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掏宝王 > 第505章 玩到你崩溃!(下)

第505章 玩到你崩溃!(下)

    第505章玩到你崩溃!(下)

    “贺先生,怎么样?我这批海归瓷还不错吧?”

    一会儿后,莫先生笑盈盈地问贺青道。

    “嗯,看着不错。”贺青回过神来,点点头道。

    只是看着不错罢了,实际上,呈现在他们眼前的那一堆漂洋过海的“官窑精美瓷器”没有一件是真品,甚至没有一件是古董,都是新仿的瓷器,只能说是现代工艺品,根本不值几个钱的。

    尽管一下子便确定这个情况了,但贺青知道这行的规矩,他当然不会当着卖家的面直接说出来,只能拐弯抹角地隐晦说明了,其中的深意只能由买家去体味和领悟。

    “那就是说没问题了?”莫先生高高兴兴地问道。

    贺青回答道:“这个我不是很清楚,恕我眼拙,看不大准。”

    “这话怎么说?”莫先生一听脸色顿时变了,声音也低沉了些,“难道有什么不对?贺先生,你就不要谦虚了,你的大名如雷贯耳,眼力非常厉害,没有看不好的瓷器吧?”

    贺青摇头谦虚道:“您过奖了。眼光再好的专家在鉴定上也有看不准的时候,我没什么例外的。”

    “黎先生,这批瓷器我看不好啊。”随后,他转过头去看向站在一旁的黎先生,郑重其辞地说道。

    “看不好”这句话一出,但凡在这一行混过的人,应该一听就明白是什么意思了。

    如果黎先生懂这个的话。他应该会立马抽身而出,不再过问那批瓷器的事情。

    可他似乎一点都没听明白,反问道:“贺老弟,怎么看不好?你能不能给个确切的回答?没事,我和莫先生是好朋友,有什么问题可以直接提出来。”

    莫先生也点头道:“黎先生说得对,有什么事你尽管说,不用忌讳什么的,如果有问题,那就当是请你掌眼了。回头我还得给你报酬。算作鉴定费。”

    听黎先生和莫先生两人那么一说,贺青暗中忍不住一阵苦笑,这不是为难人么,自己话都说到那份上了。怎么黎先生还不开窍。

    “就是不好说。”贺青还是没有直接说明情况。他做到这一步已经很对得起黎先生了。黎先生要是不悟,那是他自己的问题。

    “不好说?”

    闻言,莫先生和黎先生互相看了一眼。两人眼中均闪耀出一丝异样的光芒。

    “贺先生,我明白你的意思了。”莫先生声音低沉地说道,“你是说,我这批海归瓷不对,是赝品。对不对?”

    贺青摇头道:“我可没有那么说。我本来就不是什么权威,如果想让人放心,那最好去做个碳十四检测,用现代高科技手段来检测,这样结果才更客观,更准确。”

    “可你明明就是这个看法。”莫先生说道,并叹了一口气,“难道就没有一件是真品,入得你法眼么?”

    他脸色已经大变了,很不高兴的样子,看起来他已经先黎先生一步领悟了。

    贺青说道:“这个事情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个人有个人看法,并不代表什么的。”

    “可你是专家,你不会看错。”莫先生说道。

    “我劝你还是请更权威的专家再做下鉴定吧。”贺青建议道,说完之后他就招呼了林海涛一声,并向莫先生和黎先生道了一声别,准备离去。

    他来这地方的目的已经达到了,原本以为真能看到一大批各个朝代的官窑瓷器,谁知道看到的只是一堆赝品之作,令他大为失望。

    道别之后,贺青带着林海涛头也不回地径直朝收藏室的门口走去。

    对方两人都是日本人,他真不想继续在这里呆下去,给日本人做事,尤其是鬼子的后裔,他觉得有点羞耻。

    可就在他们刚走到门边的时候,门口突然快速地闪出来了一个人。

    那个人横生生地站立在门口处,挡住贺青和林海涛的去路。

    那是一个身材高大壮硕的年轻男子,贺青两人认识,对方不是别人,正是刚才来的时候在客厅里见过的那名年轻男子。

    刚刚贺青并没注意对方,但这下看到的时候,他心下里不由得微微吃了一惊。

    “这是个练家子!”他心中很快做出了判断,认出对方是个练武之人,不是普通的男子。

    “他想做什么?”贺青随后想道。

    但他也没有出言询问,而是直接走过去。

    擦身而过的时候,那男子猛地一把推了过来,挡在那里,根本不让他们出去。

    “你做什么?!”

