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掏宝王 > 第520章 无价哥窑(下)

第520章 无价哥窑(下)

    第520章无价哥窑(下)

    “爸,你说……你说这对唐三彩陶马是真品?!”

    听到父亲那话时,田甜无比惊诧,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但父亲的话她又不得不当真,毕竟在她眼里,父亲可是这一行眼力最好的人,他认可的东西肯定不会有错,至少不会差到哪里去。

    “对,是真品无疑,而且是其中的精品,难得一见啊!”田师傅大声赞叹道,“贺老弟眼力惊人,果然名不虚传!小甜,他和你年龄差不多大,但眼光方面你是万万不能和他比的了,得多多向他学习才是!”

    “田师傅,你过奖了,我只是恰巧碰见这对唐三彩,又恰巧从田小姐手上争过来而已。”贺青连忙摇头谦虚道。

    田师傅呵呵一笑道:“是你太谦虚了,你的事迹早已传遍大江南北,在我们这一行还有谁不知道?我可佩服得很啊!小甜输给你,我一点都不觉得奇怪,也不觉得遗憾,你可是一眼就看定了这对唐三彩的真正价值,怎么会让给小女?小甜,你也不能怪任何人,要怪只能怪自己眼力不济,才看走眼了,眼睁睁地看着两件大宝贝从自己手边漏掉。”

    “知道了,爸。”田甜咬了咬嘴唇,红着脸道。

    随后她转头瞅了贺青一眼,那眼神怪怪的,不知道是不甘,还是佩服。

    “贺老弟,东西你请收好。”看完之后,田师傅将那对唐三彩好生递回给贺青,让他收起来。

    收好东西后,贺青便向田师傅两人道了别,并带着林海涛和车娟离开了“天宝轩”。

    “没想到他竟然还这么年轻!”凝望着贺青渐渐走远的背影。站在古玩店门口的田师傅不由感叹道,“比在报纸上看到的还要年轻,还要有气质,真的是百年难得一见的人才啊!”

    “爸,那个贺青真有那么厉害吗?”站在他身边的田甜将信将疑地问道。

    “那是当然了!”田师傅用力一点头道。“他的事迹你又不是没听说过,刚才他拿到的那对极品唐三彩你也看到了啊,那可是真正的稀世珍品啊,价值不可估量。”

    “按照市价,那对陶马大概值多少钱?”田甜随即问道。

    田师傅摇了摇头,说道:“这个不好说啊。但至少值得两三千万吧。”

    “两三千万?!这么值钱?!”听到这个“天价”,田甜顿时瞪大了眼睛,极其惊诧,刚才听父亲说那对唐三彩是真品时,她知道东西很值钱,贺青捡到了一个大漏。而她白白错过了一件大宝贝,但没想到价钱竟然这么高,达到了两三千万的天文数字。

    如此一来,她就更后悔了,自己与千万级的珍宝失之交臂了。

    这就好像是在做梦一样,有点不切实际,但事实就摆在眼前。不容人置疑。

    “是啊,非常值钱!”田师傅郑重地点头道,“像这个品级的唐三彩,基本上是有价无市了,市面上很难收到的,所以如果贺青愿意拿出来拍卖,那最后的成交价肯定不低,而且会有很多大老板抢着拍的。哎,真是太可惜了,你要是收下来就好了。

    “呵呵。但这是不可能的,你的眼光终究不如贺青的啊,他已经看好了,而你不确定,所以不论你出多高的价钱。他都会争下去的,直到抢到手为止,所以输在他手下,也没什么可遗憾的了,只能怪事情很不巧,恰恰你碰见了他。”

    “没办法,谁叫我运气不好呢?偏偏撞在他手上!”田甜一脸遗憾地说道,“一开始我确实没看出那对唐三彩是真品,只是觉得东西不错,做得很漂亮,是一对高仿吧,谁知道是真品,如果我想到了这一点,那无论如何都不会让给他的啊,至少不会那么轻易地让给他了。”

    田师傅却摇头道:“你和他争,贺青的出价就高了,这样只会便宜了那个小摊贩。我们虽然和他不认识,更不熟悉,但我很佩服他的啊,一直想见见这个天才少年了!”

    田甜撇了撇嘴道:“他已经赚太大了,吃亏的是那个摊主才对!”

    田师傅笑道:“他吃什么亏?他肯定也是稀里糊涂收来的,花的价钱很低,不知道东西那么值钱。”

    “那倒也是了。”田甜轻轻地点了点头道。

    田师傅突然用一种异样的眼神深深地看了一眼女儿道:“小甜,你不是下决心要在古玩这一行混出个名堂来吗?这个我不反对,但你现在道行实在是太低了,应该多多向别人学习,所以你要是找个师傅,让他来教你就好了。”

    田甜说道:“要找什么师傅?有你教我不就行了吗?”

