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掏宝王 > 第497章 真正的绝世宝剑(中)

第497章 真正的绝世宝剑(中)

    第497章真正的绝世宝剑(中)

    还没见到孙先生带来的那把剑,贺青心神就振奋了起来,因为他捕捉到了一团至为浓烈的“宝光”,既然散发出如此浓厚的灵光,那东西肯定弥足珍贵了。

    在这之前,贺青还不大相信这个事,只道那个突然冒出来的孙先生很有可能是个冒牌货,而他能拿出来的宝剑也只会是假货,根本不是黎先生正在寻找的那把“阴阳宝剑”,不值几个钱。

    谁知道对方还真带来了一件好东西,虽然现在还不能肯定那就是他们需要的那把宝剑,但至少有一点可以肯定的了,那就是对方身上带着什么大有来头的宝物,值得一看。

    此刻包厢里有两个人在等着他们的到来,两人都是男子,一个看上去还很年轻,不过二十出头的样子,长相普通,穿着打扮也没什么特色,而另外一个年纪在五十岁左右,两人身高相当,眉宇间颇为相似,一看就知道是父子关系。

    见贺青和林海涛他们走了进来,孙家父子俩连忙起身相迎。

    “您好,您就是孙先生吗?”

    与孙先生接洽的肖侦探走上前去,笑盈盈地向那中年男子打招呼道。

    “是的。请问,您是肖先生吧?”孙先生点了点头,也笑容满面地招呼着。

    “对。”肖侦探点点头,随后指着跟在身边的贺青和林海涛说道,“这位是黎先生。他是我同事。就是黎先生一直在寻找他祖上失传的那把宝剑。”

    “黎先生,您好。”孙先生赶忙看向站在一旁一语不发的贺青。热情洋溢地问好。

    “你好。”贺青轻轻地点了一下头,一本正经地说道,“孙先生,能见到你真是太高兴了。听说你现在手上有我祖上遗落在你家里的那把‘阴阳宝剑’,昨天晚上得到这个消息的时候我激动得一夜都没睡着,只想着能早点见到你,看看我们家的传家之宝。孙先生,能不能先把那把剑拿出来给我看一眼?”

    他直奔主题。丝毫不拐弯抹角。

    当然,他急切想要看的并不是什么“传家之宝”,这跟他祖上之物没有任何关系,只是他对孙家人手中的宝剑感兴趣而已,确切地说,他想立马弄清楚,散发出那么浓“宝光”的东西究竟是何物。

    “黎先生。不着急,东西反正带来了,等下一定会给你们好好看一下的。”孙先生却不着急,予以婉拒。

    “三位还是先请过去坐吧,大家坐下来聊。”随即,孙先生客客气气地邀请贺青他们入座。包厢里已经摆好酒席,就等着宾客来开席了,看得出来,孙家父子是做足了准备的,待客非常周到。

    “孙家父子俩对黎先生这么殷勤。肯定心里怀有什么事。”坐下来后,贺青不由暗自思忖起来。孙先生父子两人要不是抱有什么特别的目的,那他们怎么表现得这么热情。

    稍后孙先生向贺青他们介绍了一下他儿子,他儿子叫孙大鹏,现在还在上大学,不过快毕业了。

    众人随便寒暄了一阵之后,孙先生便叫来了服务员,叫他们上酒菜。

    没过多久,服务员便端上了酒菜,美酒佳肴,应有尽有,摆满了一大桌,大显款待的架势。

    接下来,孙先生父子丝毫没谈正事,只是一个劲儿地敬贺青的酒,好在贺青酒量还不错,否则估计很快就会喝趴下了。

    “孙先生,谢谢你的款待。”酒过三巡,喝得差不多之后,贺青突然将话题切入正题,郑重其事地说道,“不知道现在能否先把那把剑拿出来开开眼?”

    “不急。”孙先生摇摇头,说着与他儿子交换了一个眼色,两人眼中均若有所思,却不知道他们心里究竟在琢磨些什么。

    “黎先生,我们还是先聊聊过去的事吧,就是你祖父和我祖父那一代的事情。”孙先生顿了顿继续说道,这时他也端正了神色,态度认真起来了。

    “什么事情?”贺青随口问道,他现在只是在扮演黎先生,至于黎先生祖上与孙先生家祖上的恩怨过节他并不清楚,这也跟他没有直接的关系,但忍不住有点好奇,很想听听那个故事,看黎先生祖父当年在中国到底有些什么罪行,孙家祖上又是怎样的一个情况。

    只听孙先生一五一十地说道:“这些事情你应该也是知道的,你祖父或许都说了。从一九三七年到一九四五年,你祖父一直呆在中国,京南被日军攻陷后,你祖父作为攻打京南的功臣将领留守此地,而我祖父也从那时候起开始做你祖父的中文翻译官,所以两人几乎形影不离,对于你祖父那时候在京南做过的事情我祖父基本上也是一清二楚的了。”

