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掏宝王 > 第526章 捡漏之王(中)

第526章 捡漏之王(中)

    第526章捡漏之王(中)

    一走进古玩店,就有人向田甜打招呼,语气听上去显得十分亲切,看样子这里面有她认识的熟人。

    听到那个呼喊声时,贺青下意识地转过头去张望,循声处,映入眼帘的是一个年龄与他们相仿的年轻男子。

    那男子身材高大,长相英俊,穿着打扮也十分体面,风度翩翩的,很像是一个富家子弟。

    “你好,高先生。”

    当那男子笑容满面地走近身来时,田甜轻轻地点了点头,并问了一声好。

    她语气显然有些冷淡,并不怎么热情,贺青眼光何等敏锐,他一下子便看出来了,知道田甜和那男子的关系并没自己想象的那么亲密,可能他们也不是很熟悉,抑或是田甜刻意有点排斥对方,不想和对方太过亲近,而是保持着一定的距离。

    “你今天怎么有空来这边玩了?”那男子笑吟吟地问道。

    自始至终他没看过站在田甜身旁的贺青一眼,把他当成了透明空气似的。

    不过贺青也没因此多想什么,他只是过来陪田甜看一批瓷器的,又不是来认朋友拉关系的,别人待见不待见他都没关系。

    田甜有意无意地回头看了贺青一眼,淡然道:“跟朋友过来看几件东西。”

    “这位朋友是?”

    等田甜提到贺青时,那男子才注意到似的,看向了贺青。

    贺青冲他微微一笑,却没有说什么。

    田甜忙介绍道:“他是我朋友。来自江州那边的,叫做贺青。贺青。他是高先生,高帅,我们山城这边年轻有为的收藏家。”

    他向那男子随便介绍了贺青一句,丝毫没有提及他的真实身份。

    “高先生,你好。很高兴见到你。”贺青随即彬彬有礼地向高帅点头问好,他觉得这人的名字很是高档大气,高帅,“高富帅”,仅仅一字之差,不过初看起来,高帅明显有高富帅的特征,并非徒有虚名。

    “你好。”高帅也轻微地点点头道。不过他就很随意地上下打量了贺青一眼,视线没有在他身上逗留,而是很快移开了,落到了田甜身上。

    “你们是来看东西的?”高帅问道,“事先向邓叔打过招呼了吗?”

    田甜点头道:“嗯,打过招呼了的,他知道我们会来,我们要看的东西也应该准备好了。”

    高帅说道:“那就好。不过邓叔现在正在鉴定一批瓷器。一时他恐怕抽不出身来。小甜,你们先请进来坐一下吧,等他们鉴定完后再谈你们的事也不迟。是不是?”

    “嗯,不急。你去忙吧。”田甜淡淡地点头道。

    “贺青,我们先进去看看吧。”说完之后,她就回过头来招呼贺青。

    “好的。”贺青没有多说什么,当下跟着她不慌不忙地踏入了店门。

    走进来后,贺青才看清楚。邓叔的古玩店颇有一定的规模,里面陈列的古董不少,种类也比较齐全,很是吸引玩家的目光。

    不过吸引贺青目光的不是货架和地面上摆放着的琳琅满目的宝贝,而是古董上散发出来的“宝光”。

    当然,越是浓厚的灵光越是吸引他的眼球。

    此刻入眼的“宝光”虽然也不少,其中也有比较强烈的,但勾不起贺青多大的兴趣,最为吸引他的无疑还是一开始发现的那团浓厚红光。

    见邓叔他们正在一旁忙着鉴定东西,田甜便先带着贺青参观了一下古玩店,这时间,高帅一直跟随在她旁边,尽显殷勤之态。

    “这个高帅肯定对田甜有什么特别的想法,要不然怎么对一个好像还不是很熟悉他的人这么热情?”高帅的表现贺青都看在眼里,便让人不由得有所怀疑他对田甜的“良苦用心”。

    不过古语有云,“窈窕淑女,君子好逑”,像田甜这种既大方漂亮,又善解人意的女孩子,有人对她有意思,这一点都不稀奇了。

    然而,除了人与人之间应有的礼貌,田甜显然没怎么搭理高帅。

    “田甜,我们去那边看看吧。”贺青突然指着邓叔一干人正在鉴定瓷器的地方,招呼了田甜一声。

    他对田甜的称呼已由“田小姐”变成了“田甜”,直接叫她名字了,这样自然感觉亲切许多。

    田甜在别人面前把自己当成朋友,贺青还怎么能表现得那么生分。

    “嗯,好的。”田甜巧笑嫣然地点了一下头,好生答应道。

    随即他们两人朝邓叔他们那边走了过去,高帅悄然跟在后面。

    贺青之所以想过去观看鉴宝,是因为那里面有一件难测高深的宝物,正大大地吸引着他,只不过除了他,谁也不知道这个事情而已,毕竟只有他才能够看到古董散发出来的“宝光”。

    不一会儿,三人便走近了邓叔他们。

    瞬间,贺青一眼便捉到了,那张八仙桌上,正摆着几件大型的瓷器,那几件瓷器可谓是五彩缤纷,美轮美奂。

    “都是粉彩瓷吧?!”

