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掏宝王 > 第494章 阴阳宝剑(中)

第494章 阴阳宝剑(中)

    第494章 阴阳宝剑(中)

    贺青派去和黎先生洽谈的人事情办得很漂亮,拿“金鸡钻石”交换“阴阳宝剑”一事很快谈妥了,接下来就是做最后的交易了。

    “海涛,准备一下,换地方了。”在监控器这端紧盯着的贺青招呼林海涛道,孙大富的家他们早就安排好了的,不过那地方距离这里不近,有一段距离。

    “嗯,我们先过去吧。”林海涛点头答应道。

    恰在这时,贺青兜里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他当即掏出手机来,看也没看屏幕上的来电显示,随手按下了接听键。

    “呵呵,贺老弟,不好意思,又来打扰你了。”只听电话那端传来一个笑盈盈的声音,一听之下,贺青脸色大变,很是惊诧的样子。

    打电话给他的竟然是与他仅有一墙之隔的黎先生!

    这是贺青万万也没想到的事情,对方不是正在办大事吗,怎么还有闲心打电话找自己。

    “哦,没有。”贺青随即定了定神,语气平静地回话道。

    黎先生说道:“没有打扰那就好了。”

    贺青说道:“黎先生,你太客气了,不过不知道你找我是不是有什么事情?”

    他心里有点想不通,黎先生在这个时候找自己会有什么事,难不成是关于那把“阴阳宝剑”的事。

    黎先生忙道:“确实有个事,不知道你现在有没有时间,如果得空的话,那请你再帮我一个忙吧。”

    “什么忙?”贺青问他。

    黎先生回答道:“不是其他的事,就是帮我看一件东西。”

    “看东西?什么东西?”贺青笑吟吟地问道,“黎先生,你又淘到好东西了啊?”

    黎先生说道:“还不确定。因为东西都还没见到,不知道具体情况怎样。那是一把古剑,你想必对古剑也很有研究吧?”

    “真是这事!”闻言。贺青暗自大惊,果不其然。黎先生请他帮忙鉴定的是孙大富手中的那把“阴阳宝剑”。

    那把剑是他派人仿制出来的,现在黎先生请他自己去鉴定宝剑的真假,这个事情真是太戏剧化了,听了简直让人啼笑皆非。

    “我对古剑没什么研究,估计帮不上你这个忙。”贺青毫不犹豫地回绝道,“不好意思,黎先生。我现在正在外面办事,也没时间去找你。”

    “哦,你没空啊?”黎先生语气明显有些失望地说道,“那好吧。就不打扰你了。”

    说罢,他道别挂上了电话。

    “奇了怪了!”收起手机来时,贺青喃喃自语地摇了摇头,好像有什么事很令他费解似的。

    “怎么了,青哥?”站在一旁的林海涛见贺青神色有异。便不由问道。

    贺青说道:“你知道刚才打电话给我的是谁吗?不是别人,是就在隔壁包厢里的黎先生!”

    “他找你?”林海涛吃惊道,“他找你会有什么事?”

    贺青说道:“你可能想不到,他找我居然是为了鉴定那把‘阴阳宝剑’。我很纳闷,这件事对于他来说不是特别重要。需要保密的么,怎么还找我这个外人加入?”

    林海涛却道:“仔细想想其实这也很正常了,黎先生是太相信你的眼力才找你帮忙的,毕竟那把剑他们自己也没见过,现在要用价值连城的‘金鸡钻石’去换,他哪会不重视?反正这事不告诉你就是,请你去只不过鉴定一件东西而已,无所谓泄不泄密。”

    “你分析得有道理。”贺青点头道,“如果我们不打探到这件事,那黎先生找我鉴定东西,我哪里知道是跟‘金鸡钻石’有关的?”

    “嗯,就是那样的。”林海涛问道,“青哥,那你有没有答应他?”

    “没有。”贺青摇头道,“我当然不能答应他了,这个事关系重大,如果我们出面帮他,那事情可能败露,就算事情同样进行得很顺利,回头等黎先生认出那把假剑来后也会找我们麻烦的,至少会怀疑到我们头上。”

    “确实。你推辞了就没事了啊。”林海涛松口气道。

    贺青却轻轻地皱了一下眉头,说道:“恐怕事情没那么简单了啊。”

    “怎么了?”林海涛疑惑道。

    贺青说道:“你想想看,黎先生现在怀疑这个事有诈,不大相信孙大富,刚才又没请到我,在这个情况下,他肯定不会就那样跟孙大富去做交易了,只会想办法叫其他的鉴定专家。如果说黎先生是个棒槌,眼光不怎么样,那专家的眼光可不容小觑,他要是请到了专门鉴定古剑的师傅,那只怕瞒不过他们的眼睛,毕竟那只是一把仿造的古剑,做得再好也有破绽的,专业人士没准一眼就看出来了!”