    被猛力推开之后,林海涛大怒,厉声呵斥道。

    贺青脸色也变了,眼神中充满愤怒,盯着那明显在他们面前耀武扬威的男子。

    这个事情来得太过突兀了,这是贺青他们没有想到的,原本对他们恭恭敬敬、热情相迎的人,这下居然对他们动粗。

    “难道真如海涛所言,这是一个阴谋?!”贺青暗自一惊。

    不过他很快定下了神来,凝神戒备。

    “莫先生和黎先生还有话和你们说?何必走得那么急呢?”那男子也操着一口并不流利的汉语说道。

    也明显是个日本人!

    看样子这套别墅里,除了那几个佣人,全部是日本人。

    他们是和黎先生一伙的!

    意识到这点时似乎已经晚了,但此刻贺青丝毫没有惧意,他艺高人胆大,想要走出这套别墅,按常理没人拦得住他。

    “黎先生,这是怎么一回事?!”贺青愤然回过头去,目光就像一把刀,冷厉地扫向跟在后面的黎先生。

    此时黎先生脸色也全然变了。脸上满是愤怒和不甘。

    “贺老弟,你还问我是怎么一回事?你这个人实在是太阴险,太卑鄙了!”黎先生大踏步走了上来,咬牙切齿地说道,“你就是一个大骗子!贼盗!”

    “你胡说什么?!”贺青高声反诘道,“你搞错了吧?!我哪里犯着你了?!这段时间我帮你这个帮你那个,到头来你还这么说我?!难道你们日本人都这么没良心吗?!”

    黎先生的真正面目终于暴、露了出来,道出了实情。

    贺青和林海涛之前的猜测,以及他们所担心的到底还是应验了。

    但贺青不可能承认什么,他设计骗取“金鸡钻石”和“阴阳宝剑”的事情。除了他和林海涛。谁也不会告诉,就当他们也从来不知道。

    “你可真是个‘深藏不露’的年轻人!”黎先生气呼呼地说道,“你接近我,故意献谄媚。就是想下套骗我的钻石!你不要再狡辩了。钻石就是你们偷的。快还给我!不然跟你们没完!”

    他指着贺青,气得跳了起来,恨不得生吃了他们似的。

    “什么?”贺青装作很吃惊地说道。“你的‘金鸡钻石’丢了?!黎先生,这个事我可毫不知情啊,你不要冤枉了好人。如果真丢了,那报警叫警察去查才对啊,你找我麻烦做什么?”

    “你还在装糊涂!”黎先生大声说道,“最近就是你见过我那颗钻石,而且看得那么仔细,甚至拍了照片。我当时多么信任你,没想到你却在背后暗算人,设计把我的钻石骗走!必须还给我!”

    贺青冷冷一笑,说道:“黎先生,你这不是冤枉好人吗?没有证据的事情,可不能乱说。抱歉!失陪了!”

    说罢他叫了林海涛一声,准备夺门而出。

    “姓贺的,你以为你今天走得出这栋别墅么?!不把钻石还给我,休想离开这里!”黎先生怒吼道。

    贺青和林海涛却不理睬,而是径自往门口走去。

    “站住!”那男子又冲了上来。

    这下贺青做好了准备,双手暗暗地运上了内劲。

    当那男子猛推过来时,他出手挡了一下。

    那一下,两人拳掌相接,随即都不由自主地往后倒退了一步。

    “这人力道好大!”贺青暗中大惊。

    他知道对方是个练家子,但没想到竟是个高手,力气那么大,与他有得一拼。

    贺青之前从木桩上吸取到高人的拳术,后面自己加以修炼,现在算得上是一个高手了,能把他打退的人并不多见。

    所以对方的实力让他大感吃惊。

    瞬间,他提高了警惕,不能轻忽。

    掉以轻心的话,恐怕还真走不出这套别墅,要被黎先生他们控制了。

    “黎先生,莫先生,你们这是做什么?!你们竟敢私自、囚、禁人,知道这是违、法犯、罪么?!这是中国,不是你们日本!”贺青再次回过头去怒目而视。

    “贺先生,你是聪明人,其他的事情不用我多说了吧?”

    这时,莫先生走了过来,皮笑肉不笑地说道:“专门把你请到府上,我真是深感荣幸,但你不应该那么对我的朋友。现在他的钻石丢了,不管怎么样,你有莫大的嫌疑。现在你要是拿不出那颗钻石,那必须给我们办一件事,这件事你要是办妥了,那我做个和事佬,劝劝我朋友,怎么样?否则,后果你是知道的,就算这是在中国,我们同样可以派杀手去招呼你,让你寝食难安。”

    “什么事?”贺青皱起眉头道。

    莫先生说道:“很简单,以你在这一行的名气,我想走掉那批海归瓷不是一件难事吧?不要你多高的指标,给我们卖五个亿就可以了,其余你赚到的钱算是我们给你的酬劳。”

    “哈哈,想得可真美!”贺青怒极反笑,心里暗道:“想跟我玩么?!那我就玩到你崩溃!”(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