    田师傅摇摇头道:“这还远远不够啊,博采众长才对啊。要是能让贺青来教你就好了。”

    “要贺青来教我?”田甜脸色一变道,“爸,你的意思是说让贺青来做我的师傅?我和他一样大,他怎么能当我师傅?”

    田师傅苦笑道:“你可别不乐意,想拜贺青为师的人多的是吧,其中有不少资格比你老得多的,想向他请教的就更不计其数了,其实我也很想好好地和他聊聊,请教一番,但他明显是个大忙人,平时可没那么多时间和你交流心得。你拜他为师,我估计他肯定不会收你,但你可以先和他交个朋友,和他混熟悉,等彼此熟悉了,有事了才好请教。”

    田甜俏脸微红,有些害臊地说道:“我和他才刚认识呢,怎么和他展开交流?”

    田师傅说道:“你真是个笨丫头啊,人家现在正在山城这边办事,你就有机会了啊。我和考古队的潘师傅很熟,贺青这次就是跟着他来这里考古的,回头你去找他们,和他们一起出去玩玩,顺便和贺青打好关系,一路上好好请教他。他那个人看得出来,应该很好相处的,不是那种不给情面的人。”

    “好吧,我也去看看,考古我也很喜欢的。”田甜欢快地点头答应道。

    “哦,对了,小甜。”

    田师傅突然想起什么来了似的,语气有点着急地问道:“刚刚贺青他们从我们店子里拿走了什么?”

    田甜如实回答道:“几件瓷器,不过都只是仿古瓷,几块钱就能收来的那种,之前是摆在那个墙角落里的。”

    说着她指了指右前方的一个墙角落,示意贺青刚拿走的那几件东西是那里面的,并不值钱的东西。

    “他来我们店只为收几件普通的仿古瓷?”田师傅倒抽口凉气道,“事情恐怕没这么简单吧?他可是一位大收藏家,收藏室什么没有?怎么会刻意收走几件毫不起眼的仿古瓷?”

    田甜说道:“确实挺奇怪的啊,但他确实拿走了,当时还很认真的样子,好像很看重他看好的那几件东西。”

    田师傅沉吟道:“那就对了。小甜,之前你收来的那批仿古瓷我没仔细看过,恐怕在这上面我们也失手了啊,他掏走了好东西,而我们还全然不知。”

    “不会吧?”田甜秀目圆睁地看着父亲,半天晃不过神来。

    “青哥,你淘到的那对唐三彩还真的是价值连城的真品啊!”

    这边厢,从“天宝轩”走出来后,林海涛大声笑道。

    车娟说道:“田师傅是这边最有名望的一位鉴定师了,他说东西是对的,那应该错不了了。”

    林海涛点头赞同道:“是啊,青哥说东西是真品,那不用别人鉴定也能确定了!青哥,我想田小姐现在肯定肠子都悔青了,他万万也想不到那对唐三彩会是稀世真品吧?”

    贺青说道:“或许吧,但她眼光也不错了,看出东西不错,值得一看。”

    车娟说道:“我没认出她是田师傅的千金,看得出来,她人其实挺好的。”

    贺青点点头道:“嗯,不错。”

    田甜虽然和他有过竞争,但是对方从未有什么恶意,后面在他们面前表现得既客气又热情,对方的性格说实话他挺喜欢的,觉得这个朋友值得一交。

    三人有说有笑地向前走着,再在古玩街逛了一会儿之后,贺青便和林海涛三人驾车离开了,并很快回到了他们所下榻的酒店。

    “青哥,你刚在田师傅的‘天宝轩’看好的那件瓷器到底有什么来头呢?”

    回到房间之后,林海涛问了贺青一声。

    他自然知道贺青极为看重他刚才在“天宝轩”里仔细琢磨的那件奇怪瓷器,既然他那么关注那件瓷器,那便说明东西不简单,一定“深藏不漏”,一般人看不出其庐山真面目来。

    贺青淡淡一笑道:“海涛,你之前不是猜那件瓷器是清朝晚期仿宋瓷的吗?”

    “嗯,我是这么觉得的。”林海涛重重地点头应道。

    贺青说道:“东西是宋瓷没错,但不是清仿,而是真正的宋瓷,是真品。”

    “是真品?!”闻言,林海涛倏忽瞪大了眼睛,露出一脸不可思议之状。

    贺青说道:“对,是真品,而且是极为稀少的哥窑,对于国宝来说,他是无价的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