知底,非常熟悉,在他们看来,平时诚实可信的她不可能胡诌一通,帮着别人说出如此大话。

    “当然,还会有假吗?”田甜重重地点了点头,说道,“胡老板,你要是不相信那就算了,你现在手里头那四件瓷器是邓叔他们挑剩下的,质量明显有欠缺的地方,三百万应该不值得了吧?”

    “不是,我不是不相信!”胡老板连忙摇了摇头,赔笑道,“既然有你田大小姐做担保,那我怎么还能不相信?好吧,开支票马上交易,这四件瓷器就是你的了。”

    说着他一脸笑容地看向贺青。

    “可以。”贺青轻轻地点了点头,也没有多说什么。

    然后他从包里掏出一本支票来,并撕下一张,快速地开出了一张三百万的现金支票。

    开好支票之后,贺青交给胡老板。

    “谢谢,谢谢。”拿到支票后,胡老板高兴不已,忙不迭地表示感谢。

    刚才邓师傅他们从中挑走了三件最好的瓷器,他甚是发愁,生怕后面四件瓷器会大打折扣,卖不出一半三百万的价钱,谁知道有人立马拿下了,一分钱也没少,面对这么好的事情,他怎么不兴奋。

    “贺青,你就那么喜欢这四件瓷器吗?”

    等胡老板急急匆匆地离开古玩店之后,田甜有些费解地对贺青说道:“这四件瓷器显然没有邓叔他们拿走的那四件好,根本不值得三百万吧?刚刚你应该和胡老板好好讲价的,将价钱压下来。”

    贺青淡然一笑,不慌不忙地说道:“和他讲价可能也少不了多少了,三百万而已,这没什么的。”

    “有钱人就是不一样啊!”田甜忍不住感叹了一声。

    她有点替贺青感到心疼,认为他出价太高了,浪费钱,然而,他们怎么也想不到,此时此刻,贺青他正暗自大感庆幸,心里高兴得很。

    因为他比谁都清楚,那四件相对比较差的瓷器中存在一件真品粉彩瓷,那可是清代官窑精品瓷器,价值不菲,相比起上亿的天价来,三百万的本钱真的算不了什么了。

    如此,他怎不欢喜。

    这时,高帅和邓师傅等人也都目不转睛地注视着贺青,贺青想也没想地买下那批瓷器的举动,无疑也让他们颇为称奇,像这么有魄力的年轻人,他们还是第一次见到。

    但很快他们就想过来了,只道贺青这个做法有点傻,花三百万高价买下四件不怎么样的东西,大为不值。

    “小伙子,听小甜说,你花了不少钱,收藏了不少好东西,那按道理你应该加入这一行有一段时间了吧?”这时,邓师傅走了过来,笑吟吟地问道。

    贺青摇了摇头,一脸谦虚地回答道:“没有多久,一年都不到。”

    他说的也是大实话了,从涉足古玩行到现在,还远远没有一年的时间,不过这一年不到的短暂时间里,他所获得的成就却比任何人都要高。

    只不过此刻除了田甜,谁也不知道他的真实情况罢了。

    “那难怪了。”邓师傅一本正经地点点头道,“现在胡老板走了,说什么也没关系了。刚才主要是他就在这里,我们不好跟你说什么。他刚卖给你的这四件瓷器依我看真的不怎么样啊,都不大可能是出自清代本朝的官窑粉彩瓷,三百万也太贵了,对我们来说,没有一点博的欲、望。”

    “是啊,刚刚那四件瓷器我都仔细察看了一遍,其中有一件瓷器明显很有问题,绝对不可能是清代的官窑瓷器,应该是民国时期的仿品,至于其他三件,也不大看好。”跟着走过来的潘师傅也发表意见道。

    高帅微笑道:“买错东西,打了眼很正常,毕竟这位兄弟才加入这行没多久,交点学费,吃一堑长一智也是好的了。”

    他们已经认定,贺青打眼了,三百万白白地泡了汤。

    只有田甜一个人并不这么想,尽管她也认为贺青拿下的那四件瓷器不如先前邓师傅他们买走的,但不至于差那么多。

    “邓师傅,谢谢你们的指点。”贺青一脸淡定地谦逊道,“你们说其中有一件瓷器是民国时期的仿品,是不是这一件呢?”

    他一边说一边打开箱子,并小心翼翼地搬出了其中一件瓷器,那件瓷器正是他看好的那一件,也就是“宝光”四溢的那一件真品粉彩瓷。

    看走眼的不是贺青,而是邓师傅他们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