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掏宝王 > 第267章 捡漏之王(下)

第267章 捡漏之王(下)

    第527章捡漏之王(下)

    当探知那件瓷器的真实情况时,贺青心中大感振奋,因为正如他所料,东西确实大有来头,不是一件普通的瓷器,而是清代官窑精品之作。

    不过表面上他保持着镇定自若的神色,就好像什么事也没发生一样,就站在他身旁的田甜和高帅等人也没有谁留意到异常之处,当然,此刻除了田甜,也不会有人注意他,因为在高帅他们的眼力,贺青一看就知道是那种初出茅庐的新手,眼光大为优先,根本看不出什么来。

    “不知道邓老板他们是怎么看待那件瓷器的。”贺青暗暗想道。

    尽管他已经有十足的把握,能认定他一开始就注意到的那件粉彩瓷是清代官窑瓷器,但这不是在古玩摊上,也不是在古玩店的货架上,而是在别人鉴定的一批瓷器中看到的,那些瓷器不是拿出来买的,不能直接出钱拿下来。

    因此,当意识到这一点时,贺青心里面起了一阵波动,又是着急,又是失望,毕竟很有可能那件瓷器与他无缘,至少没那么容易得手了。

    除非,那件瓷器并不被邓老板他们看好,被鉴定为一件普通的仿古瓷,这样才有机会捡到这个巨大的漏。

    清朝的官窑粉彩瓷,价值不菲,据贺青初步判断,那东西价值起码超过一亿,如果送到国际拍卖场上去,无疑能拍出一个天价来。

    对于如此珍贵的古瓷,谁会不上心?

    像贺青这种热衷于收藏各个朝代官窑精品瓷器的大行家。更是毫不例外了。

    “邓师傅,潘师傅,呵呵,你们应该看得差不多了吧?这几件瓷器还要不要?”

    这时,一直站在一旁看着瓷器没说话的一中年男子突然笑盈盈地问道。

    那男子五十岁上下的样子,人个子虽然比较矮,但长得甚是精壮,一双眼睛炯炯有神的,明显是那种很精明的生意人。

    贺青虽然不认识那男子,但他猜得出来。对方应该就是眼下这批瓷器的主人。也就是刚高帅提起过的“胡老板”。

    胡老板像是有些着急了,催问起买家邓师傅他们的看法。

    邓师傅摇摇头,说道:“别着急嘛,胡老板。这个东西得看准了才能决定的。毕竟这不是一批普通的瓷器。你的出价可不低啊,所以我们得看清楚了,考虑好了。才能告诉你最终的答案!”

    胡老板讪讪一笑道:“那是!得等到你们考虑好了,不过希望你们快点做决定,因为我有要事在身,不能陪你们多久。其实像你们这样的行家,专业人士,想必看第一眼心里就有数了,我今天带来的这批瓷器究竟怎么样,大家都看得到的。

    “呵呵,不瞒你们说,这批清代的粉彩瓷是我一朋友早年好不容易收藏到的,他现在托我代他卖出去,只因他手头非常紧,急需用钱,要不然像这么好的瓷器,如果送到拍卖公司去,那不知道能卖出多少钱了!

    “我现在要的价钱已经很低很低了,清代官窑粉彩瓷的行价打听打听看,现在一件能拍到多少钱了!”

    他眉飞色舞地说来,颇有王婆卖瓜自卖自夸的味道。

    按照他的说法,摆在眼前的这批粉彩瓷都是清朝的官窑粉彩瓷,无一例外。

    这番话放出来,别人或许会相信,但旁观者清的贺青却付诸笑话,因为他能十分精确地做出判断,除了其中一件瓷器,其余的都是赝品,根本和工艺品一样,没有什么收藏价值。

    只不过邓师傅他们看不大明白,要不然也不会琢磨这么久,那么纠结了。

    “那也得是清代官窑的瓷器啊!”邓师傅苦笑道,“胡老板,我们当然知道正品粉彩瓷的行情,但你带来的这批瓷器,是不是出自清代本朝的,还有待检验呢。”

    胡老板忙道:“就算你们是在博,那也绝对不亏了啊,只要其中一件是真品就大大赚了!我不相信这里面没有一件是清朝官窑的粉彩瓷,做工这么精美,毫无瑕疵,赝品哪能做出这个效果来?”

    邓师傅不以为然地摇了摇头道:“那可不一定啊,这个事情很难说的。胡老板,你是专业干这一行的,肯定比我们更清楚一个非常残酷的现实问题,时下随着高科技在制瓷方面的逐步应用,作假手段端的是五花八门,精益求精,新品比原件做得好的多了去了,不说别的,光说‘朱仿’,‘朱仿’可能不是高仿中最厉害的一支,但足以以假乱真,让人莫辨虚实了。”

    “朱仿?!”