    很快,贺青便在心里做出了判断,看出邓叔等人正在鉴定的那批瓷器是同一个品种的,那就是粉彩瓷。

    行内的人谁都清楚,清朝的粉彩瓷是中国古代瓷器中的一大系统,这种瓷器往往端庄大方,精美绝伦,受收藏青睐。

    这从历来国际上粉彩瓷的拍卖纪录就看得出来了,很多拍卖场上,创造成交记录的就是这种瓷器。

    贺青手上也收藏了一些清代官窑粉彩瓷,那些瓷器价值不菲,每一件瓷器的拍卖价动辄可过一亿,非同一般。

    “难道这批粉彩瓷里面有清朝官窑的?”见状,贺青不由暗自思忖起来,意识到这点时,他心中涌出股莫名的兴奋之情,尽管那件瓷器的情况还不明,而且那东西现在还没和他形成任何归属关系,但既然碰到了,那就有希望了,哪怕只有一丝丝希望以相对较低的价钱拿到手。

    “邓叔。”

    走上前去时,田甜恭恭敬敬地向坐在八仙桌旁的一名老者打招呼。

    “哦,小甜,你过来了啊?”听到她的招呼声,邓叔连忙掉过头来张望。

    “嗯,刚刚过来的。”田甜点了点头,说道,“邓叔,你们这是在鉴定东西吗?”

    邓叔点头回答道:“对,在看东西,一批瓷器。小甜,你们先随便玩玩吧,等看完这批瓷器后再给你看那批东西。”

    田甜应道:“可以。不用着急的,你看吧。”

    “你们坐吧。”邓叔扫了一眼站在旁边的贺青,招呼一声后,他回过头去,继续仔细地察看桌上那些瓷器了。

    “小甜,感觉怎么样?”这时,悄悄跟他们走过来的高帅笑盈盈地问了一声。

    “什么呢?”田甜掉头问道。

    高帅指着摆放在桌上的那批瓷器说道:“就是那批粉彩瓷,邓叔和潘老师准备收购的瓷器,据说这批瓷器来历不简单,很不错的。”

    田甜毫不犹豫地摇摇头,说道:“我看不出来,就我这眼光哪里看得出什么来?”

    高帅摇头道:“你太谦虚了。”

    “没有,我说的是实话。”田甜郑重地说道,“高先生,你眼光那么好,肯定看得出来吧?”

    她随口反问了一声,高帅神情颇有些得意似的笑道:“我也不知道我的判断准确不准确,其中有几件瓷器我还是很看好的。”

    “也就是说,里面你看好的那些是官窑粉彩瓷?”田甜低声问他。

    高帅点头道:“嗯,我是这么认为的。胡老板这次真的带来一批好瓷器了啊。”

    “哦,是吗?”田甜将信将疑似的说道,“希望如此了。”

    “贺青,依你看呢?”田甜突然别过脸来看向在一旁静默不语的贺青。

    刚刚田甜和高帅所说的话贺青都听在耳朵里,听完高帅那番言论后,他暗暗地忍不住发笑,因为他不用看就能做出最精确的判断:那批瓷器里面就只可能有一件瓷器是官窑精品,其他的都不怎么样。

    原因再简单不过了,因为里面只有一件瓷器散发出强烈的红光,除此之外,基本上看不到什么灵光了,由此不难判断,除了那一件瓷器,不可能还存在清代的官窑粉彩瓷。

    “不好说。”贺青摇了摇头道。

    他自然不会就这么说实话了,他又没必要给那批瓷器做出鉴定。

    听贺青那么一说,田甜也没有追问,她心知肚明,贺青是不好意思直接给出答案,他又不是邓叔他们请来的鉴定师傅,旁观者清,当局者迷,他一个旁观者指点评论总归不合适。

    稍后,贺青暗暗地凝聚精神,朝着那团浓烈的“宝光”全神贯注地看过去。

    不一会儿,那团红光便在他眼前汇聚了起来,并有一丝丝分化出来的红光朝他眼中飞了过来。

    瞬间,一幕幕影像就在他脑海里晃动了。

    就像放电影一样,不过是倒放的。

    通过认真地察看那一幕幕影像,贺青很清楚地看到了那件瓷器的来龙去脉。

    “没错,那真是一件清代的官窑粉彩瓷,是一件精品无疑!”

    看完之后,贺青心中一阵惊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