    “是吗?我不是很清楚。”贺青淡淡一笑道,他哪里清楚黎先生祖父与孙先生祖父之间的勾当,不过他现在慢慢清楚了,还捕捉到了一个信息:孙先生的祖父曾经是个大汉奸,为残害中国人的日本鬼子做事。

    虽然有可能后来孙先生的祖父悔悟了,但帮日军做过的事,这是无法抹去的,换而言之,那时候他也在做坏事,成为刽子手的帮凶。

    孙先生的话让贺青突然想起京南之耻,京南大屠、杀一幕幕残忍之极的画面在他脑海里回放。

    黎先生的祖父当时不知道杀了多少中国人,而正坐在他眼前的孙先生,助纣为虐,同样是凶手!

    登时,贺青只觉一股热血直往上涌,脸色也微微红了。

    但他极力控制住自己的情绪,不能表露出那种反应来。

    “是吧。”

    听孙先生噼里啪啦地说了一大堆之后,贺青低低呼口气,点头认同道。

    “孙先生,你有什么话不妨直说,我在听着。”稍后,贺青直截了当地说道,他自然听得出来,孙先生之所以说那一番话,一定有他的想法,只是不知道他心里究竟在转着什么念头。

    “这对父子绝对不是善茬!难道他们就就此讹诈黎先生一笔?!”贺青暗暗地感叹道。

    对方想讹诈黎先生他没意见,但现在情况有变,此黎先生非彼黎先生,孙先生想在他们身上得到什么大好处,这事没门。

    也不知为何,贺青心里开始有些厌憎孙家父子,这不单是因为对方是大汉奸的后代,还有对方的为人令他不屑,他们不但提起让人痛心的历史,而且隐藏得那么深,显然是难以相处的阴险之辈。

    孙家父子俩又互相看了一眼,随后孙先生笑呵呵地说道:“黎先生,想必你祖父也跟你说过一个故事吧?”

    “什么故事?”贺青耐着性子问他。

    孙先生说道:“是关于一颗钻石的故事,那颗宝石真是大啊,搁在中日战争那会或许值不了多少钱,因为那时候中国人都快穷死了,命也快保不住了,哪里还谈什么钻石、珠宝?但今非昔比,现在中日两国非常友好,天下太平,像那么大的一颗钻石算得上是极品了,价值不可估量吧?”

    “这个事我祖父是有说过的。”贺青点头承认,毫不隐瞒。

    他真没想到这一点,孙先生会提起“金鸡钻石”的事,看情况他们对此也是很清楚的,应该是孙家祖上特意交代了什么。

    此时此刻,贺青脸上虽然依然保持着云淡风轻的神态,但心里面却极不平静,孙先生说的话让他越听越气愤,什么“中日战争”、“中日友好”之云,实在是刺耳得很。

    但他仍然不能发作,他现在的角色可是个日本人,因为那个事发起火来那完全是没道理的事,为了不引起孙家父子的怀疑,他暂时只能忍下去了。

    孙先生说道:“黎先生,关于中日战争和你祖父的过去我就不做评价了,你们日本人说得也不是没道理,过去的事了还说他做什么,应该放眼未来才是。如果我猜得没错的话,现在那颗钻石已经由你祖父传到你手上了吧?你这次带到中国来了没有?”

    说到这里时,他惺惺作态,满脸笑容,甚是向往的样子。

    闻言,贺青怒极大笑一声,说道:“孙先生,你真是神人也,看样子什么也瞒不过你。没错,那颗钻石不但在我手上,而且我已经带到中国来了。”

    听到此处,贺青全然明白孙先生的用意了,原来对方是在打“金鸡钻石”的主意。

    这是他始料未及却设想过的事,他们昨天晚上和黎先生做交易的时候,提的就是这个要求,即拿“阴阳宝剑”换取钻石。

    没想到他想到的点子和实际情况一样的,孙家人就有这么个想法,只是可惜,有人已经比他们先一步把“金鸡钻石”拿走了。

    “是吗?那就太好了!”听贺青那么一说,孙先生又惊又喜,两眼直放光,坐在一旁的孙大鹏也不淡定了。

    “黎先生,那我就直话直说,不拐弯抹角的了。你家祖上遗失的那对宝剑我已经取来,就在那里。”稍后,孙先生激动地说道,“东西我可以退还给你,但有条件。”

    “什么条件?”贺青问道。

    孙先生回答道:“很简单,你把‘金鸡钻石’给我,同时给我一千万,要人民币!”

    他一语惊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