    “是啊,那怎么应付才好?”林海涛皱起眉头来道。

    贺青沉吟道:“也不用太担心,见机行事吧。看接下来黎先生那边是什么状况,如果他请到了哪位鉴定大师,那我们就想办法拖下去,耗住他们,然后再趁机下手。”

    “嗯,也只有这样了。”林海涛点头赞同道。

    贺青说道:“打电话给孙大富,告诉他,越早过去看东西越好,过了今天晚上就不换了,要让他急起来,越急他阵脚就会越乱,这样对我们有利。”

    “知道了,青哥,我这就给孙大富打电话,安排这个事。”林海涛连忙应道。

    很快,他联系上了孙大富,孙大富传递过来的信息是,晚上八点钟之前黎先生他们会赶去约定的地点验货,并做交易。

    “晚上可以,还方便下手一些。”听完林海涛的汇报后,贺青满意地点头道,“我不相信他能在这么短的时间之内找到一位眼力惊人的鉴定师。海涛,等着晚上看好戏吧,那颗钻石我们必须要回来!”

    他暗暗地咬了咬牙,俨然一副志在必得的样子。

    商量好之后,贺青就和林海涛出发了,赶去孙大富家。

    所谓的孙家自然是他们虚造的,实际上那只是他们花高价临时租来的一个地方。

    孙大富家位于京南市西北郊区,贺青和林海涛用了差不多两个小时才最终赶到目的地。

    这里是比较偏远的郊区,孙家住房所在的地方后面靠山,前面是一条高速公路,周围也没几户人家,除了租的孙大富家的房子,旁边还租了一套,用来给贺青和林海涛做监控用的。

    走进所租的住宅后,时间还在,贺青和林海涛先吃了点东西,然后开始合计,筹划今天晚上的行动的具体细节。

    傍晚六点多钟的时候,孙大富那边传来消息,黎先生会在七点钟左右赶到。

    实际上,不到七点钟,贺青就通过远程监控视频看到了,孙家门前驶来了两辆黑色的本田轿车,不用想也知道了,车里面坐着的是黎先生等人。

    “青哥,来了两辆车!”一旁的林海涛提示道。

    “嗯,来的人挺多的。”贺青沉声道,“他们来了多少人这不是关键,只要来的人中没有帮黎先生做鉴定的大师就可以了。”

    以他的身手,他完全不用害怕黎先生以及其带来的助手和保镖,他唯一担心的就是怕黎先生带来了真正的鉴定高手,那样就不是很好对付了。

    虽然他们已经做了最坏的打算,如果事情露馅了,那他们会硬来,把钻石强抢过来,但是,这并不是明智的选择,因为他们一旦露面,黎先生他们就会认出来,然后可能会留下无穷的后患。

    视频中,车子徐徐停靠了下来,随即,只见黎先生一干人先后从车上走了下来,来者共有八人之多,除了黎先生与他身边那几个年轻的保镖,还有两个人,一男一女,一老一少,都是陌生面孔。

    黎先生带来的那两个陌生人,贺青虽然不认识,但他想得到,来者肯定就是黎先生请来鉴定那把“阴阳宝剑”的专家。

    贺青仔细打量了一下,那女的看上去还很年轻,不过二十出头的样子,长腿细腰,人长得也比较漂亮。

    眼下的年轻女子,对于她的出现,贺青并没有多想什么,因为在他看来,对方没有丝毫威胁,就凭她的经验与眼力,不可能鉴定出那把高仿“阴阳宝剑”,即使她有那个造诣,那一时半会也看不出来什么。

    贺青唯一紧张的就是随同那女子而来的那名老者了,只见那老者七十多岁的模样,目光睿智,一看就知道他是那种博闻强识的人,见识一定很广。

    “这个人恐怕不好对付!”贺青暗自思忖道。

    “海涛,你认识黎先生带来的那两个人吗?”贺青随后问道。

    林海涛皱紧了眉头,说道:“青哥,事情恐怕要搞砸了。”

    “为什么?!”贺青吃惊道,听林海涛说得那么严重,他心跳不由开始加速了,在这最为关键的时刻,事情可不要有变才好。

    林海涛说道:“青哥,你没来这边,可能不知道,我们京南这边的古玩圈里有一个大人物,它德高望重,眼力惊人,都很佩服他的!黎先生请来的那名老专家就是他!这次我们遇上劲敌了!”