    当邓师傅说到“朱仿”两字时,不但田甜他们,就连贺青也不由暗中一震。

    “朱仿”在古瓷买卖和收藏这一行绝对是个至为恐怖的存在,令人谈虎色变,一想起就不寒而栗。

    听到这里的时候,也不知为何,田甜忽然掉过头来看了贺青一眼,那眼神中闪过一抹异样的光芒,俨然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好像突然想到了什么,而且这跟贺青有关。

    “高仿当然也是有的。”胡老板点点头道,“但不能否认这是一批精美的瓷器,你看,它们无不器型端正,釉面明丽,纹饰精美,简直毫无挑剔!邓师傅,潘师傅,我那朋友特意交代了,你们要是喜欢,那就是那个价钱,可以马上成交,要是有什么疑问,那就算了,因为他只希望早点出手,如果这家不成就只好换另一家了。”

    此言一出,邓师傅和潘师傅两人不由得面面相觑,眼神中均有困惑之色,这事显然难住他们了,让他们一时左右为难,不知道怎么定夺才好。

    胡老板那明显是在下最后的“通牒”了。催促他们快点考虑好,要不然就要拿着瓷器走人了,去找另外的买家了。

    见胡老板有些不耐烦了,邓师傅连忙笑道:“胡老板,你不要太急了,你看大家都是熟人了,你就替我们考虑一下,毕竟是几百万的生意,我们又不是一掷千金的大老板,做点小本买卖可不容易啊。万一。我说万一买错了,那就可能血本无归了,就我们这点能耐,只怕一辈子也挣不回那么多本钱了啊!”

    “我知道!”胡老板用力点头道。“我就是看在大家是熟人一场的份上才最先把瓷器拿来给你们看的。否则我怎么会第一时间带着东西赶来你的店里呢?邓师傅。好吧,那我再给你们一点考虑的时间,不过最多只给你们半个小时了。我那朋友现在火烧眉毛了。要是明天中午拿不出那么多钱,那他们一家人就都麻烦了!”

    “到底是遇上什么事了?”邓师傅随口问了一声。

    胡老板苦笑着摇头道:“摊上大事了,无非是欠人家的钱,是高利贷,贷钱给他们的人势力大得很,明天是他们还贷款的最后期限了,到了约定的时间,那就一分钟都不能拖了。”

    “原来如此!”邓师傅恍然大悟道。

    贺青却将信将疑,不知道胡老师那是在讲故事忽悠人,还是确有此事,不过这对于他来说已经不重要了,他看上的是其中一件瓷器。

    “整批瓷器也才几百万而已,邓师傅他们如果不要,那我就马上和胡老板谈。”得知这个情况后,贺青很快在心中做出了决定,他要和胡老板把这笔生意谈成。

    不过这种事有先来后到的规矩,邓师傅他们排在前面,得先看他们的决定。

    如果他们不要这批瓷器,那下一个就可以轮到贺青了。

    否则,贺青还得从邓师傅他们身上下手。

    “胡老板,那就按你说的做吧。”邓师傅点头答应道,“我和老潘先去商量一下,很快就回来了,等下给你一个确切的答案。”

    “嗯,好的,说了等你们半个小时,不过最多也只有半个小时的时间。”胡老板应道。

    说完之后,邓师傅和潘师傅两人就转身走开了,走去一旁商量交易事宜。

    而贺青和田甜他们则留在原地。

    不一会儿,邓师傅他们便转身走了回来。

    “怎么样?考虑好了没有你们?”等邓师傅两人走回到身前时,胡老板急急地问道。

    邓师傅看了身边的潘师傅一眼道:“胡老板,我们是这么考虑的,这一共是八件瓷器对不对?我们只要其中四件,另外四件暂时不想考虑,至于价钱,我们给一半。你看如何?”

    “这个?”胡老板沉吟片刻,而后问道,“那你们要哪几件瓷器?”

    “就这四件。”邓师傅当即点出了其中四件粉彩大瓷。

    “那件瓷器没在里面?!”

    贺青看得很清楚,他没想到邓师傅他们竟然将那件唯一的真品粉彩瓷排斥在外,见此情形,他心里莫名地一阵兴奋。

    因为邓师傅他们放弃了那件瓷器,他就有希望拿到手了,从而捡到这个一时难以估量的大漏。

    “呵呵,这四件瓷器啊?”胡老板毫不犹豫地摇了摇头,说道,“那怎么行呢?你们把当中最好的四件挑走了,剩下的四件卖不出一半的价钱啊。邓师傅,要不这样吧,拿这件换你们看中的那四件中的任何一件,这样就可以成交了。”

    说着他指了指其中一件瓷器,而那件瓷器恰恰是散发出强烈“宝光”的那一件,也就是贺青已经证明过的那件粉彩官窑瓷。

    “不是吧?!胡老板也看不上那件瓷器?!”听胡老板那么一说,贺青心下里更加感到惊诧了,不单单是邓师傅他们,胡老板自己似乎也极为不看好那件唯一的真品瓷器,两方打皮球一样,将那件瓷器推来推去。

    “不行不行,那件瓷器我们不要!”邓师傅不住摇头,斩钉截铁地回绝道,“其他瓷器我们都还觉得有些看头,唯独那件瓷器,我们是万万不会要的!”

    “为什么?”胡老板疑惑道。

    潘师傅搭话道:“谁都看得出来啊,那件花鸟如意双耳尊,是民国的仿品,仿的痕迹很明显。”

    “哦,是吗?”胡老板半信半疑地看着他。

    一会儿后他又指着另外一件瓷器道:“那用另外一件换总该可以吧?你们选的其中三件已经都很好了,可以说是里面最好的三件瓷器,用一半的价钱来买,只赚不亏。你们也应该体谅一下我们,剩余的四件我们还要卖一半的价钱啊,其中没有一件好的,太差的话,谁会要呢?”

    “好吧,那四件我们要了,给你一半的价钱。”邓师傅两人商量了一会后终于答应了下来,稍后,他们给胡老板开了一张支票,总价六百万的一半,也就是三百万了。

    拿到钱后,胡老板便匆匆忙忙地道了别,然后拿着剩下的其他四件瓷器准备走人。

    “胡老板,请慢走一步!”

    正在这时,一个人开口叫道。(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